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血脈》全文閱讀

作者:哦雷哇剛大木噠  武神血脈最新章節  武神血脈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神血脈最新章節第3920章東洲,他終於回來了!(18-08-17)      第3919章九域之門(18-08-17)      第3918章虛空斷層(18-08-17)     

第3544章大教天才也要求饒


    兩人先後被毀了肉身,元神逃出後,哪還敢停留!

    就算是怒吼連連,宣稱此仇不共戴天的血元滴,也隻是怨恨的吼完之後,轉身就要跑!

    開玩笑,他們最巔峰都不夠一頭妖狼一爪子之敵,現在僅僅隻剩下區區元神,如果此刻不逃難道還準備等死不成?

    “走!”

    易元堂比血元滴更加果斷,幾乎在肉身被拍碎的瞬間,元神就化作一道遁光!

    他們這些大教天才和聖子,總有幾種危急關頭保命的手段。

    此時易元堂的元神中,就如同有一股不屬於他的力量被喚醒,幾乎是莎那間,讓他的速度甚至直追聖君那等強者!

    血元滴也不傻,易元堂都逃了,他自然也不會白白等死!

    直接從元神口中,噴出一口精元!

    可以看到,他整個元神瞬間縮小了三成有餘,明顯這一口精元乃是他元神的精華所在。隨後就讓他速度同樣直追聖君,連周圍天地都隱隱有了碎裂的跡象。

    眼看著兩位大教天才和聖子不惜一切代價逃跑,眾人仍舊是處於失神狀態。

    完虐!

    這根本就是一場天差地遠的戰鬥!

    從頭到尾,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禁錮!”

    李葉冷冷一笑,輕輕的吐露出一聲。

    下一刻,周圍天地原本因為血元滴和易元堂兩人爆發的保命手段,仿佛要開始碎裂,卻在一瞬間再一次化作鐵桶般牢不可破。

    甚至比起剛才,這一次的天地徹底被凍結!遠非普通禁錮那麼簡單,仿佛就像是連時間的流逝都變得緩慢起來!

    “嘶!空間與時間之道!”

    九天之上,傳來一聲吸氣聲!

    禁錮天地,乃是聖君那等強者運用天地法則而產生的可怕神通。一些修為強大逆天的帝儲天才,一樣也可以勉強做到。

    可即使如此,如同李葉這般,一念間封鎖一片天地,甚至連兩位大教天才都掙脫不了,這等禁錮程度就太過於可怕了!

    連聖君出手,都不敢說有這般效果。

    何況,有人感覺到,這被禁錮的天地不僅僅隻是空間上的禁錮,甚至連時間的流逝,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雖然沒徹底凍結時間,可是足以讓某些人駭然失色!

    果然!

    隻看到虛空中,兩道虛弱的影子直接定格在了那。

    仔細一看,正是易元堂和血元滴兩位大教天才,此時他們隻剩下元神,卻清晰可見他們臉上的駭然欲絕,那種絕望下的恐懼和他們原本的頤指氣使,指點江山的狂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說過,你們能走了麼?”

    李葉不急不緩,身形卻宛如踏在平地,直接在虛空上君臨萬物。

    同時,旺財已經徹底將兩人的肉身精血吞噬一空,卻仍舊是以貪婪的眼神,盯著兩人的元神!

    這,可是兩位大教天才的元神!可以說他們最精華的絕大部分都在元神之中,若是能夠吞噬了任何一人,就算不足以讓它衝破那一層桎梏,境界提升,至少也是一頓大補!

    如今的旺財,就算是聖君來了,都不見得能夠奈何的了它。

    “你們兩人雖然廢物了一點,不過元神倒也可以讓我這妖寵有機會衝擊一下妖君境界。”

    此言一出,血元滴和易元堂渾身恐懼的顫抖連連!

    他們如何聽不出李葉華中之意?

    吞了他們元神?

    兩人臉色大驚!

    血元滴更是怒吼而起,“你敢!我乃是血玉宗的當代聖子!唯一傳人!你若是殺了我,血玉宗不會善罷甘休的!”

    易元堂也是第一次不顧形象,破口大罵,“你敢殺我,將會遭受聚義堂所有人的追殺!天上地下,不管你是何人,都再無生路!”

    他們現在乃是甕中之鱉,一看李葉絲毫沒有放他們一條生路的意思,立刻開口威脅起來。

    不得不說,兩人就算是在這個關鍵時刻,並未亂了方寸!

    大教之所以是大教,可並非一般人所想象的那般簡單!

    任何一個大教傳人,都乃是大教花費了無數代價培養出來,若是被人所殺,定然乃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而且,還一次性殺了兩位大教傳人?

    普天之下,別說一般人,就算是出身於帝門道統和大帝世家的那些帝子,都要衡量一二!是否值得。

    兩人也是吃準了這一點,他們不相信眼前之人,敢一次洗把兩個大教徹底得罪死了!

    一旦如此,縱然有著通天背景來曆,都會得不償失。

    反倒是他們並未注意到,李葉口中所言,吞了他們二人元神,隻不過是為了讓身邊那可怕的妖狼衝擊一下妖君境界!

    妖君,乃是妖獸中相當於王者一般的至高境界!如同人類修煉者中的聖君。

    “那頭妖獸!居然還不是妖君!”

    玄劍子卻注意到了這個細節,滿臉駭然!

    一頭還不是妖君境界的妖獸,就如此恐怖,若是讓它成為妖君,豈不是連人類中的聖君強者見了,都要退避三舍?

    駭然歸駭然,他對於血元滴和易元堂兩人的威脅,卻是嗤之以鼻。

    “若此人當真是傳聞中的那位,大教天才在他眼中,不過就是隨意斬殺的螻蟻!”

    他臉上的不屑被血元滴和易元堂看到,卻怒火中燒的背後兩人不明所以。

    當然此刻他們可沒空與他計較,易元堂率先開口,語氣微微帶著一絲認慫,“道友若是放我一條生路,這一份恩情我易元堂必然銘記於心!聚義堂也會感激道友的仁慈!”

    這已經算是讓一位大教天才,真正的怕了,而且不顧麵子,開口求饒!

    血元滴咬了咬牙,最終也是深吸了口氣,“閣下若是殺了我,得不償失,反而會因此惹上我背後師門血玉宗,不如放我一條生路,我宗必然會念及閣下的恩情。”

    兩人先後求饒,可謂是讓不少曾經隻能對那些大教和大教諸多天才強者仰望,覺得高不可攀的修煉者,都是目瞪口呆,精彩絕倫。

    一些修煉了數千上萬年的強者卻並不覺得意外。

    這就是三界九域強者為尊的世界,哪怕是大教天才,踢到了鐵板,一樣也沒有自尊可言。

    

Snap Time:2018-08-20 14:54:21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