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140章護士與眾不同


    第140章 護士與眾不同

    她的度越來越,津水似瀑,順著那根莖嘩嘩的漫了下來。

    涼涼的,微風吹來,一股很愜意的感覺布遍全身。

    這時原本以為她持續的時間不會過長,可那想到,她不但在不斷的提升度而且還把那櫻桃口的尺度猛的縮,這一下,使的我措手不及,一股很強大的感覺給我一個無法控製的信號,我受不了了……

    她的尺度在加緊,一顆顆玉白的牙齒也在麵不停的刮著……

    “不……”

    我低吼了一句。

    我在她的強勢下,無法預料下一秒會不會就此敗下陣來……

    我狠命的從她的嘴抽出來,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

    用兩隻手在她的胸口上,拚命的泄著,神物又一次占領了屬於他的地盤。

    在近乎瘋狂的抽著,她的聲音已經變了,變的如此迷人……

    如詩……如畫……如一幅美景……

    一番**之後,終於平靜下來,此時的李娟又恢複到了那種靜若處子般的樣子,我們的身體仍然交融在一起,那種歇是最完美的。她躺在我的胸上,聽著我的氣息。

    “子軒,你的這幅畫畫的很完美,狂風暴雨,淋漓盡致。”

    “這時有我作畫的環境,而且還有這種難得的氣氛,你的身體就象一張永遠有著靈性的物體,我無法抗拒”

    我淡淡的說著,她把頭仰起來,用那雙深情的眸子,望著我,從我的胸瞄到我的臉……

    而後順我結實的奶豆上吸了一下,我咯咯的笑了起來。

    “你不但會寫字,還有這麼深的作畫造詣,難得。在我們學校,我沒有再找到第二個。”

    我低下頭輕輕的望了望她。

    “就我一個?”我有點懷疑。

    “對呀!就你一個。”她說的很堅定。

    我回憶起剛才那種很繃緊的洞口,輕輕的點點頭。

    “我相信。”

    “,你信不信都無所謂。我是一個隨性的女孩,不喜歡世俗的那種束縛。自由自在,我才是我的向往,每個人的心都是一個自由神,沒有誰能夠牽製。”

    她說的很淡然,淡然間有一種對現實中的不滿。對那些頑固的愚腐之人一種輕視。更對那些對藝術沒有感覺的人的一種輕蔑。

    “我喜歡,喜歡你的這種個性,跟你的作品一樣不羈和崇拜自由。”

    “是啊。來,讓你看看我的新作《自由神》”

    她輕輕的從我的身體脫離開來,去客廳把她的作品拿了過來。

    我看到了,這麵的人就是她。意境深遠,無法用文字來比擬……

    完全的**與這幅《自由神》形成了一幅更加完美的藝術視覺。

    “我無法來形容你的大作。不過我推薦你有空去看看另一位大師級的作品。”

    “我不喜歡那些什麼門派下的大師門生。不過我很有意去看看。”

    “好啊,有空我們湊個時間去看看。”我看到對藝術如姓迷的李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位墨落大哥。

    這種造詣無疑才能得到碰撞。

    “一定。”

    “怎麼這麼久沒有過夜生活。”我輕輕的在她的耳邊私語。

    “我在創作這副《自由神》,前段時間很苦惱。思想幾乎要枯萎,一點靈感都找不到,到現在我可以把它作一個了結了。”

    她走到那幅畫跟前,從旁邊取出一支筆,遞給到我的手

    “來,用你的筆來讓這副《自由神》作個完結吧。”

    我的心中大喜,明白此時她心的意思,我提起筆點點灑灑狂草幾字:歲未狂風暴雨後軒娟之作《自由神》。她笑了,笑的那麼恬靜。

    當晚我留下了,第二天一早,我們雙雙入校,同學們並沒有查覺到有任何蛛絲馬跡。

    “子軒。子軒……”這時我身後有人叫,我感覺到有點奇怪,在學校有人叫我還倒覺得正常,可是在外麵,誰還認識我呀。

    我扭頭看去。這一看,讓我大吃一驚,這個人好象很熟悉。

    她還是沒變,一身護士服,不高不矮的身材,不胖不瘦的體格,再加上略上肉感的豐滿姿態,總能給人一種很陽光很健康的感覺。

    這個就是那天我的司徒可心在醫院遇到的那個護士,那個我們在床號房**碰撞後讓她給撞上的護士。那天她給可心熬粥喝,還要去了我的電話。

    我全記起來了。

    她沒有吭聲,靜靜的笑著。

    “你還記得我嗎?我是那個護士。二門診的護士。”

    這時她自已解釋著。我一笑,看著她那陽光的臉,真的想去親上一口。因為我現在對愛情已經沒有任何眷戀了。可心背叛了我們對愛的誓言。我現在隻想著**女色。

    這個護士主動給我打招呼,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護士很需要關懷。那種男人才能給予的關懷。

    “當然記得,你叫高婷婷。”

    “,對對,我就是高婷婷。”說話的同時,她把胸挺了一下,這一挺讓我觸目心驚。

    她是護士,她應該很理解男人的習性。

    “我們去走走吧?”她主動把手伸了過來。

    我看了看她,看了看那隻白白的手。看上去很滑。

    “來呀!”這時好象我怕女孩一樣,我不服氣的把手伸了過去。一抓。

    把她的手抓了個正著,這時一個東西硌了我一下。

    我把手鬆開,看到一個明晃晃的戒指。

    “你有男朋友了?”

