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姬》全文閱讀

作者:妖卿卿  血妖姬最新章節  血妖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妖姬最新章節第1953章 愚蠢的銀皮蛙族(18-12-15)      第1952章 陣沼澤(18-12-15)      第1951章 銀皮蛙(18-12-15)     

第1860章 開門


  “並不,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公孫綠竹沉默半天才把那東西拿了起來說道,
  那是一個手工粗糙,還有毛刺的木盒子,整體沒有接縫,明顯是一整根木頭削出來的,而那被弄成開口的一端,被一個木塊塞著;整體看去完全沒有收藏的價值,這怎麼會在公孫綠竹的桌子?
  琴瑟色看著顯示著一串白色問號的木盒,神色古怪;而公孫綠竹對這怎麼看都沒印象的木盒感官也相當不好;
  在打量了幾眼後,她隻伸手把那木塊拔了出來,然後琴瑟色立即驚訝的看到木盒上麵的問號瞬間變了顏色,還顯示出了名字;
  ‘地魔碎晶(1/10)’
  看著地魔碎晶藍色的名字,琴瑟色眼眸微眯,地魔好像先前就看到聽到過不少次啊
  公孫綠竹手一翻把木盒的東西倒了出來,那是一枚手指長的不規則黑色晶石,琴瑟色並沒有從中感覺出什麼,但是那晶石一倒出來,公孫綠竹就猛然你打了個冷顫,雙眸中露出震驚,然後猛然攥緊了晶石~!
  什麼情況??
  琴瑟色見狀不由詫異,張口想問,但是公孫綠竹卻是閉上眼眸,深吸了口氣,然後再次睜開,眼底已然多出了什麼,讓琴瑟色到了嘴邊的話隻又吞了回去。
  公孫綠竹看了琴瑟色一眼,然後垂眸,隻又拿過一個小布包,那塊地魔碎晶被她放到了桌上,琴瑟色看了一眼就愣了,因為那晶體外表雖然沒有變化,但是名字後綴卻是變了;
  原本是‘地魔碎晶(1/10)’,但是現在卻是變成了‘地魔碎晶(1/20)’~!
  再加上公孫綠竹剛剛的異樣,那消失的部分,明顯就是被她弄走,不,或者說吸收了~!
  所以,公孫綠竹是‘地魔’?
  琴瑟色眸光微閃,看著公孫綠竹從打開的布包拿起麵那個拳頭大的銀製小鍾和鍾錘,然後放到了一邊;
  嗯,那應該是一個普通玩具。
  公孫綠竹繼續打開布包,琴瑟色隻在一旁安靜看著,布包東西很多很雜,各種值錢的不值錢的,玩具擺設珠寶首飾配飾,林林總總一大堆,看的琴瑟色眼睛都花了;
  而公孫綠竹似乎是來了興致,隻飛快的一一把那些布包打開,在全部東西都拿出來後,她隻呆在桌前把那些東西又一一把玩了一番,然後淡定了下來,把那些東西堆到桌子的一邊,另一邊則放著那副畫,然後拿起那大堆包東西的布頭,開始擦拭起那副畫來。
  琴瑟色看的神色怪異,公孫綠竹這樣子,怎麼感覺她拆了這麼半天的小布包,就是為了這些布頭啊??
  琴瑟色沒坑聲,隻看著公孫綠竹用那些布頭小心而緩慢的清理那副畫,讓那幅畫逐漸露出了真容;那卻是一副水墨人物圖。
  畫中僅用了墨,深深淺淺的墨色,勾勒出了一副精細的美人圖;
  那是一名穿著一身樸素衣裙,麵容豔麗,眉目卻溫柔似水的美人;美人微微側身坐在廊內,廊外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水,水中有影影綽綽的魚影,而更遠處,則是一片片似乎是雲,又好像是屋頂的輪廓痕跡。
  整副畫美人是精細到極致的,而她周圍的那些景雖然采取了另一種模糊化的畫風,但是這兩種不一樣的畫風融合在一起,卻是襯托的美人更美,景色也更加的飄渺唯美~!
  “這是你畫的?!”琴瑟色看完一整幅畫後,不由驚訝的看著公孫綠竹問道;
  公孫綠竹沒吭聲,隻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琴瑟色頓時明了,然後她隻垂眸盯著畫上美人;
  “那這是誰?”
  “我母親。”公孫綠竹同樣垂眸看著畫上美人,開口說道;然後琴瑟色不由驚訝起來;
  畫上美人那般豔麗絕美的麵容,公孫綠竹怎的會隻是清秀??
