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38章晚宴


    第238章 晚宴

    七年,這是一個漫長的日子,也是一個短暫的日子,七年轉瞬即逝,當然變化也翻天覆地。

    我不但在步晨的幫助與指引下,我順利的通過學位,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大學生,電視傳媒係。說實在的,那也就是一個身份而已,要不要都無所謂,但是步晨說,這個對自己百益而無一害。我想也對。

    當然這幾年我一邊還跟著墨落大哥學著子畫,在學術上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在子畫圈也有了一定的名氣。不過不一樣的是我現在已經在聽風吧藝術有限公司做藝術總監的職業,坐在這寬大的辦公室,有一種成就感,身邊出現的白領麗人讓我目不暇接,當然此時我身邊更是不缺少美女。手下就有兩個高挑俊麗的女孩,不過還缺少一個我的助理。我正想著向墨董申請,此時還正在辦理之中。

    平常也忙,墨董也看得出來,每天都加班到八點鍾左右,在這辦公室都是少見的。

    和我們一屆學習的,隻要是能堅持下來的,也基本都有了自己的事情,不然就是在聽風吧做事,再不然就是自己在外麵開店,也同樣做著子畫或是裝裱之類的店子,這樣有一個好處,不愁沒有事情做,假如真的沒生意可做了,還可以向聽風吧求助,分點定單也是未嚐不可的,象越通就是這樣,開了一家裝裱店,做著我們的尾數,生意相當的紅火,手底下還有三四個員工,也談了女朋友,兩口子卿卿我我,非常滋潤。

    菲雅也在聽風吧做著策劃,工作輕鬆,薪水不菲,人長得也時尚,有多少男人圍著轉悠,每天都活在男人的甜言蜜語之中,不過這個女孩確實不一般,是一個非常正宗的油鹽不進的女孩,對什麼都非常的理性,至今還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打動他的。畢樂由於不思進取,子畫上又沒有什麼特長,更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地方,不過好象隻有那對**越來越突出了,不知道是隆胸隆的還是自個兒長的就不得而知了,至今還在做著公司的前台,沒事就坐在前麵接接電話,轉個話什麼的,平平淡淡,不過自己卻整天樂的,也是很高興,其它有的走有的散,不知道向哪去了……

    家的事,也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也有那麼幾項吧:先是我那可愛的瘦三,已不比當年了,已是一個很有規模的雞肉加工一條龍的農村老板啦,雖然沒有買什麼特別昂貴的豪華轎車,但是那長安貨車還是買了兩輛,摩托也閑置了起來,我再見的時候已是身破把歪不成樣子了,曾經讓我和步晨見識那對非正常知音嶄新樣子已不複存在了。二胖還在那做著保安工作,不過廠子擴大了,他的職位也跟著提高了,現在是一人之下數十人之上的保安隊長啦。走路的樣子都成橫著走了,大肚翩翩,真是有點象當官的料。劉玲聽說也不不益豪摩托當女保安了,成了一個挺有錢的女人,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穿金帶銀的,看上去混的不錯,但是聽人家在背後說是被益豪的老總給包養了,天啊!這個職位好象很對女孩的胃口,不過想想也對,不用做事就可以有大把大把的錢花,吃香的喝辣的,何樂而不為啊,聽她們同行說,到一定年齡了,隨便再回村找個人嫁了還是一個良家婦女。哎,世道難清,就這樣吧,隻要過得好,怎樣都行,怎麼樣過不是過啊。

    到於曾經讓我心動的影兒,陳影兒,現在已是人婦了,好象是一個孩子的媽了吧。天天麵朝黃土背朝天的在地幹活,這七年之內就見過一麵,也是在家的路上,見時隻見她正一手拉著一個鼻涕流淌,滿臉汙垢的男孩子,後麵跟著那個長得特雷人的史雷正往自已的地頭趕呢。剛碰麵的時候還是笑臉嘻嘻,見到我之後,臉一扭就陰了下來,好象是在害羞。史雷還裝著很大頭的樣子,又是握手又是拍我肩膀,說起話來,搖頭晃**的,看上去過的還真不錯,別的不說,可能就是晚上的事,影兒能滿足他吧。哈哈……

    表姐也找了一個藝師,結了婚了,開了個理店,麵還有幾個洗頭妹,不知道是我表姐比較開放還是洗頭妹服務好,反正生意很紅火,姑姑一家也過上了好日子,也算是一個圓滿的結局吧,不過說實話,我那表姐自開了店之後,顯得更加靚麗了,型一天一換,臉整天抹這抹那,水靈靈的,滑溜溜的,粉嘟嘟的,甚是好看,我是她的弟弟不過還是忍不住多看上一眼。表姐也不害躁,還衝我眨眼笑呢?每每這時,我的臉還是微紅微紅,敗下陣去,畢竟是我姐啊。

