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214章一點之差


    第214章 一點之差

    說完了,又檢察了一下整個紙張。點了點頭。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紙都鋪不好,哪能寫好啊。來,看好了。我可是跟著墨落大哥最久的學生……”

    “你就拉倒吧。有我跟的久嗎?”這時爭強好勝的墨升開口了。那兩隻大大的水靈靈的眼睛望著越通一動不動,意思是非要個勝利不可啊。

    越通看了看墨升。“嘿嘿!除了我們的墨升姐,我肯定不能跟你比了,你一生下來就跟著墨落呢?是吧。我不行。所以啊,我都不跟你比……別吵吵了啊,我得寫了,我贏了請大家吃冰棍啊……哈哈……”

    這家夥,邊說邊笑,這時終於進入角色了……

    這時隻見這個越通還真是有兩下子,墨的線條,深淺,粗細,幹焦程度都掌握的不錯,寫的很好,略有點懷素的感覺,寫的度極,看來對子法的鍛練是相當熟啊。正在這時,當他蘸了墨準備落款的時候,忽然一滴墨一下子滴在了剛剛寫的一一個年字上。

    這時越通還不在意。隨口說到。

    “這個是年字。”說著把滴下的那一點用筆又重複了一下。這時年字在草子的正常筆畫上就多了那麼一點。整體看來沒有什麼不雅。

    等他落完款,蓋了章 ,一切就緒以後。站在自己的作品旁邊看著,自言自語道:

    “寫的不錯,果真有大家風範啊。”

    這時下麵的人也都在誇這幅作品,此時越通笑了。

    我看了看,寫的不錯,可以看得出他的水平,我也暗暗的為他鼓掌,難怪這子經常誇自己有本事呢?果真不錯,但是我有十足的把握,對於這點場麵我還是遊刃有餘。

    “子軒,你叫子軒是吧,怎麼樣還比不比啊?要是想自己退出的話還有機會哦?要不然,叫你死的難看……哈哈……哈哈……”

    “果然寫的不錯,寫的不錯。”

    我故意誇了誇他,這時他大聲的叫了起來。揚起手向大家叫喚著,看那樣子好象是贏得了這場比試一樣,看那胖的長開了的臉上露著難得一見的異常興奮,那樣子不賴,儼然象那吃過春--藥作時的那個表情。

    “看看,他自己都承認我的字寫的好了,大家說還用不用他來寫了,我告訴你們,你們的大師兄就是這麼牛B,沒事別聽他在那吹,不就是想著跑我們老師搭個關係嗎?沒門……”

    這時他回過頭,望了望我,說道:

    “怎麼樣,子軒弟”說著他拍拍我的肩膀,看著我,可以說是很深情的看著我。我微微一笑

    衝大家說道:

    “大家別急啊,我剛才的話還沒有說完呢?下麵還有一句。”

    這時同學們一下子冷靜了下來,看著我,問了起來“還有什麼呀,你剛才都說了,他的字寫的好,還有什麼話說啊,那意思就是委婉的答複了唄?”

    我嘿嘿一笑,“我的意思是說他寫的字好是好,但是我寫了之後,他的就不在是好了。”

    大家一聽,樂了,

    “你?哈哈,是不是太狂了。”這時他的一個兄弟開口了,有點譏笑的成份。

    “狂?不是狂,而是真本事。”

    我沒吭聲,走到了比賽的那個台上,這時下麵有幾個不服氣,叫著嚷著

    “吹牛吧?你知道越通跟了老師多久了嗎?可以說除了老師之外,還沒人敢跟他比呢?就你,新來沒幾天就在這吹牛,拉倒吧。”

    “大家都別吭聲,我是見證人,你們都在那少廢話。等子軒寫完了再吱聲。不說話能當你們是啞巴啊。”

    這時墨升說了句公道話,畢樂在一旁也樂了,衝我笑了一下。我點點頭。

    “好了,子軒,寫吧。我支持你……”

    我對她一笑,說了聲謝謝

    提起筆,鋪紙,點墨,懸肘甩墨,涮涮點點,一氣成。

    這進同學們都看呆了,別的不說,就那個利索勁與對筆墨的熟悉程度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大家沒說什麼,看著我按章 的同時,下麵一陣唏噓聲。

    “寫的不錯,寫的不錯啊,我看比著越通的好。”

    “是啊,看著很熟,寫的很啊,有點象老師寫的……”

    “不會是跟老師偷著學的吧,是不是老師的閉門弟子啊……,不知道,看著是有點來頭。沒個幾年的功夫是練不成這個樣子的……”

    “嗯。”

    下麵同學們都在說著,嘀咕著。

    “好了,大家讓開啊,把這兩幅作品都擺在那,等幾分鍾拿去給老師簽定一下,結果就出來嘍,哈哈,看看這回誰作孫子,誰當爺爺……哈哈……哈哈……”

    “這回好玩了,沒想到會打這賭,真是好笑,看看這個孫子怎麼叫得出來。認這麼個爺爺還真天下第一遭呢?”

