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火神  無極劍神最新章節  無極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極劍神最新章節新書《九天劍主》已上傳(18-10-02)      第1569章 完結(18-10-02)      第1568章 靈魂猶在(18-10-02)     

第1569章 完結


  萬界遭受衝擊,仙界已然不在,但這並不影響萬界的發展,雖然蘇雲成為凶劍劍靈,成為世之主宰,但他對稱霸世界,至始至終都沒有任何興趣。
  這一切都結束後,蘇雲便返回了真魔界,而在那,還有很多人在等著他。
  真魔界在八齒的發展下,已經有了初步起色,不過蘇雲並不打算定居此處,而是帶著蘇傾兒、狐千魅、界主以及龍仙璃等人回到了天武大陸,無論他的實力有多強,至少,他是從這走出來的,心中多少都有份情結。
  萬界恢複了平靜,每個界麵的人都慶幸自己還活著,他們都知道了阻止這一切的人,便是蘇雲,無形之中,已將這絕世之人奉為心目中的神靈,無人敢違背,即便是始祖在他麵前,亦如螻蟻。
  仙界已經覆滅,靈界也已崩損,就連北陽都支離破碎了,萬界之首,便成了萬華界。
  蕭還踏足於昔日破碎的混沌之中,這便是被凶劍覆滅的仙界,她希望能在這追尋那些死去的強大仙人留下來的些許足跡,亦或遺失的財富,當然,不僅僅是這仙界,諸天萬界,都將成為她遊曆、修煉的地方,她永遠都不會滿足,在武道的追尋上,她永遠都不會停止下來。
  一道亮光突然在混沌之中閃爍,蕭見狀,眼冒喜色,立刻飛身而去。
  但就在她靠近亮光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卻映入了她的眼中,那亮光,不過是這身影身上衣物的一件飾品罷了。可看到這身影,蕭依然顯得驚訝無比。
  “你怎麼在這?”蕭打量了麵前的人,眼眸中還冒著濃濃的戰意。
  “我可不是來找你打架的。”麵前的人察覺到她的戰意,笑著說道。
  “我知道你不是來找我打架的,而且現在的我,怕是連你一根手指頭都贏不了,不過蘇雲,我相信,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戰勝你的,等我踏上武道的巔峰,我一定可以!”蕭堅定道。
  “‘女武神’的稱號到底不是浪得虛名的,我會期待那一日的。”
  蘇雲坦然而笑。
  “那你來這做什麼?”
  “我要成親了!七日後!”
  “哦?和誰?”
  “去了便知道了。”蘇雲伸出手,手掌間泛起一圈瑩潤的光芒,隨後一個卷軸顯現出來,他遞了過去,蕭接下。
  她眼中掠過一絲失落,但很快便被她掩飾過去了,看著卷軸,問道:“這是什麼?”
  “我做的傳送卷軸,隻需捏碎,便可直通天武大陸!”
  “哦?”蕭打量著手中的卷軸,閉目感受了下頭蘊含的奧妙,片刻後驚訝不已,嘖嘖直道:“到底是蘇雲,這頭的空間法則,簡直太可怕了,我怕是一輩子都領悟不到。”
  “你若想要學,我隨時可以教你!”蘇雲直言道。
  “免了,怎敢勞煩主宰大人?”蕭開玩笑似的搖了搖頭:“我不想依靠你,我隻想靠我自己,或許會很辛苦,或許會花費很多時間,但這不重要,我崇尚力量,也很享受修煉的過程!”
  “我知道。”蘇雲自然理解,這些年來,對於蕭,他一直都很了解。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我會在天武大陸等你。”蘇雲揮了揮手,轉身離開,身軀漸漸消失於混沌之中。
  “好的!”
  蕭笑容燦爛的說道。
  但蘇雲離開之後,她的笑容漸漸消失,視線轉移,落在了手中的卷軸上,她默默的望著卷軸,小手微緊,最終,卻是歎了口氣。
  心中那份隱隱的期待,最終被現實所澆滅。
  這一刻,她突然不想那般去追尋什麼所謂的武道了。
  “歎氣做什麼?”
