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52章快進吧


    第252章 進吧

    “是啊。感情夠深的。”

    “深什麼呀,要是不看你還有點利用價值早把你給甩到哪去了。”這時金嬌在一旁說。

    “。”我笑了一下,這時晴也看了看金嬌,示意她不要那麼說話。

    “晴啊,沒事。她要是真敢欺負你,看我怎麼收拾他。”說著扮著一臉凶巴巴的樣子。

    “放心吧,我這很安全的,再說了,我是她的上司。更不會欺負她。”

    這時金嬌還是那個樣子,但是看著那個白嫩嫩的樣子真的很喜人。

    “,上司,你就拉倒吧。你們男人啊,我才不信呢?男人靠得住母豬爬上樹。”

    我簡直是無言以對,懶得理。

    “好了,怎麼這麼多東西啊。”

    “是啊,女人的東西這算是少得了。你看看這還有大把的,還有一車呢?等不了二分鍾就到。”

    我時我吃驚了。不會吧。

    這時金嬌看著我驚訝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騙你的,還總監呢?”

    我二話沒說,拎起一兜東東西向屋走去。

    這時金嬌說了一句話把我嚇了一跳。

    我拎著東西往屋子去,便是這些東西還真重。搬了四五趟還有幾包東西。

    這時晴拎起一袋東西向屋掂,這時這個金嬌一下子拉住晴的手,不讓動,還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說道

    “別動。你拎什麼呀,要不要男人幹嘛的呀。”

    雖然我沒有那麼氣,但是聽著這話也不太舒服啊,怎麼也得反抗一下啊。不然真的豐窩囊了。

    “金嬌是吧。你吃那麼壯實跟我一起拎吧。我看晴是掂不動了。”

    這時金嬌用那兩隻大大的眼睛望著我,充滿了怒火。

    “你說什麼,你說我壯實。”說著她故意扭動著那雙結實有力的胳膊走了過來。我站著沒動,到底看看她能瘋到哪去。

    這時她真的走了過來,當她走到我跟前的時候,忽然我卻聞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是汗的味道,淡淡的香香的。

    ,這倒是沒看出來啊。她越來越近,我這時才現她穿著一件格子襯衣,乳白色七分褲。可能是由於搬東西熱的,現在他的襯衣隻扣了三粒。還有三粒沒扣,這就不一樣了,當她的胳膊扭動的時候,胸前就會露出一條縫,這條縫時開時閉,麵那鼓鼓的東西若隱若現。我竟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一直盯著那個地方。沒想到此時還真是有點迷人。

    當她走到我跟前的時候,忽然變得溫順起來,沒有那麼凶的氣勢。兩隻手倒是自然晃動她也明白了,在大幅度扭動胳膊時會露出那年輕的胸脯。

    正在我想開口說話的時候,她忽然開口了。說了句。

    “我也來提吧。”這時她的聲音一下子降低了幾十分貝。這時我看了看晴,晴的表情也很奇怪。

    “啊”我一下也無法適應她的這種變法。

    “走啦。”說著,她一扭頭,提起我拎的那包東西往屋子走去,但是她走的那一那,能看得出她的臉紅了。

    “這金嬌可真逗。”

    我說了一句。

    “她就是這樣。走吧。我們一起進去。”

    說著晴也從地上拎起一個提包走了進去,從她提包的樣子能看得出來,什麼叫什麼女孩。

    一強一弱,兩個截然不同的女孩怎麼住在一起,我真的有點無法想象。

    這時在我們進門的時候,金嬌很明顯的望了我一眼有,那眼神多了一份物質,我不敢多想。但是那從眼神中我又不得不想。那麵有一種對我想入非非的意思。

    “晴,等下把我的東西分開啊。”她說著,自己去門口拎包。

    我一聽。愣了。什麼,她的東西。難不成……

    我愣了愣看了看我身邊並走的晴。

    “怎麼了?”他的大眼睛望著我,好久這沒有什麼奇怪的一樣。

    “沒怎麼,她,她也住進來?”

    “是啊,你不會不同意吧。”她的眼睛在告訴我,一定要讓她留下來。

    我看了看院外那個有點豐滿又很壯實的金嬌,心總有一點不太合譜一樣。總感覺我還是喜歡比較清秀一點的女孩。本來想著我和晴能在寂寞的時候經常碰麵,聊聊天,做**什麼的,現在看來,一切都成了泡影了。

    “點搬啊。磨嘰什麼呀。有什麼話不能搬了以後說啊。”

