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魔》全文閱讀

作者:我是墨水  執魔最新章節  執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執魔最新章節第1241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三)(19-02-03)      第1240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二)(19-02-03)      第1239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一)(19-02-03)     

第1241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三)


  “幫我一次會死!你隻說幫還是不幫!”蟻主炸毛道,她是真的有很多問題想問董全和慈航。
  “也罷,你有什麼問題,我代你詢問便是。”投桃報李,寧凡心道幫蟻主一回也無不可。
  蟻主和他識海綁在一起,雖說可以借他的識海聯係與灰塵仙、黑魔爭吵,卻很難直接與外界對話。
  所以才需要他來代勞。
  “我有事相詢,希望二位如實告知。”寧凡對董全、慈航道。
  “師叔但有所問,弟子二人必知無不言!”見師叔有事相詢,兩名玉虛符兵哪敢怠慢,神色恭敬道。
  “第一個問題,你二人離開真界之時,神州大地之戰,是否已經開始?”寧凡此言,完全是蟻主讓他問什麼,他就問什麼。至於問題的神州大地是什麼地方,涉及什麼天地大秘,寧凡半點也不關心的。
  “回師叔的話,早在弟子二人離開真界前,神州之戰便已結束。”兩名玉虛符兵答道。
  【已經…結束了麼。也就是說,此戰終究還是無法避免。】蟻主心中湧出無限感傷,沉默少許之後,示意寧凡可以問第二個問題了。
  “第二個問題,如今掌管神州秩序的,是玉虛宮還是碧遊宮?”寧凡。
  “回師叔的話,如今執掌神州秩序的,是玉虛宮。”二人答道。
  “原來如此。”寧凡裝模作樣地點點頭,其實對這答案半點也不在意。
  可蟻主在意!
  蟻主難過地閉上眼,二師兄和三師兄終究還是走上了同門相殘的道路。曾經那麼要好的兩個人,如今成了對頭…
  【謝謝你幫我,我的問題問完了,現在我想靜一靜,你暫時不要理我就好…這兩個玉虛符兵如何處置,你自行決定吧…】蟻主的心,是在哭泣麼?寧凡也不確定,因為他發現,他雖與蟻主心意相通,但當對方情緒波動到內心失控時,那種心意相通,根本什麼也看不清,什麼也聽不到。
  就好似有無邊雨幕,淋濕了這隻小螞蟻的內心世界,將一切景色掩蓋在了朦朧之中…
  要強行去窺探麼?
  還是讓她一個人靜靜好了…
  轉而寧凡又有些疑惑,蟻主說讓他自行決定如何處置董全、慈航,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知師叔的問題是否已問完?”兩名玉虛符兵恭敬道。
  “嗯,已經問完了。”
  “不知弟子二人的回答,可還讓師叔滿意?”兩名玉虛符兵小心翼翼道。
  “還算滿意吧。”不過那隻螞蟻似乎很不滿意呢,寧凡暗道。
  “既如此…師叔可否看在弟子二人還算恭敬的份上,助弟子二人脫離此地?”兩名玉虛符兵懇求道。
  “帶你們的符軀離開此地?什麼意思?”
  “如師叔所見,我二人皆是玉虛符兵之身,奉元始老師法旨,在此鎮守反十絕陣。昔年山海界萬族道果大會之上,有混鯤聖宗弟子張道力壓萬族天驕一代,奪得第一。因有約在先,元始老師不得不在事後取出一物,贈予張道。所贈之物,便是反十絕圖。自此陣圖易主,我等陣中符兵不得離開元始老師,轉投到張道身邊聽命。卻不料,那張道隨後不久,竟卷入一場風波,慘遭算計,因而喪命,便連同其看守的至寶也一並遺失,不知所蹤。我等幾經輾轉,最終來到紫鬥幻夢界,落入水宗八子之手,往後苦楚,非三言兩語可以言盡;八子之後,我等又被北海所控,再之後…”
  兩名玉虛符兵越說越長,寧凡也聽得越來越不耐了,終於出言製止了二人的話語。
  “撿重點說!我對你二人的經曆並不關心!”寧凡皺眉道。
  “是…想必師叔也知道,我等玉虛符兵,一旦訂下符主仙契,便無法背叛符主。未離開玉虛宮時,我等的符主是元始老師;之後,我等的符主換成了張道;張道死後,我等落入水宗手中,嚴格而言,水宗修士隻是以禁製之力強行控製我等,實則算不上我等符主。若師叔可以破其禁製,便可帶我等脫離此陣,重見天日!我等身為鴻鈞門徒,不願被外人掌控,今日巧遇師叔,實乃天意!若師叔願帶弟子二人離開,往後歲月,弟子二人願奉師叔為符主,供師叔驅策!”言罷,兩名玉虛符兵又一次給寧凡跪下了,言辭懇切。
  寧凡聽得頭都大了!