  就在這時,她的耳邊突然又冒出一個聲音來。
  蕭嚇了一跳,差點沒摔下去,一看,居然是蘇雲,還用著那壞壞的笑容望著她。
  “你做什麼?修為高也不能這般欺負人吧?”蕭瞪了他一眼,惱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記還有樣東西沒有給你。”蘇雲一臉抱歉的說道。
  “什麼東西?”
  隻看蘇雲淩空一摘,不知從哪拿來一套火紅的袍子,遞向了蕭。
  蕭呆呆的望著那袍子,整個人就像是傻了一般。
  亦不知過了多久,她伸出手,有些顫抖的接了過來,一雙明眸不解的看著蘇雲,但見那人微微一笑,溫柔道:“既然你接了,那便是答應了!!”
  “你何時變得這般無恥了?”蕭笑了,眼眸中閃爍著一點淚花。
  “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也是!”她擦了擦眼角。
  “等你處理完你的事情,來找我,我會在天武大陸一直等你!”
  “如果我不來呢?”
  “我會綁你回去!”
  “你這是強搶民女!”蕭哼道。
  “是,又怎樣?你能找誰伸張嗎?”蘇雲雙手抱胸道。
  蕭一聽,卻說不出話來,但卻是笑罵了一聲:“你這人太霸道了!!”
  蘇雲擦了擦她的眼角,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唉,蘇雲,等等!”
  蕭喊了一聲。
  “怎麼了?”蘇雲扭過頭看著她。
  卻見蕭狡黠一笑,說道:“你可知我前段時間遇見了誰嗎?”
  “誰?”
  “你的老相好,白嫣扇!”蕭笑道。
  “哦?白嫣扇?”蘇雲一聽,搖了搖頭:“我雖然與她同從天武大陸走出來,但你要說她是我的老相好,那可就錯了,不過,她來這作甚?”
  “還能作甚?與我一樣啊!”蕭道。
  “是嗎?”蘇雲思緒了會兒,說道:“白嫣扇與你一樣,崇尚武道,但你是理智崇尚,她卻是盲目崇尚,而往往都是事倍功半,因小失大,追逐強大力量的**蒙蔽了她的心,如此,很難證得大道。”
  說罷,蘇雲轉身,身形消失。
  蕭一聽,也不做聲,笑了笑,將那衣服美滋滋的收了起來,轉身朝那朦朧的混沌飛去。
  與蕭辭別,蘇雲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一片仙意縹緲之地,這是崇廣界,是一個麵積不比極武世界小的界麵,凶劍滅世之後,大部分靈修者皆以此處為他們的主界麵,除萬華界後,這是諸天萬界最繁華的界麵。
  而在崇廣界的中央處,有一座上崇殿,殿主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老者立於殿外,望著驕陽,昏黃的眼渾濁不堪,像是陷入了某種沉思。
  沒過多久,兩個身影從殿內緩步走出,這是兩位中年人,一男一女,他們的修為不低,但額間已布滿了皺紋,臉色也憔悴的很。
  “爹,您進去歇息會兒吧。”
  中年女子攙扶著老者,開口輕說道。
  “我不累。”老者搖了搖頭。
  一旁的中年男子久久不做聲,低著腦袋,亦不知在想什麼。
  “真是造化弄人啊,你們可曾想過,他會有今天?”老者突然自嘲一笑,轉過身看著二人。
  中年女子神色一僵,欲說什麼,但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不日後他便大婚,如今他送來請帖,證明他心中還是有我們的,父親大人您為何推辭不去?”旁邊的中年男子猶豫了會兒,終於說話了。
  但他的話剛剛落下,卻惹來老者冷哼連連。
  “你還有臉去?當初你們為了救琉洛,欺瞞了他多少年?讓他吃了多少苦頭?經曆了多少生死?如今你們還想著去見他?我還真不知道,我的女婿居然是臉皮這般厚的人!就算他願意認你們,你們真的好意思與他相認嗎?”
  “可...父親...”
