《寶瞳》全文閱讀

作者:東人  寶瞳最新章節  寶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寶瞳最新章節新書<桃源山莊>已經上傳(18-11-08)      完本感言(18-11-08)      後記(4)(18-11-08)     

後記(4)


  
  後記
  ……
  “青山和清影還好嗎?”劉東轉換了話題,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提到自己的兩個孩子,薑嫣一直繃緊的俏臉上罕見的流露出了一抹溫柔。此刻的她不再是實力強大,令人聞風喪膽的超級殺手‘女媧’,而隻是一個普通的母親。
  “他們都很好!”
  “再過幾個月清影就該上小學了吧?”提到這個經常不在自己身邊的女兒,劉東心中有些愧疚的同時也格外的憐愛。
  “嗯!”
  “這次為什麼沒有帶他們過來?”
  “我不想讓他們跟劉家扯上太大的關係!”
  看著薑嫣臉上堅定的神色,劉東不禁無奈道:“嫣兒,其實劉家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多的爾虞我詐和爭權奪利……。”
  “就算現在沒有,你能保證永遠沒有嘛?你那麼多的兒子、女兒,未來為了漢華財團的繼承權,你能保證他們完全公平競爭?”看著劉東默然的神色,薑嫣原本激烈的語氣也平緩起來,“我不想我的孩子未來也參與到殘酷的家族爭奪中去!我隻希望他們能夠健健康康的長大,一生平安幸福!”
  “他們是我劉東的兒女,未來注定不會平凡!”劉東平靜道。
  作為一個父親,他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女中出現紈子弟的。不管願不願意,他們都會從小經曆最嚴格的培養!
  “我知道!不過我不希望青山和清影加入劉家繼承權的爭奪。世界很大,成功的方式也有很多!我相信我的兒子和女兒就算沒有劉家的幫助也能夠取得非凡的成就!”
  “嫣兒,你何必這麼固執,青山和清影也姓劉,他們也是劉家的子孫,這層聯係總歸是割不斷的!”劉東頭疼道。
  “我知道!我也沒打算隔斷!”
  看著打算繼續開口的劉東,薑嫣打斷道:“我這次來是專門慶賀你的博物館開業的,不如先帶我看看吧!”
  聞聽此言,看著薑嫣俏臉上平靜的神色,劉東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下自己肯定說服不了對方,不過以後日子還長,他還有的是時間改變薑嫣的想法!
  “好吧!”劉東多少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隨後,他便帶著王薔從海源堂中走了出來。
  而專門值守海源堂的保安看著跟在館長後麵走出來的薑嫣,滿臉的難以置信和忐忑不安。他們在這守了大半天,可從來沒見過除了館長和展館工作人員以外的人進入海源堂。
  對於這些保安的忐忑,劉東也沒多說什麼。在他的幫助下,已經進入抱丹境界的薑嫣的行蹤,早就不是這些大多數都隻是明勁境界的保安們能夠察覺的了!
  “我們從哪下去?”
  “前麵就是了!”劉東指了指前麵茂林森木掩映下,仿佛地鐵站口的地方。
  按照劉東的規劃,圓明園博物館地表上的一百五十餘景點是單純用來展覽的,它們的存在就是讓後來人再次領略赫赫有名的‘萬園之園’圓明園完整時期的絕世風采。
  而真正應該稱為博物館,用來存放展品的地方則是在圓明園的地下。
  想要進入位於地表以下50米的博物館第一層,就要借助電梯。考慮到博物館將來每年很可能高達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展覽人流,為了保證進出暢通,在整個地下一層至地表的空間內,博物館安放了近200部電梯,以及30座嚴格管控的樓梯!
  因為,博物館擁有備用電源,所以30座直通樓梯,一般情況下是不會開放的。隻是作為特殊情況下的應急之用。
  在劉東的陪同下,從電梯中走出來後,薑嫣陡然被眼前所見的情形驚了一下。
  這麼多年,她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世界上著名的名勝古跡雖然不算全都看了一遍,但也見過大半。盧浮宮、大英博物館自然也不曾落下。
  但就算是世界知名的四大博物館也不及她此刻所見的雄偉壯麗。
  隻見,一條寬約50米的大理石直道從薑嫣的腳下延伸到渺小的遠方,直線距離目測不下於兩千米!