  這兩個玉虛符兵真是太嗦了!說這麼多廢話,完全可以概括成一句話:師叔,求求你來我們走吧,我們以後給你當手下!
  難怪蟻主剛剛要說任他處置兩名玉虛符兵,想必蟻主早就料到這二人會向他投誠吧。
  “你們確定要認我為主?日後若是後悔,該當如何?”寧凡沉吟少許之後,問道。
  “後悔?師叔莫要說笑,師叔可是三清一輩的大能,前途無量。弟子二人能在師叔座下聽命,已是三生有幸;縱因此事卷入因果,也是自身修為不濟,何來後悔一說?”兩名玉虛符兵不解道。
  “事先聲明,我可不是鴻鈞門徒,你二人認我為主,從本質而言,同樣是在被外人所控…”
  “…”兩名符兵一愣之後,皆是失笑,“原來如此,想必師叔和其他幾個不周傘持有者一樣,都被祖師爺下過嚴令,嚴禁對外界宣揚自己鴻鈞門徒的身份。外人都說,持不周傘者地位等同三清,可入祖師爺身前十步聽講。不過那隻是謠言,若無祖師爺許可,若無三清級別的鴻鈞門人相助,外人根本修不出不周傘!師叔必是有此顧慮,才會對我二人如此言語。”
  “…再說最後一次,我非但不是鴻鈞門徒,反而可能是鴻鈞聖宗的敵人。你二人奉我為主,日後必會後悔!”
  “,師叔放心,弟子明白,都明白。師叔絕非鴻鈞門徒,我等日後跟了師叔,自然也不會再稱自己是鴻鈞門徒了!些許保密條例弟子還是懂的。”
  “…”寧凡無語了,難道他說的不是人話,為什麼眼前這兩個符兵二貨聽不懂!
  而且這種二貨還不止一兩個,他已經遇到了很多…
  “師叔不說話,看來是同意我等追隨了!大善!”
  眼見寧凡無語,兩名玉虛符兵隻當寧凡默認了此事,皆是大喜。
  卻見!兩名符兵周身道法光芒一閃,忽得變回了紙人身體。原來這些符兵每次幻化人軀,皆有時間限製,不可持久。有陣法之力維持時還好說,但若切斷陣法力量,則無法維持太久,具體如何,寧凡也不清楚,須日後研究之後才能了解。
  變回符紙身體的兩個符兵,隻有巴掌大小,光華一閃,飛落到了寧凡掌中。
  “請師叔為我等拔除體內禁製!”二人懇求道。
  二人被水宗祭煉了無數年,體內被種了數以百萬的禁製。如此複雜的禁製手法,以他們本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掙脫。
  寧凡眼中青芒閃爍,那些足以令末法準聖棘手的禁製,在他眼中逐漸變得清晰。
  這些禁製當中,有新有舊。舊禁製年代很久遠了,其中手法,寧凡曾在水宗八子的隕落之地見過,想來便是八子所留。這類手法,他本就有所了解,加之這些舊禁製已經十分殘破,除之不難。比較棘手的是那些新禁製,應是北海真君所留。與水宗八子那等蓋世人物比起來,北海真君就要差得遠了,此禁製同樣不難破除!
  但見寧凡指訣翻飛,轉瞬就朝兩個紙人打出數百指訣。那些指訣無不擊落在禁製要害之處,一環崩潰,頓時引發了層層崩潰。
  終於,當寧凡打落第一千道指訣時,兩個紙人體內禁製俱崩,恢複了自由!
