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年絕戀醉流蘇》全文閱讀

作者:安知曉  瑾年絕戀醉流蘇最新章節  瑾年絕戀醉流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瑾年絕戀醉流蘇最新章節第二十二章流蘇大婚(1)(14-08-13)      第二十一章婚姻是一場賭博(9(14-08-13)      第二十一章婚姻是一場賭博(8(14-08-13)     

第二十二章流蘇大婚(1)


    第二天就是風家堡堡主大婚之日,風家堡中一片喜慶。

    堡中張燈結彩,好不歡慶,晚飯過後,所有人都開始為第二天的婚禮而做準備,小翠她們幾個女孩聚在一起,提早放煙花,麒麟山上一片沸騰,空氣都是熱滾滾的。

    風家堡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連風海棠都感染到這種喜慶的氣氛,縱容著侍女家丁們胡鬧。

    一朵朵豔麗的煙花在半空綻放,寬闊的蒼穹顏色盡失,隻看見五彩繽紛的錦繡漫天洋溢,一地玉碎,在鳳城中的百姓,紛紛仰頭凝望,發出聲聲讚歎,從遠處望去,麒麟山繽紛多姿,他們都感染到這股婚慶的熱鬧。

    鳳城,謝家。

    謝府位於鳳城城北,正對著南郊的麒麟山,很清晰地看出山上的喜慶之氣,那朵朵煙花,豔麗奪目,就如太平盛世的一場慶典珍饈。

    “明天才是婚禮,今晚就這麼熱鬧,看來風南瑾大婚,風家堡很重視!”謝君流正在涼亭中為蕭寒和錦繡洗塵,正好目睹這場盛世煙花。蕭寒仰首,一飲而盡,抱著胸,不冷不熱地笑道。

    謝君流年僅二十五上下,一身青色長衫,風度翩翩,溫文爾雅,好似遊蕩江南,肆意揮筆作畫的風流雅士,唯有那雙精明的眼睛泄露了他商人的本質。

    “南瑾大婚,風家堡自然非常重視,聽爹爹說,這次婚禮全程由風海棠操辦,嫁衣是李四娘親自所繡,可想可知,其重視程度有多高。就嫁衣為例,李四娘出了名的高傲,其一生就繡過兩次嫁衣,一次是位當今皇後,一次是為她自己,曾發誓不會再繡第三次嫁衣,這次風海棠軟硬兼施才讓她破例,這位新嫁娘在他們心目中,非比尋常啊!”謝君流笑笑道,這件事早就流傳開來,誰都好奇風南瑾娶得到底是誰家千金,可惜,消息已經被冰月宮封鎖,外人根本就打探不到,風南瑾把她保護得滴水不漏。

    錦繡大奇,詫異地睜大眼睛,“是神繡李四娘嗎?”

    謝君流幽默反問,“鳳城還有第二個李四娘嗎?”

    蕭寒哈哈大笑,錦繡感慨,也被勾起好奇之心,她曾經想要買一幅李四娘親手所繡的絲巾都費盡心思而不得,風南瑾好大的麵子,能讓她親手為他的新娘做嫁衣。

    “風南瑾雖被稱為地下君王,為人一直低調,沒想到這個婚禮辦得如此高調,難得,這位新娘得到的待遇簡直和當今皇後無異,風南瑾是想要借此說明他地下君王的身份麼?”蕭寒邪魅的大眸掠過一抹狠絕和沉思,若是有此心思,蕭家絕不容風家堡。

    謝君流搖頭,輕笑道:“寒,你想太多了,南瑾不是這種人,他大婚本來就是件大事,想要低調也不行,打個噴嚏,天下都要動一動,成親這麼大的事,能不轟動麼?他若是存心想要高調,這次所邀請的就不單單是風家的世交和他的好友。”

    “哼,就是說,有的人就是小心眼兒,收服不了風家堡就想找到莫須有的罪名給人家扣上,卑鄙!”錦繡冷冷地看了蕭寒一眼,唇邊勾起一抹嘲諷,別以為她不知道皇家的人在想什麼。

    蕭寒作勢要打她,錦繡冷冷瞪過去,男子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孬種地求饒,“那我是小心之心,行了麼?”

    謝君流一笑,蕭寒突然有了興趣,問道:“新娘是誰?”

    謝君流搖搖頭,新娘的身份是秘密,誰也不知道,倏然像是想起什麼,淡笑道:“今天送禮的時候,聽風夫人喊過,好似叫蘇蘇,至於真實的身份,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Snap Time:2018-08-20 19:18:16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