  而在這條直道的兩側是兩排直徑兩米,高度10米的巨型撐柱,每根撐柱的間隔為五十米。而且在撐柱與撐柱之間,還有高度8米左右的巨型銅像。
  這些銅像材質不凡,表情惟妙惟肖,顯然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另外,在這條直道的頂部,還吊著兩排碩大而又華麗的水晶燈,把整個博物館照的纖毫畢現,燈火通明。
  “真是雄偉!”
  “當然,要不然我也不會花費十年的時間去建設它!……走吧,我帶你逛逛!”
  點了點頭後,薑嫣跟著劉東走出電梯。不過還沒走幾步,她便發現自己的左右兩側又出現了跟眼前直道相同的寬闊大道。
  不過,左右兩側的大道並不是直線而是呈弧線型的。撐柱也不再是兩排,而是隻有靠近外側牆體的一麵才有。
  “這些撐柱上的圖案好像不一樣!”走近之後,薑嫣多少有些詫異道。
  “確實不一樣!左側的是中國風的盤龍柱,而右側的則是歐洲的羅馬柱!而且,雕像也各不相同,左邊的是盤古、女媧、祝融、軒轅等中國的神話人物,以及孔子、孟子、老子等中國先賢。而右側的則是宙斯、雅典娜、波塞冬等西方神話人物,以及蘇格拉底、凱撒等西方先賢!”
  “為什麼會有這種區別?”
  “,很簡單!因為左邊的是專門展出中國文物的中國展區。而右側的則是歐洲展區!這些建築裝飾隻是為了區分而已!”劉東解釋道。
  了然的點了點頭,左右打量一番後薑嫣好奇道:“你這博物館包含多少個不同的展區?”
  “如果隻是算大展區的話,一層總共有八個,分別是中國展館、亞洲展館、歐洲展館、非洲展館、美洲展館、沉船展館、自然科學館和機械展館!……大展館中還有更詳細的劃分,比如中國展館中就有繪畫、雕塑、珍寶玉器和綜合四大展館;而歐洲展館中就有古希臘羅馬展館、雕塑館、繪畫館和綜合館;自然科學館中就有化石展館、自然展館和科學館!”
  “另外,這些展館還都是按照種類劃分的,在時間上我們還分了近現代展館,公元500年~公元1500的中世紀展館,公元前500年~公元500年的古代展館,以及公元前500年以前的上古時代展館!”
  “所有的這些展館加起來的話,我們總計擁有139個不同的展館!”
  說到這,劉東臉上也露出了強烈的自豪,這一切都是他多年來努力的結果,也是他的最高理想。
  當然,相比盧浮宮、大英博物館等世界四大博物館,發展了十幾年的圓明園博物館雖然有劉東的竭力支持,但底蘊上還是有一些差距。
  不過,這種差距並不是在高端展品上,而是在展館種類的豐富程度上。
  好在,這並不是無法追趕,劉東豐富的財力足以為圓明園博物館補上這個差距。
  在劉東的介紹下下,薑嫣也算對圓明園博物館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除了劉東所說的這些展館外,整個圓明園博物館地下一層展館的,大概呈現出一種八卦形狀。
  乾、坤、巽、震、坎、離、艮、兌八個方位分別代表了博物館的八個展區,每個展區之間都有寬約50米的直道分割。
  另外,八個大展館又根據展品的出世時間,分成了四部分。從內部向外看,就像是四個圓套在了一起。當然,每個圓形之間也有弧形的通道分割。工整、清楚,帶著一種賞心悅目的秩序。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的展館都是這麼進行分割的。像自然科學展館,其中很多動植物的標本都是現代的東西。因此在這分割的時候,就是按照具體的展館來布置的。像最外圍麵積最大的展館就留給了生物展館,展品主要是一些動植物的標本。更麵一層是化石展館,包括劉東搜集到的恐龍化石、植物化石等。在麵一層就是天文學展館了,其中展出的是一些隕石和特別的礦石,以及各種宇宙影像資料。
  說話的功夫,兩人已經走到了博物館的中央。
  “這為什麼會空出這麼多?”