  “別人送來請帖,不過是看在琉洛的麵子上!你們還真的認為是他原諒了你們嗎?或許他是原諒了你們,可那又能如何?莫要多想了,他本就不欠你們的,更是跟你們沒有半點關係!!以後斷了這念頭,好好反思吧!!”
  老者說罷,轉過身朝殿內走去。
  這一男一女互視了一眼,皆是長長一歎,轉身走了進去。
  蘇雲並沒有看到這一幕,他根本就沒有在沈武皇所創的上崇殿,來到崇廣界後,他是直接朝新的無雙派住址進發。
  敖無雙在經曆無雙滅門之後,帶著宗門殘存之人四處躲避,待萬古天神眾被蘇雲覆滅後,便來到這重建了無雙派,上官妹鴦得知此事後,立刻前來與父母團圓。
  新的無雙派坐落在一座小島上,這兒綠樹繞島,鳥語花香,宛如仙境,不過無雙派的大門處卻是門庭若市,大量靈修者進進出出,好不熱鬧。無雙派乃仙界宗派,敖無雙更是仙人,對於普通的靈修者而言,這簡直就是神,凶劍滅世之後,大量仙人散落在各個界麵,以至於引得無數普通的靈修者甚至是凡人開始尋覓仙蹤,踏入修煉之道。
  蘇雲瞬間落在了大門前,但這兒人來人往,卻沒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抬起頭,看了眼大門上三個燙金大字,微微一笑,朝頭踏去。
  “站住,你是何人?來此何事?”
  守門弟子顯然是第一次見到蘇雲,立刻將之攔下,大聲喝道。
  “敢問貴派掌門敖無雙何在?”
  蘇雲開口道。
  “你要見我們家掌門?你是何人?”那守衛奇怪的打量蘇雲。
  “我是蘇雲!”
  “蘇雲?沒聽說過,不過你可以在這候著,我去通報一下掌門。”
  聲音落下,那守衛跑了進去。
  然而沒過多久,敖無雙上官傾城急匆匆的從頭小跑了過來,惹的四周之人好生驚奇,而更讓他們驚奇的是,這二人跑至門口那個穿著一身錦服的年輕男子麵前時,竟是要跪下,但他們雙膝還未落地,便被那男子扶起來了。
  “二位還是莫要這般拘禮了,我們也不是第一次見麵,隨意些便好。”蘇雲笑的說道。
  敖無雙與上官傾城對視了一眼,皆默默點頭。
  “蘇雲,沒想到你成為了萬界第一人後,初心依舊不改,佩服!”敖無雙笑著說道。
  “或許這就是你能尋獲大道的根本原因吧。”上官傾城道。
  “這不過是我而已。”
  蘇雲笑了笑,四處張望了一圈,問道:“妹鴦呢?”
  “鴦兒啊?她在閉關呢,我去喊她出來吧。”敖無雙忙道,繼而轉身,欲讓弟子前去將上官妹鴦喚來。
  但就在這時,一道紅色閃電突然劈向蘇雲,速度極快,令人猝不及防。
  這道閃電剛剛靠近蘇雲,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眾人順著閃電飛出的地方望去,便看到一名滿頭粉紅長發的少女從頭走了出來。
  敖無雙見狀,臉色大變,斥道:“鴦兒,不得無禮!!”
  “沒事。”蘇雲卻是灑脫一笑,看著上官妹鴦,雙手抱胸道:“不錯啊,居然已經靈玄神了,看樣子我送你的那些丹藥你沒有白費嘛。”
  “那是當然,連傾兒都是始祖境界了,我這個做師父的如果連靈玄神都沒有,豈不是太沒麵子了!”上官妹鴦哼哼了兩聲,繼而跑了過來,打量著蘇雲,問道:“這段時間,你去哪了?”
  “一直在天武大陸,最近才有點時間出來,看看你們。”
  “是嗎?”上官妹鴦笑了笑,小嘴兒抿了會兒,問道:“最近還好嗎?”
  “不錯,你呢?”
