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不愛》全文閱讀

作者:弦弄  無法不愛最新章節  無法不愛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法不愛最新章節第71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14-08-13)      第68章(14-08-13)     

第69章—第70章


    第69章

    卡紮因再回來時,已經先去大嫂那把孩子抱了回來。他抱著寶寶在林可歡身邊坐下來,一手輕輕撫過小貓柔順的簡單束在一起的長發。林可歡睜開眼睛抬起頭來,看著卡紮因露出一個淺淡的微笑。

    這個久違了的笑容很輕,很淡,卻令卡紮因感到微微的心安和說不盡的心疼。他靜靜的凝視林可歡,然後情不自禁的用手指描繪對方依然美麗清秀卻已然透出疲憊的眉眼,久久都不舍得放下手。

    林可歡任由他摩挲自己的臉頰,然後調轉視線,落到了寶寶的睡相上,笑容立刻就加深了。她探出雙手,把孩子接過來,抱進懷。

    卡紮因輕輕的說:“對不起,小貓。我讓你吃了很多苦。以後不會再這樣了,我會好好補償你們母子,給你們幸福。”

    林可歡眼睛酸脹,立刻盈滿淚水。她趕緊俯頭貼上寶寶的小臉,掩飾著不讓卡紮因看到自己的眼淚。

    卡紮因哪會看不到,他挪近母子倆,把她們都摟進懷,輕輕歎了口氣,然後如同發誓一般的說:“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讓你掉一滴眼淚。”以後的日子還很長呢,他知道可可一定會相信他的。

    林可歡已然淚如雨下,她不是不相信卡紮因的話,而是自己已經沒有了再愛他的力氣。

    奇洛徹底的從他們的生活中消失了,即使是在幾十年後,哈雷諾的族人們也再沒有人見過他。紮非隻是在剛聽說他被可可放走時,有點責怪弟弟心軟,太便宜了那個混蛋,然後也就不在意了。

    日子還在繼續,林可歡一心一意的照顧兒子,卡紮因則是一心一意的照顧母子倆人。對於可可還是無法熱情的回應自己的愛撫和親熱,卡紮因一直都是寬容和有耐心的。目前,他仍然保持每晚隻是緊緊擁住她同眠,而沒有強迫她哪怕一點點。

    一晃,小寶寶已經出生滿兩個月了,個頭長大了不少,能吃能睡非常健康。林可歡的身體和精神狀態也恢複的很好。在這種情況下,紮非和卡紮因決定按照原來的計劃,離開這,啟程去邊境,然後想辦法與父親會合。

    村落的村民已經跟他們混熟了,看到他們離開,也都紛紛出來送一程。卡紮因已經為林可歡準備了當地村婦們常穿的普通粗布罩袍和頭巾麵紗,把林可歡打扮的與當地婦女沒有任何的不同。他一直緊緊護在林可歡的身邊,並且親自抱著自己的兒子,以行動來表明可可是不容許他們輕視和侮辱的。

    村民們一直以來都因為紮非他們的溫和和慷慨而對他們很有好感,看到卡紮因如此明顯的保護意味,自然不會為難林可歡,倒是有個別腦子轉得的人已經猜想到可能有什麼誤會在麵了。

    紮非慷慨的表示,他們自己所有住過的幾處新土屋,都送給這的村民,他們可以任意自由支配。其中幫助他們喂養寶寶的那對夫婦所住的土屋,也送給了他們,以表示感謝。

    一行人終於離開了村落,開始向邊境進發。畢竟又已經兩個多月過去了,沿路的村落,重新能夠看到少數的流民定居下來。倒也方便混跡他們當中,而不顯突兀。他們依然白天趕路,晚上休息。隻是臨近邊境城市時,因為道路上的政府軍的士兵明顯增多,才恢複了過去那種夜間趕路,白天休息的方式。