  看著展覽館中央直徑近百米,而且丁點建築物都沒有的空閑區域,薑嫣不禁疑惑起來。而且,更令人驚奇的是,在這個空閑區域的上方居然是透明的,如果目力不錯的人,可以清晰的看到最頂上清澈的湖水!
  “馬上你就知道了!”
  “還神神秘秘的!”
  雖然這麼說,但薑嫣心中反而更好奇了!因為她的五感能夠察覺的出來,這片圓形區域的下麵也是空的。雖然使用特種玻璃隔絕了視線,但薑嫣卻能夠感覺的出來。
  因為薑嫣的好奇,劉東也沒有在一層過多的停留,很快就帶著她乘坐中央圓形廣場旁邊的電梯來到了第二層!
  第二層與第一層之間的間隔隻有20米,但第二層本身的高度卻有130米!
  不過相比這一百多米的驚人距離,最讓薑嫣震驚的是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這是一座城市?”
  耳聞佳人的難以置信的驚歎,站在博物館第二層展館中最高層的展覽平台上,俯視著腳下龐大的阿茲特克人的精華聖城‘阿茲特蘭’,劉東心中徜徉著難以言喻的滿足和幸福。
  原本他並沒有打算把這座龐大的古城直接重現在圓明園博物館中,但最後還是聽取了李老的建議,既然早晚都要讓它出世,索性就跟圓明園一起吧!
  以他如今的勢力,也足以承受的起這座古城出世後,來自全世界的關注和非議。
  不過,想要讓這座阿茲特克人的古城完好無損的重現,真是太不容易了!為了不損害那些巨大的螢石呈現出來的‘無燈自明’的恢弘效果,劉東在仔細的考慮一番後,還是考慮把它放在了地下。
  為了讓光線照進來,他特意仿照當初阿茲特蘭所在的那座山穀的地形,留出了一座能夠直通地表的直徑百米左右的‘出口’。中間用了大量的特種玻璃來掩蓋。
  不過,相比這個特意留出來給光線進出的‘洞口’,真正困難的是怎麼能夠把這個巨大的空間支撐起來。
  如果用粗大的水泥柱的話,就算第二層有一百多米高,也完全能夠保證它的穩定和結實。但如果真如此的話,無疑將在視線上造成嚴重的阻隔。阿茲特蘭古城的恢弘壯麗的景象將受到嚴重影響。
  最後,經過嚴密的計算後,在第二層四周用了288根直徑20米左右的巨型鋼柱來分擔第一層下壓的巨大重量。
  然後在古城的中央,用了一根直徑50米的巨型透明高韌性和強度的特種玻璃巨柱來作為最主要的支撐。
  如此之下,終於把第二層的空間有力的支撐起來。也就有了現在薑嫣所看到的恢弘壯麗的‘阿茲特蘭’古城!
  “我能進去看看嘛?”
  看著籠罩在螢石強烈而又朦朧的綠色光華下的七座金字塔,薑嫣內心難得的出現了遊覽的強烈渴望。
  “當然!整個圓明園博物館都是咱家的,你想到哪看都行!”劉東笑道。
  “那你陪我一塊去吧!”
  劉東剛想答應,但就在這時口袋中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掏出來看了一眼後,朝薑嫣苦笑道:“恐怕暫時我沒辦法陪你了。今天圓明園博物館開館,我作為博物館的所有人和館長,卻是不能不到場!”
  薑嫣也能理解劉東的難處,所以略作思索後便點了點頭,“那你去吧,我自己在這逛逛!”
  點了點頭,看著薑嫣清冷而又絕世的容顏,劉東上前一步,捧起佳人的俏臉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後,“我忙完了,就來找你!”
  “嗯!”
  雖然兩人如今也算的上是老夫老妻了,但麵對劉東的親熱,薑嫣俏臉上仍然流露出一絲羞澀。
  把博物館中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告訴王薔,然後又囑咐了一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後,劉東便在李老的連續催促下來到了博物館的正門,也就是正大光明殿外麵廣場上。
  此時此刻,這座占地麵積超過5000平的大型廣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除了大量應邀來參加博物館開館儀式的各界名人之外,更多的還是來一睹圓明園風采的京城普通人。
  “李老!”
