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生物見聞錄》全文閱讀

作者:遠瞳  異常生物見聞錄最新章節  異常生物見聞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異常生物見聞錄最新章節番外——滾的大冒險(重新發布應該可以評論了)(18-04-29)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神者(終章)(18-03-0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意不意外(18-03-06)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神者(終章)


    當黑暗深淵的中心爆發出這個宇宙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神力衝擊時,在黑暗深淵的外圍,秩序與混沌的戰場也進入了開戰以來最慘烈的階段。

    防線開始逐層崩潰。

    隨著滅世引擎以近乎自毀的方式進入過載狀態,來自黑暗深淵的瘋囂之力便瞬間暴走起來,混沌的爪牙不再是一批一批地從那些扭曲結構體中湧出來,而是幾乎瞬間便充斥了整片宙域在黑暗深淵周邊的每一寸空間中,每分每秒都有數不盡的衍生體憑空出現,就如顏料潑灑進水塘中一樣迅速地汙染著秩序的防線。

    在這樣驟然劇變的攻勢麵前,以守望要塞為核心的第一層防線幾乎沒抵擋多久便開始出現漏洞,隨後整條防線以這些漏洞為中心逐漸崩潰。

    強大的聯合護盾被混沌怪物腐蝕瓦解,無人機群被淹沒在黑暗的潮水中,一顆顆被改造成要塞和堡壘的天體在爆炸中四分五裂,無人機巢穴用密集的固定式炮台抵擋了一陣子,但很便一個個地與集群意識失去了連接。

    在不可阻擋的攻勢麵前,守護者艦隊與守夜人艦隊隻能暫時向著第二層防線後撤,準備借助第二層防線上尚且完整的工事重新組織防禦。

    無數星民和守護者為了掩護大部隊的轉移而化為了宇宙中的微塵。

    一連串的爆炸從中央控製塔向著四周蔓延,而除了中央建築群之外,守望要塞的大部分建築物都已經徹底熄滅,從四麵八方冒出來的瘋囂衍生體越過那些已經報廢的護盾發生器,仿佛饕餮巨獸般吞噬著它們眼前的一切物質,甚至時空本身,這座在不久前還燈火輝煌的雄偉堡壘此刻正如被海浪衝垮的沙堡般迅速消失。

    在中央控製塔的上層控製室內,還有著最後一點殘存的光明,那是數台大型終端機所發出的的光芒。這間控製室如今已經空無一人,隻有AI在維持著最後的機能運作,在其中一台終端機的上方,全息投影上正顯示著要塞內殘存炮台的數量。

    那數量已經跌破了兩位數。

    但是突然間,一條新的指令出現了,要塞AI立刻切換了自己的工作進程,那些用於監控要塞運行情況的程序被全部關閉,所有的全息投影上都隻剩下一樣事物:那是位於要塞核心區、還未被完全破壞的湮滅長矛矩陣。

    “指令一:激活湮滅長矛,向XX坐標投送火力。”

    “指令二:自爆。”

    “開始執行。”

    控製室內的光芒劇烈閃爍著,很,又有兩台終端機在一連串的火花之後陷入黑暗,但在要塞中心,那些仿佛奇特建築物一般的湮滅長矛矩陣已經開始緩緩組合。

    四具湮滅長矛發射器,有兩具已經徹底損毀,另外兩具則在注入能量之後重新明亮起來,刺眼的白色火花在那些水晶和線圈之間跳躍著,並漸漸匯聚在陣列的最前端。

    一群瘋囂衍生體被這突然出現的能量浪湧所吸引,就像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般蜂擁而至,但那能量已經進入臨界點,隨著開火指令的下達,兩道刺眼的光束劃破了正逐漸聚攏起來的黑暗,並在遙遠的太空中打開一條空間裂隙,隨後消失於其中。

    “發射成功,進入自爆流程。很高興為您服務,本次服役結束。”

    要塞各處殘存的能量熔爐與彈藥庫同時被引爆,空前巨大的爆炸在宇宙中爆發開來,就仿佛一顆新星在烈焰與閃光中誕生,那奪目的光芒甚至短暫地壓製了黑暗與混沌的侵蝕,並將無以計數的瘋囂衍生體撕成了碎片。

