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95章稍有眉目


    第295章 稍有眉目

    “是啊,每天幹那麼點活,比我們的工資還高。”這時晴竟噘起了嘴,似乎在堵氣一樣。

    “放心,下半年一定給你加薪”

    我一扭頭,看到晴的臉上似乎開起了一朵水鮮鮮的花朵。

    ……

    也不例外,我今天也沒有那麼早下班,董事長,薛,我還有晴我們都被叫到董事長辦公室說話。

    雖然任務很緊,但是董事長常常叮囑我們不要太急,要穩住自己的心,穩住陣角才能成功。

    “這段時間確實大家都累了。不過沒關係,等我們把這個客戶拿下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最重要的把質量一定要提上去,跟我們竟爭的對手很多,實力也很強大。我上回都說了,那個喜多瑞公司是我們一個比較棘手的對手,他雖然公司不大,但是實力是絕對占優勢的,他們的業務方麵是他們堅實的後盾,業務能力比我們強的多。”

    “嗯,是啊,質量方麵你放心,這回呀,絕對不會出現其它情況。”

    晴的薛站在旁邊看著我們。

    正在這時,忽然旁邊董事長的電話響了起來。

    董事長按了一下免提,爾後很有禮貌的說了一句。“喂,你好。”

    “你好,還記得我嗎?”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

    這時墨落一聽,不對啊,愣了一下,馬上又鎮靜下來說道:

    “你好。”

    “噯!不對啊,這不是金嬌姑娘的號碼嗎?你……你又是誰啊?”

    這時我和晴一下子都聽出來了,相視了一下。這不是樓下的那個保安嗎?他怎麼會打電話打到這呢?

    “哦,我是她的哥哥,請問你是誰啊?”

    沒想到這時董事長竟打起趣來。

    “哦,他哥哥啊,,我啊,是他男朋友。哥哥你好啊。他幾點回來啊。”

    “哦,我也不太清楚,你在哪上班啊?幾天下班,我好給他說一下。”

    “我啊,在一家破公司上班,媽的累死了,還叫什麼‘聽風堂’呢?這蔽得連一點風都沒有。我上夜班,守著。”

    “你們上班可以打電話嗎?”

    這時我終於現墨董是什麼意思了。這時一股子的涼氣襲來。我覺得這事不妙。

    “上班當然不能打電話啊。那些個領導知道個屁,他們都在上邊呢?隻要他們沒現,我們打個電話,聊聊天也是沒關係的。有句話叫天高皇帝遠,沒事。”

    “看來你也是個老油條啊。”

    “,看哥哥說的,我啥技術沒有,但是我就是有腦袋,我腦袋很靈活。表麵上我裝的很老實很本分的,絕對不會現我是老油條的。哈哈……”

    “嗯,不錯,有空給你學習一下啊。”

    “哪哪……噯,大哥,你說說她幾點回來啊。”

    這時墨董眼睛一翻,似乎一下變了個表情。

    “這樣吧,我給你一個號碼,你可以直接找到她。”

    “好好。”

    這時墨董一個數一個數的說著:15338

    我大吃一驚,頓時醒悟過來了。

    掛了電話,他的表情有點低沉。

    “這就是你們招的員工。”

    這時晴在一邊輕輕的說了一句。

    “他是人事部科長的親戚。”

    我看了看,真有點怪她多嘴。董事長最煩這種話,越是這樣可以越會給你擰勁。

    當我再看墨董的時候,我才現此時他倒是挺平靜的。倒沒有怎麼生氣的樣子。

    “好啦,今天就玩到這吧。你們先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

    這時墨董用手捋了一下臉,滿顯疲憊的說道:

    “好的。墨董我們先回去了。”

    他點點頭。

    當我們轉過身,開門欲出的時候,忽然聽到後麵墨董又說了一句話。

    “明天把那個保安解雇掉。”

    我扭過頭,點頭答應。

    下了樓,出了聽風堂,等我們進了車子,晴說道:

    “大哥,你覺得這事董事長處理的好嗎?”

    “有什麼不好的呀。這樣的員工就該開除。”

    這時坐在我旁邊的晴看著我,不由自主的翻起了嘴。看著有點不高興一樣。

    “怎麼了。”

    我看著她那樣子便問了起來。

    她看了看我,等了大概五秒鍾的時間,輕啟朱唇說道:

    “大哥,我有件事,我覺得還是給你說了比較好,要不然我心更不是滋味。”

    “什麼事啊。有事還不說,憋著多委屈啊。……”

    “那個保安的電話是我妹妹金嬌給他的”我一聽,還真是大吃一驚“這事跟你們有什麼關係啊?你們又不認識這個保安,再說了,他好象是一直上夜班嗎?你認識他嗎?”

    我問道:

    “不認識,不過那天晚上認識的,你還記得讓我們去聽風堂幫你鎖門的事吧?”