    紮非也越來越喜歡這個和小弟小時候一個模樣的小侄子,一路上帶著軍官們對他們一家三口都時刻保護著。很多次在休息時和小弟閑聊,都會提到父親如果見了這個小東西,一定會高興的睡不著覺。卡紮因每次聽著都忍不住微笑,自從自己當了父親,日夜辛苦的照料孩子,對父親的感情似乎也有了微小的變化,他也希望盡見到父親。

    終於在十幾天後,他們回到了邊境的難民營地。這的難民已經少了三分之一,有的順利逃到了對麵的國家,有的則選擇返回家園。而剩下的這三分之二的人,卻因為惰性和觀望的念頭而依然在這搖擺不定拿不定主意。

    紮非他們也混跡於他們當中,在破爛帳篷住了一夜,到黎明時分,紮非手下的幾個軍官就已經把邊境線現在的情況摸得很清楚了。如今的邊境線比起兩個月前更加的鬆怠,尤其在夜間很容易穿越。

    紮非和卡紮因商量,決定今夜他們就行動。但是他們都擔心的一個問題是可可和孩子怎麼順利過去。卡紮因回到帳篷,猶豫著把情況跟林可歡說了一下。林可歡果然也擔心起來,她覺得自己是沒問題的,也可以爬過去,關鍵就是孩子怎麼辦?萬一他中間醒過來一哭鬧,大家就都暴露了。

    卡紮因想來想去,雖然不忍心,也隻能試著跟可可商量:“白天盡量逗著孩子玩兒,別讓他睡覺,這樣晚上他就睡得沉了。”林可歡也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雖然覺得不忍心,也隻好答應試試。

    結果當天每到小寶寶要睡著的時候,卡紮因就把他搖晃醒,小寶寶鬧覺哭的厲害,隻是大半天,嗓子就啞了。林可歡極度不忍心,幾次都想把孩子抱過來,不讓卡紮因再折騰他了,可是一想到如果晚上他哭鬧起來,大家都會沒命,又隻能忍住。

    終於,漫長的一天熬過去了,天色全部暗下來後,林可歡又最後給寶寶喂了一次奶,讓他吃的飽飽的,一下就睡熟了。

    晚上十一點,難民營地已經是漆黑寂靜一片。幾個深色衣服的人魚貫而出,緩慢的在相隔十幾米遠的兩個崗哨的中間地帶向邊境線爬行。卡紮因和林可歡在所有人的當中,孩子的繈褓牢牢的緊縛在卡紮因的背後,孩子軟軟的腦袋就靠在他的後脖根上。

    林可歡的心髒怦怦跳的厲害,每爬一步,都覺得身體沉重不已,需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卡紮因就在她的旁邊,每先爬一步後,都會扭頭看著她,然後伸過左手用力握住她的右手,把力量和勇氣傳遞給她。

    林可歡也緊緊抓住他的手,看著他的眼睛,然後是他背上的寶寶。在那一霎那,一個清晰的念頭強烈的浮現腦海,他是寶寶的父親,他們是一家人,誰都不能出事。她在乎他們,非常非常的在乎他們,也許這種在乎本身就是一種愛。

    短短的十幾分鍾,對於林可歡來說就像是十幾個小時那樣漫長,直到在黑暗中,卡紮因把她扶起來的時候,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已經安全了。

    片刻後,她才覺得自己的牙關都咬酸了,渾身都被冷汗浸透了。卡紮因扶著她跟隨大家疾走出將近一百米之後,才速的解開背著的嬰兒繈褓。林可歡小心的接過來,微弱的月光下,小寶寶依然沉沉的睡著,林可歡俯下頭,嬰兒均勻的呼吸聲傳進耳朵。她長長的呼了口氣。

    哈雷諾家族的族長家,因為勇士們的平安歸來而幾乎徹夜無眠。德斯在見到小嬰兒之後,就再也不關注他的另外兩個兒子了。他抱著小寶寶一遍遍的看,仔細的端詳。然後不住的點頭,直笑。小兒子小時候就是這個模樣,因為和其他的幾個兒子長相都迥然不同,所以他當時記憶尤其的深刻,甚至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而小孫子就如同是在他父親的小模板刻出來的一樣。

