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豔江湖》全文閱讀

作者:天地23  獵豔江湖最新章節  獵豔江湖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獵豔江湖最新章節第188章情動母後(14-08-03)      第187章母後李紫曦有喜(14-08-03)      第186章好色女人(14-08-03)     

第188章情動母後


    龍翼用兩個手指撐開母後李紫曦那兩片膨脹充血的花瓣,用中指撥弄那顆腫脹閃亮的,母後李紫曦呈現出非常敏感的反應,春水蜜汁不斷的泊泊流出,母後李紫曦反射性的夾緊了大腿,龍翼用中指從自下而上慢慢滑入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口,隻那一下,母後李紫曦就情不自禁的出了呻吟。{藏家}

    “喔……喔……”

    龍翼又來回滑進了兩三次,母後李紫曦就渾身顫抖起來,春水蜜汁不斷地外溢,濕了龍翼的整個手掌,龍翼的手指繼續在母後李紫曦的花瓣內反覆的滑動著、滑動著。

    漸漸地,母後李紫曦的腰部整個浮了起來,配合著龍翼手指的滑動,母後李紫曦的腰肢顫抖不已,母後李紫曦微微的伸直著大腿,一雙纖足緊緊地反繃著,一麵不由自主的擺動著腰,一麵狂熱的扭動著。

    龍翼趴在母後李紫曦的耳邊悄聲問她:“母後,舒服嗎?”

    母後李紫曦低低的呻吟著:“啊……好久沒有這麼舒服啦……”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忍不住的叫出來,隨著龍翼手指的來回滑動,母後李紫曦身體內不斷的湧出滾熱的春水蜜汁,龍翼把母後李紫曦的花瓣分開,就在母後李紫曦的的之間露出了淡粉紅色的縐褶小尖頭,被春水蜜汁浸濕著閃閃光,那就是母後李紫曦的珍珠花蒂。

    龍翼用手指輕輕的揉弄母後李紫曦那粉紅色的珍珠花蒂,使之勃勃的抖動著,漸漸的充血漲大慢慢的脹硬起來,龍翼真的想用舌尖把那粉紅色的小豆子吸了起來,此時母後李紫曦突然激起了一陣小小的痙攣,龍翼更加用力刺激著母後李紫曦的珍珠花蒂。

    “……啊……皇兒……不要挑逗母後了……我好難受啊……奧……我泄了……”

    隨著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呻吟聲,她的花瓣處又噴出了一股春水蜜汁,這時母後李紫曦不僅是花瓣在顫動、向左右分開的大腿在戰栗,連腰部也微微的反挺起來。

    “啊……”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整個全部出了顫抖,緊緊夾著的大腿終於漸漸的張開了,母後李紫曦的甬道早已被春水蜜汁盛滿浸透,此時的珍珠花蒂更加紅腫膨脹,直直的挺立著。

    龍翼的手指再一次從母後李紫曦的珍珠花蒂滑入甬道口內,又從甬道口滑回珍珠花蒂,並且在珍珠花蒂上旋轉揉弄,立即母後李紫曦的再一次陣陣痙攣,龍翼的手指不斷的愛撫著母後李紫曦最敏銳的性感帶,母後李紫曦已經完全的貪婪的墜入了感的深淵。

    “啊……”

    龍翼的手指一旦接近,母後李紫曦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兩隻手更加無法克製的緊抓床單,龍翼的手指不斷的撥弄著母後李紫曦的珍珠花蒂,熱熱的春水蜜汁也從不斷的滲了出來,龍翼把中指伸了進去,此時從母後李紫曦花瓣的入口處猛的傳來一陣強烈的收縮,緊緊的吸住龍翼的手指。

    “……冤家……你要折磨死母後啊……”

    母後李紫曦雪白的間略帶粉紅色的極為誘惑的凹陷處,還有下邊那充血豐厚的大花瓣,不論是哪一個部位,此時都淹沒在春水蜜汁之下,閃閃亮,龍翼伏在母後李紫曦的身上幾乎是粗暴地蹂躪著母後李紫曦的,隨著龍翼手指撫過之處,春水蜜汁不斷的泊泊流出。