  “還好。”上官妹鴦環顧了下四周,說道:“就是此處太單調了,沒趣,想去外麵轉轉。”
  “哦?去我那玩玩如何?”
  “你那?”上官妹鴦掃了眼蘇雲,說道:“也行,好久沒去天武大陸了,去那看看也可以!正好我也要看看傾兒的實力到了什麼地步了。”
  “反正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挑戰的!你還需要再努力哦。”
  “她是你的雙修伴侶,我再怎麼努力,怕也追不上了。”上官妹鴦有些低落道,突然,她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蘇雲,不如我也做你的雙修伴侶吧!”
  “嗯??”
  此言落下,四周皆靜,敖無雙與上官傾城皆睜大眼睛看著上官妹鴦。
  所有人都沒做聲,四周鴉雀無聲,寂靜的很。
  上官妹鴦緊張了,臉頰也通紅起來,小腦袋立刻垂了下去,十指攪在一塊兒,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心懊悔的很,她小心的抬起頭,看著蘇雲那張清秀俊俏的臉,聲音顫動道:“那個...我...我...我開玩笑....”
  “好啊!”
  就在這時,蘇雲突然打斷了上官妹鴦的話,嘴角揚起一絲笑容,那雙劍目直愣愣的盯著上官妹鴦,玩味兒道:“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投懷送抱,我哪能不要?你可不準反悔啊。”
  “你....我....我....”
  上官妹鴦早就懵了,大腦一片空白,她根本就沒想到,蘇雲居然真的會同意,一時間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敖無雙看了眼上官傾城,卻見上官傾城的嘴邊,也揚起了淡淡的笑容。
  ........
  ........
  灰暗的冥界,枯寂與死亡在這片土地上蔓延,一隻隻麵相猙獰的冥獸在這片大地上晃蕩著,而在冥界的中央,一個寂落的身影,坐在其中,安靜而望著天邊。
  “當初脅迫你臣服於我,實在是迫不得已,我需要你的力量,現在一切已經結束,我將恢複你的自由之身。”
  蘇雲不知何時,立於那身影的背後,開口說道。
  冥之女皇轉過身,那雙金燦燦的瞳孔冷漠的盯著蘇雲,她低聲哼了一句,扭過頭淡道:“自由之身?何來自由之身?你已經是萬界主宰了,萬界之人都將受到你的支配,又何來自由?”
  是啊,任何人,都將臣服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誰都不能免除。
  “你說的道理雖然沒錯,但你卻看錯我了。”
  蘇雲走到她的身旁,坐了下來,望著遠處那枯寂的世界,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我從踏上修煉之道開始,就從沒想過支配任何人,我隻是想要保護身邊的人,不受欺淩,我不想讓他們陷入絕望,也不想讓我自己陷入絕望,僅此而已。”
  冥之女皇聞聲,美眸微顫,她扭過頭看著蘇雲,突然自嘲一笑,卻沒再說話。
  “有空來天武大陸坐坐,你雖然號稱冥之女皇,但一個人在這兒待久了,很容易憋壞的。”
  蘇雲站起身來,轉身離開。
  冥之女皇扭過頭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等人走遠之後,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笑容,竟是讓這枯寂的世界煥發了生機!!!
  .......
  .......
  真魔界,一座高山之上,兩個身影正瘋狂的交織在一起,驚天之戰就此爆發,但這空氣中並未有多少殺氣,且在這高山的周圍,立著不少人,有仙人,有魔人,更有普通的靈修者,他們目光如炬,盯著高山上那激烈搏鬥的二人,一個個視線難以挪開。
  八齒坐在一塊大石上,寬鬆的袍子與他的身軀極不相稱。他伸了個懶腰,一臉無趣的看著麵前的搏鬥,像是隨時會睡過去一樣。
  “到底是強者之間的戰鬥,你怎麼一點勁兒都沒有的樣子?”
