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132章青澀


    第132章 青澀

    “不,我是人,我是李輝。你是子軒?”

    “啊。不你不是李輝,你不是李輝”我幾乎要嚇死了,我才不相信他就是李輝,我來的時候明明看到李輝在床上睡著的。他不可能是李輝。我心在翻來覆去的想著。

    “你是子軒,我真的是李輝。”這個人非人鬼非鬼的家夥此時竟向我飄來……

    我嚇得連連後退。

    “子軒,我真的是李輝。我的被子故意那樣弄的,怕學校查,真的。我是輝。”

    這時我的心稍稍平靜了些,慢慢的理智了起來,對啊,這個世界是科學的,怎麼可能有鬼呢?我仔細想想曆來所經曆過的種種可怕的事情,都是自己嚇到自己的。對,我要麵對現實。

    我慢慢的把頭抬起來。看了看。

    這時我才現這個人非人鬼非鬼的東西真的是李輝。

    “怎麼會是你啊。”

    我平靜了下來。

    “還不都怪你。給我說的泡妞計劃,我想來想去,越想越睡不著,這不,就偷的來這打個空炮了。我實在憋不住了,沒想到這麼糗的一幕讓你看到了。哎,你得給我保密。好嗎?”

    這時平時特別愛開玩笑的汽蛋李輝竟有點認真的意思。

    “好。”

    “,剛才你怎麼那麼害怕啊。真的沒看出來啊。”

    “你看看你什麼打扮啊,人不人鬼不鬼啊,頭上帶著個毛衣幹嗎啊?”

    “媽的,這個天太冷了。帶上這個就是怕別人一下子闖進來,好遮一下自己啊。我也沒想到你會一直看著我,你呀,真夠壞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看的過癮。第一次見。哈哈……”

    “過癮你個頭,你可得給我保密啊。噯!對了,你來幹嘛?不會是專門**我做這個的吧?”

    這時經過李輝一問,我才想起來,我是來拉巴巴的。

    “喲!我的天啊,我都忘了,哎喲。我真的憋不住了,等下再聊。我去上趟廁所,哎喲……”

    終回到了宿舍,這時李輝基本上已經招架不住了,句句都是答非所問。

    罷!天也不早了,我也該睡覺了。

    到了課吧,同學們依然喧嘩。

    “子軒,這個禮拜天去啊了,我找你都沒找到。”

    這時冒不丁的問了我。

    “我呀,回家了,你找我有事嗎?”

    我望著畢樂。畢樂平常喜歡跟我說話,我也時不時的給予她足夠的溫暖。

    “,找你能有什麼事啊,還不是你答應人家的,教人家練字?教到現在還沒見你給我說上一句話。你到底說話算不算啊?要是不算的話我就當作你沒說過。”

    “哪會不算呢?我畢子軒,說話一向都是有言出必行,絕不放空炮。”

    當我說出放空炮的時候,一時才現這個是畢樂,可是一個青澀的懷春姑娘。

    “,空炮?這個詞比較鮮,我覺得新華字典上應該加上,聽上去真有意思。”我望了望畢樂,一起笑了起來。

    “加到新華字典,拉倒吧。這可是粗話。哈哈……”

    “你笑什麼……什麼粗話……”

    畢樂真傻。白有那麼一雙大**了。我還以為她真的很早熟呢?日子久了,才知道畢樂真好單純啊。相比我而言,哎,不說為好啊。我還要以我才貌雙全,**倜儻的形象出現。不能把我立下的口碑毀掉啊。

    “哈哈,逗你玩的,我的嘴大,所以叫粗話嘍。”

    “真有你的,什麼都想的到。”她說到這竟有點羨慕我的意思。

    “來,畢樂,我告訴怎麼寫好字。”

    “好。”

    這時的課上,大家都在玩自己的,誰也不管誰,我邊給她作示範邊說道。

    “挺胸”

    她一下子直起了腰,一挺,哇!我的眼前一亮,被她那又尖又大的胸給刺了一下。

    “提臀”

    “提臀?幹嘛要提臀啊?”

    我一時也想不起來怎麼回答。其實就是看的不過癮而已,想多看看她那蠻腰大胸啊。

    “提臀嗎?坐的就直了,不然的話角度不對,不信你試試?”

    她把臀鬆下來,又提上去。臉上的表情並沒有那麼豐富。

    “哦!是這樣啊?還有呢?”

    “頭自然下垂,成45度角。把筆放在虎口上自然傾斜,枕腕。”

    “什麼枕腕啊。”

    “枕,就是把你的手腕象睡在桌子上一樣,找一個支點。”

    “哦,不對啊,我看子上有說懸腕,懸肘啊。”

    “那是寫毛筆子法的時候用的。我們這屬於硬筆,硬筆就是指的除毛筆,軟筆以外的都屬於硬筆了,當然,毛筆外還有雞毛筆,還有以須帶筆啊,以手指帶筆的指子,竹箸作子啊,樣式太多了,反正我們今天說的是硬筆,就隻說硬筆,其它的以後再說。硬筆的創始人就是我們的龐中華老師,他就是最先提出來這個硬筆的定義的,你要是學的話,我明天把我的字帖給你帶過來,他的字也適合女孩子練習,字體飄逸,灑脫,輕鬆自然。”

    “好啊,我就喜歡你的字,不過我覺得你的字更加渾厚,骨內相間,你不會也練過龐中華的字吧?”

