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姬》全文閱讀

作者:妖卿卿  血妖姬最新章節  血妖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妖姬最新章節第1951章 銀皮蛙(18-12-12)      第1950章 瘋子密林(18-12-12)      第1949章 扯不清(18-12-12)     

第1862章 打怪


  在琴瑟色騎著大壁虎追過去的時候,公孫綠竹手底下的那些大壁虎已經在前麵打成一團,隻有公孫綠竹和她身下的大壁虎停在一旁注目著前方;
  大壁虎帶著琴瑟色到了公孫綠竹身旁,琴瑟色扭頭看了一眼公孫綠竹,發現她正專注看著,也就沒有說話,隻同樣看向前方;
  前方一片庭院中,大壁虎們正和一群渾身發綠,四肢很長的怪物們廝殺,琴瑟色看了看兩種對於她都是紅名的怪物那是相當的無感;
  不過,那種綠色怪物的名字卻是讓她有些好奇;
  ‘盜魔小怪’,還有先前一直無法看到名字隻有紅色問號的大壁虎們,現在已然顯示出來名字‘小魔’;
  辣麼問題就來了,這盜魔小怪顧名思義,難道是盜取小魔的怪物??
  琴瑟色臉色有些怪異起來,這點猜想讓她對麵前的戰局突然來了興趣,不過她隻看了一會兒就忍不住對身旁公孫綠竹開口說道;
  “,他們這樣僵持著,誰也弄不過誰,咱們就這麼看著?”
  “那些隻有小魔能對付,我們上去就是送死。”公孫綠竹看都沒看琴瑟色的說道,讓琴瑟色一噎;
  “那,就呆在這兒啊”琴瑟色無語道,公孫綠竹轉頭看了她一眼,
  “再一會兒就好了。”
  “嗯?”琴瑟色詫異,不過公孫綠竹並沒有多說的意思,隻又恢複了那副專注的模樣,讓琴瑟色不爽的磨了磨牙,然後隻又看向前方戰場。
  而這麼耽誤一會兒,前方戰場內原本膠著的局麵卻是有了變化;
  大壁虎們那原本粉紅的鱗片,現在直接成了鮮紅色,仿佛滲了血,那原本就是紅燈籠般的大眼睛紅的發黑,看上去非常人;
  而原本能和鮮紅的大壁虎們打成平手的盜魔小怪,現在已經明顯不行,他們給大壁虎們造成的傷害已經不痛不癢,反而大壁虎弄他們的幾下,卻是讓他們幾乎承受不住~!
  這突然一麵倒的局麵,公孫綠竹是淡定的,琴瑟色在最初的詫異後也淡定了下來;
  不管大壁虎們是爆發還是用了什麼能力之類的,琴瑟色對此也都是喜聞樂見的;畢竟他們的紅名雖然讓琴瑟色不太愉快,不過隻要公孫綠竹還在,紅名也隻是擺設而已;
  是以,在那些盜魔小怪被鮮紅的大壁虎們壓倒性的迅速搞定後,看著滿地發綠的碎屍,琴瑟色和公孫綠竹都是相當的淡定,不過,在大壁虎們稍微休息緩了緩,直接開始吃盜魔小怪的屍體的時候,公孫綠竹的神色就不太好了;
  不過雖然透出的情緒明顯不好,但公孫綠竹並沒有出聲製止大壁虎們,她也沒有去看,隻到大壁虎們吃的差不多了,她才轉回頭,然後把它們喚了回來;
  “走吧。”公孫綠竹說道,琴瑟色看著前麵滿地的狼藉血汙,本想問那些怎麼辦,但是公孫綠竹一副再呆不下去的模樣,隻讓琴瑟色閉上了嘴;
  嗯,反正這也是公孫綠竹自己的府邸,她自己都不在意,她也沒必要。
  不過,雖然前麵就有大片區域的血汙,公孫綠竹對此也是排斥,但她並沒有因此而改道,而是直接就往前,被一大群散發著濃鬱血腥味的鮮紅大壁虎簇擁著,騎在淺粉大壁虎身上,和琴瑟色一起並肩越過了這片區域。
  而在穿過那片血汙區域後,琴瑟色沒有吭聲,隻任由身下大壁虎帶著她跟著公孫綠竹一路前行;而在走了一陣後,琴瑟色就明白了公孫綠竹的意圖;雖然不確定公孫綠竹是想送她出府,還是她自己也想離開。
  不過,在穿過一個光禿禿的院落群後,琴瑟色臉色就不太好了;
  因為依舊是立體地圖上沒有顯示出來的一片紅雲又‘飄’過來了
  雖然之前在看到大批遠遠近近的紅雲,琴瑟色就知道這五公主府內情況不妙了,但是這才殺完一批走了沒多久就又遇到一批,還是讓人相當不爽啊
  “嗯?”而在琴瑟色盯著愈來愈近的紅雲的時候,身旁公孫綠竹突然輕咦出聲,同時停了下來,周圍顏色淡了一些的大壁虎們也停了下來,齊刷刷的看了過來;
  公孫綠竹見狀隻抬手一指,然後就見大壁虎們收回目光,然後隻朝公孫綠竹所指方向直接衝了過去~!