    卡紮因惦記著林可歡,在吃完豐盛的大餐之後,先安排林可歡到父親給自己準備的房間睡下。因為父親始終不肯放手懷的嬰兒,卡紮因隻好答應林可歡,等他回來的時候再抱回來,讓林可歡隻管放心先睡。

    父子三人開始徹夜暢談,誰都沒有睡意。分別的這兩個多月,兩邊都各自經曆了大大小小的很多事情。德斯聽兄弟倆詳談了尋找可可母子倆的經曆後,忍不住歎道:“想不到奇洛竟然會是這樣的人,真是看錯他了。”然後又說:“卡,不管怎樣,可可總歸和他在一起了一段時間,一旦傳出去,族人們怕還是會議論紛紛的。我看,這個孩子就先放在我這邊代養吧。先等等看,看看族人們的反應,如果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嚴重,你再給可可立個名分。……”

    話還沒說完,卡紮因已經聽不下去了:“不行,父親。孩子離不開母親,可可一刻也離不開孩子。我不管族人說什麼,孩子就是我的,可可是孩子的母親,自然就是我的妻子。我呆會兒就把孩子抱回去。”

    德斯搖頭:“我知道孩子是你的,所以這個孩子一定要留下。可是可可行為不端,我怎麼也要給族人們一個解釋,否則我這個族長還有什麼臉麵……”。

    卡紮因有點急了:“可可行為沒有不端,奇洛早就全坦白了,紮非也可以作證。如果你不認可可可,那我就帶她們母子離開。總之孩子不能離開母親,祖父當年拆散你和我母親,讓我很小就沒有了媽媽,我是怎麼長大的,難道你全忘記了?你難道對我母親就沒有一絲的愧疚嗎?難道你還想讓我的孩子象我一樣的從小失去母親,痛苦的長大嗎?”紮非趕緊拉了一把卡紮因。

    德斯已經呆怔了,張著嘴卻全然忘記自己要說什麼了。

    第70章

    對於小兒子的激烈措辭和質問,德斯無言以對,事隔這麼多年,他始終不曾忘懷琳達當年交雜了絕望、仇恨、以及悲痛欲絕的表情。他一向以鐵腕和冷酷著稱,當年父親和其他的族人也都因為他能夠果斷、毫不留情的懲戒卡紮因的母親而欣慰和佩服。可是誰又會真正了解,事後他曾倍感的煎熬與痛心,每每在午夜夢回間,他都會思念他那嬌小美貌的妻子,無聲的向她懺悔。

    卡紮因突如其來的一席話,令他隱藏心底二十多年,從未曾愈合過的傷口在最沒有防備的時候被重新撕開,他的嘴唇微微顫抖,好半天,才努力的找回自己的聲音:“卡,我一直都很後悔當年趕走你的母親,我對她不止是愧疚,還有痛惜。可是,當時我也有我的難處,你那個時候還太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

    卡紮因冷冷的說:“我知道你的難處,就是不想讓祖父對你失望,你還怕失去在族人麵前的威望。說到底,你都是在為自己考慮,為了能當上族長,你就舍棄了我的母親……”

    “住口卡”紮非用力扯了一下卡紮因的手臂,瞪著他說:“你什麼都不知道。你的母親當年確實做出了辱沒家族的事情,按照族規本來是要被燒死或者處以石刑的,父親休了她並且趕她走完全是想救她,給她一個活命的機會。父親這麼多年嚴命我們不許向你透露真相,就是不想讓你難過和覺得抬不起頭。”

    “夠了,紮非,不要再說了”,德斯有點疲憊的說,“過去的事情誰都不要再提了。你們也都累了,都回去睡吧。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卡紮因有點錯愕的先看看兄長,然後一直看著父親,心湧上的是一種說不清的滋味。

