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姬》全文閱讀

作者:妖卿卿  血妖姬最新章節  血妖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妖姬最新章節第1894章 火靈(18-10-21)      第1893章 寵物(18-10-21)      第1892章 舊賬(18-10-21)     

第1858章 大壁虎


  而在公孫綠竹表明,這些叫做小魔的怪物是她幼時就養在府的寵物後,雖然讓琴瑟色更加驚愕不已,但是對上前幫忙倒是沒有什麼顧忌了;
  雖然她其實挺不理解公孫綠竹這是什麼奇葩的愛好,會養這種怪物當寵物
  琴瑟色上前,近距離看著那停在公孫綠竹身旁的淺粉色大壁虎,那乖巧仿佛狗狗的模樣,若是除開那詭異懸浮的大眼睛,其實整體來看也還好
  琴瑟色看了看大壁虎頭頂依舊是一串問號的紅名,默默的移開了目光;
  嗯,這是公孫綠竹的寵物,對於她來說依舊是紅名的怪物
  琴瑟色一臉冷漠的看著大壁虎,然後在公孫綠竹說出具體情況後,她雖然覺得不太靠譜,但也沒有拒絕,畢竟人都過來了。
  根據公孫綠竹的說法,她的這些寵物是因為五公主府被封閉太久,從而導致它們本身出現了一些意外變化,不過所幸這個變化還沒有很久,還可以糾正過來;
  而現在公孫綠竹就是要幫它們糾正過來,而要做這件事,除了她自己,還需要另一個人來幫忙;
  當然,以那大壁虎的體型,要壓住它們當然不現實,不過她說的壓並非字麵上的意思。
  “所以,這是在幹嘛??”琴瑟色麵無表情的看著公孫綠竹的示範,若非她頭頂的名字依舊是清晰無比的綠名,都忍不住懷疑她是不是想害她~!
  “它很怕疼,不用很多力,隻要壓住不然它抽回去就行,我保證,有我在它絕對不會咬你的~!”公孫綠竹認真解釋道,琴瑟色臉色愈發不善;
  特喵的,要她站在大壁虎麵前,壓住它吐出來的粉紅色長舌頭,然後公孫綠竹去幫它解決問題,別說什麼有她在就絕對不會咬什麼的,這近距離站人家大嘴麵前,拉著人家舌頭,重點是這家夥還是個大紅名
  就算她快死了,也不代表她願意被咬死~!
  琴瑟色始終拒絕,公孫綠竹說了老半天,先還以為是琴瑟色害怕,然而當她終於注意到琴瑟色根本沒有恐懼之類,反而隻有滿滿冷漠無視的眼神後,頓時明了;
  琴瑟色是完全不想出手,並不存在因為恐懼而不敢什麼的;
  但是這就難辦了,她總不能一手處理一手拉著舌頭,防止大壁虎疼的忍不住溜號吧
  猶疑一會兒後,公孫綠竹嚐試勸說,然而並沒有用之後,她也不得不放棄了穩妥的兩人出手,隻能安撫著身旁的大壁虎,讓它盡量不要動也不要溜號退縮;
  然後她隻擼起袖子,爬到了它的後頸坐下,而後猛然伸手,一把把那紅燈籠一般詭異懸浮又大的出奇的眼珠子撈到了懷,在身下本就緊張渾身緊繃的大壁虎慘叫扭動的時候,隻猛然把懷的紅燈籠一把按進了一側,它那微微凹陷閉合的眼皮~!
  嗤
  仿佛燒紅的鐵球落進水,巨大的聲響伴隨猛然升騰的白霧,即使琴瑟色已經退後一段距離都感覺到了那白霧的熱度,這讓她不由一滯;
  這般距離她都能感覺到熱度,那就在麵前的公孫綠竹怕是都燙熟了吧?!
  琴瑟色驚疑不定的看向立體地圖,上麵那顆綠點依舊健在,這讓她不由驚異看向前方騰騰白霧中;
  公孫綠竹莫非也有著什麼能力不成?
  琴瑟色好奇起來,隻定定看著白霧,看著那升騰的白霧慢慢淡化,最後露出了麵那隻大壁虎和公孫綠竹的身影;
  而第一眼,琴瑟色就注意到公孫綠竹身上的衣裙都濕漉漉的,淺色的衣裙濕透貼在身上,讓她本就瘦弱的大腿輪廓都凸顯了出來,纖薄的腰身也相當的明顯;
  然而,讓琴瑟色在意的是,公孫綠竹的頭發和胸口卻是幹燥的,而在她頭頂,一道模糊的弧形光影一閃而逝;
  那道光影就是公孫綠竹的能力麼?