    這時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身體,不論龍翼的指尖如何去挑逗都呈現出尖銳的反應,柔細腰肢更加挺起,春水蜜汁更加的溢出,龍翼完全沈浸在玩弄母後李紫曦的感中。

    龍翼一刻也不想停下來,他渴望以後每天都能享受到玩弄母後李紫曦的樂,讓自己每天去理順母後李紫曦的每一根芳草,撫摩母後李紫曦的每一片花瓣,還有母後李紫曦甬道的外外。

    龍翼摟抱著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那豐潤的身子,撫摸白胖肥大的,玩弄著腫脹肥厚的花瓣,勃勃跳動的珍珠花蒂和汩汩四溢的春水蜜汁,龍翼的達到了無法控製的,突然龍翼把嘴唇印在母後李紫曦半開的花瓣上。

    “啊……”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敏銳的顫抖了,出了低聲呻吟,龍翼模仿著公驢逗弄母驢的動作,伸出舌頭由花瓣的下方往上舔,隻來回舔了兩三次,母後李紫曦的身體便隨著輕抖,不斷地流出春水蜜汁,她太敏感了,龍翼把臉埋進了母後李紫曦雪白的大腿之間,沿著珍珠花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頭舔著。

    “啊……好癢……啊……”

    母後李紫曦的腰部整個浮了起來,配合著龍翼舌頭的滑動,接著又重複了一遍,龍翼的舌尖緊緊地抵住窄縫,拚命地、連續不斷地上下滑動。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已然顫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大腿擺動著腰,春水蜜汁早已將甬道塗抹的亮光光的,龍翼把整個嘴唇貼了上去,一麵出聲晌的吸著春水蜜汁,同時把舌尖伸進甬道的深處,母後李紫曦的春水蜜汁又再度的湧起,淹沒了龍翼的舌尖。

    龍翼伸長舌尖更使勁往舔,龍翼不僅想讓自己得到滿足,更想讓母後李紫曦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大的享受,龍翼把母後李紫曦美麗修長雪白的大腿更為大膽的撐開,從她左右對稱的花瓣的最麵開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著。

    “……啊……你舔的……母後好舒服……喔……”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忍不住的叫出來,隨著龍翼舌尖的來回舔嗜,母後李紫曦體內不斷的湧出熱熱的春水蜜汁,龍翼把臉埋進母後李紫曦的,任烏黑蓬鬆的芳草撩觸著自己的臉,深深地吸著成熟性感的女人所特有的、醉人的體香。看還是藏家

    龍翼用唇舌舔濕了母後李紫曦濃密的芳草,吻著隆凸的,吻舔著肥厚、滑潤的大花瓣,用舌尖分開潤滑、濕漉漉的小花瓣,吻舔著小巧如豆蔻的。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那小巧的被龍翼吻舔得堅挺起來,龍翼於是又把舌尖頂進母後李紫曦的花道,輕輕攪刮著那帶有褶皺的花道內壁,龍翼捧著母後李紫曦白嫩肥美的豐臀,舌頭盡可能長地用力探進母後李紫曦的花道,吸吮吻舔著她滑潤、嬌嫩的花道內壁。

    母後李紫曦的花道真是奇妙,內壁既滑嫩又帶有褶皺,從母後李紫曦的花道深處一股股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母後李紫曦全身如同觸電般震顫著,下意識地彎起圓滑潔白的大腿,把豐腴的抬得更高,這樣龍翼更能徹底地吻舔吸吮她的花道內壁。

    “啊……皇兒嗯……我好舒服……”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出了呻吟,這時母後李紫曦的已經充血,如同豆蔻般玲瓏,龍翼非常輕巧的含在嘴,生怕用力過猛會引起母後李紫曦的疼痛,伴隨著一陣陣身體的顫栗,從母後李紫曦的花道深處流淌出一股股液,把她的花道內外弄得滑潤、粘糊糊的,弄得龍翼滿嘴。

    那一股股液順著流向菊花,在雪白肥嫩的映襯下,那小巧粉紅色的如含苞待放的淡紅色的菊花花蕾,讓人心醉,這是母後李紫曦美麗性感的,龍翼吸吮著春水蜜汁,並用舌頭把花瓣分開,露出了粉紅色的小尖頭,小尖頭被春水蜜汁浸濕著閃閃光,那是母後李紫曦的珍珠花蒂啊,龍翼帶著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紅色的小豆子吸了起來。

