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鬼神無雙》全文閱讀

作者:坐井觀天的青蛙  三國之鬼神無雙最新章節  三國之鬼神無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之鬼神無雙最新章節2338鬼神鬥巨梟,四方烽火起(26)(18-09-02)      2337鬼神鬥巨梟,四方烽火起(25)(18-09-01)      2336鬼神鬥巨梟,四方烽火起(24)(18-09-01)     

2109西涼之羌亂(21)


  話說司馬恂十分了解馬超,他並非是沒有謀略的雄主,而一旦他冷靜起來,憑著他原本擁有的高強武力,將會是一位極其難對付的雄主!!
  “莫非那馬孟起有了什麼計劃!?”司馬恂不由暗暗腹誹道。
  兩個時辰後,卻說馬超已然領兵撤去,而司馬恂也回到了郡府之中,此時正處於郡府的書房之內。
  “那鄂煥以及他的麾下這些日子可有與我軍的將領有何聯係或者有其他出格的舉動?”司馬恂顰緊眉頭,正想一身穿黑衣,並帶著頭罩以及麵具的神秘人問道。卻看那神秘人胸口上繡有以金絲繡刺而成的圖案,那圖案正是風滿樓特殊的標誌。
  “回稟大人。屬下的人馬一直都在暗中仔細監視,並無見那鄂煥以及他的麾下有任何出格的行動,就連其他將領主動與他們說話,他們都有意避諱。不過屬下卻總覺得這事情怕是沒有這般簡單。尤其從昨日開始,大人的風評便開始急劇下降,不少將士對於大人對羌胡人的作為趕到不安,甚至人人自危。而剛剛屬下的人馬也紛紛傳報,有不少對於大人今日遲遲並無下令召鄂煥撤回之事,感到憤怒。加上這兩日來那馬孟起屢屢取勝,我軍又是失去了羌胡軍這一強援,城中將士似乎認識到了馬孟起的強大,也有一部分人開始動搖起來。並且,城中不少的百姓和世家似乎更偏向馬孟起重奪冀城。至於對於大人這位暫時的主人,不但多數都懷有怨氣,而且他們對大人你也沒什麼信心。”那風滿樓的神秘人疾聲語地說道,語氣倒是平淡,沒有什麼起伏,看像是頗為深藏不露。司馬恂聽了,不由是麵色連變,臉龐繃得緊緊。忽然,他長籲了一聲,搖頭道:“所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看來冀城已無回轉之力了。”
  “大人,有一句話小的本不應說,也沒資格去說。但為了司馬家,為了大人,還請大人允許小的說上幾句。”
  司馬恂聽話,麵色不由微微一變,忽然冷笑幾聲,道:“怎麼?連你也想來嘲諷我?勸我向二哥服軟認輸?”
  “大人此言差矣。這本就是司馬家的大業,從始至終,族長就沒把大人當成過敵人。否則族長就不會讓他那張翼暗中協助大人一臂之力。再者,大人和族長本是出自同根,又豈有贏輸之分。族長早就說過,本根之人,輸贏本就相齊,又何必要分過高下呢?”
  “哼,侯吉啊,侯吉。這多年未見,你的口才是越來越厲害了。其實從你一來冀城的那一刻開始,我便知道二哥還是留有後路的。”司馬恂神色漸漸變得平淡起來,目光中的戾氣也漸漸地褪去,望向了那叫侯吉的神秘人。卻說,自羌胡大軍來到的那夜開始,侯吉便以風滿樓第三樓主的身份出現在城中,而司馬恂也是從他的口中得知,當日協助羌胡軍擊敗宇文天佑的人馬正是來自於司馬懿麾下年輕猛將張翼所領的精銳。
  侯吉聽話,笑了一聲,摘下了麵具後,露出一張極其尋常的臉蛋。若是司馬家的人在此,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此人正是司馬懿家中的大管家,平日他可是一副笑嘻嘻,對誰都是畢恭畢敬的樣子,可誰會想到他竟然是風滿樓的人,而且看來地位不低。
  “公子此言差矣。我家老爺隻是不舍得公子罷了。他說,公子有大才,隻不過就是太過固執於與他的勝負。”侯吉笑嘻嘻地說道,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司馬恂搖了搖頭,道:“我就不喜歡二哥總是一副明白人的樣子,好像在他眼,所有人的都是糊塗的,唯有他將一切都看透於心底之中,明鏡止水。但可恨的是,往往這一切卻又被他料算其中,我總想證明自己,可卻總是自取其辱。或許果真像他當年所說的那般,這人的才能天生就已經注定的了。有些人注定是成為他人的奴才,有些人就算再出色,注定也不過是一郡之守的才能,而我司馬顯達,充其量也隻不過能自領一方,而且還得需要刻苦磨礪,方能有此擔當!!”