    “我起初練的是毛筆,後來才接觸到了龐老師的字帖。先是從二王,柳公權,顏真卿入手的,後來還有趙佶的瘦金體。把以你看著有一種筆鋒的感覺。”

    “對對,那種筆鋒好利的感覺,特別是每一捺的尾部,寫的太漂亮了,而且中間的骨架卻很豐潤,兩者搭配的很完美,就好象我們女孩一樣,搭配起來特別好看……”

    這時畢樂說著,無意中用手在自己的胸部用那可愛的蘭花指拂著。那姿態稍稍有種誘惑的意思。我不免多望了幾眼她那鼓起的地方。

    這課上的有滋有味,透過玻璃窗的陽光輕灑在桌子上,折射在她的鼓鼓的胸上,一道富有磁性的光芒闖進我心靈的窗口,我的心為之一顫。

    “輝”

    這時後麵聽著有人在叫李輝。

    “別動,一動就進不了啦。”

    “這個李輝在幹嘛呢?”這時李晴找他,卻聽到這樣一句摸不著頭腦的話。

    “什麼進去了。”這時李晴又問了一句。

    “你躺下啊。”

    “躺下?”李晴更是犯暈

    這時下麵的幾個男生可能想到點意思了,不禁失聲笑了起來。

    這一笑,李晴也覺得不對勁。但此時也下不來台了。

    “就是說你呢?躺下,就這就行。不痛的,別怕?”

    我回過頭,看到李輝那樣子,心想肯定做夢春了,說不定做夢正在強行對他那個心怡的女孩使壞呢?

    “神經病?”李晴一扭頭走了。

    “別走啊,”這時李輝象是知道一樣,一把把李晴拉了過來,這一拉不要緊,一點也沒防備的李晴竟一下子倒到了李輝的課桌上。

    這時還流著口水的李輝正欲對她不敬。

    就在這時,李晴弓起手一下向李輝的臉上抓去。同時,李輝被擊醒,臉上頓時有五道鮮紅的指印,從這個浮出來的指印上可以看得出來,這一下夠狠的。

    “你幹嘛呢?”這時李輝徹底的醒了。

    “你耍流氓。我告訴老師去?”

    這時說著,李晴的淚水似乎要掉出來了一樣,捂著嘴,象失了身似的跑了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李輝還不知情,竟糊糊塗的問我。

    “你,你這個家夥真闖禍了,你把李晴給拉過來,還要親她呢?”

    “啊!這,這怎麼可能呢?我那是在做夢啊,夢的就是李晴啊,我的天啊,我,我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啊,子軒,救救我吧。我喜歡的那個女孩就是李晴啊。”

    “現在?現在恐怕沒救了。”

    “完了完了,這回我的計劃全部泡湯了。完了……”

    這時李輝,坐立不安。

    “輝,你行啊,這麼漂亮的李晴都被你占便宜了。行。以後我要是遇到喜歡的女孩,我也裝著上睡覺,把她拉過來親一口,哈哈……”

    這時後邊的同學不停的嘲笑著。

    “這回不算,親都沒親到,要是受處罰可是不值了。不過也行,拉了拉手,好象還抓了她胸一下,哈哈。這個家夥悶孬啊,悶騷……”

    “還悶騷,明著也騷啊,你看看平常見了女孩眼睛就藍光。”

    “這就是傳說中的狼啊,哈哈……”

    “噓,點聲,老師馬上就會來的。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正說著呢,門口就出現了老師魁梧的身影。後麵不家一位嬌滴滴的女生,眼淚還在嘩啦啦的流著呢?

    李輝,低著頭,一聲不吭,裝斯文呢?

    “輝你過來一下。”說著老師走出了教室,輝也跟著出去了,這時李晴也跟著走了出去。在出門的同時,能看得出李晴對李輝的那種恨。

    老師走了,同學們在下麵亂成了一鍋粥。

    一直到了下課,放了學,同學們也都在議論給紛紛。

    回到宿舍,李輝一臉的喪氣。趴在床上一聲不吭。

    “輝,別在意了,老師怎麼給你說的呀?”這時管用偉問道。

    “沒怎麼說。”

    聽著沒什麼好氣。他正在氣頭上,我也懶得去管他。

    “是啊,你說在課吧上怎麼會睡著呢?還做春夢。”

    這時管用偉嘮叨著。

    “還說呢?這事都怪子軒?”

    我一聽,不對啊,我今天可是最好的,一句話都沒說什麼,怎麼一出聲就賴到我的頭上了,我真的搞不懂這事管我什麼事?

    “李輝,你這個家夥太沒良心了啊,這事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啊。我讓你去拉人家李晴了。”

Snap Time:2018-06-22 18:56:26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