    這時她的話還是那麼強悍。

    “好好。來了。”說著,晴,扭著那個迷人的身子去了。

    ……

    終於,她們的房間弄好了,還別說,這個金嬌除了說話粗一點外,其它的事想的還是蠻周到的,就連洗臉水都給表端了過來。二人相處的非常融洽。

    “來,坐吧。別客氣。”金嬌一下子坐在一床上,指了指床尾對我說。

    我心就在想:這人可真夠實誠的,我好心讓她們搬過來,我倒成了外人了。,這人真是個玩主。

    這時她倆二人也都把身子濕透了,在我不經意的望去時,能夠現那被乳~~罩分隔開的身體,女人在濕身的時候最美。這也是有目共睹的。

    好久沒有幹力氣活了,在浴室充了個冷水浴真是舒服,但是我準備出來的時候,才猛然現我下身仍然堅挺不已啊,總不想有大褲衩罩著。但是最讓人心痛的是,自己竟忘記帶**了。

    沒辦法,最後就這樣一下子把大褲衩罩了上去,沒有**的束縛,那根一直很僵硬的物件頂起了一個鼓的很圓滿的帳篷。

    我一下推開門,這時我現我那**的東西一下子頂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麵,還有一點濕濕的感覺。我忽然一下醒了。這是女人。

    我心一驚。壞了。這根硬東西還真行,不但沒軟反而更硬了。我抬頭看時,卻現站在我麵前的是金嬌。正把那雙手狠命的塞在嘴驚訝呢?

    我也怔住了,腦子一片空白,假如是晴的話,我還可以去抱一下,但是關於金嬌,我們素昧平生,一麵之交,讓他看到了我最純真的東西確實不知該如何開口啊,況且我還用我那最最純真的東西頂到了人家的身子,觸到了人家那軟軟的身子。

    正在我們空氣緊張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聲叫聲。我的硬件一下軟了下來。

    “你沒帶內衣。”晴的聲音。

    這時金嬌馬上“哦”了一聲。頭一鑽,低著頭進入了浴室。在關門的時候,她還紅著臉衝我羞笑了一下。

    我暈了。這女孩……

    回到我的房間,自己竟不能平靜下來。百度:看最新我打開那扇窗簾,望著院子的一切。因為浴室就在我房間的隔壁,她們倆在我的隔壁。也就是說,從浴室出來必須要經過我的房間。哈哈……這就好玩了。

    夜色正朦朧,無邊的黑色象是倒了的墨水瓶,染遍了整個角落。我的房間開著燈,似乎此時顯得特別乍眼,燈光順著窗戶射在走道上,白白的,有點蒼白。我依稀還能聽到隔壁房間還在叮叮當當的弄什麼東西。

    這時忽然想到我在浴室出來的時候,她說的那句話,不免使我的心更加期待。

    這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了,我打開電腦看著,這時這個院子倒象是一個世外桃源,寧靜的田園氣息也是我追求的至高境界,這個四合院是一個典型的北京式的建築,還有一個後院,麵有竹籬笆,麵種滿了菜,花草,還有一個廳子,這個廳子不大,也有點破舊,但是不會影響到整個的美感,更增添了一些古樸的味道。

    我兩眼望著窗外,想著我自己的處所,美不滋的。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這時穿外的光線暗了一下,我的精神一下子集中了。她來了。

    當我仔細觀看的時候,卻現這又沒有了動靜。我正想著去看個清楚,這時一個粉白的身子一下跑了過去。沒穿衣服,我的腦袋嗡了一聲,急忙放目觀望。就在窗戶的最邊緣,我還是看到了,隻見她雙手用一件外套捂著自己的肉球,另一隻手捂著那個值得害羞的地方向前跑去。

    這時一下看不到了,正在我心急火燎的時候,這時我的門一下子被撞開了,我嚇了一跳,這麼晚了誰還進到我的房間啊。

    我驚呆了。這時闖進來這個人也驚呆了。

    “啊”一聲,而後,伸出一隻手,直捶我的肩膀,嘴還罵著。

    “你個流氓,你個臭流氓。”

    就在她伸手向我打來的時候,我的更呆了,剛才就說了,她是一隻手拿著外套捂著兩隻**的,可是現在手撤開打我,那麵的內容當然就全然躍入眼簾了。

    兩隻**不大,便是很結實,白白嫩嫩的,在最頂端那兩顆紅紅的果粒在仰手做打的同時在空中起伏著,就在這空檔看到那淺淺的腋窩有著那黑黑的腋毛,看來,她的荷爾蒙分泌的很旺盛啊。

    我一下躲開了,我心還在想,臭流氓,有沒有搞錯,是你深夜跑到我的房間來讓我看,我倒成了臭流氓了。

    我被逼的無話可說,這時她還無理取鬧的捶打著我。她的胸口在我的眼前晃動著,雖然我沒有吭聲,這情景也讓我忘記了呼吸,從來沒有一個女孩竟敢如此大方的把自己整個身體裸在我的麵前,而且還是一個沒有完全育成熟的女孩。

    她是不心,還是故意的。我無從考證。

    我被逼的連連後退,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隔壁的晴從麵跑了出來,另一扇半掩的門一下子打開,這時晴站在了門口,望著這一幕,一句話也沒說。金嬌也停止了。

Snap Time:2018-06-19 00:58:58  ExecTime: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