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瞳》全文閱讀

作者:東人  寶瞳最新章節  寶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寶瞳最新章節新書<桃源山莊>已經上傳(18-11-08)      完本感言(18-11-08)      後記(4)(18-11-08)     

第一百五十七章 昂貴的標王毛料


  第一百五十七章昂貴的標王毛料
  看著他們臉上吃驚的樣子,錢姓老人神色中帶著一絲感歎的點了點頭,說道:“就是他!而且,上次我跟你們說過的,在石緣閣,從一塊下腳料解出冰種翡翠的人也是他!”
  “此人雖然年輕,但卻是真正不世出的賭石高手!”
  “隻是,可惜啊!本來,這次是想跟他打好關係,然後讓此人指導我們買上幾塊翡翠的!”說道這,錢姓老人滿臉遺憾的搖了搖頭,“現在,看樣子是沒機會了!”
  聽完他的話,周圍人臉上驚訝之色更濃了,而且眼神中全都帶著後悔之色。
  特別是當他們看向康大海的時候,眼底更是隱隱帶著一絲恨色。作為東山省寶玉石協會的會員,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一個真正的賭石高手在翡翠行內意味著什麼了。
  得罪了一個賭石高手,就是錯失了一個發財的機會。
  古人雲:“擋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因為康大海的關係,很可能到手的大漲毛料就這麼沒了。無論換成誰,心都不怎麼痛快。
  看著眾人的眼神,康大海心中也不由埋怨自己,“為什麼我的嘴就那麼賤呢!”
  “真是他娘的倒黴,怎麼碰上這種人了!”
  雖然被劉東拉著離開了,但很顯然李雲聰心中的氣還沒順過來。
  不過相比之下。劉東倒是不怎麼生氣。因為他更擔心的是那個錢姓老人會不會跟自己爭奪那塊達木坎的毛料。
  而且,這個可能性非常大。因為。現在劉東已經記起了這個錢姓老人是何許人。
  記得當初他第一次跟著周斌去石緣閣,從那塊下角料解出那塊後來買了一千五百萬的冰種翡翠的時候,當時第一個開口購買的就是這個錢姓老人。
  再加上他昨天已經傳遍整個泉城賭石圈的九連漲驚人事跡,以及剛才那個錢姓老人主動跟他說話的情況來看,很顯然他已經被人家當成了賭石高手。
  所以,在看到他那麼認真的研究那塊達木砍毛料的時候,自然也給了別人他看好這塊毛料解漲的猜想。
  另外,剛才他在離開的時候。還特意的看了一下,那塊重達上百斤,蘊含著珍貴的玻璃種極品紅翡的達木坎毛料的表現,表麵上有著點狀的鬆花分布。雖然沒有連成片,但也算不錯了。
  鬆花是翡翠表皮隱約可見的一些像幹了的苔蘚一樣的色塊,斑塊條帶狀物。
  是指原來翡翠原料上的綠,經風化已漸失色留下的痕跡。根據鬆花顏色的深淺形狀走向多寡疏密程度。可推斷其內綠色的深淺,走向,大小,形狀等。
  所以說一般在毛料上有鬆花的話,也就代表這塊毛料當中很可能有翡翠,當然也會有例外的情況。否則賭石行中也就不會有‘神仙難斷寸玉’這句話了。
  不過,劉東剛才看的那塊達木坎的毛料雖然有著點狀的鬆花,但是上麵也有著一條寬約一指深入毛料的大裂。
  也正是這條大裂,讓這塊達木坎的毛料充滿了不確定性,也讓它賭性更大。更影響了它的價值。
  剛才劉東看到的五十八萬的標底就很說明問題。
  否則。恐怕這塊毛料的主人,早就從賭石上分布鬆花最為密集的地方擦開。把這塊毛料弄成半賭料了。
  “算了,大不了待會投標的時候多出點錢就是了!”
  雖然要麵對別人的競爭,但是在能夠看到別人投標價格的情況下,劉東拍下這塊珍貴的極品紅翡毛料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周哥,身上帶著紙筆嗎?”放下心事後,劉東轉身朝著走在他們後麵的周斌問道。
  “筆我有,紙張就沒了!”說著,周斌從他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支純正的瑞士金筆,遞到了劉東手中。
  這是他為中午寫那些投標單的時候準備的。
  “沒有紙?”劉東不禁皺了皺眉頭,今天出來的時候,他走的太急,再加上昨天的衣服被王薔拿去洗了,所以現在身上也沒有帶紙筆。
  “我也沒有!”看著劉東的眼神落到自己身上,李雲聰連忙搖了搖頭。
  話說他自從大學畢業之後,除了犯錯時給自己老爹寫檢查的時候碰碰紙筆之外,出來玩的時候,可從來不帶這些東西。
  “去買幾張投標單吧,那玩意翻過了用跟白紙一樣!”周斌在旁邊說道。
  聞言,劉東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也隻好如此了!”
