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瞳》全文閱讀

作者:東人  寶瞳最新章節  寶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寶瞳最新章節新書<桃源山莊>已經上傳(18-11-08)      完本感言(18-11-08)      後記(4)(18-11-08)     

第二百七十七章 紅山玉豬龍


  第二百七十七章紅山玉豬龍
  …………“一塊100,三塊就三百吧!”劉東略作沉吟後道。W??? ..
  不過,聽完他的話,中年老板臉上笑容一僵。
  劉東手中其他兩件玉器倒是沒什麼,隻是他去農村收貨時,連帶的搭頭,一分錢沒花,唯獨那塊龍佩,雖成本也不過花了不到五十塊錢,不過他一番做舊之後,也花了不少功夫,要是一百塊錢賣出去,雖不虧,甚至還有的賺,不過中年老板可不甘心如此。
  隨後,兩人討價還價,最後劉東用五百塊把這三塊玉器買了下來。
  不要以為五百塊錢很少,在兩千年的時候,這可是一般白領半個月的工資。
  ……
  “東,花了五百塊錢就買了三個這麼難看的玩意?”剛才看著劉東買東西,穆剛一直站在一邊不話,這會終於把自己心中的疑問了出來。
  “,穆哥,別看這幾塊玉外表不起眼,但它們可是真正價值連城的東西,全國加在一起跟它們同時代的玉器不超過100件!”劉東語氣中帶著一絲激動的問道。
  剛才他的舍利靈光籠罩住這幾件語氣的時候,那耀眼的橙色靈光可是讓他震驚了好半響。按照劉東的判斷,任何一件散發著橙色靈光的文物,最起碼都是五千年前的古玩。
  這時候,劉東把三件玉器中那件龍佩挑出來,隨手丟進路邊的垃圾桶。
  “哎,東。花錢買來的玉。你怎麼扔了?”
  伸手拉住準備重新把垃圾箱的玉撿回來的穆剛。劉東笑著搖了搖頭,“穆哥,那塊玉值不了幾個錢,而且那攤主為了在這塊玉上做沁,最起碼泡了半個月的狗血,太髒了!”
  聽到這,穆剛停下腳步,狐疑的目光轉向劉東手中另外兩塊問道:“那這兩塊……?”
  “。這兩塊可不能扔,它們才是真正的無價之寶!”著劉東看向手中兩塊玉器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一絲火熱之色。
  “無價之寶?”穆剛掃了掃腦袋,對他來隻有高深的功夫才是無價之寶。
  “不錯,這兩塊玉器是出自五千年前,生活在河-北北部遼-寧西部大淩河與西遼河上遊流域活動的紅山文化玉器。這件看著像鉤子的玉器,在紅山文化玉器當中的玉豬龍,全世界隻有四件!剩下的這一件是紅山文化中的玉人像,世界上不少過10件,而且據我了解。比我手中這個玉人像更大,更複雜的隻有故宮的紅山玉人獸神像!像這麼稀少的東西。你它們珍不珍貴?”
  “聽著是挺珍貴的!”穆剛笑著道。雖然他不懂這個,不過看著劉東淘到寶貝,他心中自然也高興。
  “兩位,打擾一下!”就在這時,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在劉東左側不遠處響了起來。
  聞言之下,劉東轉頭一看,一個身穿白色坎肩,灰色大褲衩,腳上隨意的穿著一雙深紫色的涼鞋,年紀大約在六十多歲,身上帶著一股儒雅之氣的老頭,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
  注意到兩人的動作,老頭和善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剛才聽到兩位話,實在抱歉!隻是再下也是一個愛玉之人,所以聽到兄弟淘到價值連城的紅山玉器後,才忍不住開口想問,希望兩位能夠給個機會,讓我這個老頭子一飽眼福!”
  注意到兩人眼中的警戒之色,老頭繼續道:“老頭子知道這個要求有唐突,不過老頭子搞了一輩子玉器,除了在博物館之外,還從未見過紅山文化的玉器,所以這才冒昧相求,而且前麵那座掛著‘玉珍閣’的門頭就是老頭子的店鋪,兩位也不用怕我這個老家夥拿著東西跑了,而且憑著位夥子的體格,想來也不怕我這個老頭子。”著老頭笑著朝穆剛了頭。
  “東……!”穆剛看了看劉東,眼中有幾分同意之色。
  在這個老頭的身上,穆剛感受到了跟龍叔一樣的氣質,那就是對於喜歡的東西,那種發自內心的極致追求。不過龍叔追求的是各種珍貴的木料,而這位老爺子更看重玉器。