  琴瑟色眸光微閃,然而下一刻,公孫綠竹突然伸手,卻是一把把另一顆大眼睛抱入懷,然後一把按到另一個眼皮。
  噗
  下一刻,同樣的白霧再次升起,琴瑟色隻默默看著,直到白霧散去,她看了看公孫綠竹頭頂消散的光影,目光落在了大壁虎的眼睛上;
  雖然聽著看著尤為嚇人,但是實際上,大壁虎的眼睛並沒有什麼事,反而因為大眼珠子被按了回去,那原本凹陷的眼皮鼓了出來,眼皮縫隙間還有著一抹血痕;
  咦?那血痕是
  琴瑟色突然發現了公孫綠竹帶著血的掌心,神色驚異,又是她的血
  而在琴瑟色神色驚異,然後莫名的時候,公孫綠竹卻是從那隻大壁虎身上爬了下來,然後回頭看了看身後,另一隻大壁虎隻乖巧的爬到了她身旁;
  嗤
  同樣的情況在上演著,琴瑟色安靜看著,直到兩次白霧散盡後那隻大壁虎眼皮上留下的血痕,讓琴瑟色神色微沉;
  每一隻都需要用自己的血抹上去,而這樣的大壁虎還有著很多隻,公孫綠竹是在想什麼,她以為自己的血的無限的啊?
  琴瑟色內心譏諷公孫綠竹的愚蠢,但是看著她為了幫自己的寵物恢複,根本不惜自己的損傷,一次次的爬上爬下,衣裙從濕了之後就沒幹過,因為不停的流血,即使麵部因為包裹著並不能看到,但是露出來的肌膚白的嚇人,明顯情況不好的時候;琴瑟色卻又感覺心底怪怪的。
  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啊
  琴瑟色斂眸,不想再看下去;公孫綠竹身邊被解決好問題的大壁虎密密匝匝鋪成一大片粉紅毯子,然而遠處懸浮的‘紅燈籠’的數量依舊還是那麼多,怕是把公孫綠竹的血都放幹了也救治不完;
  她是怎麼想的啊~!
  琴瑟色收回目光不再去看,然而,當再一次的白霧升騰之後,好半天都沒有下一次白霧升騰的動靜,這讓琴瑟色不由疑惑轉頭看了過去;
  而這一看就發現了問題,公孫綠竹卻是趴在了那隻大壁虎的頭上,明顯是昏迷了過去~!
  雖然早有預料公孫綠竹會把自己折騰死,但是這也太快了吧~!
  琴瑟色神色微凝,看著那些大壁虎著急的湊在公孫綠竹身旁嗚嗚輕聲叫著,雖然知道他們是導致她昏迷的罪魁禍首,但是看著他們著急上火,又委屈難受的要哭的模樣,琴瑟色原本的斥責心情突然淡了許多。
  說到底,這事兒根本沒法兒去說,畢竟這算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隻是,這願挨的直接把自己弄的快死了,也是奇葩。
  不過,雖然立體地圖上的綠點顯示公孫綠竹沒死,但是她要是再被那些大壁虎圍著嗚嗚一陣,恐怕沒死也得死了~!
  琴瑟色在原地盯著那些紅名大壁虎不甚愉快的琢磨了一會兒後,她隻走了過去;
  第一隻紅名大壁虎轉頭發現琴瑟色後,那原本就是紅名的名字,猛然閃爍起來,看的琴瑟色心頭一緊;
  這特喵的是要放大招啊??
  琴瑟色迅速後退,戒備的盯著那隻大壁虎;然而,在她後退出一段距離後,不想那大壁虎的名字竟然停止閃爍了,然後在她詫異注目的時候,那大壁虎看了她一眼,竟然轉過身專注看著包圍圈的公孫綠竹,直接忽視了琴瑟色;
  這特喵的,雖然沒有追過來她是鬆了口氣,但是這種被淡漠的無視掉的眼神,還是讓那琴瑟色相當的不愉快~!
  不過,既然知道靠近不行,那麼,如果讓他們不知她靠近呢?
  琴瑟色打開遊戲包裹翻找了一下,然後隻從麵拿出了隱形布;
  琴瑟色嘩啦一下抖開了隱形布,然後往後一甩披到了自己身上,然後拉近;
  這一刻,那原本隻是一塊灰色半透明的方形布料,直接變成透明,連同它裹住的身體也一同消失不見~!