  見狀,兩個紙人大喜,當場就和寧凡訂下了符主仙契!
  從這一刻起,他們就是獨屬於寧凡的符兵了,仙契一訂,即便是麵對曾經的符主元始天尊,他們也不得背叛寧主!
  “多謝師叔救我等脫離苦海!”兩個紙人歡喜道。
  “哎,小師叔真是宅心仁厚,連素不相識的玉虛符兵都願出手相救,吾不如也!隻不知這些玉虛符兵為何偏要學我,稱小師叔為師叔…”雷澤內心暗暗好奇,卻沒打算多問。
  “想不到陷入絕陣之際,還能白撿兩個符兵,煉出功德傘之後,我的運氣似乎變得極其不錯…”寧凡有些失笑。
  這些玉虛符兵腦子似乎不太靈光,不過實力卻是不弱的。單一一個玉虛符兵,就能追著重傷的雷澤打,若有兩個玉虛符兵聯手,約莫可以與全盛狀態的雷澤勢均力敵;若有四個玉虛符兵,便是兩個雷澤;若有八人,便是四個雷澤…
  唯一麻煩的是,玉虛符兵離開陣法,便難以維持形體,解決這一問題之前,符兵很難用於實戰。
  也罷,待此間事了,再思考這件事吧。
  隻不知其他絕陣當中,是否還能延續好運,收服更多雷澤…
  阿嚏!
  雷澤老祖莫名打起了噴嚏,或許是他幻聽的吧,他剛剛好像聽到小師叔在數什麼“兩個雷澤”“四個雷澤”的,,他什麼時候成計數單位了,果然是他受傷太重幻聽了。
  “小師叔,我傷勢太重,無法幫你戰鬥了,反而可能成為累贅。故而我想暫時待在風伯口袋的天地之中療傷。在麵療傷,不僅可以提高我的療傷效果,同時也可以對口袋本身起到修複作用…”雷澤。
  “無妨,你待在口袋麵療傷便是,此地之事,有我處理!”寧凡同意了雷澤老祖的要求,並隨手送給雷澤一些丹藥療傷。
  雷澤雖不缺丹藥療傷,但這畢竟是來自小師叔的關心,還是讓他感動不已。
  感動之餘,他和寧凡的關係也變得更親近了,略略遲疑之後,終於厚顏道,“那個…小師叔,剛剛的戰鬥,你似乎繳獲了不少戰利品,其中就有一物,對我的療傷大有好處。”
  “何物?”
  “就是那符兵慈航之前所持的顆七紋定風珠。”雷澤說完就後悔了。
  七紋定風珠的價值太大了!此物對於風修而言,其意義絕不亞於先天上品法寶,當然對其他人來講,就隻是一件尋常先天下品法寶了。寧凡雖說不是風修,但也可以拿此物和其他修士交換寶貝,若恰好遇到需求此物的風修,換出大價錢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重寶,他不該厚顏開口的…
  “拿去!”寧凡卻無所謂。一個七紋定風珠而已,莫說他不是風修,便是他是,此物也給得起!
  和雷澤等人舍命相護的情義比起來,一個外物著實不值一提。
  “小師叔,你果然是天底下最好的師叔!”雷澤感動的稀嘩啦,帶著定風珠,歡快地回到自己的風伯口袋療傷了。
  倒是慈航有些鬱悶,那珠子好像是她的吧,算了,算了,連她都是師叔的了,一個珠子也無所謂了。
  雷澤鑽進風伯口袋,這口袋自是交給寧凡保管。
  “,一個定風珠就讓你如此滿足了麼,不夠,不夠的…”
  寧凡被雷澤的情緒感染,也是笑了出來,內心更尋思著待此間事了,要如何好好回報雷澤等人一番,以表謝意。
  他將風伯口袋係在腰間,目光朝著風吼陣的西北方望去。
  純陽和魚主,就在那個方向!
  …
  反十絕陣,落魂陣!