    “好好,晾去了……”

    這時上來四個同學,拿著紙晾了起來。這時越通上來了,拍了拍我的肩膀,“嗯,看你子也練過兩天啊,不過呢?寫的太急躁了,這樣寫出來的作品最多也算得上個四等貨吧,你看看你的字啊,一道那麼粗一道那麼粗,整幅字好象在畫畫一樣,那還有什麼子法可言啊,真是的,這不是瞎搞嗎?我告訴你,我跟了老師這麼久了,老師都說了,要我們好好學好基本功,把根基紮好才是根本,象你這樣,沒學會走路呢就想學著跑……哼……跟我比,真是……哎,沒法說你……自不量力……”

    我看了看他,點了點頭。

    “越通,你寫的字最好了。”

    “那是……這個不用你說,大家都知道。地球人都知道,哈哈……”

    這時下麵的人也都在笑,好象越通說的很有道理一樣。我也對著他們笑著。

    “那是。越通一定贏。大家支持他,大家支持他……”這時我象是在鬧革命一樣,竟給他喊起了口號。

    這時同學們都一起喊了起來。

    “幹什麼呀,子軒,你瘋了,還給他喊。真是的,搞不懂你。”

    這時畢樂衝我喊了一嗓子。墨升也用那怪異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對著我也有了成見一樣。

    “真是的,我們這麼支持你,你竟然這個樣子。真沒勁。下回一定不幫他了……”

    就在這時,子房的門一下子開了。老師從麵走了出來。

    “什麼事啊,這麼吵。”

    這時同學們一下子醒悟過來了,馬上閉上了嘴。這時老師表情很嚴肅,我們一下子都知錯了,低著頭,站著一動不動,等著老師訓話呢?

    “老師,他們倆個比賽呢?”

    正在這時,聽到老師說了一聲,我們都乖乖的站好了,聽著老師訓話呢?

    這時墨升跑了過去,撒嬌般的叫著:

    “哥哥,他們倆個在比賽呢?哈哈,你猜他們賭什麼,哥哥……”

    這時墨落好象沒那麼大反應。墨升拉著他的手搖擺著。

    “哥,幹嗎呢?給你說話也不應。”

    “比賽。什麼比賽?”

    墨落說著。

    “這啊,他們倆都同意了,寫好了,就讓你鑒定,誰輸誰贏就看你的啦?告訴你這個決定很重要,至少對他們倆個很重要。”

    “,都是我的學生,對我來說啊,都一樣重要,但是對於作品而言,我是不會偏袒哪一方的。”

    “老師,支持你,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時越通好象很興奮,大聲的喊著。

    “越通,你跟誰比啊。”這時越通臉一紅,低下頭。說道

    “沒有沒有,跟著同學們鬧著玩的。”

    這時墨升也很高興,搖著墨落的手

    “哥,哪有什麼呀,不就是玩玩嗎?又沒賭財賭命的?來吧。給你看看他們兩個的作品,看看哪個的好。”

    這時墨升看了我一眼,伸了伸舌頭,好象還在生氣似的,我看了看他笑了一下。

    這時墨落被墨升拉到了旁邊的晾字的桌子旁邊。

    這時陽光普照,白白的光線照的字很帶勁,能嗅到淡淡的墨香,作品這時已經完全幹了,偶爾有點跑墨的感覺。

    “哥,你看看,哪個作品好。這兩幅啊,都沒有署名的。來吧,哥看看,這結果一出就行了。讓你也看看你的這兩個學生到底是那個行。”

    同學們也都圍了過來,低語著,我和越通走

    這時墨落站在越通的作品麵前,細細的品著,看的非常仔細,看著看著笑了,這時越通的臉上也笑了,此時好象大家都在注意墨落的表情,看到最後,臉色一變,又忽的喜了起來。

    嘴說著:不錯不錯。

    墨落的不錯還沒說完呢?這時越通高興壞了,盡量壓製著自己的興奮往後撤了一步,高興的雙手如敲鼓狀,同學們也都看著他笑。哪知道這家夥一不心,伸手過長,一個拳頭猛的頂住了墨落的背。

    “哎喲。”這一下搞得老師叫了一聲,同學們哈哈大笑,墨落一回頭。這時越通餘意未盡,仍做著陶醉狀。這時墨落的眼光看了看他。沒作聲,這時把眼光落在了我的作品上,說實話,不緊張是假的,畢竟有賭注在這。我看了看他的表情,這時依然是起初的那麼嚴肅。這時越通比我看的更認真。

    這時好象我的作品沒那麼波折一樣,看完之後,老師微笑了一下。

    “嗯,兩幅作品總體看來都很好,可以看得出這段時間有著很大的進步,不錯。”

    這時墨落說完了好象沒有下文了,這下越通急了

Snap Time:2018-06-22 19:00:10  ExecTime: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