    “你有女朋友了?”她馬上反問了我一句。

    我一笑。

    “我和女朋友分了。她背叛了我。”這時我猛的想起了鄭爽給我的信息和圖片,心有一種難以抹滅的恨意,油然而生。

    “我朋友也背叛了我。我們今天分的手。”

    “你今天怎麼會在這。”

    我問道,她靜靜的看著我,眼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

    “我現你有這個習慣,我早就觀察到了。”

    “,我真的很榮幸。”我又把手拉了起來,這時她把手扯了回去。

    看了看自己手,伸手把戒指脫下來,一下子扔了過去。

    “噯!!!”

    她看到我驚訝的樣子,不由的笑了起來,我望著她

    “我現在需要你。真的。我們倆個同病相憐。”

    “不用這麼悲慘吧。我已經麻木了。”我望著高婷婷的眼說著。

    “。我們走走。”

    “好”而後我拉著婷婷的手,象是一對正在熱戀的情人,慢慢的走在這條曾經和可心一起做,愛的河邊,前麵不遠的地方就是那顆古柳。那顆曾經見證我們**的古柳,而今,人已去,人非昔麵。

    “我和可心曾經在這**澎湃。”

    “是嗎?”

    她四處張望著,似乎在尋找我們生**的地方

    “就在那顆古柳後。”

    “古柳?”

    我指了指那顆滄桑的古柳,風依然清新可嗅。婷婷的長,隨著風兒飄泊,粉紅的護士帽下,整齊的劉海在暗示著我那顆正在萌動的**。

    “這行嗎?”

    “行啊!空氣又好。”我指了指這條河,河不是很寬,但裝飾的很漂亮。一水的燈光把整個黑夜撕開,麵依然把一對對的情侶暴露出來。

    “你知道我說的什麼嗎?”她那兩隻會說話的大眼睛,對著我撲閃撲閃著。我試著要去讀懂她。

    “什麼?我們在這坐坐呀?”我故意說道。

    “哦。”她也來了個順水推舟,隨便應付了下來。

    “走吧。”我拉著她的手向那顆富有情調的古柳下走去。

    風象是變乖了一樣,似乎一下子沒有了冷意,她的手好滑,我用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摸了起來。她的手也在動,在隨著我的感覺動。

    “你知道嗎?我覺得你挺有意思的?”

    “我,不會吧。怎麼個有意思啊?”

    “我覺得你早熟?”她說的很直接,那雙眼睛直愣愣的望著我,期待我的回答。

    “啊?為什麼這麼問啊?”我感覺她問的好稀奇。

    “你這麼怎麼會知道……”

    “知道什麼?”我緊緊的逼問,想讓她把那句話說出來。

    “知道什麼?你不知道啊?”說到她的臉上飛來一朵彩雲。

    “不太清楚?”

    “那天你和那個女孩做那事?”

    “哦。我早熟。”

    “我看你也很早熟啊。”

    “是啊。我的環境注定我早熟。”這時護士說著。好象她的故事比我的故事還新鮮。

    “為什麼這麼說啊?”我似乎更加感興趣。

    “我說了你也要給我說說行嗎?”她仰著頭,很真誠的望著我。

    “這不叫互報**嗎?你這麼相信我呀?”我看了看這位紅樸樸的護士,覺得她跟別的女孩與眾不同。

    “相信。”她的眼神很堅定。

    “好。你說了我一定給你說。我保證,我說的句句真實。”

    我也很認真的給她說著。

    “,其實我家三代都是醫生,我的爸爸是附近有名的西醫,我媽也是婦科的主任,在醫院上班,在我們家樓下自己開了一家私人的門診部,打的時候我就是看著這樣男男女女在我們家的門診進進出出,我的時候,爸媽沒空帶我,所以給人家接生的時候,都把我放在旁邊,久而久之,對女人的一切都很是熟悉。”

    “你打就是這麼過來的呀。那豈不是對生理這塊特別有經驗啊。”

    “可以這麼說吧。那個時候,我的學習成績還沒有我的醫學知識好呢?老師讓背的課文我都背不下來,對看病的醫方卻背的滾瓜爛熟。”

Snap Time:2018-06-19 01:01:52  ExecTime: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