    “啊……皇兒……我不行了……”

    隨著母後李紫曦的呻吟聲,她的花瓣噴出了一股春水蜜汁,母後李紫曦不僅花瓣已然顫動,整個腰部以下的軀幹都戰栗了起來,向左右分開的兩條大腿,在受到刺激後微微的抬了起來,兩隻手用力抓住龍翼的頭。

    “啊……皇兒……不行了喔…………癢死我了……”

    此時,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最深處傳來一陣強烈的收縮,隨著收縮,母後李紫曦整個的腰部都浮了起來,突然母後李紫曦轉過身來,抓住龍翼在她上撫摸的手,低下頭來,滾燙火熱的雙唇探索著,龍翼和母後李紫曦一下子又狂野的吻在了一起。

    “啊……冤家……我真的不行了…………”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聲音嗚咽不清,身體不安的顫動著,母後李紫曦那蕩的嬌呼、癡迷的表情和她那忘情的動作,讓龍翼亢奮不已,奮脹難忍,他那一根龐然大物此時就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著,青筋暴露,霍霍抖動漲的到了極限,赤紅的龍頭如同一隻小拳頭。

    龍翼跪在母後李紫曦的兩腿之間,著硬直堅挺的龐然大物去摩擦母後李紫曦那已經濕淋淋的珍珠花蒂,他抖動的龍頭和母後李紫曦搏動的珍珠花蒂親密的一起,相互摩擦起來,這時他就像一頭情的公驢一樣趴在母後李紫曦的身上,大腿根緊貼著母後李紫曦的,龐然大物根子上亂蓬蓬的芳草覆蓋在母後李紫曦的上,兩個巨大的更是晃悠悠的垂在他和母後李紫曦的大腿之間。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春水蜜汁很就把龍翼的龍頭浸得濕淋淋的,龍頭更加膨大更加光滑,硬挺挺的猶如一隻拳頭,在母後李紫曦的花瓣內代替了龍翼的手指、嘴唇上下滑動,龍頭滑過,母後李紫曦的花瓣不停的開合著,像嬰兒吃奶一樣含咬著龍翼的龍頭。

    龍翼粗大的龐然大物漲大到了極限,足有八九寸那長,圓滾滾的堅硬如鐵,熾熱如同火棍,上邊的青筋爆裂凸起,宛如龍盤玉柱一般突突亂抖,他亂蓬蓬的芳草像一部虯髯鬍須,簇擁著他的龐然大物根部,使他的龐然大物顯得更加的粗狂野蠻。

    龍翼的龐然大物在母後李紫曦的花瓣外大幅度的滑動著,強烈的刺激著母後李紫曦的感官神經,母後李紫曦那對緊緊貼著他的胸膛磨擦,雙腿向兩邊高高舉起,雙手主動地伸下來分開芳草,扒開早已充血腫脹的花瓣,啟開了粉紅透亮的甬道口,迫切的等待著龍翼的。

    “別逗我了……好久沒有疼愛我了…………皇兒……我要你的大……”

    母後李紫曦呻吟著。

    龍翼不忍心再挑逗母後李紫曦了,“母後,我這就進來了。”

    他在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耳邊輕輕的說著。同時他火熱硬挺的龐然大物也虎視眈眈的抵在了母後李紫曦柔軟濡濕的。

    母後李紫曦睜開了眼睛,有些緊張的抓住了他的臂膀,“好人啊……”

    不等母後李紫曦說完,龍翼就用一個深深的熱吻堵在了母後李紫曦的嘴上,龍翼一隻手伸下去撥開母後李紫曦芳草遮護的花瓣,抓著自己粗硬無比的龐然大物對準了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口。

    碩大的龍頭探進了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花瓣頂在母後李紫曦的珍珠花蒂上,母後李紫曦感覺到他馬上就要了,她閉著雙眼強忍著要喊叫的衝動,雙手緊緊抓著床的邊沿,向上翹起,那間,他感到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內猛的一股更熱更燙的花蜜一湧而出,噴他的龍頭上。

    龍翼用手向兩邊猛的扒開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花瓣也隨即張開了,他龐然大物的龍頭一下子滑過珍珠花蒂,撐開了母後李紫曦的小花瓣,擠進了她的甬道內。$9g-ia$