  似乎可行啊。
  琴瑟色挑挑眉,然後伸出手把脖頸後麵的布料拉了起來,蓋到了頭上;瞬間,琴瑟色就直接消失了。
  在隱形布的包裹下,琴瑟色再次看向那些大壁虎,然後隻往那邊走去;
  當她再次走到那名大壁虎麵前的時候,那隻大壁虎雖然神色驚疑不定,但是它轉頭四望並沒有任何發現後,隻狐疑不定的收回了目光,然後繼續看向前方。
  琴瑟色一臉淡定的在旁邊看著那隻大壁虎恢複平靜,然後她隻往前走去;
  一路上路過的大壁虎都會驚異扭頭看過來,然後並沒有看到任何人,這讓大壁虎們都是驚疑,然後與身旁同伴對視一會兒後,隻收回了目光。
  而琴瑟色沒多會兒就穿過了大壁虎們圍的圈子,停到了中間那隻大壁虎身上的公孫綠竹身上;
  目測並不能得到準確答案,琴瑟色在觀察一下後就抬手,然後隔著隱身布探了探公孫綠竹的脖頸;
  嗯,脈搏跳動的好像有點兒快啊
  琴瑟色彎腰,試圖看一看公孫竹現在,但是她的臉幾乎完全埋在身下大壁虎的後頸,完全看不到,這讓琴瑟色不由無奈;
  感覺到公孫綠竹並沒有受傷什麼的,琴瑟色眉目微緩,然後下一刻,她琢磨了一下,然後一手托起公孫綠竹的頭,另一手則直接探入,用力一揪公孫綠竹的耳朵~!
  “嗷”下一刻,被揪的眼淚都飆出來的公孫綠竹猛然跳了起來,讓周圍原本還因為看到她的頭突然抬起而驚異的大壁虎們都歡呼了起來~!
  而站在一旁的琴瑟色見狀神色微閃,並沒有露出身影,反而繼續看著;
  公孫綠竹捂住耳朵,眼淚花花,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鬆開了手;然後下一刻,她整個人都萎靡了下來,沒有了剛剛耳朵疼的精神;
  還是有影響的。
  琴瑟色見狀心明了,而大壁虎們雖然不太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是見公孫綠竹醒了還是挺高興的,雖然公孫綠竹並沒有繼續修複他們的問題,但大壁虎們也不是沒腦子的,公孫綠竹神態精神明顯弱了許多,他們是她的寵物,自然不會明知情況還給她帶來麻煩。
  於是,在公孫綠竹神態這些明顯弱了很多的時候,大壁虎們也都乖巧的迅速退散,空出了大片空地。
  “咦?方青??”然後下一刻,公孫綠竹就發現琴瑟色不見了,驚疑不定的出聲喊了幾句;
  “幹什麼?”然後在她身旁站著的琴瑟色隻突然收起了隱身布,並且開口說道,把公孫綠竹嚇了一跳,刷的扭頭看去,正好對上了琴瑟色無辜的雙眼。
  “你,你是什麼時候在這兒的??”公孫綠竹驚異問道,琴瑟色聳聳肩,並沒有回答的意思;
  “接下來你要做什麼?”琴瑟色問道,公孫綠竹一頓,然後看向一側,那昏暗中的府內;
  “自然是打開所有的門後,開啟五公主府。”公孫綠竹說道,琴瑟色點點頭,然後看向立體地圖;;
  “那你繼續,我要出去了。”琴瑟色說道,公孫綠竹看著她頓了頓,然後點頭,示意她隨意就行。
  然後下一刻,琴瑟色轉身就走,往府門的方向走去;公孫綠竹見狀目光不由落在她的背影上,好一會兒才收了回來。
  “帶我去正院。”在完全看不見琴瑟色後,公孫綠竹收回目光,然後拍了拍身下的大壁虎說道;
  下一刻,載著她的大壁虎立即站直了腿,然後隻一溜煙的就飛奔了出去~!
  那速度,差點把公孫綠竹給甩出去了~!
  而公孫綠竹走了,其他的大壁虎們也沒有繼續留在這的理由,在簡單的嗚嗚商議幾句後,他們就迅速散開,沒多會兒就全都走光了。
  而在公孫綠竹指揮大壁虎前往正院之一的時候,琴瑟色已經一路溜達到了府門前,準備打開門走人了;
  然後下一刻琴瑟色就發現,府門竟然根本打不開~!
  即使她拿出水晶鑰匙,但是根本就沒有什麼用,這讓琴瑟色臉色不太好了;
  這什麼意思?非得把她困在這麵?特喵的
  琴瑟色氣惱踹了兩腳府門,然後突然朝府門揮手;
  砰
  瞬間,黑紅的岩漿突兀出現,直接侵襲到府門上,然而,當岩漿冷卻,凝成石殼脫落後,府門卻是完好無損,別說被弄破,就是連個痕跡都沒有留下~!
  這讓琴瑟色神色有些凝重起來了,再次揮手,冰晶粒子迅速從府門下方往上延伸,然後,已然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這府門,不,這五公主府,到底的怎麼回事?
  

Snap Time:2018-10-23 12:50:02  ExecTime: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