  “來了!”
  “嗯”
  看到劉東,老爺子連忙轉身交代道:“時間也差不多了,你也準備準備,迎接賓客吧!尤其是名單上那些洋鬼子,我老頭子可一個也不認識!”
  微微一笑,劉東道:“我知道,他們交給我就行了!”
  “你明白就好!今天是個大日子,咱們可千萬不能出錯!”
  “您老放心,一切早就準備好了。不會出現任何差錯!”
  劉東話落,還沒等李老說什麼呢,一直延伸到廣場外圍的紅毯盡頭已經有車輛慢慢停靠過來。
  “走吧!”
  “嗯!”
  點了點頭,劉東整理了一下今天特意穿上的青色長袍,大步跟在李老的身後走了過去。
  還沒等兩人走近呢,從車上下來的兩個同樣身穿長袍的老人已經搶先一步走了過來。
  “李老,劉先生恭喜恭喜啊!”
  “同喜,同喜!沒想到兩位會長居然一塊來了,真是讓我們博物館蓬蓽生輝!”
  麵對李老的恭維,就算身為京城收藏協會正副會長的洪長山和夏國非也不敢拿大,連忙客氣道:“不敢,李老過譽了!今天能過來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兩位客氣,麵請!”
  “好,好!”
  兩人拱了拱手後,便在旁邊博物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朝麵走去。
  從洪長山和夏國非後,來到這的人也越來越多,基本上都是京城收藏界內有名有姓的人。
  “李老,劉東!”
  看著從加長勞斯萊斯上下來的周斌、李雲聰和李澤凱,劉東笑道:“你們幾個怎麼湊到一塊來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們又不是不認識!”在跟李老見禮後,周斌笑著跟劉東抱了一下。
  “是啊!”李雲聰符合著點了點頭。
  “劉東,這是我們李家的一點心意,恭賀你的博物館開業!”李澤凱從隨從手中拿過一個長條形的禮盒交到了劉東手中。
  “多謝了!”
  這種場合,劉東也沒有客氣,接過李澤凱手中的禮盒交給了旁邊專門負責收禮和登記的博物館工作人員。
  當然,跟李澤楷同來的周斌和李雲聰也不會空著手,不過他們把禮物交給李老爺子了。
  “李老,劉東,你們今天太忙,我們就先進去了!”看到後麵又有車開過來後,周斌笑道。
  “,你們呢幾個小子也不是外人,自己進去找地方坐吧!”李老道。
  “哢哢……!”
  在周斌、李澤凱三人辭別劉東兩人,順著紅地毯向麵走的時候,周圍數量眾多的照相機瞬間閃亮起來,密集度比起先前陡然增長了三四倍。
  這也無可厚非,對於新聞媒體來說,周斌、李澤凱這些商界的大鱷在知名度和重要性上顯然超過了平時低調,很少出現在媒體麵前的古玩收藏家和鑒定家!
  畢竟,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古玩行業還是一個受眾相對較小的行業。
  在周斌他們進去後,專程給劉東過來道賀的商界大鱷也變得越來越多。以現在漢華財團的規模,能夠拿到請柬上門的,除了早期跟劉東認識的國內商界人士,其他絕大多數都是世界五百強的巨頭,就算是最普通的都是大型跨國企業的總裁或者董事長。
  他們的到來迅速撩撥起了雲集到這次圓明園博物館開業的數以百計的國內外媒體的敏感的神經。
  鎂光燈閃爍的密度幾乎能夠把人的眼睛閃花,其火熱程度幾乎不下於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對外發布會!
  不過,如果你以為這就是極致那真就錯了。
  當兩輛黑色奔馳,擁護著中間的勞斯萊斯幻影開過來,尤其是大名鼎鼎的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從中走出來的時候,現場的媒體幾乎瘋狂。
  他們是怎麼也沒想到一座中國的私人博物館開業居然能夠把整個歐洲,甚至全世界都大名鼎鼎的威廉夫婦請來。
  “劉,恭喜了!”