    雖然隻進了半個龍頭,但母後李紫曦的身體立即一陣陣痙攣,甬道口也隨即一陣陣緊縮,一股股春水蜜汁又“”一下陣陣湧了出來,濺得整根龐然大物更加濕粘滑溜。

    龍翼沒有把龐然大物直接,而是再次抽出,讓龍頭在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口反反覆覆的上下滑動,使母後李紫曦的花瓣如同嗷嗷待哺的嬰兒似的張口期待著,龍翼再次將龐然大物的龍頭滑進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內時,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口迫不及待的收縮了幾下,接著又是一陣更加強烈的痙攣,就在母後李紫曦甬道痙攣的瞬間,龍翼難以自製的弓起腰椎,臀部,猛的用力向下一挺。

    “呲”的一聲,龍翼那灼熱巨大的龍頭推開母後李紫曦柔軟的花瓣,滑過母後李紫曦顫動的珍珠花蒂,撐著母後李紫曦緊縮的甬道,隨著龍翼擰腰縱臀,那間,他那灼熱的龐然大物已經深深的插在母後李紫曦充滿春水蜜汁的中,終於龍翼進入到了母後李紫曦那神聖肥沃土地。

    “啊……”

    突如其來的疼痛使母後李紫曦悶悶的哼了一聲,母後李紫曦咬緊了牙關,龐然大物插在母後李紫曦的甬道中,龍翼感覺就像鋼焊鑿進泥縫一樣,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甬道真緊。

    母後李紫曦的臀部一陣痙攣後,渾身都在抖,雖然剛一半,但撕裂般的疼痛已經讓母後李紫曦皺起了眉頭抿起了嘴,母後李紫曦很疼。

    龍翼柔柔的撫摸著母後李紫曦的,心疼無比的看著她,問道:“母後,痛嗎?我才半截……”

    麵色有些慘白的母後李紫曦沒有勇氣麵對龍翼的眼睛,隻是搖搖頭,他知道母後李紫曦在隱瞞,她不忍心破壞他的心情,龍翼停了下來,靜靜的趴在母後李紫曦身上,他開始不住的撫摸著她,親吻著她。

    “唔……嗯……”

    順勢接住了母後李紫曦輕軟柔滑的櫻唇,龍翼自不會客氣,不隻是唇片挾住了她的唇,輕輕地磨挲起來,連舌頭都趁機溜了進去,勾上了她含羞帶怯的香舌,就在她檀口中輕掃慢攪起來。

    龍翼的舌技何等厲害?甫貼上櫻唇,便滑入了她敏感的口中,勾的母後李紫曦香津泛濫,竟是連自己都控製不住地,讓香舌順從他的勾引,將帶著甜意的香唾,一絲一絲地推向他的口中,被吻住的櫻唇連點聲音都不出來,龍翼的吻是那般熾烈,火辣辣地直接攻入了最深處,連舌頭都是那般落力,弄得母後李紫曦口舌無暇應接,真不知該好好給他的唇片輕磨,還是該任他的舌頭勾弄攪玩才好呢。

    母後李紫曦那隻賁張鼓蕩的香峰,隨著她激烈的呼吸,抖的比之前更加迷人,好像比剛被他弄上床之前,還要豐盈了少許,連峰尖那兩朵嬌美香甜的蓓蕾,此刻都已經鮮美的綻放開來,泛出了動情的玫瑰豔紅,驕傲地挺立在白玉般晶瑩的高峰上頭。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媚眼一線,帶著無比欲火的眼兒美妙無比地飄著龍翼,雪白的肌膚已染透了甜美的嫣紅色澤,似連呼息之間,都能透出甜蜜的香氛,那迷離如水的媚眸,雖是僅留一線,媚惑之意卻更加誘人,再加上母後李紫曦小嘴微張,香甜軟嫩地不住吸氣,顯見她也正渴求著。

    原本饑渴的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還想回吻上龍翼,尋求著他口中那濕潤的氣息,至少在現在得到一點兒滿足;但龍翼卻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竟故意俯去,將臉湊在母後李紫曦的山峰之間,在那深邃的穀間舐了起來,香峰雖是敏感無比,但在母後李紫曦的身上,處原還不算怎麼敏感的地帶,但在此刻已被誘了春情的狀態之下,那處的感覺竟也變得敏銳起來。

