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二十九章特別行動小組


  蘇雪玲聽葉鳴說要攀藤條下到溫薩江麵去,點點頭說:“你放心吧,我是農村長大的,家鄉就在沅江邊上,從小就學會了遊泳,長大後也經常到江河去遊泳鍛煉,水性可能比你還要強,淹不死我的。”
  葉鳴聽說她會遊泳,更加放下心來,便躬下身子讓她趴伏到自己背上,然後小心翼翼地走到瀑布左側,把三根藤條纏繞到一起,用手抓住,開始慢慢地往下麵滑落。
  這座懸崖並不很高,所以葉鳴隻用了幾分鍾就下到了江麵上。剛剛他目測了一下,溫薩江在這正好有一個回旋,水流比較緩慢,而且因為現在是早春,雨季還沒到來,屬於枯水季節,所以溫薩江的水也不深,在他們下麵的江水大概隻有一米深,很容易淌水過去。
  最主要的是:現在雖然是春節過後不久,但國屬於熱帶季風氣候地區,氣溫比國內高很多。比如現在,李小琴那個手機上顯示的氣溫就是28°,所以江水並不寒冷,兩個人即使浸濕了衣服也不要緊。
  但盡管如此,葉鳴還是擔心蘇雪玲的衣服浸濕後會感冒,所以在下到江水麵後,他不顧蘇雪玲的抗議,幹脆把她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步步從西邊淌水到東岸,找到岸邊一塊幹地才將蘇雪玲放下來。
  隨後,葉鳴沿著河岸旁邊窄窄的一條小土坎往下遊走了十幾米,發現這有一條上去的小徑,便折返回去攙扶起蘇雪玲,兩個人一起從那條小徑往上麵攀爬,十幾分鍾後就到了另外一條有車輪轍印的簡易公路上。
  葉鳴一看到那條簡易公路,心不由一陣狂喜:這條簡易公路正是從洪邁鎮通往石鑫的伐木場的那條通道,從這往南邊走兩三公,就可以到達洪邁鎮。而這已經是信果邦的控製區域,意味著自己和蘇雪玲已經完全脫險了。
  正在這時,從伐木場方向忽然開過來一台軍用吉普車,當看到站在簡易公路旁的葉鳴和蘇雪玲後,這台吉普車突然停下,從麵跳出幾個人來,其中一個用極其興奮激動的語氣叫喊道:“兄弟,你怎麼在這?真是太意外了!你是怎麼從幽龍穀逃出來的?”
  葉鳴定睛一看,這個衝他激動地喊叫的人正是師兄巫小鋒,在他的後麵跟著三個身穿作戰迷彩服、全副武裝的軍人,每個人的臂章上都寫著“雲豹”兩個字。
  葉鳴沒想到在這會遇到自己的師兄,忙迎過去跟他緊緊地抱在一起,說:“師兄,我逃跑的過程一言難盡,有時間再跟你詳細講述吧!”
  說著,他用手指了一下自己身邊的蘇雪玲,介紹說:“師兄,這位女士名叫蘇雪玲,原來是北山縣招商局副局長。我這次能夠從幽龍穀逃出來,都是蘇女士的功勞。她現在腳上負了傷,你們能夠搭載她到車上返回洪邁鎮嗎?”
  巫小鋒忙轉身麵對蘇雪玲,伸出手與她握了握,很感激地說:“蘇女士,謝謝你搭救我的師弟。你腳負了傷,請你先到車上去休息一下,我跟我師弟還有事情要商談。”
  蘇雪玲紅著臉點點頭,在一個軍人的引導下,先坐到吉普車上去等候。
  待蘇雪玲坐進車子後,巫小鋒指了指他身邊一個身材高大魁梧、滿臉淩厲之色的中年男子介紹說:“師弟,這位是雲豹特戰隊的羅威羅隊長。這次他奉命率領一個特別行動小組到國來,負責營救被孫誌城販毒集團綁架的國家主席特使。”
  隨後,他又對羅威說:“羅隊長,這就是我多次跟您提起過的北山縣委書記葉鳴,是我的師弟。他本來也被孫誌城集團綁架了,昨天我還在請求您在營救主席特使的時候,順便把他給搭救出來,沒想到現在他自己逃出來了,我也感到非常意外!”
  羅威忙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掌,黧黑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一邊與葉鳴握手,一邊熱情地說:“葉書記,久仰大名!實不相瞞:在你被孫誌城集團綁架的當天,你們天江省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廳長郭廣偉就打電話向我們求援,問我們有沒有辦法營救你。但當時我們沒有得到國政府授權,無法進入國境內執行任務,所以愛莫能助。
  “沒想到,幾天後我們的國家主席特使也被孫誌城集團綁架了。經過我國政府與國政府和諾瓦邦自治政府緊急磋商,決定由我帶領一個特別行動組進入國境內,要不惜一切代價把主席特使營救出來。我們到達這後,郭廣偉書記再次給我打了電話,請我們在營救特使的同時盡一切可能把你也搭救出來,沒想到現在你自己先逃出來了。我們本來還對營救特使一事一籌莫展,現在你既然逃出來了,肯定能夠給我們提供極大的幫助,這是一件意外的大好事啊!哈哈哈!”
  葉鳴忙問:“羅隊長,你們準備怎麼營救主席特使?有哪些困難和問題?”
  羅威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皺皺眉頭說:“葉書記,我們現在最大的困難是沒有辦法秘密潛入到囚禁主席特使的地方去。綁架事件發生後,國政府和諾瓦邦自治政府都著了忙,生怕主席特使遭遇不幸,我國政府會遷怒於他們,影響對他們的投資和援助,造成外交糾紛,所以雙方不約而同地調集了大軍進駐到美蘭鎮附近,對孫誌城集團施加軍事壓力,想迫使他釋放主席特使。
  “但是,孫誌城卻是個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家夥。他在跟政府軍和諾瓦自治軍的代表談判時揚言:政府軍和自治軍如果對飛龍團發起進攻,他們絕不會屈服投降,而是會盡全力抵抗。他們已經在獨龍坡、飛鷹峽、幽龍穀設立了三道防線,這三道防線都是易守難攻的險隘關口,要想突破他的這三道防線,政府軍和自治軍必定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最後他還威脅說:一旦政府軍和自治軍突破了他們的第二道防線,把他們逼到了絕路,他就會殺害國家主席特使,並與政府軍和自治軍來一個魚死網破、玉石俱焚!”
  

Snap Time:2018-10-17 06:25:42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