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作者:推窗望月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欲火焚身風流嫂子最新章節第346章淡定(14-08-01)      第345章抓人(14-08-01)      第344章報答(14-08-01)     

第95章鬆鬆包裹的水蜜桃


    第95章 鬆鬆包裹的水蜜桃

    正在我們聊的正高興的時候,鄭爽忽然來了短信,說龍哥被人抬到醫院了。我心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本來這事怪自己的,這回倒好,自己竟弄到了醫院.

    看了鄭爽來的電話我好久沒有回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

    “子軒,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我看了看這則短信.幾乎央求.回想起剛才還在床上魚水之歡,而現在隻剩下她一個人獨守空房.沒辦法,誰讓你勾引我呢?自討沒趣吧.我心想著.

    “,沒有安全感?”我打了個問號.了過去.

    宿舍依然是熱鬧的很.不過現在已是深夜,大家都是靠著那點葷段子維持興奮點.

    “子軒,這家夥還在跟美媚聊天呢?挺入神的.一句話都不說了。”這住在我對頭的眼鏡說

    “我?”我抬頭看了看眼鏡

    “你不會也想讓我攻擊你啊.看你更斯文,不想打擊你哦。”我富有挑戰性的吱了一句.

    “我可不敢啊.你們都是能人,俺可不能比.看你們聊的這麼開心,我啊,我也想插上一嘴.你們聊你們聊……我決不說話”

    “眼鏡,你不用怕他,有我們呢?別看他表麵長得斯斯文文的.心啊,一肚子的壞水。”

    這時李輝一下子爬到了眼鏡的床上.“李輝,誰不知道你啊,從頭色到腳.還好意思在這說話.眼鏡我可告訴你啊,這個家夥可有汽蛋哦,心傳染哦.哈哈”我拿著手機指了指鑽在他被窩的李輝.

    “啊……李輝,你給你滾……”說著,眼鏡真的當了真,一把把李輝推到了床下.李輝一下子從地上站起來.忙解釋著

    “眼鏡你個傻B,汽蛋哪會傳染啊.這不屬於傳染病的.子軒,你個壞蛋.老是亂說。”

    我躺在床上,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李輝,笑的合不攏嘴.

    “#%“不給你們玩了.接個電話去。”我抓起來,走出了宿舍.

    身後一陣喧嘩.我知道是議論我的.此時我顧不了那麼多.

    我按了接聽鍵.

    “子軒,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你能不能陪陪我啊。”對麵是一陣的哭泣聲.我的心一下子軟了,本來我那顆猶豫不定的心一下子做了做了一個決定.去她哪.

    因為我不想看到女人流淚,再說了,這事也本來就是因我而起.龍哥受傷住進了醫院.現在隻剩下鄭爽一個人確實有些可憐.

    我隨後穿了件衣服推門衝了了出去.這時學校的大門已經禁止了出入.

    “你幹什麼去?已經不讓出去了。”這時看門的保安一下子攔住了我.

    “我去一下門外麵.打個夜宵.很的。”說著我就候衝過去.哪知道這個保安一個攔腰鎖玉帶.我愣是沒有動彈.

    “點回去。”我抬著看了看這個保安,挺年輕的,看上去挺英俊的.可是為什麼這麼不通人情世故啊.

    “我就去五分鍾,去去就來。”這時保安好象是動了心.最近保安說了句

    “這麼餓嗎?真沒見過你這種人.真是餓死鬼托生的.來,在這登個計。”這時保安一下子把我拉到了保安室.拿出紙和筆,遞了過來.

    “好了。”我幾乎沒用時間,就寫好了,說完便趁他不注意開溜了.

    我剛跑出幾步.就聽到後叫了起來.

    “寫的什麼玩意.你這是什麼名字啊.學校規定不能寫太草的字。”

    “你再仔細看看.能看懂。”我繼續向前跑

    “什麼呀.苟念啊。”身後又傳來一句喊聲.

    “是啊,是狗念。”

    這時這個保安終於悟出來了,我能聽得出後麵有追趕的聲音.

    我回頭一看這家夥真的跑了過來.我心害怕極了.忽然聽到後邊又一個聲音.這才把放在心的那顆石頭放了下來.

    “李勇.你給我站住.你擅離工作崗位,還不過來。”這時追趕我的腳步聲停止了.我顧不了那麼多,一下子轉彎去了鄭爽那.

    可以說是一路跑,這時就走到了出租房的那個樓下.我剛進樓.又碰到這個老太太.這回老太太沒有說話,陰陰的笑了一下.這一笑,卻讓我心一下子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為什麼這個老太太經常做這種鬼詭的表情呢?而且這人表情似乎都有一種特別的意思在麵.

    我停在樓腳下.頓了一下.可是無論怎麼想這回都不會有危險.因為龍哥去醫院了,看被稀毛打的那個樣子情況也不會好到哪去.鄭爽一個未成年的女生能把我怎麼樣.想到這,我白了一眼這個死老太.徑直上了樓.樓的燈被我的腳步聲一腳腳的踢開.到了39房間.停下了.為了安全起見,我把頭帖在牆上,聽了聽麵的動靜.沒有其這的聲音.隱約有女生哭泣的聲音.