    加上龍翼不隻是舔舐而已,整張臉都湊了下去,短短的鬚根處,在已被舐的柔軟滑潤的處來回摩挲之後,那酥癢難搔的感覺,卻是更加美妙。

    而且在舔舐當中,龍翼的臉頰也不時輕揩著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香峰,雖說被磨挲的部份較屬內部,不是常被他搓揉的蓓蕾四周的性感帶,但在這間接的摩擦下,連那極敏感處都像是被刺激到一般地火熱起來,那股熱是由內往外的,比起一般的撫弄更是火辣,還勾著母後李紫曦芳心當中的一絲向往:他到什麼時候,才要再度光臨那敏感的蓓蕾呢?

    那想法是如此刺激和羞人,光隻是想著而已,母後李紫曦的胴體已愈灼熱起來,母後李紫曦好不容易築起來的一線理智,登時全被欲火蹂躪得不成模樣,就好像漲到頂處的洪水,一舉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熱的欲焰一口氣潰如洪,瞬間便燒遍了母後李紫曦敏感的周身,令她整個人都被那股火充的滿滿的,其他的念頭都被瞬間蒸,說有多渴望就有多渴望龍翼龍翼的狂野撻伐,讓她體內奔騰的火焰找到一個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膚徹底燒熔。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花瓣慢慢地膨漲起來,深深的甬道越來越熱,春水蜜汁也越來越多,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好緊,好熱,好柔軟,溫溫燙燙,濕濕黏黏的,褶縐層繞的濕潤嚴絲合縫的包容著龍翼的龐然大物,像是被無數細嫩的小嘴同時柔密的吸吮。

    先不講他事前的準備充分,還未便弄得母後李紫曦飄飄欲仙,渾身上下每一寸仙肌玉骨隻渴求著雲雨之歡,連插母後李紫曦時都是小心翼翼,衝激著的力道不僅全不遜於楚心,還有過之,之際更不帶絲毫痛楚,令母後李紫曦隻覺得舒服歡愉,更是濕滑,潤得他更好動作。

    加上龍翼的龐然大物既粗且長,頂挺之時技巧熟嫻,不僅脹的母後李紫曦暢至極,之間還時有勾挑,巨龍頭處似有若無地揩弄著母後李紫曦嬌嫩敏感的,弄得春心蕩漾的母後李紫曦更加情熱難抑,在龍翼身上嬌癡扭擺,口中時軟語,嬌嫩媚、嗯哼連連,渾身都似充斥著火熱,對他真是又愛又恨。

    龍翼感到一片火熱,彷彿全身的血液都一齊湧向那,這真是世上最銷魂最難耐的滋味,過了一會龍翼覺得母後李紫曦已經適應了,才再次弓腰挺臀慢慢用力,逐漸將整根龐然大物盡根,龍翼開始緩慢的動作起來。

    每一次的深入,龍翼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母後李紫曦,望著懷這個令他憐愛癡狂的女人,他的心靈激蕩不寧,因為她是他的愛人,他的母親,陪他誓他要在有生之年讓母後李紫曦成為最為樂、最為性福的女人,他此時沒有了的罪惡感,現在他隻想深深的感受那種隻有才特有的興奮和激情,事實上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比母子二人相擁相親,相愛相奸更刺激,更美妙的呢?

    龍翼的龐然大物和母後李紫曦的緊密的相互磨擦擠壓著,釋放著如巨浪般的感,突然龍翼銳的感覺到母後李紫曦的花瓣正在急劇收縮,母後李紫曦的花瓣正在緊緊的咬他的龐然大物根子,於是他輕輕一動,立即一陣說不出的酥、麻、酸、癢,沿著他的龐然大物從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傳了出來,這是龍翼從未有過的感,從那湧出的感佈滿了他全身的每個細胞,使他產生了更加強烈的。