  純陽祖師身處陣中,此刻正被兩名玉虛符兵夾攻。那兩名玉虛符兵,一人騎鹿持,自稱姚天君;另一人身穿八卦道衣,周身慶雲護體,持一麵陰陽鏡攻伐,自言道號為赤精。
  麵對兩名玉虛符兵的圍攻,純陽祖師越戰越驚,眼前的二人實力不俗,更棘手的是,這二人還能提升修為。
  剛交手的時候,這二人一個實力相當於末法六劫仙帝,一個相當於末法九劫仙帝。
  可隨著戰鬥進行,姚天君的實力暴漲到了末法一萬劫準聖的層次,而那赤精道人的實力,則暴漲到了末法一萬四千劫準聖的程度!
  對方的修為居然漲到如此地步,已令純陽祖師深為震驚;對方的手段皆是古修神通,著實不易對付!
  若不是有錢能通神的本領足以自保,他早就被這兩名玉虛符兵打成重傷了。
  再加上此地落魂陣的陣法也會配合二人攻擊,純陽祖師的處境愈發不妙了。
  “不妙,不妙啊!之前和那靈芝仙一戰,已用掉我大量錢財,如今再對上這二人,怕是撐不了太久。如何是好…”
  純陽祖師正自著急,忽然瞳孔一縮,有了危機感。
  卻見!那姚天君眼見久戰不下,突然取出一鬥黑沙,朝純陽祖師潑了過來。
  這黑沙不是凡物,可落人魂魄,專攻神魂!
  這種神魂層麵的攻擊,近乎無孔不入,便是錢能通神的本領也不能完全守護,畢竟銅錢再好,仍有中心的空當可鑽。
  說時遲,那時快,八成黑沙被護體金錢擋住,卻還是有兩成黑沙越過重重錢影,直接化作虛無,砸在了純陽祖師的神魂之上!
  痛!
  劇痛!
  砸中神魂的不是一粒粒黑沙,更像是成千上萬的黑色山峰!
  純陽祖師隻覺眼前一黑,神魂在這一刻裂出不少裂痕!
  傷的不輕啊!
  按理說,這等黑砂縱然可以傷人神魂,但想要對一名封號準聖造成重傷,概率極小。
  但偏偏,純陽祖師不是一名正常的封號準聖!
  他是一個仙壽早就耗空的準聖,靠著避天棺才苟延殘喘至今,其修為依舊強大,但其神魂卻已十分孱弱,根本經不起太過猛烈的折騰,餘生最怕的就是幻術和神魂攻擊!
  這些弱點也是避天棺修士的通病。
  這一鬥黑砂,正好擊在了他的痛處,效果拔群!
  這一擊,竟將他打得站立不穩,半跪在了地上,噴出一大口鮮血的同時,眼神都開始晃了。
  這是直接被這一招打出了眩暈效果啊!
  麵對靈芝仙,他沒有受傷。
  一開始麵對兩名玉虛符兵的夾攻,他雖然應對狼狽,仍是不曾受傷。
  唯有這一鬥黑砂,擊到了他的軟肋!
  “古怪,此人手段不俗,不應如此容易被我擊倒才對,莫非此舉有詐,是想故意賣個破綻,好誆我等欺近,從而施加暗算?”姚天君和赤精道人皆是猶疑不決,眼見純陽祖師出現破綻,卻不敢趁機追打,而是停了手在一旁觀望,不慎給了純陽祖師喘息之機。
  “咳咳咳…我的神魂居然已經腐朽至斯了,連一鬥落魂沙都承受不住了啊…當年和你在一起時,明明三鬥落魂沙都不懼的,那時候的我,最強大的便是神魂啊…”眩暈之下,純陽祖師的眼神都有些看不清前方了,沒有人能戰勝歲月,他可發明避天棺,卻也隻能逃避歲月,並非可以完全無視。
  “這廝似乎是真的虛弱了,不似偽裝,我再攻他一次,你在一旁替我掠陣,防他暗算偷襲!”姚天君對赤精道人說道。
  “嗯。”赤精道人似乎不喜言語,隻張開了慶雲防禦,將姚天君的後方罩在了慶雲之中。
  有慶雲護體,姚天君安心了不少,“疾!”
  抬手一揚之下,卻是再度祭出了落魂沙,攻向純陽祖師。
  “哼!”
  忽有一聲冷哼傳出,將那漫天落魂沙生生震散。
  那冷哼之中,帶著遠古神魔威壓,隻一聲冷哼,竟擊穿了此陣之中落魂沙所形成的天空!