  隨後,兩人的眼神又集中到了李雲聰身上,其意思不言而喻。
  “怎麼,讓我去買?”李雲聰指著自己的鼻子,臉上帶著驚訝之色問道。
  看著他臉上不情願的樣子,周斌虛踢了他一腳,笑罵道:“快去,你還想不想小東給你選幾塊解漲的毛料了?”
  聽到賭石,李雲聰立即轉憂為喜,“好好,我這就去!”說完後,便向遠處位於二樓大廳北側的拍賣台那跑去,投標單子就在那出售。
  “這小子,都二十五六了,還是這麼不穩重,跟他哥相比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聽完周斌的話,劉東笑道:“人與人性格本就不同,穩重有穩重的好處,跳脫有跳脫的優勢,像李哥這樣的人,活的簡單自在,沒有多少煩惱之事,這可是長壽的福相啊!”
  “,這倒是!”聞言之後,周斌笑著點了點頭。
  隨即,周斌的臉色慢慢變得嚴肅起來,抬頭看著劉東說道:“小東,我想求你件事!”
  “周哥,我們可是朋友,你說這話可就見外了!”頓了一下,“如果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話,盡管跟我說就是了!隻要我能幫得上忙,一定盡力!”
  劉東本來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子。
  既然周斌始終把他拜師學習玉雕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為他介紹了張老爺子認識,雖然中間有些變化,但也實現了劉東心中多年的願望。
  所以,投桃報李之下,對於周斌開口相求,劉東自然也會盡力相幫。
  看著劉東臉上真摯的神色,周斌心中自然感激,臉上帶著高興之色的拍了拍劉東的肩膀,笑著說道:“好,小東!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然後,周斌沉吟了一下後,正色道:“小東,我想把這次賭石大會上的‘標王’毛料給買下來,希望你能幫我看看到底值不值!”
  聞言之後,劉東不禁詫異道:“周哥,我記得之前你好像跟我說過,你買賭石是想囤積原石,靜待它們升值,怎麼這次……?”
  聽著他的話,周斌擺了擺手,臉上帶著一絲苦笑之色的說道:“我是想囤積原石,不過今天的標王毛料實在是太貴了。要是不讓好賭石師傅看一下,我這心實在是有些不安啊!”
  看到周斌臉上的神色,這下劉東倒是有些好奇了。
  雖然他跟周斌交往的時間還短,並不知道他的身家幾何,不過看他的衣食住行的水平,再加上周斌不凡的家世,據劉東心下猜測他怎麼也應該有個幾億的身家吧。
  更何況翡翠原石本來就不便宜,特別是那些皮殼表現不錯的原石,更是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存在。
  既然周斌現在想做囤積原石的生意,那準備投入的資金就不是個小數,要是沒有個幾千萬,甚至是上億,根本成不了什麼有影響力的毛料商,即使最後賺錢也不會太多,很顯然周斌不是這種賺小錢的人。
  所以,劉東現在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標王毛料,居然讓相來穩重冷靜的周斌,心中都沒有了底氣。
  看著劉東臉上好奇的樣子,周斌也多少猜到了此刻他心中所想。
  “那塊毛料標底1888萬!”周斌深深地吸了口氣後,語氣中帶著一絲感慨之色的說道。
  “1888萬!”
  聽到這個數字,劉東臉上也忍不住流露出了驚訝之色。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他現在的身家的一半了。
  當然這是把那些古玩,以及他解出來的翡翠排除在外的。隻是他現在卡的錢來算。
  “這真有這麼貴的毛料!”劉東忍不住問道。雖然他也曾聽別人說過緬甸騰衝等地的翡翠大公盤上幾乎每年都能出上十幾塊價值千萬以上的賭石毛料,但是沒想到這次泉城賭石大會第一次開辦,就有了這種重量級的毛料作為壓軸的存在。
  聞言,周斌臉上略帶一絲苦色的說道:“是啊!昨天我上來看到那塊標王料子的時候,也有些不怎麼相信!”
  說道這,周斌話語一頓,“看來為了這次賭石大會,泉城寶玉石協會的人還真是很有魄力,居然把這種賭石從緬甸買回來,放到賭石大會上壓軸!”
  頓了一下後,周斌繼續說道:“這貴的料子,要是不找個好賭石師傅看看就買下來的話,就算是不解石,我這心也有壓力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9
  

Snap Time:2018-11-18 05:05:28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