    龍翼用大手緊緊箍著母後李紫曦弱不禁風的柳腰,用灼熱昂挺的龐然大物在她柔軟花徑中反覆抽戳著,母後李紫曦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龍翼的猿腰,緊貼著他,迎接著他饑渴無度的索求,龍翼的汗水不斷的滴落在母後李紫曦的細嫩肌膚上,往著豐盈的雙乳間流去,和她的香汗彙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這使龍翼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熱,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去,舔吮著母後李紫曦濡濕挺翹的。

    龍翼能明顯的感到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汗濕的嬌軀緊貼他黝黑壯實的身體,顫抖著,扭動著,是那樣的柔弱無助,不知不覺中,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已經漸漸熟悉的適應了他碩大的龐然大物,疼痛已悄然褪去,母後李紫曦的身體也生著變化,兩人的已慢慢的漸入佳境。

    他和母後李紫曦的一進一出、一迎一送,都那麼絲絲入扣,妙不可言,他們就像一對相濡多年的恩愛夫妻,對那龐然大物的粗壯和勁道之滿意和熱愛那是不用說了。

    偏偏龍翼雖有絕技,卻不肯盡施,明明每下衝擊之間,都可將威力盡情展放,將母後李紫曦脆嫩的盡情蹂躪,轉瞬間便令母後李紫曦爽到死去活來的,之間動作卻意外的柔軟收斂,讓母後李紫曦雖是舒服暢,彷彿每個毛孔都在歡唱、每寸肌膚都在沉醉,卻沒有被他全力征服時,那般全盤崩潰的盡興,讓情濃欲熱的母後李紫曦就好像是正被釣餌撩弄著的魚兒一般,她已舒服到渾然忘我,神智早已飛到了天外,好想要上鉤給他捕去,這壞心的龍翼兒龍翼卻偏偏不肯收線,隻是飽覽著她那渴求的樣兒,彷彿正樂在其中似的。

    加上龍翼的手段還不止於此,一邊挺腰抽動,他竟一邊抱著母後李紫曦豐腴圓潤柔若無骨的香肌仙體,在屋內來回走動著,隨著龍翼的走動,母後李紫曦的享受可愈熱烈了,她原還嬌吟著,不想龍翼邊幹邊走,搞的這般激烈,讓她連被龍翼之間,從頭勾出來的盈盈珠淚,都四處飛濺而下,弄得整個屋內都是滿載著欲的異香。

    但走了幾步之後,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可就感覺到,這走動之間的好處了,隨著龍翼步子跨出,行動間那原本還隻是似有若無地揩著她的龐然大物竟是一步一頂,下下搗弄著母後李紫曦敏感的地帶。

    那滋味讓她的嬌籲甜聲忍不住奔出了口,順著龍翼一步步走動的節奏抑揚頓挫,不住在豪華房間內高吟低唱、盤旋不去,再加上背後沒有了支撐,龍翼酥軟的嬌軀隻能八爪魚似地緊偎在龍翼身上,雙手環住了他的脖頸,一雙玉腿緊緊箍在他腰間,更是和他愛戀交纏、無法須臾脫離。

    隨著龍翼的走動,重心變換之下,他每一步一頂上,正是她嬌軀下滑的當頭,雖說龍翼意存愛憐,以雙手捧住母後李紫曦的圓臀,行步之間頗有分寸,龐然大物頂的不甚用力,但在母後李紫曦的感覺,卻似是被龐然大物一下一下地猛轟一般,一步一下狠的,緊緊地在母後李紫曦處廝磨揩擦,頂的母後李紫曦媚聲難抑。

    龍翼的手段是那麼的強烈,光隻是前戲時的款款愛憐,已令母後李紫曦嬌軀酥軟如綿,再也無法撐持,如今給他一步一頂,插的舒服意至極,更不可能有絲毫矜持和保留了,嬌嫩的處連環受襲,舒服的讓母後李紫曦猶似虛脫了一般。

    加上龍翼的龐然大物那般硬挺,似是光靠這龐然大物便可將她豐腴圓潤的胴體支撐住一般,雙手更是毫不停歇地在母後李紫曦的腰上臀上來回撫弄,節奏分明、手段奇詭,滿腔欲火在這效率十足的搬弄之下,更是熾烈旺盛地燒透了母後李紫曦全身上下。