  一個聲音突然飄入了八齒的耳中。
  八齒身子顫了下,似乎察覺到了說話的人是誰,他沒有轉過頭,依舊懶散的說道:“劍祖這家夥,吃飽了沒事幹嗎?要追尋劍道,何必要找火炎聖魔?那火炎聖魔可是個好戰的主兒,這一切磋,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別人都是老老實實的看著,根本不敢錯過一個畫麵,想要從中領悟些什麼,怎的你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難道你不想增強自己的修為?”
  “不想。”八齒躺在石頭上,翹著腿望天,嘟嚷道:“我可從來沒想過,前麵能練就練,練不到什麼境界就算了,至於後麵嘛...太難了,幹脆不練。”
  “你倒好是灑脫!”
  “所以我樂觀嘛!”八齒嘿嘿一笑。
  蘇雲笑了笑,不知從哪摸出個盒子來,遞給八齒,說道:“替我將它交給師祖。”
  “這什麼東西啊?”八齒接過那盒子,想要打開,但被蘇雲製止了。
  “讓他打開吧,而且就算你打開了,你也看不懂。”
  “嘖嘖嘖,還賣關子,大不了他打開的時候我站在旁邊瞅就是了!”八齒白了蘇雲一眼,嘟嚷了一聲,將盒子收入懷中,繼而又倒在地上,懶散的觀戰。
  蘇雲站了起來,轉身離開。
  “喂,去哪啊?”
  八齒撇了他一眼,問道。
  “回去啊。”蘇雲隨口道。
  “哦,過幾天我去找你玩。”
  “真魔宗沒事的話,你可以過來,畢竟你現在都是宗主了,還是要做些表率的。”
  “宗主?我可不想做這宗主,宗主累死了,每天都要處理那麼多事情,簡直煩死了,新招的副宗主又啥都不懂,跟個愣頭青一樣,簡直沒救!!那一堆大魔都能做宗主,憑什麼要讓我當?還有你這個魔君,你為啥不當?蘇雲!快回來,咱們來聊聊!!”
  但蘇雲並沒有回應,一看,人早就沒影了,徒留一記爽朗的笑聲傳來。八齒見狀,一臉的無奈,隻能自認倒黴,繼續靠著石頭觀看著驚天之戰。
  .....
  離開了真魔界,蘇雲前往了邪界,再會了陳天邪與陳依韻,相邀他們前往天武大陸一敘。
  蘇雲去了神風界,與落戶於此的神鷹族人見麵,而在其離去後,神鷹族長也隨之消失不見。
  蘇雲去了萬華界,拜會了搬遷至此的風家,與已成為風家家主的風淩聖敘舊。
  蘇雲又去了極武聖原,在那找尋先師留下來的足跡,回思著恩師留給他的瑰寶。
  那些他曾經走過的足跡,他再度回轉了一遍,那些曾經在他心中留下痕跡的人,他再去追尋了一遍...
  ....
  七日後,蘇雲返回了天武大陸,就在蘇家原住址前,一座碧玉輝煌的殿堂升起,一片歡聲笑語,各路仙神人魔皆聚此處,天空神龍飄舞,地上群花綻放,好不熱鬧。
  .....
  百日之後,在天武大陸的某處荒山之上,一個微小的宗門屹立於山頂。
  門之中隻有數名弟子,一名留著寸頭穿著布衣的弟子正拿著把掃帚清掃著階梯上的落葉,他哈氣連天,睡眼朦朧,看四周無人,便將掃帚一丟,坐在一旁的大石上打著盹兒。
  飛鳥掠過,落葉緩落。
  直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山下響起,才將那弟子驚醒。
  “誰啊?”
  他急忙抹了把臉,裝作一副精神抖擻的樣子望著山下。這小山小門,可是極少有人會來。
  但看山下站著一名穿著黑袍,腰間掛著個碩大劍匣的人,劍匣內是一把漆黑的長劍,那男子微微仰首,望著山門之上懸掛著的牌匾,牌匾之上布滿灰塵,卻是四個以劍雕刻而出的大字。
  無極劍派!
  他嘴角揚起一絲微笑,踏步而上,瀟灑從容...
  (全書完)
  

Snap Time:2018-11-20 06:18:00  ExecTime:0.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