  唔,是因為之前探路的幾隻被弄死了,所以就不要探路的了麼
  琴瑟色挑眉,隻抓緊身下奔跑的大壁虎的鱗片,然後這般奔跑了沒一會兒,大壁虎們就停了下來,琴瑟色這才鬆開鱗片,抬頭看向前方;
  前方是一片有著一些零星花壇和大片光禿禿土地的地方,而那片紅雲之下,在拉近距離後才看清,那些紅名的存在,竟然是密密匝匝的黑蜂~!
  而在她們看清黑蜂的時候,原本就是朝她們的方向飛來的黑蜂也看到了她們,然後琴瑟色就立即看到紅雲猛然加快速度衝了過來~!
  這特喵的要是被紮了,不被毒死也會被疼死吧~!
  琴瑟色臉有點兒綠,看旁邊公孫綠竹也慌了,明顯她對黑蜂也是沒招的,這讓她隻立即拍向身下大壁虎的頭;
  “快跑快跑~!!”然而,大壁虎根本就不甩她,這就讓琴瑟色無語又不爽,特麼的~!
  “跑~!”然後下一刻,公孫綠竹隻抬手一指,然後大壁虎們立即撒開腳丫轉頭狂奔而去~!
  琴瑟色被大壁虎們夾在中間和公孫綠竹一起轉頭奔逃,身後黑蜂群似乎也被她們這轉身就跑的架勢給激怒了,隻嗡鳴著追了過來,讓兩女臉色愈發難看;
  特喵的怎麼還盯上她們了~!
  被黑蜂追殺,胡亂的跑了一路,折騰了老半天後,終於把黑蜂甩掉了;然而公孫綠竹卻是迷茫了;
  這特喵的是哪兒啊??
  “這不是你的公主府??”琴瑟色無語的看著比她還迷茫的公孫綠竹吐槽道,公孫綠竹一噎,眸中透出了尷尬和鬱悶;
  “公主府這般大,幼時我又不是那種閑不住愛跑愛鬧的,除了必要去的地方,其他的我都沒去過,突然來到我沒來到的地方,不知道不也正常麼”
  公孫綠竹為自己辯解道,琴瑟色不置可否,隻轉頭看向周圍;
  她們的前方是一個幹涸的隻剩下半湖泥濘的池塘,池塘的周圍有著鋪著鵝卵石的小路,有著長滿青苔和各種雜草,已經看不出原貌的假山,還有數量很多,泡在泥水中,蹲在假山上,奔跑在小路上,滿目都是那種仿佛小狗的半透明身影;
  雖然它們並沒有製造出什麼聲音,但是那種數量和其大部分都在活動的姿態,一眼望去還是相當的驚人~!
  “那是什麼?”琴瑟色盯著那些紅名小狗頭上的名字,張嘴卻是問詢起了公孫綠竹;
  “唔,似乎,是靈狗?”公孫綠竹不太確定的說道,琴瑟色眉頭一挑;
  這敷衍的,明顯公孫綠竹是不知道的;
  什麼靈狗,明顯是‘魔影狗’
  “那現在這怎麼辦?”琴瑟色繼續問道,公孫綠竹一愣,然後陷入了沉思;
  特喵的他怎麼知道要怎麼辦~!
  而拖延是沒有意義的,卡住浪費掉的是她們自己的時間;
  於是,在簡單的先研究一下後,兩女隻是決定,先試試嚇唬;
  雖然琴瑟色覺得這個方法八成並沒有什麼用。
  琴瑟色看向公孫綠竹,下一秒,公孫綠竹就衝了出去,帶走了除了自己身下那隻以外,其他所有的大壁虎,讓琴瑟色在原地不由淩亂;這特喵的
  不過,雖然沒有帶上自己,但琴瑟色並不介意看戲;
  於是,在公孫綠竹帶著自己的寵物們開始攆狗的時候,感覺不會這麼容易的琴瑟色第一時間就看戲那些半透明的狗影迅速退散,然後在大壁虎繼續追趕過去的時候,卻是直接消失不見,讓大壁虎們不由一愣,就是不遠處圍觀的琴瑟色也是神色一頓,感覺要倒黴啊
  嗷
  下一刻,才預感情況要糟的琴瑟色就看到了那原本幾乎都消失了的狗影,突然在一隻大壁虎的身上出現,然後猛然撕咬起了大壁虎~!