    我一笑,說道:“當然知道”

    “就是那天晚上,我們回來的時候,金嬌留給他的號碼?但我不知道他怎麼寫成墨董的號碼?”

    “她那個機靈鬼,什麼都能想得出來。算了,開除就開除吧,反正在這,他也頂不了什麼用,還不如招一個新員工做起事來還踏實。”

    “是啊,我也覺得,這個保安不但不好好工作,還特別喜歡女孩。”

    “,是不是老瞄你啊。”

    “是啊。不過我很少給他說話,看著那一股色樣就來氣。”

    “不過還是我那個妹妹的點子多,現在好了,不用怎麼樣就把她開了。”我看了看她“,開了他是不是正合你意啊,看樣子你在心還是挺恨這個家夥的。”

    “,算不上恨吧。反正不喜歡這種人。那麼大歲數了,還騷的要命。”

    “哈哈,男的叫孬,女的叫騷。”

    “隨便吧。……”

    回到了家,這時金姣正在家看電影、

    “妹妹這下好了”

    “好個屁,無聊的都看電影了,還好。”這時她的眼不停的望著電腦。

    “你前幾天給人家留那個電話啊,這回把那家夥害死了。馬上開除了。”

    “開除了,就是那個死保安嗎?”

    “對啊,就是那個看門的。”這時說道晴邊脫著衣服,我望了望她那剛剛育好的身子,真是熟得要采摘的樣子,那一朵盛開的花骨朵開得正豔。這時她猛的一回頭,看到了我。

    我馬上收起眼,她衝我笑了笑。

    “那個死保安,色的要命,我看啊,對那靜還有一腿呢?”

    “靜?”我重複了一邊。

    “是啊,那天晚上也見靜在那啊,就是還見她手還偷了公司一片光盤呀。”

    “哦,哦……”

    三天之後,也就是過了一個雙休,上了班正在我們準備著大幹一場的時候,忽然接到董事長的電話,聲音有點急促。我不知道生了什麼事?但是總有一種預感,這回的事有點不大對頭。

    我二話沒說,整理好衣服,晴拿著本文件夾,尾隨其後。

    這個時候,全部都一下子緊張了一起來。各個部門的人很都到齊了,這時墨董正在最前麵閉目養神呢?便是年者出來她的臉上陰雲密布。沒有一點喜慶的樣子,按道理應該是很好事啊,接了這麼大的客戶,一切都停當了,這個單也是非我們莫屬的樣子,現在怎麼會一下子變成了這樣子。

    正在這個時候,墨董猛的一下子抬起頭來,

    “今天召集大家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大家要如實回複。要不然,自已去提包走人。”

    大家此時都默不作聲,象是等待挨訓的孩子。

    “昨天,我去了‘香堤雅境’房地產公司。”這時他看了看周圍的人,周圍的人都低下頭,大氣不喘一口,說到這事上了,大家都感覺自己沒有做好一樣,這次無緣無故的又提到這份上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呢?看著她那憋在內心的火,那可真是有點恐懼啊。

    “大家都說說生了什麼事?”

    這時大家都不敢動,坐在那一動不動,什麼事?這能有什麼事啊,不會說我們做的廣告效果不行,重新做還是對方又在挑剔什麼?

    “不知道”大家都有點含糊不清的說道。

    “他們說我們的廣告方案已經有人遞交了。那個公司就是‘喜多瑞’。而是方案跟我們的一模一樣。”說到這,墨落閉上眼,好明是想避開一切煩心的事情。

    “人家的拍攝宣傳片也比我們早交三個時。為什麼?大家都給我說說這是為什麼?”

    這時墨董用手拍著桌子,兩眼的目光此時足矣殺人。

    “我相信那套方案是我們自己製作出來的,也是我們大家的辛苦的見證,但是這次為什麼會生這種事情呢?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會被盜走了,對於我們公司這麼一個大公司,一個最重要的保密工作都做不到,我們怎麼做事啊。現在好了,原來是別人盜版我們的,現在我們倒成了盜版者。總監,你是直接負責這件事的,你出來說說。”

    這時經過董事長這麼一說,我的頭一下子懵了,此刻在我腦海象是被攪動的海水,腦袋一片空白,麵對此刻突如其來的事情,我無言以對。

    “我給你五分鍾想,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他此時虎目圓翻,一點都沒有留情的樣子。“其它部門主管都站起來,好好反思一下。到底是誰把我們辛辛苦苦弄的勞動成果給盜竊走了。”

    我看了看晴,此時晴低著頭,向四處打量著。這時我見她看著一個地方竟一動不動。

    我順著她的目光向那個地方望去。這時我才現她的眼竟望著一個地方一動不動,這個地方剛好丫著一個人,我定睛一看,不是別人,正是這段時間給我經常給我幫忙的靜。她看她做什麼?我在回憶著這幾天所生的事情,正在這個時候,董事長又話了。

Snap Time:2018-06-24 05:21:25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