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96章夠柔軟


    第296章 夠柔軟

    “好了,好了。你們回去好好想吧。好好想。今天下午給我答複。”

    這時人家一聲不吭的離開了座位,急匆匆的往門外擠去,看樣子大家都想著點離開這,這似乎此刻變成了一個是非之地。

    剛走過門口,忽然一個女孩嗖一下子從我們身邊穿過,看樣子比我們還急。

    “那麼急幹嗎去啊?真是的。沒長大的姑娘。”

    這時人事部科長說著,低笑了幾聲。

    “哎,點聲,董事長正在生氣呢?要是這回的事情弄不好啊,你我以後都不好過。好不容易跑到這麼大一個客戶一下子竟沒了,而且還盜了我們的東西。不氣才怪。”

    “反正不是我們的錯,我們部門跟他們扯不上一點的關係。”

    “怎麼沒關係。隻要是在這做事,都脫不了幹係。說不定就是你們部門的人偷了我們的資料去了呢?”

    人事科科長一聽瞪起了那一對牛眼,大聲的說道:

    “你采購部的鳥毛不要瞎說啊,你要是亂說我讓你負責啊。真是的,現在什麼時候啊,還在這亂說話。”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采購部的科長咧著那大大的嘴說著。

    “有你這樣開玩笑的嗎?真是沒見過你這樣的人。”

    這時兩個人吵吵著,旁邊的人都在看著,投來一眼的反感的眼光。

    “總監你說會不會是靜呢?那天晚上她還拿來了一張光盤。”我邊上樓邊聽她說著。

    我在想,是啊,最在原嫌疑就是她了,但是我們現在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證明是她幹的呀。要是指名道姓到時候讓人家反咬一口那可就不是盜竊這件事這麼簡單了。

    “關鍵我們沒有證據,要是真問了她,說我們誹謗她。說不定還吃上官司,不行,我們不能這麼衝動。沒有足夠的證據我們不能這麼魯莽。好了,你再仔細想一下那一天晚上的詳細過程。”

    這時晴兩眼轉著,回憶著:“當時我和金嬌剛上樓的時候,見樓上的燈關了,我們想著走到上麵去看個究竟,但是還沒輪著我們看清楚燈就關掉了,隨後她就出來了。當時借著樓道時的燈光我們看到了光盤反射出來的光。當時我們就懷疑。我們回到辦公室看了看,不過桌子上還真放著一盒光盤。當時我們就想著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沒有了。”

    “沒有了。”她回答著。

    “其它的可疑的地方也沒有?”我反問道。

    “沒有了,就那麼短的時間,那還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啊。”

    就在我愁眉不解的時候,忽然晴象是想起什麼來。

    “對了,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這時我也一驚。急忙問道:

    “想起什麼來了,說……”

    我也急的不得了。這事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時間對於我們來說最寶貴了。如果不能證明我們,那金錢損失倒沒有什麼,一個公司最大的信用問題就沒了。想想看,在業內,如果一提到“聽風堂”大家都說他們公司的員工喜歡偷竊人家的勞動成果,那該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那可真是臭名遠揚啊……

    “說啊。”我又一次催道。

    這時晴走到我的跟前,說道:

    “那天我們還現一個問題,現那個靜跟看門那個保安關係很好。因為我們進大門的時候,我們說了半天好話她還是不讓我們進去,但是靜好象進出自如,象自己家一樣。”

    “哦,有這等事。”

    晴說著,象是整件事情要水落石出了一樣,一臉的興奮。

    “是啊,那關係不一般啊,要不是這保安壞,再不然就是靜為了偷盜之事故事勾搭人家的。哦,對了對了,那靜還給他提了一大兜子的荔枝,可能靜有目的,對,應該是靜。”

    這時晴越說越肯定,這件事象是知道全部的過程一樣。

    “好,那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隻有去找那個保安問一下就明白了。如果她不說,我們就把他開了。”這時晴激動的馬上就要動身,我也跟著起身,但是猛的一想,不對啊,保安,保安已經被我開了。還向哪去找保安啊?真是暈,我的天啊,保安一走,這條線索可真的斷了。

    “保安都開了,你忘記了。”我一屁股又坐在了那,一動不動。

    這時好不容易想起的線索一下子沒了,這件棘手的事一下子又陷入了困境。我凝思著……腦袋一片空白。

    這件事可是關係著我們公司前程的光明與黑暗,如果這個單不搞定的話,我們可真是無路可走啊,更不要談什麼展。

    董事長說今天下午一定要一個結果,時間拖不起,當然我們也知道,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下午,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雖然我們都在報怨,可是這件事總得有個說法。