  那些看上去透明的身軀突兀出現的瞬間,就低頭狠狠的把大壁虎的鱗片直接撕咬開來,粉紅嫩肉翻卷出來,鮮血彪射,那才感覺到痛的大壁虎慘叫起來,然後下一刻慘叫聲就戛然而止;
  卻是有狗影直接咬開了它的喉嚨,撕碎了那的肉,扯出了那的骨頭~!
  噗通
  被撕咬成破布娃娃的大壁虎屍體轟然倒地,讓周圍那些注意到它慘叫看過來的同伴和公孫綠竹都是震驚;
  那幾乎就是在他們眼皮子發生的慘劇,他們甚至才看到受驚,都沒反應過來去阻止,慘劇就結束了,消失的狗影仿佛是它們的幻覺,隻是鼻端新鮮的血腥和觸目驚心沒有一處好肉的屍體,如同大錘當當當的狠狠敲打著他們的腦袋;
  那些狗影,不好惹~!
  /嗷
  下一刻,狗影又出現,被襲擊的目標直接多了一個,兩隻有點距離的大壁虎慘叫的直接就地翻滾起來,試圖把身上的那些狗影弄走;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那些狗影並非實體,根本就不怕大壁虎的翻滾,反而因為大壁虎的翻滾激怒了它們~!
  然後下一刻,那本就慘叫著,渾身冒出不少狗影的大壁虎身上,刷刷刷的迅速冒出了更多數量的狗影,下一刻,連綿不斷尖銳的變了形的慘叫聲響起,讓本欲上前救的大壁虎們不由一頓,就是公孫綠竹的眸中也露出的不忍之色;
  轟
  下一刻,兩具屍體倒地,倒地瞬間那些狗影就消失不見了,露出了之前被遮擋,現在露出,已然露出了掛滿被撕成條狀碎肉的白骨架子~!
  嘶
  一直看戲的琴瑟色在看清那兩具屍體後神色微變,這些狗影,不,這些魔影狗,這種專門虐殺的架勢讓她相當的不舒服。
  嗷
  然後,下一刻再次響起的慘叫,讓琴瑟色不由皺緊了眉;
  這麼下去,怕是公孫綠竹被它們撕也快了;
  她還不想因為陪葬死出去呢~!
  琴瑟色拍了拍身下瑟瑟發抖的大壁虎,示意它帶自己去找琴瑟色,然後大壁虎直接就腳軟的趴到了地上,讓琴瑟色不由無語;
  “快些,難道你想等公孫綠竹也被它們宰了嗎?!”琴瑟色嚴厲說道,然後大壁虎立即掙紮了起來,把琴瑟色顛的差點吐了,然後它就站起來了,嗯,腿還有點兒打顫,不過整體已經恢複了。
  “媽蛋個王八蛋等完了,看我不收拾死你~!”被顛的異常難受的琴瑟色喘著氣撫著自己的胸口順氣兒,一邊惡狠狠的說道;
  身下的大壁虎沒搭理她,或許是知道自己理虧,又或許是牽掛著公孫綠竹,對於琴瑟色的狠話完全沒反應,這讓琴瑟色愈覺不爽了;
  不過下一刻,大壁虎就衝了出去,目的地隻指前方不遠處的公孫綠竹,讓琴瑟色原本都到了嘴邊的話都咽了回去,然後隻繃著臉伸手抓緊麵前鱗片,防止自己被甩下去,直到大壁虎一路狂奔到了公孫綠竹的麵前。
  “你過來做什麼~!這很危險~!”公孫綠竹被突然衝到她麵前是大壁虎驚了一下,然後在看清那是誰,背上的是誰後,她隻豎起了眉毛;
  “就因為危險我才過來的,你怎麼一直杵在這兒不動,準備等死呢?!”公孫綠竹見麵第一句就相當的不客氣,甚至是有些懟,讓琴瑟色直接就懟回去一句;
  “離不開。”然後下一刻,公孫綠竹並沒有因為琴瑟色的懟而生氣什麼的,反而眼中透出了凝重的說道,讓琴瑟色神色不由一凝;
  “離不開?什麼意思?!”
  “你可以試試,”公孫綠竹說道,琴瑟色疑惑看她,然後敲了敲身下大壁虎的頭;
  已經聽了一耳朵的大壁虎都不用公孫綠竹吩咐,直接就跳了起來往外麵跑,讓琴瑟色沒來得及抓緊,隻生生扣住兩枚鱗片,差點把鱗片揪了下來,也讓蹦的大壁虎消停了一點兒;
  “你丫慢點兒,等一下,好了走。”而大壁虎消停一下後,琴瑟色隻立即調整一下抓牢它的幾枚鱗片,然後確定很牢固後,隻出聲讓它走起。
  

Snap Time:2018-12-13 12:05:42  ExecTime: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