  琴瑟色的驚訝太過明顯,公孫綠竹隻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頓時幽幽看過來;
  “是親生的。”
  “額,,那是自然,你親手畫的母親當然”公孫綠竹幽幽的話語讓琴瑟色一愣,隻下意識的接口解釋,然後默了;
  兩人的尬聊結束,公孫綠竹隻細心的用布頭又擦拭了一遍畫,尤其是兩頭的卷軸木,更是仔仔細細擦拭了好幾遍,最後她才把畫卷了起來,自己抱著;
  “??這就走了?那些東西你不管了??”然後下一刻,公孫綠竹隻抱著畫起身就往外走,讓琴瑟色不由詫異,隻出聲問道;
  “我去找東西。”公孫綠竹頭也沒回的說道,讓琴瑟色疑惑皺眉,然後下一刻,她就看到公孫綠竹突然轉個彎,卻是朝著正房的其他房間去了,這讓她不由無語,森森的懷疑公孫綠竹剛剛是不是走錯了方向。
  公孫綠竹去找東西去了,琴瑟色並沒有繼續跟著,而在坐在客廳研究起了立體地圖;
  整個五公主府都顯露在立體地圖上,公主府外也清晰的很,琴瑟色都能看到府門前阿紅和謝甲的兩個光點;
  但是,一想到府門打不開,自己出不去後,感覺就不太好了。
  而在琴瑟色研究地圖上五公主府的格局的時候,另一邊,去其他房間找東西的公孫綠竹也在不停的忙碌翻找著,時不時找到一樣東西塞進懷,然後又繼續翻找;
  在琴瑟色坐在客廳都快睡著的時候,公孫綠竹終於回來了,身上塞的滿滿當當的,手還抱著好幾個東西,看的琴瑟色神色微訝;
  公孫綠竹折騰了這麼半天,為了就是這些東西啊,但是,她抱在懷的那幾個,怎麼好像全都是娃娃啊
  琴瑟色神色怪異的看著公孫綠竹懷那幾個小嬰兒大的娃娃,然後才把目光移到了她的臉上,與她對視;
  “這些都是什麼啊?”琴瑟色張口問道,公孫綠竹愣了一下,然後開口說明;
  “這些都是別人送的,小時不懂事,隻當普通的娃娃放著,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我才知曉這些娃娃不普通。”公孫綠竹說道,琴瑟色詫異,然後就淡定了;
  嗯,不普通的娃娃,話說五公主府還有普通的東西麼??
  琴瑟色咂吧下嘴,然後目光又落到了那些娃娃身上;
  “所以這些娃娃能幹嘛??”琴瑟色好奇問道,公孫綠竹隻一鬆手,懷的幾個娃娃都掉落下來,然而它們竟是自己穩穩的落地站好,讓琴瑟色看的大為驚異,然後不由看向公孫綠竹。
  “守。”公孫綠竹看了琴瑟色一眼,明白她的意思,隻低頭出聲道,然後下一刻,就見幾個娃娃刷刷的擺出了防禦的姿勢,隻緊緊圍攏在公孫綠竹的腳下;
  讓琴瑟色看的讚歎不已,本還有許多疑問,不過看著那些布偶,突然就不想問了;畢竟知道一點就夠了,她對那些娃娃又沒有興趣,並不需要追根究底。
  琴瑟色沒有再問,公孫綠竹也不再談這個,隻走到桌前把身上的東西都掏了出來放到了桌上,掏完之後卻是沒有再看,反而看向琴瑟色;
  “我知道府門打不開是怎麼回事了。”
  “啊~!”公孫綠竹的話讓琴瑟色驚愕而驚喜,她隻看著公孫綠竹等著她的後半截話;
  “打開所有的門,激活五公主府後,五公主府重現,府門自然會打開。”公孫綠竹說道,琴瑟色一怔,然後默默點頭;
  也對,這是正統的方式,不過,要把五公主府所有的門都打開啊
  琴瑟色不由看向立體地圖上那占地麵積頗廣的五公主府,突然覺得有點兒頭疼;
  這麼大的公主府,得有多少門啊??
