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三十九章縝密計劃(18-04-20)      第五百三十八章險隘關口(18-04-20)      第五百三十七章探照燈(18-04-20)     

第五百三十五章突入囚室


    那個被勒住脖子的衛兵滿臉恐懼之色,在巫小鋒鬆開了他脖子上的手後,果然不敢聲張反抗,哆哆嗦嗦地低聲答道:“餘隊長是在這治療,就在一樓109號病房。”

    巫小鋒等他報出病房號後,馬上用左手手掌捂住他的嘴巴,右手一用力,把抵在他胸口的匕首捅了進去,無聲無息地了結了他的性命。

    隨後,他轉身對葉鳴揮揮手,兩個人悄無聲息地潛行到醫院麵。這個醫院本來就沒有幾個醫生護士,加之此時已經淩晨四點了,醫生和護士都已經睡覺了,所以整個走道靜悄悄的,兩邊牆壁上的幾盞壁燈發出昏黃的光線。葉鳴和巫小鋒借著走道上的燈光,找到了109號病房。

    巫小鋒推開虛掩的病房門,借著走道上的燈光往麵一瞧,隻見一個男子躺在左側的病床上,發出輕微的鼾聲,估計他就是餘柏恩,便對身後的葉鳴做了個手勢,示意他關上病房門,然後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將頭湊到餘柏恩耳朵邊,低聲喊道:“柏恩老弟,我是巫小鋒。”

    餘柏恩從睡夢中被喚醒,聽到“巫小鋒”三個字,驚駭得猛然坐起來,在黑暗中瞪大眼看著巫小鋒,但因為病房光線太暗,隻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張清瘦的臉,卻辨認不出五官來。

    巫小鋒擔心他驚叫出來,馬上又用很親切的語氣低聲說:“柏恩老弟,我真是巫小鋒。謝謝你救了我的師弟葉鳴,我今天到這來是有事求你幫忙,你不要緊張,我們絕對不會害你。跟在我身後的人就是我師弟葉鳴,他想當麵再次感謝你呢!”

    說著,他就從褲袋拿出一個羅威給他準備的微型手電,將手電光照在自己臉上,然後又照了照身後的葉鳴的臉。

    葉鳴也忙走過去,微笑著對餘柏恩說:“餘大哥,謝謝您那天冒死搭救我!您那天對我說想早日脫離孫誌城的販毒集團,今天就是一個機會。實不相瞞:今天我們是過來營救我們的國家主席特使的,而您是我們這次能否營救成功的關鍵所在。您如果協助我們救出了國家主席特使,這是特別重大的立功表現,您到時候可以跟隨我們回國,選擇一個地方平靜地生活,徹底擺脫現在這種刀口上舔血、為販毒分子賣命的生活。”

    餘柏恩在認出巫小鋒和葉鳴後,就猜到了他們此來的目的,此刻又聽到葉鳴這番話,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隻要自己協助救出了國家主席特使,國內有關部門就可以不追究自己在販毒集團犯下的罪惡,心不由一動,垂頭思索了片刻,把牙一咬說:“好,我願意配合你們去營救主席特使。說吧,你們想讓我怎麼做?”

    葉鳴見餘柏恩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就答應協助自己去救主席特使,不由喜出望外,趕緊低聲把接下來的行動步驟告訴了他,隨後又問:“餘大哥,您腿上的傷怎麼樣?可以自己走路嗎?”

    餘柏恩答道:“不礙事!你的槍法很準,正好擊中我右腿後側的肌肉,造成了一處貫通傷,但並沒有傷到骨頭。前天晚上我住進醫院後進行了緊急治療,縫合了傷口,打了幾次消炎針,勉強可以行動了,隻是不能劇烈運動,但帶你們去囚室救特使還是沒問題的。”

    幾分鍾後,葉鳴和巫小鋒跟隨在餘柏恩後麵,一起往營區西麵那座看押主席特使的營房走去。

    在要到達用作囚室的營房時,那一隊巡邏的士兵正好走到了那,看到餘柏恩一瘸一拐地帶著兩個人走過去,巡邏隊長忙問:“餘隊長,你不是在醫院養傷嗎?這麼晚了還到這邊來幹啥?是不是對弟兄們不放心?”

    餘柏恩“嗯”了一聲,答道:“獨龍坡那邊戰事很緊張,政府軍和諾瓦軍正在全力進攻,龔老板也被大老板調到獨龍坡前線去了。剛剛龔老板打電話給我,讓我再去關押囚犯的房間看看,叮囑一下兩個貼身守衛的人提高警惕,防止有人渾水摸魚去救他們。你們也要小心一點、勤一點,在巡邏時一定要注意觀察營區周邊的動靜,一有風吹草動馬上鳴槍示警。”

    巡邏隊長笑道:“餘隊長放心吧,這是幽龍穀,是飛龍團的大後方,東南方有我們的大軍阻擋,東北方是鳥飛不過的博卡山和銀象峰,營救特使的人除非長了翅膀,否則的話他們絕對不可能滲透到這來。”

    餘柏恩也笑了笑說:“小心不為過,你們還是警惕一點好,說不定那些想營救特使的人真的長了翅膀,從銀象峰那邊飛過來了也未可知,我還是去叮囑一下那些守衛最好。”

    巡邏隊長以為他在開玩笑,笑了幾聲,帶著那幾個巡邏隊員往鐵索橋方向而去。

    此時,在囚室外站崗的幾個士兵見餘柏恩過來,都舉手向他敬禮。餘柏恩對他們揮揮手說:“你們幾個回到各自的營房去休息一下,我現在進到麵去找囚犯談話,大約要一個小時,等我跟囚犯談完話後在叫醒你們!”

    那幾個士兵正是最犯困的時候,聽餘柏恩命令他們回營房休息,不由喜出望外,齊刷刷地答應一聲,又向餘柏恩道了謝,便歡天喜地地鑽進附近幾個營房睡覺去了。

    目送那幾個外麵的守衛鑽進營房後,餘柏恩帶著葉鳴和巫小鋒走到一個房間門口,用手在包裹著鐵皮的門上麵敲了幾下,喊道:“麵是誰在值班?我是餘柏恩,把門打開,我要進來。”

    麵的人聽到餘柏恩的聲音,趕緊把鐵門打開,將餘柏恩和葉鳴、巫小鋒放了進去。

    葉鳴和巫小鋒一進去,立即很默契地分散開,貼近那兩個全副武裝的貼身守衛,然後兩個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幾乎同時動手:葉鳴用匕首捅死了左邊那個守衛,巫小鋒則幹脆用鐵鉗般的手臂箍住右邊那個守衛的頭頸,然後雙手交叉用力,一下子扭斷了那個家夥的脖子。

    此時,躺臥在一張木板床上的一個中年男子聽到門口異常的聲響,一下子坐直身子,瞪大眼驚訝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

    

Snap Time:2018-04-21 12:15:02  ExecTime: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