    而在同一時刻,在第一防線的各個節點,同樣出現了這般盛大的爆炸,無數要塞的連鎖自毀甚至在短時間內壓製住了瘋囂力量的活動,為剛剛撤退到第二防線的主力軍團們留出了寶貴的喘息時間。

    在黑暗深淵的最深處,金色與蒼白的身影再一次分開。

    周圍的空間結構已經分崩離析,無數或明或暗的帶狀物就好像遊弋的夢魘般漂浮在太空中,那些在戰場上四處飄散的殘骸一旦接觸到它們,便會立刻瓦解成為最基礎的數據元,消散在時間與空間的無盡混亂中。

    滅世女神終於意識到了陰謀的存在,她停下瘋狂的進攻,打量著這個已經崩潰的戰場。

    那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驚愕。

    在莉亞的有意識控製下,無以計數的淡金色符文留在了戰場上,這些看似隨意布設的符文原本隻是自由地飄散著,但此時此刻,它們卻全都靜止了下來,並正在散發出越來越明亮的金色光芒。

    時空結構的所屬權瞬間被轉移,這片宙域的權柄暫時性地落到了莉亞手上。

    滅世女神怒吼著:“你想做什麼?!”

    莉亞沒有回答,她張開了雙手,身邊漂浮的書頁隨之重新整理成聖典的模樣,而那些漂浮在整個戰場上的神文則同時發出更加明亮的光輝,從遙遠的太空看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些文字已經形成了一個有著複雜多層結構的球體滅世女神正位於這個球體的中央。

    直到這時,莉亞才終於開口:“我命令,萬物停止運轉。”

    於是在金色符文所覆蓋的宙域,一切都停止了。

    不隻是物質停止了運動,時間也一並靜止下來,信息的流動消失了,宇宙的演化也隨之停滯。

    首先降臨的是絕對零度,隨後便是無邊無際的黑暗因為就連光的運動也陷入了靜止。

    在黑暗之中,唯有那無數的金色符文在閃閃發亮。

    但一切都隻持續了很短暫的瞬間,擁有同等位階的滅世女神在瘋囂之力的加持下有著充足的力量對抗掌握了許多新神術的莉亞,在混沌力量的反撲中,靜止的宇宙重新開始運轉,黑暗褪去之後,位於符文陣列最中心的滅世女神抬起頭來:“你以為這樣就……”

    “我可沒說就隻有這樣。”莉亞淡淡地說道,而在她身後的太空中,巨龜岩台號正從陰影中浮現出來。

    那艘銀白色戰艦的上層甲板已經打開,一個特製的天線裝置從麵升了起來,在隨著天線裝置被激活,無數大大小小的空間裂隙浮現在她的身後。

    湮滅長矛的光輝跨越了時空,轟然降臨在滅世女神身上。

    暴雨般的高能光束轟擊持續了整整半分鍾,就連莉亞在注視那光芒洪流的時候都忍不住眯起眼睛,當轟擊臨近結束的時候,滅世女神附近的區域已經仿佛被洗刷過一般變得“幹幹淨淨”。

    所有的殘骸碎片與空間裂隙都被湮滅長矛的力量抹平了。

    “能解決麼?”數據終端緊張地問道。

    “不會這麼容易。”郝仁回答。

    而幾乎就在郝仁話音落下的同時,轟擊也結束了,在那逐漸消散的光焰深處,一個蒼白的身影果然再度出現她確實狼狽不堪,身上到處都是冒著黑色煙塵的傷口,甚至連一半的麵孔都消失了,隻餘下一個猙獰的漆黑輪廓留在那,但她仍然活著。

    或者說,她壓根就不會死。

    “這就是你們的底牌了?”滅世女神的身體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恢複,她的聲音甚至聽不出任何虛弱,“可笑啊,我甚至都……”

    她的話音未落,便被莉亞打斷:“那如果加上這個呢!”