    不用想,這個女生肯定是鄭爽.

    我輕輕的敲敲門.這時哭泣的聲音稍停了一下.等了兩分鍾.門一下子打開了,一道涮白的光劃破黑暗.正在我想進去的時候,忽然我現有點不對.這時出來的不是鄭爽,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回肯定有危險.

    說時遲那時,這時一個人嗖的一聲,從門後竄了出來,一把冰冰的東西一下子置到了我的脖子上.我嚇得急忙想轉身.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這個家夥用手一鎖我的胳膊.一擰,我痛得哇哇亂叫.我想這回我完了.可是我怎麼也想不到這還有誰對我下這個毒手.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這個人開口了.

    “子.沒想到吧.沒想到你還真色,這個女人一句害怕你就跑過來了,行啊.我就讓你們這一對淫混死到一塊.媽的.沒想到吧.你龍哥我沒那麼容易死。”

    我稍一扭頭,果真是這個家夥耶,可是為什麼鄭爽要和他和起夥來害我呢?我感到莫名其妙.

    “你再看看你的情人.啊,現在正****的在床上等著你呢?去啊,去啊。”

    這個家夥真的是變態了,瘋似的胡說著……每說一句刀子就深入一點,這時我感覺到這個刀子再動一下就要進到肉了,這種恐懼,使我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這時我看到鄭爽也正被脫的光光的用繩子捆的個結結實實.靠著牆頭哭的上氣不拉下氣.這時我才明白,肯定剛那鄭爽的那些話都是這個瘋了的龍哥指使她說的.

    我明白,現在這個時候最主要的是喊,隻要有人到,我們的危險就會少一分.不然的話,就算我們不死也會有難以預測的危險.死了更不會有人知道.

    在死亡的邊緣,往往能做出驚人的行動.我拚命的喊著.鄭爽也大聲的哭泣.

    就在這時,還真上來了幾個人,看到這種情況,都躲在門後偷偷的看著我們.一個上來解救的都沒有.我徹底的失望了

    這時這個龍哥,更瘋了.一邊嚇唬著圍觀的人們.一邊拿著刀製止我叫喊.

    就在這時,忽然我聽到一個急促的聲音.

    “點放下刀子。”

    隨著這聲吼.這時一個東西隨著人群的縫隙嗖的一聲向我的眼前飛了過來.

    我嚇得一閉眼,心想:玩了.一把刀子還不夠吧.這回又飛來一個東西,我的腦袋不開花才怪.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正在這時,我卻現的的脖子一動,卻聽到了刀子的落地聲.我時旁邊這個龍哥唉喲唉喲的叫喚聲.我真的有點不相信.急忙睜開眼,一看這時一個黑影忽的站在我的身邊伸起一手,在龍哥的頸部就是一掌,這一掌下去再看龍哥,已經躺在地上.歪著脖子叫呢?

    我一聲,是救星來了.抬眼仔細看了看這個救命的大恩人.

    寸頭,方臉,濃眉大眼.整個身體看上去很健壯,隔著那件緊身的背心依然能明顯的看出那突起的三角肌.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左掌是紅色的.紅通通的紅,我的天啊.真的好象是的情景一樣.我亦夢亦幻的回憶著一切.總有點不相信這是事實.

    “你子等著.叫你多管閑事。”

    這時龍哥躺在地上還嘴硬.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我讓你說”沒想到這個救我的大恩人竟然如此火爆.上去在這個龍哥的頭上踹了兩腳.這兩腳也真夠狠的,嘴都溢滿了血.隨著嘴的張合不停的往外冒著.

    “大哥算了.走吧。”這時這個紅掌的救命恩人還不解氣.上前用那隻紅掌在龍哥的臉上狠拍了兩巴掌.

    “子.我等著你呢?你記著.我叫田散.一中高一。”

    龍哥望了望.無力的把眼閉上.

    “兄弟,你也是一中的吧.我見過你.是我的鄰班.有空找我.田散。”說完,什麼都沒說.一路輕鬆的跑下了樓.我望著他消失在轉彎的身影,好生佩服.這麼好功夫.要是我的話還怕個球.這時有認識鄭爽的人趕緊跑過去把她解開,拿了衣服穿了起來.

    嗎?點啊,這都出人命啦.點來了啊.廣場北側第一幢。”這時人群一個老太太的聲音.

    我一看.媽的,又是這個老太太.我在想這個老太太跟這個龍哥到底是什麼關係啊.什麼事都跟她有關係.真是的.

    這時沒過幾分鍾.警車一下子到了.救護人員,匆匆忙忙的抬著擔架把龍哥拖了上去.整個人看上去都是血淋淋的.人們都急急的跟著救護人員下去了,這時這個房間頓時空了起來.我沒走.因為我不放心鄭爽,此時我覺得.鄭爽真的挺可憐的.一個剛上高中的女學生.怎麼會跟著一個社會的混混在一起呢?真的有點搞不懂.

Snap Time:2018-06-24 05:20:10  ExecTime: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