    那感覺實在太過美妙,令母後李紫曦爽的渾然忘我,不知不覺間已被感全盤占有,她艱難地著纖腰,像是要斷氣般的喘息呻吟,一聲接一聲地將她的樂吹送出來,之下,雨紛紛,隨著龍翼的走動甘霖遍灑,屋內登時馨香滿溢、嬌語不休,兩人肢體交纏之處,黏稠津液混著汗水連綿,似連屋內的空氣都浸濕了一般。

    在一陣陣甜美嬌媚的嬌喘籲籲聲中,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已至,隻覺渾身上下似都敞了開來,在樂趣的加溫之下,被那感火山爆般地,衝開了全身肌膚,炸的她渾身酥軟,美的再也無法言語了,偏偏母後李紫曦雖已經舒服到癱軟如泥,但龍翼的手段,才正要開始威呢。

    在衝激的茫然之中,母後李紫曦隻覺渾身綿軟酥麻,再也無法自主,似連芳心之中都似虛了,什麼念頭都起不來。茫然之中,母後李紫曦隻覺耳邊仙音環繞,龍翼的聲音不知從何而來,既溫柔又美妙,猶如聖旨一般,令她不由自主地聽從追隨,一點兒抗拒的心意都沒有。

    在龍翼的指示之下,母後李紫曦仰躺床上,酥軟乏力的雙手勉力攀住了雙腿,讓那已經滿足過一次,既是潮濕潤滑,又暈紅如玫瑰盛開般的,高高地挺將出來,完全是一幅仙體橫陳任憑宰割的誘人模樣。

    而龍翼自己呢,則是以雙手撐在母後李紫曦耳側,腰間慢慢用力,讓才剛光臨過,現下是舊地重遊的堅挺龐然大物一分一分地送了進去,再緩緩抽出,在那敏感之處不時輕磨幾下,弄得母後李紫曦回光返照似地嬌吟低喚,的烈火不斷攀升著,相奸的感都要令龍翼瘋了。龍翼欠起上身,一邊賣力的著巨大的龐然大物,一邊俯視著身下如癡如醉的母後李紫曦。

    這時母後李紫曦的雙臂正緊緊的摟抱著龍翼弓起的腰肢,豐滿的雙乳正緊緊的粘貼著龍翼的胸膛,挺直的脖頸向後拉直著,酡紅的粉臉伴隨著龍翼的動作不停的左右擺動著,而頭則飄灑在床上,母後李紫曦時的這種媚態是龍翼早就看見過的。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她香汗微出,麵容酡紅,牙關緊咬,嘴唇輕抖,嬌吟聲聲,偶爾從嘴角邊吸一口冷氣,鼻孔不規則的張翕著,而秋波蕩漾的水眸則半睜半闔漸趨迷離,恰似煙波浩緲的大海,這一切充分的顯露出母後李紫曦對他的動作有著強烈的反映,對此龍翼感到滿心喜悅,心中充滿著無與倫比的成就感——他是一個男人,一個能充分滿足母後李紫曦性要求的真正男人。

    “母後……”

    龍翼低低的吼著,把母後李紫曦的抱得更緊,龐然大物得更深、更有力,隨著龍翼度的加,他的龐然大物在母後李紫曦的內迅膨脹,越來越粗,越來越硬,越來越長,越來越大,每插一下都直穿母後李紫曦的宮頸,使母後李紫曦的甬道急劇收縮;每抽一下都隻留龍頭在母後李紫曦的甬道口內,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的時候,響如重拳猛搗;抽出來的時候,唧唧的叫聲就像玉米拔節,龍翼越插越舒服,越抽越爽,著龐然大物在母後李紫曦後的一再狂烈地插進抽出,隨著他的動作,母後李紫曦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痙攣。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頭散亂的披散在床上,她緊閉雙眼,雙手緊緊的摟抱著龍翼的腰,雙腿緊緊的夾著他的臀圍,龍翼每一次的都使母後李紫曦前後左右的扭動白胖的,而豐滿雪白的子也隨著龍翼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抖動著,磨蹭著他堅實的胸膛。

    突然龍翼敏銳的感覺到母後李紫曦的甬道一陣陣的痙攣,一陣陣的收縮,隨即一股滾燙粘滑的春水蜜汁湧了出來,澆燙在他的龍頭上,使他猛的一個激靈,龐然大物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動了一下。