    隻見那些四處飄散的神文符號不知何時已經匯聚在一起,在莉亞身旁形成了仿佛一柄長矛般的朦朧幻影,而那本厚重的大書則在某種力量的牽引下分化瓦解成為漫天的光粒子,並飛地“流淌”到那柄長矛的矛尖上,幾乎是轉瞬間,原本虛幻的長矛便成為了猶若實體的光鑄武器。

    莉亞從側麵抱住這根比她要大好幾倍的武器,整個人都化為了武器的推進力,仿佛一道流星般衝向因恢複傷勢而暫時無法移動位置的滅世女神。

    她的聲音幾乎傳遍整個宙域:“如果加上我呢!?”

    金色的長矛瞬間貫穿了那個蒼白的身影。

    這一切都是瞬間發生,但卻又好像跨越了無數的時光流轉,郝仁感覺仿佛有一個世紀過去,金色與蒼白的兩團光芒才再度分開。

    那柄淡金色的長矛無聲無息地在宇宙中化為漫天光粒,而那本黑皮大書則再次出現在莉亞身旁比起之前,這本聖典表麵遊動的光芒明顯要微弱了數倍。

    而滅世女神那蒼白的身影則靜止了幾秒種,隨後砰然化為無數飄散的碎片消失在宇宙中。

    莉亞死死地盯著滅世女神消散的地方,力量上的過度損耗讓她的身體忍不住有些發抖,絲絲縷縷的金紅色血液從她的傷口中飄散出來,她卻顧不上處理它們。

    下一刻,她的瞳孔瞬間收縮。

    一小片蒼白的事物憑空浮現在太空中,緊接著,更多的蒼白碎片憑空出現。

    就仿佛是剛才那一刻的倒放,滅世女神的形體在太空迅速重塑,幾乎是眨眼間,她便完好無損地重新出現在那。

    “啊……欣賞你現在的表情感覺還不賴……”滅世女神低頭看了看自己已經複原的雙手,又抬頭看向莉亞,“有意思……你們還真是準備了不少的驚喜……”

    莉亞死死地盯著滅世女神的眼睛,可是突然間,她那緊張驚愕的表情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努力掩飾了很久的笑意:“可是真正的驚喜你還沒見著呢。”

    “什……”

    滅世女神隻來得及發出一個音節,便猛然轉過身去,以毫厘隻差擋住了兩把劈砍到她麵前的宇宙裂片長劍。

    郝仁緊握著神劍與裂世之刃,一層來自渡鴉12345賜福的神性光輝籠罩在他周圍,以保護他不受滅世女神所逸散出來的混沌力量的侵蝕,他拚盡全力將長劍進一步向前壓下:“好戲才剛開始!”

    “這就是所謂的驚喜?”滅世女神麵前張開了一道蒼白的光幕,神劍的鋒刃在光幕上不斷迸發出明亮的火花,但卻無法前進一步,“你們真以為我沒注意到?這個從剛才開始便在旁邊遊蕩,但卻壓根沒怎麼出手的人類……”

    說著,她甚至打了個哈欠:“結果你們的驚喜就是這個?讓一個如此弱小的人類來‘偷襲’我?這種羸弱無力的攻擊……即便偷襲了又能怎樣?”

    郝仁咧開嘴,再度增大了自己的力量:“放在前麵的這把劍,你真的不認識麼?!”

    “這把劍?!”到這,滅世女神似乎才第一次注意到了郝仁手上兩把長劍那鮮明的特征,並注意到了其中一把劍所散發的、令人熟悉的氣息,“這……這是當年……”

    “這就是當年‘殺死’過創世女神一次的劍,”隨著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郝仁的表情變得愈發猙獰,但他的眼神仍然毫無動搖,“怎麼樣?有沒有一種往事即將重演的感覺?”

    兩把劍再度壓下,而其中的神劍表麵那層星光則漸漸浮上了一層血色,在那層血色的侵染下,滅世女神麵前的蒼白護盾開始出現細密的裂紋。

    “我們當年……可是費了很大功夫……才打造出一把足以神的武器啊!”

