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笑哥抓鬼呢》全文閱讀

作者:木木呆呆  別笑哥抓鬼呢最新章節  別笑哥抓鬼呢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別笑哥抓鬼呢最新章節新書已發布(18-10-02)      親愛的各位讀友(18-10-02)      各位讀友抱歉(18-10-02)     

第1523章 第七日


  得到這個小靈妖一直是他的夙願,從見到她的第一眼起,袁艾逄那顆肥胖的心就被深深的打動了,所以他決定,就從她開始。
  可正當他伸手去抓秋水靈胳膊的同時,一道藍色的水箭迎麵射來,他也不躲,水箭穿過肩膀,但很快開始愈合了,這種劇痛讓他更是興奮,尤其等蘭瀾擋在他麵前的時候,他的心簡直要跳了出來
  仙子?妖王?美人?孕婦?似乎每一個身份都讓袁艾逄感到刺激無比,他舔著嘴唇,好吧,那就從你開始…
  當他的手伸向蘭瀾胸口的時候,蘭瀾已被他強大的仙力壓製得動彈不得,周圍的幾個女孩兒也想撲上去,可心有餘而力不足,連腳步都不能挪動一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冰雪般冷傲的女妖王漸漸墮入魔手…
  可就在這時,一張豔美的臉又出現在了袁艾逄的麵前,那雙閃著妖異之光的眼睛正含羞帶媚的看著他。
  “呦,騷狐狸,你也想加入?”袁艾逄冷笑,看著媚狐,“你的媚術可迷不住我,滾開,老子先要上了她!”
  媚狐嫣然一笑,“那得問問她的相公肯不肯。”媚眼翻動,直盯向他的身後。
  袁艾逄猛然回身,這才發現身後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人
  微微笑著,略顯清俊的臉一團和氣。
  地上躺著的、站著的、跪坐的…所有的人都驚喜的叫道
  “老木…”
  “木大師…”
  “大木頭…”
  一顆顆絕望的心終於得到了平複,現在眼前的人似乎真的成了他們的“救世主”。
  “你、你竟然還敢回來”袁艾逄臉上的肥肉抽動著,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恐懼,“我、我是仙人,手下敗將”
  “你好嗦。”木哥微笑著。
  張歡姻腳下正偷偷的蓄力。
  “老木,小心”金佳子突然大喊,但那女人已經衝到了木哥的身後。
  啪!
  一把尖刀刺向木哥的後心,但卻好捅上了銅牆鐵壁,刀身折斷,張歡姻的慣性不減。手也觸到了他的身體。
  哢吧!
  女人的胳膊寸寸而斷,她驚愕的發現,“自愈術”已經不起作用。
  木哥回手捏住她的喉嚨,冷冷的笑,“我早該殺了你。”一聲脆響,張歡姻的脖子被拗斷了,身上的仙力迅速被木哥抽走。她的瞳孔放大,終於倒在地上…
  袁二爺想跑。但木哥隻隨手一招,老家夥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卷了過去,後心處已被木哥抓緊,微微一用力,袁二爺心脈俱斷,重重的摔落下去。
  袁艾逄傻了。
  “你想動我的女人?”木哥收回笑容。
  “不、不…小木兄弟,我、我不知道哪個是你的女人。”袁艾逄開始偷偷的往後退。
  “都是。”木哥淡淡說。
  袁艾逄調頭就跑,他的速度已經快如閃電,但卻沒快過木哥。!重重撞在木哥的身上,半邊腦袋都癟了下去,見木哥一步步走過來,他也豁出去了,猛地跳起就要往上衝,卻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的仙力竟然聚集不起來,一股沉沉氣息壓得他喘不過氣。
  “你、你”袁艾逄驚恐的看著木哥。感覺一股巨力正從頭上壓下,速度很慢…
  他矮身…
  跪倒…
  身上的骨頭和筋肉發出“咯咯吱吱”的響聲,他知道,那是身體碎斷的聲音…
  袁艾逄在巨大的痛苦中被碾成的肉餅,木哥的手法拿捏得恰到好處,在矮胖子成了薄薄一片的時候。才終於斷了氣,鮮血像一汪小湖,撲灑一地…
  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想到木哥在短短幾日之內就脫胎換骨,更沒想到他下手竟然如此的凶殘…
  “木”蘭瀾皺著眉,盯著木哥眼中撲爍的粉色光芒,“你”
  “我很好。”木哥溫柔的笑著。
  “那他們就不會好!”屠葉秋站在木哥的身後。手中緩緩舉起了那個掌握眾人命運的遙控器…
  屠葉秋終於要報仇了,他不知道木哥最後的結局會是怎樣,不過讓他也嚐嚐親人慘死、愛人離去的滋味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報複,可就在拇指即將觸到按鈕上的時候,不遠處的郎泉突然一聲大嘯,快如電光火石般的飛逝而來…