    其它的同學還有同事,有的都已失去了聯係,有的更是音訊全無。

    不過最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家的馬路修好了,從街頭到街尾,象是褲腿一樣,一下子看個透底,兩行大白楊,齊涮涮的站著,象是威風八麵的士兵,風吹過,葉子啪啪響著,又象是歡迎所有到來我們村的掌聲;房子也改建了,成了一個三層的洋樓。包括臥室,子房,爸爸的子房都布置的非常精致。後麵還有一個後花園,爸在閑暇時也愛種花養草,還有那香飄飄的桂花,香飄滿院,讓人有種然的感覺。爸媽雖然還在教學,但是工資也確實漲了不少,加上我的工資,生活過的相當滋潤,一切都是富足的生活,可以說是一個歌舞升平的年代啊。

    今天事情特別少我打開電腦,掛了QQ,腦子一片空白,明天還要製作一檔廣告,現在方案那邊還沒有出來腳本,此時雖然是歇了下來,但是腦子仍然想著那一堆未完成的事,未辦的事寫滿了一張張的便箋,隨著空調徐徐吹來的冷氣飄飄然,倒象是那鬼片斬妖除魔的黃道符。

    QQ頭像動個不停,我無心去看,打開網頁瀏覽著那稀奇古怪的事,興奮間不由的笑出聲來,看到了山寨版的那些節目真是好玩。

    山寨是什麼,盜版,仿效。無聊透頂。還有那亂七八糟的娛樂八卦,說什麼範冰冰被包養組圖,***搶先看,不過現在的網絡確實幹淨多了,再也沒有那些讓青少年一看就想犯罪的低俗圖片了,換來的都是那些穿著姓感的**的圖片,相反,這種圖片或許更誘人些。

    “篤篤……”一陣清脆的敲門聲,輕輕的,木質的聲音加著些玻璃的清清脆,聽著很舒服,聽這聲音我能感覺到這個就是我的手下的晴,晴很有禮貌,長得眉清目秀,碎留海,性格溫和,說話極輕,絕對秀女人的那種。

    “請進”我整了一下衣服。說道

    “吱”門開了。他進來了,我看了看她,她看了一眼我,馬上把那雙大眼睛低了下來,走著一字的貓步走了過來。她穿著一身職業裝,精巧的西裝,下身是一個短裙,不長不短,恰到好處,兩條腿來回挪動,從那裙筒交錯著,甚是迷人。

    我心還是穩了穩心,問了一句。

    “晴,什麼事啊?”

    我抬眼又望了她一眼,她頓了一下。輕聲的說道:

    “總監,這是墨董來的指示,讓你親自去看一下越通那邊做得怎麼樣了。這批貨很緊,跨國公司負責人又打電話過來說後天就要交貨。提前了兩天,我恐怕會擔擱時間,就先給越通打了電話,越通卻說,不急,後天肯定能趕出來,他說他正在趕一批比著我們公司更重要的貨。要晚上才能開始動工做我們的這批。你是不是親自打個電話給他講一講。”

    雖然她的話很輕,但是字字都擲地有聲,句句都透著責任,她想的也周到。我接過文件,看了看。能看得出墨董對這批貨的重要性。說指示是好聽,其實就是命令。

    “好的,謝謝,你先回去吧。我現在就打電話。”

    她轉身走了,這時我還能嗅到她身上殘留下來的香味,,女人身上就是香,我心笑了。我拿起文件,看了看,正想找越通的電話此時卻現這份文件的最下麵竟寫著一行字,我一看,確實讓我感覺她真的是一個很細心的女孩。

    這下麵寫的正是越通公司的電話座機和手機號碼。我心想著,這個助手真的很到位。我微微笑了一下。拿起電話,拔通了過去。

    “喂,子軒啊。什麼事啊,又見麵了。是不是想我了?”這時這個家夥開口就油腔滑調的說了起來,這時聽到對方挺吵的,汽車的嗖嗖聲,人員走動的嘈雜聲,還有切割機磨開鋁合金的嚎叫聲,真夠豐富的。天啊,要是真的在這種環境下生存的話,可以說要少活幾年啊。這個越通也真能受,自己還有空到製作車間來逛。

    “是啊,想你了。怎麼,在忙什麼?”

    “忙什麼?,哪有你輕鬆啊,辦公室一坐,什麼事都沒了,你再看看我,渾身的泥巴,滿手的傷痕,還不是為了你們的貨啊。”

    “開工了嗎?”我這時有點疑惑,剛才我的助理還說明天才給我開工呢?

    “是啊,剛剛開工啊。剛才你手下那個漂亮妞打電話給我,讓我開工,沒辦法,英雄難過美人關,我隻好繳械投降啊。不過,子軒,告訴你,你可得抓緊搞掂她啊,近水樓台先得月啊。要不然,你不泡我可泡啦。”

Snap Time:2018-06-19 01:05:34  ExecTime: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