    神劍表麵的星光終於完全轉為血色,而那層蒼白護盾也砰然破碎,可是在劍刃即將接觸到滅世女神的身體前,後者卻突然抬起手,直接握住了兩把劍的劍刃。

    “打造了足以神的武器?”滅世女神握著神劍與裂世之刃的鋒刃,那足以斬斷時空的劍刃此刻竟好像失去了威力,甚至劃不破她手上的皮膚,“啊,原來是這樣,我總算搞明白你們在想些什麼了……但是太讓人失望了……”

    滅世女神笑了起來,笑容中卻滿是瘋狂與惡意:“你們竟然寄希望於一把劍!你們以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們以為我真的沒有提防這把古怪的劍?早在一萬年前,早在這把劍將我重創的時候,我就猜到那個創世女神肯定會在劍上動手腳了!”

    她用力握緊了雙手,裂世之刃與神劍表麵的星光頓時瘋狂閃爍起來,仿佛不堪重負,而邪神的聲音則在郝仁腦海中繼續響起:“這把劍根本殺不了我!”

    郝仁死死地盯著滅世女神的眼睛,在他身後的太空中,紅月已經完全壓製住黑暗天體的運行,而一縷月光則從紅月表麵分離出來,正好照耀在他身上。

    在那縷溫柔的月光中,傳來了薇薇安仿佛呢喃般的輕聲細語。

    下一秒,金色與紅色的光芒從月光中浮現,就仿佛某種流體般流上了郝仁的四肢,並迅速凝結成為一身金紅色的甲胄,隨著靈魂中某道限製的解除,他的麵容甚至也開始漸漸變化。

    看著那熟悉的金紅色甲胄,以及郝仁正在變化的容貌,滅世女神終於隱約意識到了什麼。

    郝仁的聲音在她的腦海中回響著:

    “誰告訴你……我們打造的武器是那把劍!”

    看著眼前的神者,滅世女神終於意識到了那個真正的武器是什麼。

    隨後,長劍斬下。

    不管是神劍,還是裂世之刃,二者其實都沒有任何區別,當它們被握在神者手中的時候,它們便都是神劍。

    劍刃毫無阻滯地斬中了目標,那個蒼白的身影竟砰然破碎,脆弱的仿佛是件一觸即碎的玻璃製品。

    但郝仁很清楚,這一擊來的有多麼不易

    如果沒有莉亞和滅世女神的死鬥,後者便不會把所有力量都聚焦在一起,給他留下將其徹底消滅的機會;

    如果沒有薇薇安借助創世引擎的力量在戰場上收集數據,重設滅世女神的特征碼,那麼即便他解除了靈魂上的限製,也無法對滅世女神造成有效的殺傷;

    如果從一萬年前神戰爭中的那一劍開始計算,他如今的這一擊,已經醞釀了一萬年。

    蒼白的碎片在太空中四散開來,在郝仁的特殊視野中,他能看到那些在宇宙深處四處湧動的黑暗“物質”也正在以飛的速度消散。

    在紅月光芒照耀下已經徹底停止運轉的黑暗天體終於開始崩潰,它表麵那些猙獰的巨大裂痕迅速演化為足以令行星四分五裂的深穀壕溝,大塊大塊的天體碎片因其內部壓力而從行星上剝離出來,伴隨著連續不斷的爆炸,那天體內部的暗紅色光芒也漸漸熄滅。

    遙遠太空中那些扭曲的黑暗結構體也漸漸煙消雲散,混沌褪去之後,正常的星光終於照進了這個亙古長夜的地方。

    莉亞緊緊地盯著滅世女神消散的地方,她仍然不敢掉以輕心,因為瘋囂之主那難以消滅的特質帶給她的麻煩已經太多了,她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以防給敵人留下一絲一毫苟延殘喘的機會。

    她就這樣死死地盯著,直到她看見太空中浮現出了絲絲縷縷的金色微光,那微光慢慢凝聚起來,形成了一團模模糊糊、變幻不定的“氣團”,這才終於舒了口氣。

    那一縷神性力量便是她當初分離出去的部分,也是“滅世女神”的本質,它的重現以及淨化,意味著瘋囂力量的真正消散。

    “這算結束了麼?”郝仁緊張地看著莉亞的反應,見對方半天不吭聲,他終於忍不住問道。

    隨著神之力退去,他已經恢複成了原本的模樣。

    莉亞將那團金色微光招來,並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手中,她微笑著點點頭:“結束了。”

    隨後她抬起頭,仰望著宇宙中無窮無盡的群星。

    “孩子們,都結束了!”