  木哥似乎沒想到郎泉會突然出手,一愣神間,郎泉化作一道劍光,從他的身軀上直穿而過,等劍光落地化成人形的時候,屠葉秋驚喜的發現,木哥的胸膛上已多出了一個巨大的透明窟窿,而郎泉微笑的站在那,手中正握著一個跳動不止的血紅東西。
  砰砰砰砰…
  那是木哥的心髒。
  “不”眾人驚恐的喊道。
  “哈”屠葉秋仰天大笑,直到兩顆渾濁的淚水從眼角處淌出來,他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木哥也終於仰身而倒,身上再無一絲生氣…
  屠葉秋腳下發軟,一百多年了…
  為了這一天已等了一百多年了!
  他突然感覺身上的力氣好像被抽空了,巨大的快慰感讓他感到有些虛脫,再支撐不住,終於軟倒在地上。
  累了。
  他真的累了。
  現在隻想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覺。
  無論能不能醒來,一切都已終結…
  終於,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屠葉秋美美的睡了一頓,做了好多的夢,夢有親人、愛人和孩子,最後出現在眼前的是滿臉笑容的齊晴。
  “秋,快醒醒。”他耳邊傳來了甜甜的聲音,“我們的仇報了,木家的人都被郎大師殺了,還有他們的朋友、同夥!”
  屠葉秋睜開眼睛,發現齊晴真的就站在他的身邊,四邊是潔白的牆壁,他穿著病服,躺在一張軟綿綿的床上。
  “我、我是不是還在做夢?”屠葉秋楞道。
  齊晴笑著掐了他一把,“疼麼?”
  “疼!”
  “這就不是夢了。”女孩兒笑著說,“都結束了,這是醫院,我請來醫生,讓他們把你腦袋的東西取出來。”
  屠葉秋心中驚喜。
  “那個控製器已經沒什麼用了”齊晴指了指他的腦袋說,“放在麵總是不太好的,感覺像個定時炸彈。”
  屠葉秋笑著點頭,“是啊,都結束了,但我們還要活下去,好好的活。”
  “對!好好的活。”齊晴說話的同時,房門開了,十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進來,先是看了看檢測儀器,隨後對著屠葉秋說,“屠先生,你的現在的狀況很不錯,所以我們決定現在就開始手術,嗯…其中的過程可能會稍微有些痛,哪不舒服,你要及時的說。”
  “好,我不怕痛。”屠葉秋輕鬆的笑著,“畢竟,什麼樣的痛我都經曆過。”
  他被推進了手術室,齊晴站在門外,透過窗子往看,還是顯得有些緊張。
  打麻藥。
  透視。
  插.入導管。
  開顱…
  一項項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全身麻醉讓屠葉秋的神智開始漸漸渙散,可就在他的眼前變得虛幻的時候,突然感覺一股撕裂般的劇痛從頭腦中傳了過來。
  “唔痛!”他大喊。
  “再忍忍!”醫生說。
  “不,不!很痛”
  “沒事的,您不是不怕痛麼?”
  屠葉秋發現,醫生竟然沒用手術刀,而是把手徑直探向自己的腦殼。他還想大叫,卻猛然發現主刀的醫生有些麵熟,那張臉大半藏在口罩後,但一雙眼睛卻與眾不同其中好像正閃著粉色的光芒。
  “啊”他驚叫,“你、你是”
  “嗯,我是木哥。”
  屠葉秋大驚失色,轉頭向外喊,“小晴,快”
  可眼中的一切突然發生了急劇的變化,白色的牆壁不見了,手術燈不見了,手術台不見了,就連那些醫生也不見了,他眼前一花,瞬間發現自己竟還是躺在那片草地上。
  金佳子等人依舊或躺或站的待在原地。
  地上依舊躺著那三個半仙兒的屍體。
  不遠處的郎泉依舊在被層層光影所包裹,紋絲未動。
  木哥依舊好端端的站在他的眼前。
  剛才的一切,好像是一場夢。
  “就是夢啦”木哥的身後冒出一個笑容甜美的姑娘,是小夢妖,“狗東西,怎麼樣啊?臨死之前還能美夢一場,姑奶奶是不是待你不薄?”
  屠葉秋先是驚愕,隨後大怒,對著木哥吼道,“哼哼,你想讓他們都死麼!”他指了指地上躺著的大爺爺二爺爺等人,手中一按,發現遙控器已經不見了,咬咬牙,“好!我就跟他們同歸於盡!”他猛的啟動腦中的控製單元。
  周圍靜悄悄的。
  什麼事都沒發生。
  他再試,還是不見炸聲。
  木哥把手懸到他的眼前,屠葉秋順間驚住,隻見那張血淋淋的手中正捏著一串小東西,正是那塊控製電路…
  “我記得你說過,隻要不是你心甘情願,它隨時都有可能被啟動。”木哥笑著說,“所以,對不起,我隻能先隨了你的心願,在把它硬扯出來…嗯,過程是有點兒殘忍。”他看著屠葉秋裸.露著的大腦…
  屠葉秋絕望了。
  木哥翻起屠葉秋的褲腳,在他的腳踝上發現了一個圓圓的紅痣,“原來,你也是‘印者’。我很好奇,你的異術又是什麼呢?”
  屠葉秋突然陰冷的笑道,“你猜呢?”
  施書禮在後麵說,“**,他身上的,是**…”(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09:00:34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