    紮非心歎氣,好不容易父子剛團聚,就弄了個不歡而散,他一邊起身一邊說:“好的,父親,時間也的確太晚了,您也早點休息吧。”

    卡紮因看著父親,很想立刻就問清楚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對上父親依然慈愛,或許還帶了些痛心和內疚的眼神,最終隻是說道:“那我先把孩子抱走了,明天再帶來給您看。”說完就伸出雙手。

    德斯低頭看看自己懷依然睡得香甜的寶寶,然後親吻了一下嬰兒的額頭。也許是胡茬兒紮痛了小家夥,小嬰兒在德斯懷扭動了一下,仍然閉著眼睛,卻撇了撇嘴,半醒不醒的哼哭兩聲,依然又睡沉了。德斯忍不住微笑了:“這個樣子也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

    卡紮因心一痛,幾乎就要放下手臂,這時德斯卻把小嬰兒交到他手上,疼愛的囑咐著:“小心點兒抱,可別弄傷他。他是你第一個孩子,你總是沒經驗的。趕緊去睡吧,明天早點過來,我給他起個好名字”。然後一頓,又有點遲疑的看著卡紮因說:“你們沒有給他起名字吧?”

    卡紮因喉頭發緊,勉強才控製了自己的情緒,露出笑容說:“當然沒有了,父親。我的兒子,自然是一定要等您來給他取名字的,這是家族的傳統。”

    德斯老懷大慰,用力握了握卡紮因的雙肩,開心的說:“好,好。去睡吧,去休息吧。”

    卡紮因抱著孩子回到自己的房子,赫然發現林可歡一直都沒睡,還在等他們,一見到他們進門,馬上就撲上來。卡紮因趕緊把孩子抱給她,明知道她是惦記寶寶,依然忍不住心疼的責備:“怎麼還不睡,你難道不累嗎?不是跟你說我會抱他回來嗎?”

    林可歡是被他搶孩子給搶怕了,這大半天一直心神不定,唯恐以後就見不到孩子了,這時心才算踏實了,聽到卡紮因的話,有點臉紅,哪敢直說自己不相信他。

    卡紮因摟住她說:“相信我,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受一點委屈。”這句話已經是卡紮因第二次說了,林可歡看著他的眼睛,竟然癡了。

    次日上午,家族其他的長輩和兄弟們都知道了紮非和卡回來的消息,紛紛趕來相見。德斯準備了豐盛的午飯招待族人,然後在席間高興的宣布,最小的兒子卡紮因也已經後繼有人。卡紮因正好剛剛起床,正抱著兒子走進來。德斯立刻親自接過來抱在懷逐個給族的老人們看。

    本來應該繼續熱鬧喧騰的家族議事廳這個時候卻忽然靜默下來,德斯父子三人直覺不對勁,果然,其中一位老人斟酌著開口說:“不知這個孩子是在哪出生的?當時,卡紮因可曾在身邊?”

    德斯笑容不改:“卡紮因並未在身邊,是事後找尋到她們母子的。你們也知道,部分族人在遷徙中走散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個女人為了保護我們家族的血脈,一個人辛辛苦苦的躲在途經的一個小村落,直到孩子降生。”德斯已經想了一整夜,奇洛既然已經不知去向,而羅伊又答應不亂說,那麼隻要他強調那些是流言,別人還能說什麼呢?

    另一位老人卻說道:“隻怕你們是被那個女人給騙了,我們倒是聽說這個女人其實一直都和奇洛醫生在一起的,隻怕,這個孩子的來曆並不清白。”

    德斯的眼眸瞬間厲色,和紮非的視線同時掃過人群中的羅伊。羅伊果然瑟縮了一下,速低下了頭。倆人心已經明白,心均是暗罵羅伊嘴上沒門,竟然說出去了。

    卡紮因早已經怒極,直接說道:“可可是清白的,這個孩子就是我的。”

    德斯仍舊打算瞞天過海:“其實,那個傳言,我也聽說過。不過,事情並不是那樣的。不然,現在那個女人和孩子怎麼還可能出現在這呢?”