  “是誰!”姚天君和赤精被那神魔之音駭得膽寒不已。他們不懂這聲音的具體可怕之處,隻是本能的感到了畏懼!
  …
  純陽祖師沒有注意到寧凡來救他了。
  他仍舊處在神魂眩暈的狀態,看不清前方的寧凡;心思卻比任何時候都清醒,那些不願觸碰的往事,化作一個個氣泡,從心湖的湖底升起。
  他記起了自己發明避天棺的初衷。
  他記起了那個人離開時的決絕背影。
  當全世界都以為他發明避天棺,是因為自身貪生怕死時,連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苟延殘喘至今,不過是為了等一個人。
  因為有一個人,說她要化作永:那個人舍棄了一切,隻為成了北天的守護者;那個人偷偷背負起北天的命運,將自己關進了冰冷的石陣中。
  他必須等她。死很容易,等待卻很難,尤其是用漫長生命,去跨越近乎永的等待…若那永真有期限,若她還有歸來之日,則他便有繼續苟活的意義。
  若她歸來時,普天之下再無舊識,該是…何等的寂寞。
  是的,他必須在,他必須一直在…
  縱然這落魂沙厲害,他也必須撐下去,將之戰勝!
  “嗯?”純陽祖師眼神終於清晰了些。
  預料中的落魂沙攻擊並沒有命中,此刻更有一把大傘,罩在他的上方,將他護在傘下。
  撐傘者一襲白衣,背影看似文弱,但若看其正麵,便能看到那人眼中滔天的氣勢!
  原來是寧兄來救他了,,難怪這一擊一點也不疼,原來是被寧兄阻擋了。
  “無礙麼?”寧凡沒有回頭去看純陽祖師,隻平靜問道,這種平靜,是尊重。
  “無礙。”純陽祖師有其高傲,受傷跪地的一幕,其實也不願被寧凡看到,寧凡此刻的不回頭,令他有些感動。
  他還以為寧凡是個更冷漠的人呢,想不到竟是個外冷內暖的人。
  “接下來的事情,交給寧某如何。”寧凡笑道。
  “也好。小心些,這些符兵十分邪乎,不易對付…”純陽祖師金錢快撒完了,再幫寧凡也是能力有限。故而也不和寧凡客套,寧凡能從容在反十絕陣走動,想來應對此間局麵也不會太難。
  他從不低估寧凡的實力。
  他深信寧凡麵對兩名玉虛符兵,縱然會有一番苦戰,也能取得最終勝利…
  等等!且慢!
  說好的苦戰呢!
  對麵的姚天君和赤精道人,怎麼突然就給寧凡跪下了!
  純陽祖師正準備鑽進風伯口袋休息,可惜還未行動,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姚天君和赤精道人一看寧凡撐不周傘而來,直接給寧凡跪下了,並口呼師叔,模樣恭敬無比,恭敬之中,更帶著一絲敬畏,似乎真的被寧凡的遠古神魔之音嚇到了!
  “假的吧!他們怎麼就能跪下呢…”純陽祖師目瞪口呆道。
  “。”寧凡沒有多作解釋,將純陽祖師收進風伯口袋休息後,便朝姚天君和赤精道人走了過去。
  這姚天君、赤精道人當然也是假的,乃是玉虛符兵幻化而成,並非正主。
  有了之前麵對董天君、慈航的經驗,寧凡此刻已經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將這兩個符兵收為己用了。
  “對不起,師叔!我等身在此陣當中,受此陣掌控,身不由己,不得不向你和你的朋友發動攻擊…”行過大禮之後,姚天君和赤精道人站了起來,麵露痛苦之色,開始對寧凡拔劍相向。
  寧凡沒有和這兩名玉虛符兵交手,而是直接祭出了兩麵紙人,這紙人,自是他剛剛收服的符兵董全、符兵慈航。
  “咦?這是…”姚天君和赤精道人先是一愣,繼而大喜。
  他們看到了什麼!
  這個不知名的持傘師叔,居然從反十絕陣當中救走了董全和慈航!
  能救董全和慈航,當然也能救他們!
