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50章喘息


    第250章 喘息

    謹於這麼好的機會,我最主要的不是寫字,而是蓋章 。

    這時我掃了一下桌麵上,他的一大排印章 都在盒子放著,我急忙把那幅《來福圖》落款處蓋了個章 。這時我看到那一遝宣紙,不免起了貪心。隨後分別在兩章 白色宣紙上蓋了兩份。這樣一來,我心總算踏實了。隨後拎起這兩張空白的宣紙和我臨的那幅《來福圖》拿到了我的辦公室。又急忙回到他的房間。安心的寫起字來。這時我現我的字越來越好了,一時興起臨起了大哥桌上剛寫的那幅字。

    就在我寫到最後一行字的時候,大哥來了。看著我寫的字。不禁鼓起掌來。

    “嗯,不錯不錯。子軒果真是個好苗子啊。好苗子。”

    “大哥過獎了。”

    “不錯。我看你就應了歐陽中石老先生說的那句話了。”

    我把最後一個字放下。問道

    “什麼話啊。大哥。沒那麼嚴重吧。”

    “我記得他曾經說過:隻要我看過的字,基本不都不完全屬於他們的了。我覺得你的字真的可以去專業臨別人的帖子了。”

    這時他的一席話,但讓我嚇了一跳。

    “哪啊,我是近墨者黑呢?都是你教的肯定象你的了。要是再不象你的了,那可就是白學了。”

    “嗯,不錯。”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掏出來一看,又是晴的。我看了一下大哥。

    “大哥,有事,我得先回了。有時間再向老師討教。”

    “好,去吧。”

    此時我還挺感激這個電話的,讓我趁機逃了出來。

    走到了外麵我撥通了她的電話

    “晴是不是還是那字畫的事呀。”

    “不全是。”

    她的聲音很甜,聽上去格外的迷人。看來今天她有點春意盎然啊。

    “哦,還有別的事嗎?”

    “今天晚上宿舍的雯走了。”

    “雯走了,向哪去啊?”我問著。似乎這話中有話啊。莫非她真的有話。

    平常她從來沒有這麼暗示過我呀。

    “她男朋友來了,這剩我自己了。”

    “心有鬼哦。y我嘶叫了一聲。

    她“啊”了一聲。嚇得在那邊尖叫起來。

    “我好怕。”她的聲音這時又多了一份膽怯。

    “不用怕,嚇著你玩的。這世間上哪有什麼鬼啊。”

    “不,不我覺得這真的不正常了。你現在在哪,我真的好害怕。”

    “,真是個膽鬼。你們那幢那麼多人還怕什麼呀。都是一個公司的員工。”

    我其實真的不想去見她。我也知道她故意接近我並不是她的本意。她是心想找個平衡點。

    “明天吧。你嘴念著阿彌托佛就行了。鬼自然就嚇跑了。”

    “我試試。”

    這時她極不情願的把電話掛了。我開著車一下子離開了聽風堂。這時我還想著自己的那種手段,真是可惡啊。

    我在心想著,這一定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剛剛驅車到家,這時電話響了。

    “總監,你在哪啊。”

    “回家了。怎麼了。有什麼事呀。”

    “我想找你。我真的好害怕啊。特別是被你嚇了之後。”

    這話說的,真是好象她害怕真的成了我的事了。看來今天她不來這事完不了啊。

    這時風吹了過來,路邊的楊柳隨風起舞,舞著那溫柔的枝條向我擺弄著。她似乎就是這時的晴……

    “,好啊,你在哪我等下去接你吧。”

    “好啊,你在你家起步走,見轉左拐見轉左拐,在第三個拐彎處就會看來我。”

    ,又來誘惑我。

    好啊,反正我是來者不懼,來就來,大不了就再**一回。

    從我家起步走左拐,我出門就拐。我住的這個地方不一樣,是找了一家四合院,這不但可以放車還可以回到那種天人和一的那種至高境界。這有著寧靜的夜晚還有著鄉下那童叟共嬉的天倫場麵。晚上的路燈很溫和,就象是家的老大娘一樣。

    我走著走著,又到了我這座房子的背麵,這時我一下明白了,左拐左拐那不又到我的家門口了。因為我這是一座獨立的院所以再拐就到家了,正在我想著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後麵黑影一閃,我嚇了一跳,此時雖然不是夜深人靜,但是也是睡覺的時候了,莫非有盯梢打劫的。我的心一緊。

    但是平常這很少有打劫這一說的,這一般都是村民的住宅區,很多別墅都在這邊,治安也相當好。

    我四周打量著,沒有人影,我是著那顆忐忑不安的心繼續往家趕。

    這到我家門口的時候,忽然對麵一個身影向我撲了過來,不過這種撲有點奇怪,好象不是故意要撲來的一樣,整個身子沒到我的跟前就倒了下來,這樣看來更不是一個打劫的,打劫的技術含量也不會這麼p啊。