  侯吉聽話,笑而不語。司馬恂眯了眯眼,神色中流露出幾分恨色,吟吟又道:“罷了。事已至此,我已無顏麵在他麵前興風作浪,這城中的一切便交由你來安排。我也累了。”
  司馬恂說罷,便是轉過了身子。侯吉見狀,笑著,向司馬恂拱手一拜後,遂是轉身離開了。
  當夜,卻說鄂煥正在城中校場的帳中歇息,驀然帳外一股大風吹襲而來,將簾子猝是吹得飛了起來。陡然,鄂煥麵色一變,似乎察覺到一股殺機赫然來襲,連忙從床榻上一翻身子,並拿起藏在一旁的寶劍,如同一頭豹子一般猛然躍起。卻看就在鄂煥躍起的那,幾根飛矢突兀從帳外射了進來。幸好鄂煥反應夠,迅速地躲了過去。這時,驀然正見幾道黑影速地竄入了帳內。鄂煥隨即落地,見狀,不由麵色冷厲起來,冷聲喝叱道:“爾等是何人,為何夜闖本將軍的營帳!!?”
  卻看剛剛竄入進來的黑影紛紛露出了身影,皆是清一色的黑衣刺客,各個麵冷如霜,聽了鄂煥的話後,卻不答話。須臾,那幾個黑衣刺客猝然啟動,幾乎同一時間朝著鄂煥發起了攻勢。鄂煥神色一震,忽然大聲叫了起來:“來人啊!!有刺客~~!!”
  鄂煥忽然大喊,那幾個刺客似乎有些始料不及,不過鄂煥的舉動卻沒有讓他們住手,反而各個殺意劇增,如同毒蛇猛獸一般撲向了鄂煥。鄂煥怒聲一喊,舞起手中寶劍,奮然應戰。
  與此同時,卻見隨著鄂煥的喊聲響起,校場內很就混亂起來。不少將士聽聞鄂煥遭到襲擊,都是又驚又怒,連忙朝著鄂煥的營帳趕了過去。
  不久後,卻見在鄂煥營帳四處,紛紛正有人馬趕了過來。突兀隻見幾道身影從帳內緊接飛了出來。眾人見狀,不由嚇了一驚,但很就恢複如常,因為他們很就察覺那些從帳中飛出來的身影並非鄂煥。而緊接他們很就看到了鄂煥提著一柄寶劍從帳中走了出來。
  隻不過就在此時,突然正見一部穿著精良鎧甲的部隊趕了過來。
  “鄂煥惡賊乃是假降於我軍,意圖離間我等將士。眾人聽令,速速放箭,射殺此人!!不得有誤~~~!!!”
  隨著為首的將領一聲喝令,那支部隊的將士立即紛紛拽弓拉弩,朝著鄂煥射擊而去。
  鄂煥見狀,麵色一變,連忙怒喝一聲,揮起手中寶劍,一邊撥擋,一邊怒喝道:“本將軍誠心來投,絕無任何歹心,司馬顯達有何證據說本將軍造反!!叫他出來與我對質~~!!不然這口氣我說什什麼都吞不下~~!!!司馬顯達你給我出來~~!!!”
  鄂煥扯聲急喝,此時在四周正看著的將士,雖然許多都是相信鄂煥的,但這事情實在發生得太突然了,因此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而此時,卻聽一道道慘叫聲響蕩起來,卻是鄂煥的心腹紛紛都遭到了刺客的襲殺。鄂煥聽得耳切,心已經猜到了一些,自是憤怒無比,但這眼下他自身難保,又哪能顧忌得了他的心腹。
  卻見一波又一波的飛矢不斷地朝著鄂煥襲擊而去。鄂煥身上並無鎧甲,雖然他的武力超群,但在這密集的攻勢之下,又無援軍,此時身上已經中了好幾根箭矢。
  “嗷嗷嗷嗷~~~!!司馬顯達你就是如此對待你麾下的將領麼!!?本將軍為你賣命,不惜在戰場上舍生忘死地搏命廝殺,莫非你就是因為你一點私心便懷疑我,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之下,要置我於死地麼!!?我不服~~~!!我不服~~~~~!!!!”生死關頭,鄂煥竭嘶底地咆哮起來,雙眸赤紅,充滿了煞氣,渾身更是轟然迸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並一副壯烈的態勢。眼見此狀,不少相信鄂煥,敬重鄂煥的將士們再也忍耐不住,有些人喊了起來,為鄂煥說情,有些人則已經忍不住地朝著鄂煥那處趕了過去,想要保護鄂煥。殊不知那支朝著鄂煥發起攻勢的部隊,根本不理會鄂煥,依舊朝著鄂煥發起猛烈的攻勢。於是,隻見好幾個正往鄂煥趕去的將士紛紛都被亂矢擊中,當場擊斃。在四周看著的將士無不大驚失色,他們原以為那些人多多少少都會手下留情,沒想到他們竟如斯的毒辣。於是那些人的舉動很就激起了眾怒,鄂煥見狀,立即縱聲喊道:“司馬顯達胸襟狹隘,善變多疑,絕非賢明之君,眾人追隨他左右,遲早也會落得如我一般的下場!!竟然如此,倒不如反了,把自己的命運抓在自己的手中~~!!”
  

Snap Time:2018-12-16 01:07:38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