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血脈》全文閱讀

作者:哦雷哇剛大木噠  武神血脈最新章節  武神血脈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神血脈最新章節第3570章代師收徒(18-02-23)      第3569章身份立馬就不一樣了(18-02-22)      第3568章師兄弟重逢(18-02-22)     

第3542章有眼無珠


    到底是誰!

    不僅僅是血元滴想要知道!

    此刻同樣全身無法動彈的玄劍子,易元堂都是一臉駭然!

    天地法則!

    至少也是聖君級的強大存在,才能夠動用的一種大道法則!

    除此之外,縱然是一方大教的祖師級的強者,除非感悟那一縷大道,否則都不過是這天地中的螻蟻。

    正如他們之前所言!

    螻蟻!

    隻不過此刻,曾經他們眼中的螻蟻,一念之間,引動天地法則,禁錮了他們所有人。

    此刻的他們,才更像是待宰的羔羊!是生死無法自己掌控的螻蟻!

    “閣下到底是誰?”

    血元滴此時哪還有之前那種傲視天地,臉色變換了幾次,才最終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易元堂更是深吸了口氣,“這位道友暫且息怒,我們幾人有眼無珠,並未認得道友,衝撞之罪,還望道友網開一麵!”

    能屈能伸!

    大教天才一樣也是人,同樣也會怕死。

    現在傻子都知道,他們遇到了自己惹不起的強大存在。

    別的不說,那妖獸就夠他們喝一壺的!這還是他們並不知道,剛才兩人聯手,不過就是旺財逗著他們玩耍,並非想要一口氣吞了他們兩人。

    否則,所謂的兩個大教天才,根本連十息時間都堅持不住,就會淪為食物。

    三人之中,玄劍子表情最為精彩!

    血元滴和易元堂隻是意識到自己踢到了鐵板,並未想到李葉身份。

    然而他此刻,卻是死死的望著李葉,眼眸中漸漸地浮現出驚駭欲絕和後悔之色。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縱然他告訴自己不可能遇到那個人,然而此刻他一顆心卻越來越沉重。

    同時背後冷汗蹭蹭蹭的冒出,將衣衫都給打濕。

    見到三位大教天才,從一開始的意氣風發,頤指氣使,宛如主宰天地的神靈,三言兩語決定他人生死。

    到如今陪著笑臉,小心翼翼的樣子,讓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幾個認出李葉身份的聖皇也就罷了,一臉平靜,仿佛這才是應該出現的結果。而那些遠道而來,一些宗門家族的強者,則是一個個麵麵相視。

    “這年輕人,莫非是東洲某位大帝世家的傳人帝子?”

    “或者是某位保持容顏的聖君?”

    到了聖君那個修為,想要維持容貌太簡單不過。可縱然外表如何年輕,甚至維持三歲孩童的外表,可體內那旺盛如同朝陽一般的血氣卻無法作假!

    這絕非一個活了上萬年乃至數萬載歲月的古老強者所能展現出來,分明是年不過五百之齡的年輕小輩。

    “絕不是聖君!對方如此年輕,莫非是某位帝榜天驕?”

    能一人力壓三個大教天才,又如此年輕,眾人印象中也唯有那些登堂入室,位列帝榜的頂尖天才有可能做到!

    就算是尋常帝門道統的傳人帝子聖女,或許能單獨力壓玄劍子三人中任何一人,可要一人之力,壓得三人如此狼狽,卻絕無可能。

    “不管是聖君!還是帝榜天驕!這一次玄劍子等人的確是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嘿嘿,他們這些大教天才,一個個目空一切,自以為乃是星空下的天驕,何等狂傲。別說一般人,連聖皇都不被他們放在眼!如今,算是遇到克星了!”

    某位強者冷笑,那些大教往往頤指氣使,行事作風往往不顧尋常人死活。

    甚至在他們眼中,除非是修為到了聖皇那個境界,否則在他們眼中都不過是螻蟻。生死都完全由他們來掌控。

    其中就有不少人,曾經受過那些大教天才和強者的氣,卻是敢怒不敢言。

    現在一看,三位大教天才如此吃癟,自然是心中暢!

    眾人如何,玄劍子三人可並不在乎!

    隻不過現在他們表麵仿佛認栽,除了玄劍子外,血元滴和易元堂都是心中憤恨!今日隻要讓他們回去,必然會找機會,讓眼前這個讓他們顏麵大失的小畜生,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道友,剛才是我無意冒犯,若是道友願意不計前嫌,聚義堂定然會記得道友這一份人情。”

    易元堂率先開口,不過隱隱帶著一絲威脅之意。

    就算實力不足,可是他背靠著聚義堂這等大教,自然不相信有人敢殺他!

    整個東洲,大教都算得上是最頂尖的勢力,就算是帝門道統的帝子聖女來了,或許可以輕鬆幾招擊敗他們,可卻也不會動手殺他!

    否則,大教一怒!帝門道統也不可能視若無睹。

    除非!

    那些傳承了上百萬年以上,誕生過不止一位大帝的古老帝門!在那種帝門麵前,大教也不過就是螻蟻!

    也就是極少數古老的大教,比如三清殿,海空城這等古老大教,或許才有這與那些古老帝門平起平坐的資格。

    此言一出,顯然是易元堂仗著自己大教傳人身份,不怕李葉殺他。

    血元滴也是冷笑一聲,“閣下實力的確令人佩服,不過你率先引動可怕的死亡力量傷及無辜,我等不過就是看不過閣下狠辣行為,出手懲戒。不過現在既然技不如人,就此告辭!”

    不少人聽了,都是不得不佩服這些大教天才的臉厚程度!

    尤其是這一番義正言辭,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乃是某個標榜名門正派的大教傳人所說。

    血玉宗,可算不上名門正派!甚至一些手段,不見得有多麼正義光彩!反而是易元堂背後師門聚義堂,倒是名聲在外。

    三人中,隻有玄劍子不發一言。

    雖然易元堂和血元滴看了他一眼,覺得奇怪,但是他們自顧不暇,自然不可能細想。

    唯有玄劍子,此時卻用著看待死人一般的眼神,掃過兩人一眼。

    “兩個蠢貨!死到臨頭,居然還擺出大教傳人的身份狐假虎威!”

    心中冷笑,卻不知他原本也不過是和兩人一丘之貉,並無二致。

    等兩人堂而皇之的說完,卻並未看到周圍天地法則禁錮被解開,漸漸地,兩人表情也是變了。

    “說完了?”

    

Snap Time:2018-02-24 07:58:04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