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二十八章溫薩江邊


  回到蘇雪玲身邊後,葉鳴用難以抑製的興奮語氣說:“玲姐,我們有救了!我在這條河的上遊找到了一條生路,也許可以擺脫那些殺手的追殺。”
  隨後,他便把剛剛自己通過“天窗”發現一個溶洞、在水潭邊找到溶洞入口的經過簡單地講給了蘇雪玲聽。
  蘇雪玲聽說他發現了一個可以逃生的溶洞,臉上也露出了激動的神情,正準備起身,葉鳴卻擺擺手說:“你先歇息一下,我得把這座獨木橋給拆了,至少可以延緩一下那些殺手的追擊速度,給我們留下充分的脫險時間。”
  蘇雪玲問道:“龔鵬舉的人果然追上來了嗎?”
  葉鳴點點頭說:“剛剛我爬上一塊大石頭觀察了一下我們上來的小徑,發現有十幾個殺手在半山腰行進,速度比較,估計再過四五十分鍾,他們就可以追到這來。我現在把獨木橋拆掉,那一邊的河岸很陡峻,無法渡河。他們如果要過來追我們,隻能重新架橋。但我估計他們不會想到這有一座橋,所以不會帶什麼伐木和架橋的工具,要想把橋架起來,會有很大的難度,也會花一點時間,即使他們最後把橋搭建起來,但那時我們已經走遠了。”
  說著,他就走到獨木橋邊,彎下腰把橋的一端抬起來,然後向左邊旋轉45°,讓獨木橋淩空,然後把手一鬆,那根巨大的木頭立即斜斜地往河床麵墜下,最後轟然落到水,濺起一大片水花。
  毀掉了獨木橋後,葉鳴幹脆再次背起蘇雪玲,沿著河床往西北方向的緩坡上攀爬了一千多米,到達瀑布下麵的水潭邊。
  把蘇雪玲放下後,葉鳴老謀深算地說:“玲姐,我得再往上沿那道懸崖往西北邊再走幾百米,留下一些踩踏痕跡,讓那些追過來的殺手誤以為我們往博卡山的西北邊逃走了,他們會一直追擊過去,而不會料到我們從水潭逃走了。”
  蘇雪玲有點懷疑地問:“你能夠發現那個逃生溶洞,那些殺手是不是也可以發現?我現在腳扭傷了,跑得慢,萬一他們也知道有這麼一個溶洞,很可能會追上我們的。”
  葉鳴搖搖頭說:“這不可能。剛剛我之所以發現那個溶洞,是因為站到那塊大石頭上,先看到了溶洞上麵的那個‘天窗’,然後從天窗往下看,發現麵有一條暗河,這才推測這個溶洞是與東塔河上遊想通的,所以才找到了這個水潭邊。那些殺手匆匆追擊我們,不可能想到這山下有一個溶洞,更不可能推測到這個溶洞的入口在這個水潭麵,所以他們是不可能找到我們的行蹤的。”
  解釋完後,葉鳴讓蘇雪玲在水潭邊稍等,自己繼續往西北方向行進了幾百米,沿途故意把那些雜草和灌木踩踏得東倒西歪的,然後原路折返回來,帶著蘇雪玲輕手輕腳地下到水潭,每走幾步就回過頭把那些被踩踏得雜草扶起來,盡量恢複原狀,不讓那些殺手察覺他們曾經下到過水潭中去。
  隨後,葉鳴再次脫掉鞋襪,請蘇雪玲給他拿著,然後他背起蘇雪玲,淌水來到水潭東側那個嵌入石壁的斜洞邊,先抬腿探進水試了一下深淺,然後小心翼翼地邁步進去,開始沿著一道斜坡往下麵走去。
  走了大概兩百米後,眼前豁然開朗,一個溶洞大廳出現在兩個人麵前。在這個大廳的頂部,有一個圓形的洞口,正是葉鳴剛剛看到的那個“天窗”。外麵的光線從天窗照射進來,照亮了溶洞大廳麵的鍾乳石和暗河上的一些礁石。
  葉鳴背著蘇雪玲小心翼翼地下到溶洞大廳,然後把蘇雪玲放下來,自己穿好鞋襪,攙扶著蘇雪玲沿著暗河河岸一直往東南方向走去。走了幾百米後,溶洞重新陷入黑暗,葉鳴讓蘇雪玲打開手機,利用手機屏幕上發出的光繼續往前走。
  好在李小琴的這個手機電池很耐用,而且蘇雪玲拿過來時剛好充滿了電,所以到現在手機電池電量還有30%,隻要省著點用,估計走出這個溶洞應該沒問題……
  走了大概兩公路後,葉鳴從溶洞的轉折角度判斷:這個溶洞肯定是橫穿過銀象峰的,如果一直往前麵走,就可以穿過整個銀象峰,到達美蘭鎮或者信果邦的控製區域……
  因為逃生在望,葉鳴和蘇雪玲都感到渾身充滿了力量,雖然蘇雪玲負了傷,但此時葉鳴的那些傷藥產生了效果,腳踝處不那麼疼痛了,在葉鳴的攙扶下,兩個人腳步都很,中途隻是偶爾休息一下,用了大概三個小時就走到了溶洞的盡頭。
  此時已經是上午十點半,葉鳴率先走到溶洞洞口,往外麵一看,就跟他預想的那樣,這果然是一道懸崖。暗河的水流在這形成一道瀑布,傾瀉到下麵的溫薩江麵這條溫薩江,是金三角地區最大的一條河,呈東西走向,東塔河、西塔河都是這條江的支流。
  上次在石鑫的家具公司考察時,葉鳴就聽他介紹過:溫薩江發源於國西部,自西向東橫穿國一大半國土,沿途有很多支流。這條江從美蘭鎮北部繞過,是美蘭鎮的主要水源。
  於是,他站到瀑布的邊緣,抬眼往南方遠眺,果然看到在南邊兩公左右的地方,影影綽綽地出現了一些高樓大廈,就是他從石鑫的伐木場看到的美蘭鎮的樣子。
  至此,葉鳴斷定:自己和蘇雪玲已經脫險了。現在自己站立的地方,已經是信果邦的地盤,說不定就在石鑫的伐木場附近。
  在判斷了自己所處的方位後,葉鳴立即將目光移向瀑布兩邊,想尋找下去的道路。很,他就發現:在瀑布的左邊有幾根藤條,一直垂掛到下麵的溫薩江江麵上。如果把這幾根藤條連在在一起,應該可以承受自己和蘇雪玲兩個人的重量。
  於是,他馬上抓住兩根藤條,用力牽扯了幾下,感覺到藤條非常柔韌耐力,更加放下心來,轉身對蘇雪玲說:“玲姐,你到我背上來,等下你要牢牢地抱住我的脖子,我帶著你從這攀藤條下去。你不要害怕,我手上的勁道是很大的,不會失手。再說,即使失手了,我們也隻會跌進江水,我會遊泳,可以救你上岸的。”
  

Snap Time:2018-10-23 20:21:53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