  “原來如此!我本以為元始老師將我等送人之後,已將我等遺忘,沒想到悠悠歲月過去,他老人家還惦記著我們,故而才會請師叔出手來救我等!”姚天君和赤精道人一陣感動。
  “你們想多了,我不是你們元始老師派來的。”寧凡無語道。
  “師叔放心,我們懂得規矩!這種勾結紫鬥仙域的事情,定會爛在我們肚子!”姚天君和赤精道人信誓旦旦道。
  據他們所知,紫鬥幻夢界與真界隔絕,強如逆聖也難以幹涉此界;他們家元始老師想幹涉此界,必是用了什麼見不得光的手段,與那位紫山鬥海無上存在達成了某種交易。其中交易一旦曝光,必會為鴻鈞聖宗引來無邊麻煩。紫鬥仙域已是真界禁忌,此事自然不能四處宣揚。
  “難道所有的玉虛符兵,都是這般愚鈍麼…”
  寧凡略感頭疼,轉而又有些慶幸。若非這些玉虛符兵智力不足,他也不可能白撿打手。
  “好了!董大,慈二,你二人出手,擋住這兩個符兵,我去摧毀此陣雨塔!”寧凡朝新收服的兩個符兵體內注入了大量法力,令二人幻化為人形,而後對其淡淡令道。
  以法力催動符兵,無法維持形體太久,不過這段時間,應該足夠他推倒雨塔了。
  “董…董大?!”董全一臉打擊。
  “慈…慈二?!”慈航清冷的表情,喀嚓一聲裂開。
  他們這是被新的符主起了怪名字麼!
  他們是該高興,還是該哭…
  “你們從前的名字太難記,我給你們起個好聽的名字。嗯,如此起名既順口,也方便我計算自己有了多少個雷…多少個符兵。”寧凡滿意地點點頭。
  他能感覺到到董全和慈航很喜歡自己的新名字,如此甚好,也不枉他一番苦思冥想了。
  嗤!
  沒有在這一話題上浪費時間,寧凡認準方向,化作一道流光,朝落魂陣某處直接衝了過去。
  在那,屹立著此陣雨塔,雨塔之上,站著一個熟人。
  居然是三名紫麵魂當中唯一一個沒被寧凡打過的靈芝仙!
  “古怪,靈芝仙為何會在此地操持陣法,莫非和北海老兒達成了某種約定,故而才會出手相助對付我?”
  …
  寧凡沒有猜錯,靈芝仙落入反十絕陣之後,確實和北海真君達成了約定。
  北海真君聲稱,隻要靈芝仙願意乖乖聽話,幫他對付寧凡,並在事後獻出自身一半的靈芝血肉,他便在事後放靈芝仙一條生路。
  北海真君之所以和靈芝仙定下約定,也是無奈之舉。他雖然覬覦靈芝仙的血肉藥力,卻不敢親手斬殺靈芝仙。
  殺天道魂?這種瘋狂之舉,寧凡敢,極個別魔修敢,他可不敢!一個不慎,普天之下將再無他渡劫之地!
  “希望那個封號雨師可以遵守與我的約定…”
  靈芝仙感到了屈辱,他堂堂紫麵天道魂,竟有一日需要獻出半數血肉才能苟活,太窩囊了!可他沒有辦法,身在此陣當中,他若不從,便會被北海所殺;即便從了,也得繼續麵對寧凡,一想起寧凡的可怕,靈芝仙仍舊有些心悸。
  人參仙被斬,鹿茸仙被收,他若是對上寧凡,又會是什麼下場?想也知道會很慘。
  “此陣符兵頗有詭異之處,那個逆天賊子未必能一路殺到我麵前,我實在不必過於擔憂…”
  靈芝仙正自我安慰,忽然麵色劇變。
  這一刻,雨塔下的遠方,有一道流光破空而至,不是寧凡,更是何人!
  “不好!這煞星真的來了!”
  靈芝仙麵色一陣慘白,而後不久,他就和北海真君失去了聯絡,生死不明。
  …
  當寧凡推倒雨塔,走出落魂陣時,他麾下的玉虛符兵,增加到了四個。
  分別是董大、慈二、姚三、赤四!