  因為李老跟威廉並不認識,所以這次迎賓的事情理所當然的交給了劉東。
  “同喜!威廉、凱特,很高興這次你們能夠過來!”
  經過近十年的交往,如今的劉東和威廉可以算得上是關係近親的朋友了!
  “,劉!你每次都是這麼客氣!”凱特笑了笑,注意到後麵又有車過來後,便轉頭朝自己的丈夫道,“威廉,劉現在不方便,我們還是先進去吧!”
  “好吧!劉,我們一會再聊!”
  “沒問題!”
  親自招呼過一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讓他引威廉夫婦進去後,劉東也放下心來。
  “沒想到你小子還真是交遊廣闊,居然連英國王室的人都認識!”李老笑道。
  “認識威廉也是機緣巧合!說實話,他這次能來,我還真是挺意外的!”
  “行了,多餘的話咱們有時間再說。……這次估計又是你小子的朋友!”看著從車上下來的金發碧眼的外國人,李老道。
  “史蒂文、克拉克!沒想到這次又是你們兩個一起!”
  “本來我想自己過來的,但被這個家夥纏上就甩不掉了。沒辦法,隻好一起過來了!”史蒂文洛克菲勒仍然帶著自己慣有的幽默。
  “史蒂文,該死的!別把我說的那麼不堪,我可不是求著你一起來的!”說著,克拉克福特跟劉東抱了一下。
  “我很歡迎你們能來,不過你們兩個空著手是什麼意思?”劉東笑道。
  這些年,漢華財團跟洛克菲勒家族和福特家族雖然有競爭,但也不缺乏合作。十幾年的相交,讓他們彼此的關係比以前單純的利益交換更牢固而且深厚了一些。
  “就知道你會這麼問!”
  說著,史蒂文洛克菲勒從西裝內側的口袋掏出了一張燙金的名帖交到了劉東手。
  “看看吧,東西都在麵了!”
  “這是我的!”
  說著,克拉克福特同樣拿出了一張燙金名帖交到了劉東手。
  先打開史蒂文的名帖一看,隻見上麵用工整的簡體漢字寫著:倫勃朗、莫奈、徐悲鴻、商代青銅器饕餮紋方彝、康熙五彩龍紋大罐,林林總總將近十五件最少價值千萬,甚至上億,幾億的珍貴藝術品赫然出現在名帖之上。
  克拉克福特的名帖也絲毫不遜色,除了數量占多數的中國藝術品之外,上麵也有梵高和畢加索的真跡畫作。
  “怎麼樣,我們兩個夠意思吧?”克拉克笑道。
  “當然!多謝了!”
  劉東笑道。
  其實,他心明白,這份名單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遙不可及,無論是這些藝術品的價值,還是它們幾乎有價無市的程度。但對於向來有投資藝術品愛好而且財富驚人的美國大家族來說,準備出這份禮單簡直不要太簡單。
  不過,簡單歸簡單,舍不舍得拿出來那就另當別論了。
  所以,對於克拉克福特和史蒂文洛克菲勒的這份禮單劉東內心還是很感謝的。
  “你高興就好!我們就先進去了!哦,對了劉東,估計一會安德魯他們就到了,記得把他們安排的跟我坐的遠一點!”史蒂文道。
  “好啊,沒問題!”
  明白這些年在墨西哥灣石油開采上鬧得有些不愉快的洛克菲勒和摩根家族,劉東也沒有推辭。
  “李老!”
  目送兩人進去後,劉東把手中的名帖遞到了老爺子的手。
  “謔,這兩人還真是夠大方的,每一件都稱得上一級文物了!”
  “是啊!”劉東笑著點了點頭。
  “看來這次博物館開幕儀式還真是辦對了,但是今天賀禮中的藝術品集中一下都夠多開辟出來幾個展廳了!”