  伸手示意穆剛稍安勿躁之後,劉東神色淡然的打量了一下身前的老者後,問道:“您老,貴姓?”
  “,老頭子姓溫,在潘家園還算是有名氣,在整個京城古玩圈還算有幾分麵子!”到這,老者臉上流露出了幾分自得之色。
  對於老者所的話真與假,劉東並不是太關心。
  “溫老,雖然剛才我們這是紅山文化的玉器,但您老怎麼就那麼相信呢?萬一是空歡喜一場呢?”劉東淡然笑道。
  聽到他的話,老爺子笑了笑,“,夥子!老頭子好歹也過了大半輩子,雖然吃過不少虧,但也算練出了一眼力,對自己的眼光還是有信心的。”頓了一下,老爺子複又大量了兩人,特別是劉東一便後,繼續道:“就算是最後一場空也無所謂,權當老頭子請兩位喝口熱茶,交個朋友了!”
  聽完後,劉東默然半響,微笑道:“既然您老已經到這了,那我們再不去就太不近人情了,這件事我們答應了!”
  “您老先請!”
  “哈哈,兄弟果然是穩重機智之輩,好!兩位跟我來吧!”著老頭一馬當先,在前麵引路。
  一行三人走了不到二十米便在溫老之前所的‘珍寶閣’門前停了下來。
  “師傅,您回來了!”看到老爺子領著劉東兩人進來,一個年級二十出頭,臉上帶著一副憨厚之色的年輕人,連忙跑了過來。
  “嗯,明子,你去後堂,把我收藏的好茶給泡上,然後端到二樓,我有貴客!”
  “是,師傅,我這就去!”年輕人好奇的看了劉東和穆剛一眼後,穿過店鋪,然後打開櫃台旁邊的門,消失在了門後。
  “兩位請!”
  “嗯!您老先請!”劉東了頭,客氣道。
  跟在溫老後麵上樓,劉東也接機打量了一下整座店鋪,珍寶閣一層麵積大概有九十多平,左右兩麵牆壁上掛滿了大大的玉件,不過都不大,而且大部分都是機器製品,但好在都是真玉,而不是玻璃,塑料之類的次貨。
  對於牆上的玉器,劉東看了幾眼之後,就沒有了興趣。
  反而是,位於大堂中間四個玻璃櫃的玉件讓他眼前一亮。
  “不錯,不錯,好長時間沒見過這麼大氣的京派雕工了!”
  而這時,原本走在前麵引路的溫老,在聽到劉東的自語之言後也轉過了身,看著劉東所看的方向,不禁笑著問道:“兄弟也懂玉雕!”
  “那是,東的不禁玉雕做的好,而且木雕和古玩收藏更厲害!”劉東還沒開口,旁邊的穆剛已經忍不住炫耀起來。
  “,是嗎?沒想到兄弟還是多才多藝!”溫老笑道。
  “老爺子誇獎了,比起您老這純正的京派玉雕大師的手藝,在下還不夠看!”劉東的恭維了一把。
  當然這話劉東雖然的謙虛,但也算不錯,相比他在木雕技藝上已經達到‘技’的巔峰,距離大師之境,隻有一步之遙的話,那麼再玉雕之道上,因為缺乏名師指,他的玉雕手藝距離‘技’之巔峰,還有一段距離,距離大師之境就更遠了。
  而此刻玻璃櫃的玉雕作品,寥寥幾刀,便已經勾勒出了整件玉雕作品的形象,而且惟妙惟肖,堂皇大氣,深具皇家氣象,深的京派雕工的精髓。
  另外,劉東的雕工總的來也是傳承自京派,所以對於京派玉雕技藝有著自己的理解。
  “,兄弟過獎了,既然你也懂玉雕,待會我們可以探討一下!”溫老完後也間接明了,這些玉雕作品確實是他的手筆。
  “探討可不敢當,如果您老可以指一下的話,在下便感激不盡了!”劉東真心實意道。
  兩人話的功夫,已經來到了二樓,一個五十多平,圈椅八仙桌梅竹蘭菊四君子屏風,一派明清居家風格的擺設。
  “來,請坐!”
  這時候,那個叫明子的年輕人已經端著茶壺茶杯走了上來。
  “溫老,麻煩您準備一盆常溫的清水,一件牙刷,還有一塊幹淨的白色麻布!”
  聽完劉東的話,老爺子眼睛一亮,笑著問道:“看來兄弟對於盤玉之道,也是深有研究啊!”
  “,老爺子過獎,其實慚愧的很,在下時間不多,所以也隻能用這‘武盤’一法了!但願不要對這兩塊玉石有所損傷才好!”
  文盤耗時費力,往往三五年不能奏效,若入土時間太長,盤玩時間往往十來年,甚至數十年,而劉東手中這塊紅山玉器,距今五千多年,看著也是新坑的,出土的時間不長,想要用文盤,沒有幾十年的功夫根本不能奏效,劉東沒這個功夫。
  至於意盤要求更高,劉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人玉合一’的機緣,所以隻能用‘武盤’!(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7 16:27:29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