    在塔納古斯,在艾歐,在霍爾萊塔,在科洛……在每一個有生命存在的星球上,那些來自噩夢的扭曲混沌生物正一個接一個地倒在地上。

    煙塵從它們體表噴發出來,讓這些怪物就仿佛蒸發一般迅速消散,在戰鬥中精疲力竭的戰士們略有些茫然地看著這一切,仿佛還無法確定發生了什麼。

    奧芙拉甩掉長劍上沾染的汙物那些汙物在被甩掉之前便開始化為煙塵消失她抬起頭,看到天上那些不詳的漆黑雲團正在淡去,而一縷陽光穿透了由混沌力量形成的濃雲,照射在每一個人身上。

    與陽光一同照進心中的,還有一個帶著喜悅與慈愛的聲音:“孩子們,都結束了!”

    片刻之後,她聽到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

    在得到莉亞的確認之後,郝仁終於放鬆下來,他攤開手腳,以徹底鹹魚的姿態在茫茫太空中漂浮著。

    數據終端在他腦袋旁邊繞來繞去:“嘿……搭檔,注意下帝國員工的形象!”

    “隨便吧……我現在就想飄著,讓我就這麼飄下去吧……”

    巨龜岩台號在遠方逡巡著:“Boss,你要飄我不攔你,但你記著給我報工傷啊!回頭我打算換個功率更大的腰子……”

    “好好好,換腰子換腰子……媽蛋,好好一個艦娘怎麼畫風就變成這樣了?”

    莉莉的聲音也通過數據終端的轉發在郝仁腦海中響起:“房東房東!打完啦打完啦!什麼時候回家吃飯啊?”

    接著是五月的聲音:“房東!我這次可沒慫啊!等會我發戰鬥錄像給你……”

    然後是伊紮克斯:“我這兒也有錄像,不過我得先把拉尼娜送回去……”

    在伊紮克斯的聲音中,還隱隱約約能聽到伊麗莎白嘰嘰喳喳的叫嚷聲。

    朋友們的聲音在腦海中喧鬧著,郝仁一邊聽著一邊忍不住眯起眼睛,微笑起來。

    一道月光在他身旁聚焦,薇薇安從月光中走了出來,她身後仍然漂浮著仿佛羽翼般的金色符文流那是因為她與紅月-創世引擎的連接還未中斷,而她身旁則環繞著幾隻興奮的小妖精,小家夥們正在嚷嚷著有關慶祝會的事情。

    “你這個造型挺拉風的。”郝仁看了薇薇安一眼,笑著說道。

    薇薇安同樣微笑著,並調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和郝仁一起“躺”在宇宙中,沐浴著漫天星光。

    “這時候再說應該不算flag了吧?”

    “我覺得不算。”

    “那……回去之後,嫁給我吧?”

    薇薇安仔細想了想:“雖然我挺高興的,但總覺得吧……求婚是不是應該有點禮物才行?畢竟這麼嚴肅的事情……”

    郝仁忍不住笑了起來:“那你要什麼?”

    薇薇安用手指抵著下巴:“總感覺你這麼厲害的家夥,跟你要什麼你都能搞到的樣子……要不,你送我個星星?”

    郝仁想了想,伸手招呼正在不遠處的太空中同樣飄著假裝鹹魚的莉亞:“莉亞!過來一下,給你留個手工作業!”

    (正篇大結局)

    (異常生物見聞錄這本書到這就算告一段落了,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也謝謝版主黯離愁等人常年幫我這個甩手掌櫃管著書評區……不過書已結束,異常生物們的故事卻會永遠繼續下去。接下來我需要稍微休息休息,給自己放個假什麼的,順便為新書做好準備,如果有精力的話……說不定還會有點番外或者後日談出來。

    當然,別太過期待……萬一我懶癌發作沒治好呢?

    大家不如更加期待一下有關《異常生物見聞錄》的大新聞……

    另外大家猜猜,我下本書會寫啥?

    還是那句話:不要急著走開,精彩馬上回來。

    PS:都完本了,打賞啥的走一波唄?)

    

Snap Time:2018-06-24 05:10:09  ExecTime: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