  對於李老的話,劉東笑了笑也沒有多說。
  如果不是有大量的好處,劉東又何必費心搞一個開館儀式,而且全世界撒請帖。
  在史蒂文洛克菲勒和克拉克福特進去後,時間不長,安德魯摩根、羅伊斯杜邦、馬修梅隆,外加大舅子魯道夫維根斯坦,俄羅斯豪門子弟羅曼沙托夫,跟劉東在石油化工行業上合作越來越深的沙特王室成員賽義德阿卜杜拉紛紛到來。
  這些身家豐厚的豪門子弟出手也格外的大方。別人的賀禮都是一兩件,或者兩三件,他們都是十幾二十件的送。
  通過跟劉東合作賺了大錢的賽義德更是土豪,直接送了劉東近百件珍貴的藝術品。他也是錢多的沒地花了。
  隨著邀請函上一位位重要人物逐漸到場,這次圓明園博物館的開館儀式也真正到了開始的時候。
  不過就在劉東和李老準備回去主持的時候,公路轉角處突然出現了一輛黑色的紅旗轎車。如果僅僅是紅旗轎車或許不算什麼,但9輛紅旗車湊到一塊,而且最中間的一輛的車牌還是0002就了不得了!
  看到這個車牌,劉東和李老對視一眼後,就明白是誰來了。
  “小東,接下來咱們千萬要注意了,尤其是安保!”
  看著李老臉上凝重的神色,劉東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當下道:“您老放心吧,有我在這,沒有人能動總理一根汗毛!”
  話音一落,劉東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舍利元光放了出來。
  如今,半徑已經達到4000米的舍利元光足以把一切危險扼殺在搖籃。
  隨著車隊緩緩靠近,周圍的媒體和圍觀的普通人也迅速的騷動起來,越來越多的人明白是誰來了。
  等到九輛紅旗車停下,十六個精幹的警衛人員迅速圍著中間的紅旗車形成一個看似鬆散,實則緊密的境界圈後,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老者從麵走了出來。
  而在他走出車門的一瞬間,周圍的閃光燈迅速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哢哢’的拍照聲幾乎一刻不停。
  “總理!”
  “總理,歡迎您的到來!”
  “李老,這次我可是不請自來啊!”
  “您客氣!您能來我們可是萬分歡迎!”
  “劉先生,我這個當官的雖然不說兩袖清風,但跟你可比不了,所以也沒準備什麼貴重的賀禮,隻有我自己寫的一幅字,還望收下!”
  “您太客氣了!有道是‘一字千金’,您這幅字就是最好的賀禮!”劉東連忙道。
  他這話即是恭維也是實話,共和國二把手的親筆手書,可不是誰都能夠有資格得到的。
  “總理請!”
  “嗯!”
  隨後,三人一起順著紅毯走進了早就坐滿了賓客的廣場。
  不出意外的,總理的到來也讓毫無準備的其他賓客驚呼出聲。雖說劉東本身實力非凡,劉家背景深厚,圓明園重建意義重大,但能夠讓國家二把手出場的待遇還是出乎絕大多數人意料之外的。
  不過,驚訝歸驚訝,驚訝過後總會歸於平靜。
  而就在這一聲聲驚訝中,圓明園博物館的開業典禮也真正到了開始的時候。
  原本按照典禮的程序是由劉東這個圓明園博物館的館長致開幕詞的,但現在有總理在場,自然也就輪不到他了!
  好在,最後的剪彩,劉東倒是有份!
  等劉東、李老、總理,外加邀請上台的威廉王子一起拿起剪刀剪斷紅綢,並且把覆蓋在博物館門口正上方匾牌上的紅綢抽下來後。
  “咚……!”
  一聲震動長空的銅鍾鳴聲突然響了起來。
  一聲又一聲的鍾鳴,厚重而又連續不斷,震動耳鼓的同時,仿佛昭示著曾經毀滅的萬園之園迎來了新生。
  而把這一聲聲的鍾鳴聽在耳朵的劉東,看著主席台下麵神色或興奮、或高興、或期待、或好奇的諸般人等,一瞬間眼前仿佛變得模糊起來。
  過去十五年的經曆在他麵前像一幅幅精美的油畫一樣快速劃過,提醒他經曆的過往,也在提醒著他經過十五年的努力,他終於實現了自己曾經的理想。
  抬頭看著在朝陽下閃爍著金光的‘圓明園博物館’六個楷體大字,劉東心頭浮起一陣難以言喻的滿足。
  “我沒有遺憾了!”u
  /br
  

Snap Time:2018-12-12 08:44:19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