    “啊……爽死我了……好人……你插的母後好爽啊……”

    母後李紫曦的甬道正在吸吮龍翼的龍頭,母後李紫曦的花瓣正在嚼咬他的龐然大物,那難以形容的酥癢差點使龍翼崩潰了,龍翼不想讓相奸就這麼結束,他抽出龐然大物定了定神,待的衝動過去後又奮力地插了進去。

    隨著龍翼巧妙的動作一下接著一下,在母後李紫曦濕潤的頭輕描淡寫地搓揉勾送,本已丟精到軟了的母後李紫曦竟又被勾起了重重情焰,連呼吸都慢慢火熱起來,好像連口鼻之中都充滿著的渴望般,芳心之中早已充滿了對龍翼接下來那新奇手法的渴求,再也無法端莊起來了,強抑著心中的焦燥,一邊似有若無地揩弄母後李紫曦餘瀝未幹的,一邊留意著她的反應。

    龍翼慢慢地等待著,直到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媚眼又泛欲焰、嬌吟重燃生氣,嬌軀又複魚龍曼衍起來,泛出了欲火重燃的點點香汗之後,他才算是鬆了口氣,這樣緊緊地撐著,忍著不對母後李紫曦那仙子一般迷人的大加撻伐,一直等到母後李紫曦欲火再起,嬌軀也慢慢開始蠕動,這般努力總算有了代價。

    隻見龍翼雙手撐直,將身子高高抬起,膝蓋也離了床,將龐然大物收至隻插著母後李紫曦的一點點,在母後李紫曦嬌吟不依,差點要挺起乏力的纖腰,好主動貼上那熾熱的當兒,才以臀部用力,重重地插了下來,不斷地彈起重插,就以這動作周而複始地奔騰著。

    在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身上忘情聳動,給這麼猛的一插之下,母後李紫曦“啊”的一聲,毫無防備之下,一股比破了身時還要強烈的痛楚,猶如海潮一般地襲上身來,偏偏在這麼強烈的之下,竟湧起了強烈的感,轉瞬間便將那痛楚洗的幹幹淨淨,她的欲念猶如烈火上潑灑了油般,一口氣衝上了頂點,目翻白眼、形容呆滯,再也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於是龍翼鋼鐵般的龐然大物又在母後李紫曦緊縮的甬道開始了又一輪急劇的,他就像一隻縱躍入水的青蛙一樣,雙腳有力的蹬著床單,兩膝蓋頂著母後李紫曦的,寬大的完全陷進母後李紫曦的雙腿,全身的重量都匯聚在龐然大物上。隨著龍翼腰肢上下左右的伸張擺動,隨著他聚成肉疙瘩的一上一下、一前一後、一推一拉的猛烈,他的龐然大物也就跟著在母後李紫曦的甬道進進出出、忽深忽淺的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

    龍翼在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胴體上,盡情的、亢奮的、瘋狂的、粗野的泄著他旺盛漲滿的,一陣陣的酸、一陣陣的癢、一陣陣的麻、一陣陣的痛,從他和母後李紫曦龐然大物甬道的交接處,又開始向他們的全身放射著,放射著,就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一陣陣的感一浪高過一浪,母後李紫曦在呻吟,龍翼在喘息,母後李紫曦在低聲呼喚,他在悶聲低吼。

    瘋狂的達到了令人窒息的,他將母後李紫曦的雙腿撐得更開,做更深的。龐然大物再次開始猛烈,龍頭不停地撞擊在母後李紫曦堅硬的口上,使他感覺幾乎要達到母後李紫曦的內髒。

    美豔熟婦母後李紫曦的眼睛半閉半合,眉頭緊鎖,牙關緊咬,強烈的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氣,她微微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從喉嚨深處不停的出蕩的呻吟聲,母後李紫曦的欲火早已高燃,不一會兒她已熬過了那強烈的攻勢帶來的不適,全心全意地享用著那前所未有的歡。

    那感當真強烈的前所未有,令母後李紫曦渾然忘我,竟連要給龍翼歡呼助威都忘了,現在的她目光呆滯,櫻桃小口微微開啟,香甜的津液雖不似泄的那般疾,卻也是不斷傾出,表現出她全心全靈的臣服。

Snap Time:2017-10-21 07:27:30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