    這麼大個公司,泄露了秘密,雖然是不多見的,但是一旺泄露了,後果是相當的嚴重。這麼一大客戶一下子變成了別人的客戶,心痛不說,對以後的展有著巨大的影響,對我們公司這樣,更何況對其它公司呢?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接到一張請假單,我這回就準備閉著眼睛簽字了,因為今天真的沒心情,這不起眼的事,也沒那個必要來正視它。

    但是就在我準備簽的時候,兩個字一下子映入眼簾:付靜

    付靜不是靜嗎?他請假,我一看就來氣,別說請假了,就是現在馬上讓你辭工我都會馬上簽。我接過單,以最的度簽上了我的名字:畢子軒。

    晴在旁邊看著一名話都沒吭聲,望著這張單好象也是有殺爺奪妻之恨似的。

    下了班,晴和我一路上了車,

    一上午很過去了,但是這件事一點眉目都沒有。正在我們從建設路過的時候,忽然看到前麵一個女孩,提著包包向往前走去,象是剛從南海區出來一樣。好麵熟啊。

    待我們走近的時候,才現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們憎恨的靜。

    一時來氣,我的手竟不由自主的按了一下嗽叭,這時還別說靜一下子把臉扭了過來,正準備給我們評理的時候,忽然一下子看到了我正虎視眈眈的看她的時候,她二話沒說,拔腿就跑,我這時還在想:她跑什麼呀,真是看來這件事跟她有點關係啊,莫非真是她盜的我們的光盤……

    正在想著綠燈亮了,我一加油門,車嗖一下子象是離弦之箭一樣向靜的方向衝去。其它也並不是有意去追她的,而是我的農家院就在附近剛好從這通過而已,巧合的是她走的卻跟我是一條路線。

    這時剛跑出沒多遠的靜,連蹦連跳的跑著,這時從她猛的一扭頭回望的時候還能看到那兩隻象免子一樣的上下翻騰著,那迷人的**此時被包裹的如此迷人,那本來就俊俏的臉此時跑的紅樸樸的,感覺更有一番風味……

    正在這個時候,讓人意想不到的事兒竟然生了。

    隻見靜跳的正歡的時候,就在那一秒中嘎然而止了。隨後竟一下子滑落到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我們定睛瞧看的時候,竟然才現原來她的正對麵竟是一個標識牌,上麵一個限5的鐵杆子擋在了她的麵前。

    她竟沒看路,撞在了上麵。

    “啊!”這時晴尖叫了一聲。我一看,大事不好啊,隻見那鐵杆子上竟有一趟血。我的個天啊,這回可真是撞暈了。還流了血。

    我趕緊把車停下來,抱起她那柔軟的身子上了車,我感覺到她的身子好熱,有點燙的感覺,那白淨的額頭上還有一粒粒的汗水,伴隨著那流出的血混在一起,打著旋,紅色的血漿一下泌入了那冒著熱氣的汗,象是水墨交融般很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

    我開著車急忙送進了醫院的急診室,幸好的是,沒事。在包紮的時候,她都已經醒過來了,而她隻是低著頭,一言不。

    下午的時候,墨董打電話叫我,我去了他的辦公室。

    “好了,看來這件事沒有什麼眉目了。”

    這時墨董說著,雙眼有點黯然。此刻能明白他心的苦衷,沒有當家不知柴米貴啊。這麼大個攤子哪有那麼好撐的。耽誤一天就要賠多少錢進去,要是沒有大客房,沒有一個穩定的客戶,公司早晚也得有垮台的可能。

    我沒吭聲,隻是坐在他的對麵。

    “,別急,沒事。走,我們去‘香堤雅境’去。”

    我也跟著站起來,問道:

    “不是說不給我們做了嗎?還去他那幹嗎?”

    “再去談一次,如若真的不行的話,我們至少也得澄清事實,不要讓人家以為我們是偷竊的。”

    我點點頭。跟著他上了車。

    這時的陽光明媚,驕陽似火啊,正值立秋的季節忽然這麼熱,確實有點奇怪。

    車是舒適的,司機王開著車,幾個轉彎之後,到了這個所謂的“香堤雅境”。走到這停好車,我們兩個便進去了。

    這裝飾的確實到了一定的水平,這是“香堤雅境”的辦公總部,進進出出的人樂意不絕,能看得出這的規模。

    到了前台,墨落走上去問道:

    “姐,我們是聽風堂廣告公司的,請問一下負責市場推廣的辦公室怎麼走。”

    “二樓,左拐第一間。”

    “謝謝。”

    我們二樓隨後上樓,到了地方。這時這個負責人正在和一個人在談話,當我們進去的時候,這個人很自覺的要走。

Snap Time:2018-06-19 01:06:02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