    那個老人沒有什麼表情淡淡的說:“既然族長這麼肯定,那我們也不必再追究什麼了。我們也是擔心家族的名譽和血統被辱沒,這個可不是什麼小事情,當然是細細查清楚比較好。”其他人也紛紛點頭小聲議論著表示讚同。

    紮非說:“我也是很擔心家族的名譽和血統問題的,所以我和卡早已經細細盤問過可可和當地的村民了,的確沒有什麼問題。”

    一個老人說:“既然如此,我們也就放心了。”

    德斯心知道此事不會這麼簡單罷休的,麵上卻笑的說:“我已經給我的小孫子想好了名字,就叫‘卡索’,希望他健健康康、樂樂的長大。”

    年輕人們開始叫好,氣氛又熱鬧起來,就算部分人心仍然有疑慮,但是族的長輩們都已經不說什麼了,又有族長親自說話,他們也就不再多想了。

    待大家吃飽喝足,紛紛告辭之後,德斯父子才坐下來議論此事。紮非首先抱怨道:“羅伊堂弟到底怎麼回事,不是告訴他不許胡說的嗎?怎麼還傳到老人們耳朵了呢?”他並不知道羅伊對可可心懷不軌,還隻當是他年輕氣盛,不知輕重。

    德斯也和紮非一個想法,雖然氣惱羅伊,卻也沒辦法。卡紮因卻聽出了不對,他一再追問:“羅伊胡說什麼了?”

    紮非後悔自己失言,開始避而不答,後來卡紮因徹底急了,他才輕描淡寫的把羅伊意外知道的事情說了幾句。卡紮因聽得早已經是怒火中燒,他已經知道羅伊分明就是針對他和可可的,再想起上次他陷害可可的事情還沒跟他算賬,新仇舊恨重新匯聚在了一起。他麵上不動聲色,心卻已經作了決定,他必除羅伊。

    德斯說:“今天雖然沒有人再追究,不過,大家心的疑慮不會這麼簡單就能消除的。就怕還有人借題發揮、大做文章。你們帶回來的那幾個仆人都交待過了嗎?”

    紮非馬上說:“交待過了。奇洛被我們暴打的慘狀他們也都看到了,再說,是他們苦苦哀求我們帶他們過來的,他們哪還有膽子再胡說八道?”

    德斯歎口氣:“如果他們被更殘酷的暴打,是什麼都有可能說的。告訴巴拉,把他們全部調到內室後麵的工房去做工,以後不許他們再在族人麵前露麵。”紮非說:“要不要幹脆殺掉他們?”德斯搖頭:“要殺應該早殺,現在殺分明就是欲蓋彌彰了。好在你們夜回來,沒有人看清楚他們,不然就更麻煩了。”

    紮非說:“現在就是羅伊的那幾個手下不可靠,我是不是再去找一趟羅伊,囑咐他和他的手下都不許再胡亂說話。”

    卡紮因冷哼道:“你囑咐也沒用,我看他就是故意的。”德斯想了想說:“還是先囑咐他一下吧,告訴他事情都已經弄清楚了,以前他們都弄錯了。”

    隨後的兩天,表麵上看,已經沒有人再關注這件事了,但是,卡紮因悄悄派達羅去秘密盯著羅伊,卻發現他和幾個族的老人交往密切。卡紮因猜測,一定和可可和孩子有關。他知道,如果老人們真的有了什麼真憑實據再向父親發難,身為一族之長的父親就算有心想護著自己隻怕也沒那個力了,到時受苦的還是可可和孩子。

    他有了自己的計劃,然後和紮非密謀,借用紮非的力量和渠道,幫自己做準備。

Snap Time:2018-08-22 00:18:47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