  初見風吼陣被破,北海真君還能稍作鎮定。
  可緊接著沒多久,連落魂陣都被寧凡破了,北海真君才是真的驚到了。
  和風吼陣不同,落魂陣可是十處絕陣當中數一數二的強陣,黑沙落魂,草人收魂,任你神通高明,法寶強大,入了此陣也要神魂受損才對。
  “不可能!掌位天圖那一戰時,此子分明還沒強到這一步,如今為何翻手便可鎮壓準聖,破我絕陣!”
  北海真君不信邪!
  可現實卻令他感到脊背發涼!
  “不好了,北海大人!那寧凡路過天絕陣,一幅雷圖收走了天絕陣的所有絕雷,陣中八百黃巾力士隻阻擋了此人半息,便被殺盡!”黃巾力士甲。
  “不好了!北海大人!那寧凡途徑烈焰陣,吞了所有陣火之後,又放出自身魔火,將陣中黃巾力士連同烈焰陣全都燒成了灰!”黃巾力士乙。
  “不好了!北海道友!地烈陣也被攻破了,本座見勢頭不對,提前撤離,方才保住性命,但還是被那賊子跨越半壁大陣的距離,斬斷一臂!賊子可恨!”土府星君。
  “金光陣…守不住了!”長桑道人。
  “主人恕罪!那寧凡進紅沙陣了!我不是他對手,險些被他一個照麵收入傘中!”仙石。
  “不好,寧老魔來寒冰陣了…北海道友,速來救我等,啊!”三道慘叫聲發出,是界族三老的聲音,似乎沒抵抗幾下,就被寧凡斬殺了。
  這,這怎麼可能!
  北海真君懵了!
  短短時間,反十絕陣竟被寧凡破了八陣,他這是什麼修為!他又不是遠古大修!他明明不是遠古大修!
  “不好!那寧凡正朝化血陣前進,鎮守化血陣的是神足道友,他還不知寧凡將至!”
  北海真君心急如焚,二話不說就要通知神足大仙此事。
  可還是晚了一步!
  …
  反十絕陣,化血陣!
  此刻化血陣中,正有一場驚世大戰爆發,一方是巨如山嶽的魚骨架,另一方則是一個怪模怪樣的古神巨人。
  那魚骨架自是魚主無疑,那古神巨人則是神足大仙的真身。
  說這古神巨人模樣奇異,是有原因的。
  這古神巨人說是巨人,其實更像是一個巨大的腳掌上麵長了人臉和手臂。
  魚主是二階準聖,神足大仙也是二階!
  這是一場二階準聖的交鋒,此陣玉虛符兵沒有介入此戰,因為魚主以本源劍氣施加封印,將兩名玉虛符兵封印了!
  化血陣鎮守的兩名符兵,一個自稱孫天君,一個自稱太乙。
  此刻孫天君也好,太乙也罷,都被魚主的本源劍氣封印在一旁,神色略顯尷尬。
  他二人隻和魚主打了一百個回合不到,就被封印了。稍微有些,丟人…
  根據兩個玉虛符兵約等於一個雷澤的算法,一個雷澤大概也隻能在魚主跟前撐上一百回合,就得落敗…
  “哼!若是真正的孫天君到此,絕不可能輕易落敗!”符兵孫天君有些不服。
  “不,你說錯了,縱然是真正的孫天君,也隻能勉強和此人戰上三百回合。換成真正的太乙真人到來,倒是足以與此人鬥個旗鼓相當。可若這二人進行的是生死戰,定要分出勝負,則最終獲勝者,仍會是這個叫做魚主的修士。他,太強了,他的劍道幾乎已經半隻腳踏入道法源流,之所以無法真正踏入,缺的不是對劍的領悟,而是其劍本身不夠強韌,承載不了他的道。若他能補全這一弱點,則就連太乙真人也休想壓製此人…”符兵太乙苦笑道。
  “依你之見,這兩名夢界修士誰能取勝?”符兵孫天君又道。
  “從實力上講,是這個魚主更強,可他為了封印你我二人,用掉了三道本源劍氣的其中兩道。換言之,他此刻的劍隻剩發揮三分之一威能,這種狀況之下,反而是那個叫神足的修士更具優勢了。”
  魚主很累,非常累。
  他是半隻腳踏入道法源流的修士,神足大仙同樣是對道法源流大有領悟之人。
  為了封印孫天君和太乙真人,他用掉了三道本源劍氣中的兩道,此刻對上神足大仙,非常吃力。
  “哼!魚季子,隻剩三分之一本源劍氣的你,根本不是本座對手,本座也不願和你兩敗俱傷,這樣如何!本座放你離開此陣,允許你前往其他陣法攻擊他人。屆時你是繼續留在此地與人為難,還是逃離此地,本座都不幹涉!本座想吃的隻有那寧凡小兒一個,對你的魚肉半點也不感興趣,你何苦定要與本座廝殺!”神足大仙不悅道。
  “不成!”魚主一口回絕。
  “可惡!那寧凡小兒究竟給了你什麼好處,值得你如此賣命!我雙倍給你,但你須助我吞了此子!”