    正在我想的時候,“哎喲”一聲,一聲清脆的叫聲。哦,原來還是個女滴。我的心頭一急。

    “誰啊。”

    這時對麵這個女孩一下子叫了起來。

    “總監是我,晴。”

    “晴?你怎麼會在這啊。”

    這時我一下子想起來了,她讓我左拐左拐就又拐到自己家門口了。原來這女孩也有這麼多花心睛啊。

    “既然來了,就點進屋吧。”

    我上前去扶她,當我的手輕輕接解到她的胳膊時,現她的胳膊很燙,象火一樣。我的手一下子鬆開了,這時她單腿想起來的時候忽然一下又跪了下來。

    “怎麼了?”這回我挺擔心的一把抓住她再也不敢放了。

    這一抓不要緊,竟讓我摸到了那兩顆輕輕的彈,隔著那層綿綿的東西能感覺到麵那極富有彈性的花骨朵。這一次是從她的腋下穿過去的。

    她有點害羞似的低著頭,慢慢的站了起來。但是她的腳仍然掂著,好象是扭到了一樣。有點疼痛的感覺。

    “扭到了嗎?”

    她沒有直接的回答我。

    輕輕的點了點頭。“沒事的啦,還沒那麼嬌氣。”

    這時當我蹲下準備為她**腳的時候才現今天她穿了一條石榴裙,如輕紗般的石榴裙。

    燈光還是那麼昏黃,我隔著那層輕紗能看到那裹的緊緊的臀。

    我的手開始去**她的腳,能明顯得看到她的腳動了一下子。挺敏感。

    我的手開始在她的髁骨處揉,能感覺到那曲線優美的骨頭的美感。

    這時,她竟然咯咯笑了一下。屈膝蹲了下來。

    這一蹲可不要緊,我竟一不心看到了那條玉白大腿內側最深處的那片**的東西。

    我抬頭望去,她那兩團略顯豐滿的胸一下刺到了我的眼。我的心開始跳了,本來沒有那麼大勁頭的我,忽然一下子變得有了精神,有了那股子難得的力量,我的心在衝動,那心的排血係統也不斷的加。

    “,好了。總監謝謝你。”

    這時她用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直愣愣的望著我。

    “好了。”我還餘意未盡。

    “嗯。”她狠命的點了點頭,看那樣子很可愛。

    “進去吧。”我強壓著自己那顆呯呯直跳的心一下子拉起她的胳膊,又一次從她的胸部插了進去,這一摩擦,便得我有了一種難得的**,就象是渴了五天喝到的一杯清涼井水。

    她一愣,望了我一下。望了一下我的眼神。好象得到了什麼命令一樣。掂著腳跑著我走了進去,走到門檻的時候,忽然一下子停住了。

    我用那迅雷不及掩耳的度一下子把她找起,腳一反勾,門當一聲應聲而閉。這時院外的一切都清靜了,這是我的地盤,我是這的主人,所以我的一切一切都由我來主宰。

    肩上的她在顛簸,我的心在跳躍。我能感覺到她那身子的柔軟能感覺到她那內心的不安。我極力安撫著自己的心。這隻是一種偶然。

    終於打開了臥室的門,那是一張床,床上是一張玉竹片的席子,還有一對竹製的枕頭。這有著整潔的擺設與那琅琅的子海。

    她被我放在了床上,那一身清新的石榴裙一下子在床上綻放,開得正歡綻的正豔。

    這束花現在需要那份滋潤,需要那從關懷。我輕輕的俯了上去。用我那火辣辣的唇去給她以**。

    她的身體在動,象蛇一樣扭動,隔著那層輕紗能看到那身體的遊動。隔著那層紗能看到那透明吊帶的內衣此時在胸部猛的擴大,把整個突起的**的可溢水的肉球包裹著。

    我把她的手分開,成十字架般的讓她身著,輕輕的理開亂在臉上的頭。她沒有睜眼,靜靜的等待著我的到來,她的唇微閉,頭側向一邊,能看到那頸部起伏的動脈在撲命的奔跑,似乎在尋找一個突破口等待那一刻最**的爆。

    我輕輕的在她的耳畔吻了一下。她深吸了一口氣,那絲間所出的味道,令我陶醉。

    我立起身,輕輕的撥開了她的衣服。

    這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幕讓我觸目心驚的身子。為什麼觸目驚心,這身子太迷人了,我心就在想,當時怎麼會那麼草率的做了一回呢?這回我要好好的欣賞一番之後再翻去覆雨。

    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的身子,那比玉還白的皮膚上呈現著幾種不近相同的顏色:白的,粉紅的,褐紅色,還有那黑茸茸的……還有由於曲線而漸變的淡灰係,這一切此時顯得如此的優美,如一幅畫的美感,如子法字的底韻。

Snap Time:2018-06-24 05:19:13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