  琴瑟色臉色有些發綠,然後直接問了出來,倒是讓公孫綠竹有些詫異;
  “並不用啊,打開這些門就足夠了。”說話間,她隻拿著那串鑰匙晃了晃,讓琴瑟色神色淡定下來;
  嗯,隻需這樣就好。
  那麼,接下來要去打開的就是正院旁邊,另一個並沒有小多少,應該是為駙馬,或者兒女之類準備的院子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公孫綠竹就說明了一下情況,然後在琴瑟色起身以行動表明的時候,她就點點頭,然後往外走去;
  “對了,你剛才找回來的那堆東西是什麼?怎麼找這麼半天又丟那兒不管了?”而離開正房走在院子,往院門走去的時候,琴瑟色好奇問道;
  “都是我幼時收集的東西。”公孫綠竹說道,琴瑟色了然,敢情剛才她是憑記憶去掏去了啊
  琴瑟色沒有再問,兩人隻沉默而迅速的走向院門;
  在走出院門後,門外等候著的大壁虎們立即簇擁了過來,公孫綠竹爬到一隻大壁虎的背上,示意琴瑟色也上去另一頭的背;
  琴瑟色盯著大壁虎頑固的紅名,又看了看占地麵積很廣,若是靠自己的雙腳走必然會耗費更多時間的五公主府,雖然相當不愉快不甘願,但是猶豫一會兒後,她還是繃著臉爬了上去;然後摸出一直放在遊戲包裹的拐杖橫放在麵前。
  nbsp;公孫綠竹淡定的看著琴瑟色拿出拐杖,然後收回了目光,吩咐一聲後,大壁虎們就集體動了起來,一大波的朝外走去;
  而沒走幾步,大壁虎們就突然轉彎,然後走了幾步後就停了下來,那馱著兩人的兩隻大壁虎麻利走到了大門前,而後俯身,讓兩女隻一伸腿就下來了。
  這個和正院相比麵積小了一些,不過從外麵看倒是沒什麼區別;
  琴瑟色在門前站定,看向公孫綠竹,公孫綠竹瞅了她一眼,然後又看了看鑰匙串,隻默默的把鑰匙串遞了過來;
  “你來吧。”
  “好。”
  琴瑟色接過鑰匙串,然後拿起其中的一把和正院的黑鐵木鑰匙一般大的紅心木鑰匙,然後插進了鑰匙孔;
  哢擦
  院門直接被打開了,不過兩女都沒有進去的意思,基本隻是在院門口探頭往看了幾眼,然後轉身就走,回到了大壁虎中間,各自爬上了大壁虎的背,然後一大群大壁虎就簇擁著他們一起往下一個地方去了。
  五公主府很大,院子很多,不過必須要打開的倒是沒有很多;
  因為有了大壁虎的速度加成,兩女開門所耗時間也節省了很多,以她們的速度,並沒有多久就打開了超過一半的門~!
  而隨著打開的門越多,琴瑟色也發現,那原本籠罩在五公主府院牆上那些黑霧逐漸的淡了,非常明顯的說明了五公主府正一步步走向現世~!
  不過,之前開的門基本上都是那種鑰匙插進去就能打開的簡單的,現在還剩下的那些,就有點兒不一樣了;
  “額,你確定是這邊?要是錯了可不關我事啊~!”琴瑟色歪著頭了看著公孫綠竹說道,她手拿著一把紅色的陶瓷鑰匙,圓滾滾的很喜慶,不過她麵前這扇門被奇怪的分成了兩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有一個提示;
  ‘何為善惡’
  然後,琴瑟色就一臉莫名其妙的看向公孫綠竹,隻等著公孫綠竹做出選擇,左右兩個鑰匙孔,她選哪一個。
  琴瑟色糾結之後就把問題丟給了公孫綠竹,公孫綠竹也是頭疼不已,這種問題是根本沒有頭緒,怎麼解答不清楚,然而這麼左右為難好一會兒後,公孫綠竹突然伸手指了指琴瑟色麵前的要鑰匙孔,琴瑟色立即會意。
  這是選好了啊,辣麼不管是不是,都不用再耽擱了;
  琴瑟色麻利的把鑰匙插了進去,然而鑰匙進去一半就突然卡了一下,讓琴瑟色頓覺不妙;
  這是選錯了啊
  琴瑟色動作一頓,然後下一刻,她隻用力把鑰匙繼續往;
  哢擦
  鑰匙插到了底,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這讓原本還有點兒擔心的琴瑟色突然淡定了不少;
  嗯,剛剛卡的那一下,或許是鑰匙或者鑰匙孔的問題,並非不匹配。
  琴瑟色扭動鑰匙,然後就聽見哢擦一聲,卻是麵前的那被分成兩部分對稱的大門突然開了一道縫隙,然後隨著鑰匙的轉動,縫隙也越來越大,最後完全洞開,而鑰匙則直接掉落,被琴瑟色撿了回來。
  “這是花園?”琴瑟色收起鑰匙站在院門口狐疑看向麵;
  院門之後,是一旁寬闊非常的院子,雖然地麵光禿禿的啥也沒有,但是那些整齊的田字格和田字格之間的規整的小路,即使沒有了花草植物,也能看出這曾經植物繁茂的景象來。
  

Snap Time:2018-12-15 07:42:56  ExecTime:0.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