  “道不同,不相為謀!”
  魚主的口氣,徹底激怒了神足大仙。
  神足大仙氣炸了!
  他決定使出最強之術,來給魚主一點顏色瞧瞧!
  “魚季子!我的底細北天不少人都知道,你可知!”神足大仙怒極反笑!
  “魚某自然知道,你乃地巨族某個大修古神腳掌所化生靈,全力一踏之威,堪比大修一擊,但也往往隻有一擊之力,一擊不中,便需遁逃,不足為懼。”魚主淡然道。
  “不足為懼?哼,好大的口氣!既如此,老子今日就讓你知道,為何老子橫行北天這麼多年,都沒人敢管老子的閑事!你偏要管,老子便一腳踩死你!我看你如蟻,古神失落術,踏蟻!”
  這一刻,神足大仙全部身體徹底化作一隻古神腳掌,那腳掌似有遮天之巨,泛著湛藍色的古神之光。與這龐大的腳掌相比,魚主的骨架之軀確實太小了,和即將被踩到的螞蟻沒什麼區別!
  這一刻,魚主的臉上泛起了凝重之色,已經在考慮收回封印符兵的本源劍氣了。他承認,自己低估了神足大仙。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神足大仙的底牌手段,非三道本源劍氣齊出,不可擋下這一擊!
  這一刻,遠在紅水陣的北海真君感應到了神足大仙的神通波動,急得都想罵人了!他請神足來此,是來殺寧凡的,不是來幫倒忙的。神足這一腳若是落下,能不能踩死魚主姑且不論,但肯定是要直接把化血陣踏成粉碎了!
  “神足道友,快快停下!”北海真君的聲音,沒有傳到神足大仙耳中。
  他沒聽到!
  又或是聽到了,卻並不在乎這一踏所引發的後果!
  神足大仙狂妄而笑,他從天而落,仿佛已經看到魚主被他一踏重創的畫麵了。
  讓你管老子的閑事!
  這就是代價!
  轟!
  神足大仙這一腳成功踏中了某物!
  不過很可惜,他這一腳既沒有踏傷魚主,更沒有踏壞化血陣。
  他踏中了一把傘!有一把古怪之傘,突然化作遮天之巨,出現在魚主上空,將魚主罩在了下方。
  他一踏之力,堪比大修一擊,可令魚主色變,令化血陣碎!如此恐怖的一踏,落在這把傘的傘麵上,卻沒有將此傘踏碎。
  竟隻在此傘傘麵之上,激起了淡淡光芒,如微瀾,光芒蕩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神足大仙愣住了!
  他是地巨族古神大修腳掌所化生靈,全力一踏之威,竟踏不碎一把紙傘模樣的法寶!
  開什麼玩笑!
  這他娘的是什麼傘,怎得…如此可怕!如此眼熟!
  這他娘的不是寧凡小兒的傘嗎!
  “你,踩壞了我的傘!”
  傘下,撐傘的寧凡眼神一寒!
  神足大仙這一擊,並非全然沒有傷到功德傘!
  這廝成天光著腳走路,由於腳太髒,所以在功德傘上踩出了一個腳印!
  這是一個有味道的腳印!
  “不可能!你怎可能接下老子全力一擊!這一擊堪比大修之威,你絕不可能辦到此事!假的,假的!”神足大仙駭然道。
  https:///book_2626/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Snap Time:2019-02-22 17:06:33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