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二十七章天坑


  在觀察了一下地形後,葉鳴背起蘇雪玲踏上獨木橋,小心翼翼地步行過去,然後再往前麵大約二十幾米,就是銀象峰頂峰峭壁,大約有六層樓房高。峭壁上光溜溜的,上麵隻有一些雜草和苔蘚,頂部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樹木,看上去陡峻異常,如果沒有攀登工具,根本就無法攀爬上去。
  把蘇雪玲放下後,葉鳴再次往左右兩邊觀看:右邊是傾斜向下的河岸,密密叢叢地長滿了灌木、荊棘和東茅草,根本無路可通;左邊是一道緩坡,蜿蜒通往銀象峰的西北側。這道緩坡上倒是沒有什麼樹木和荊棘林,看上去像是一塊草地,隻是因為現在是冬天的緣故,這塊草地上的草顏色有點枯黃,缺乏生機和活力。
  葉鳴指指左邊的那道緩坡對蘇雪玲說:“玲姐,我們如果要繼續爬,隻能往左邊這道緩坡上走。但是,這道坡是通往西北方向的,即使能夠繼續往上爬,最後我們也隻能爬到博卡山的另外一座山峰上去,也是一條絕路。不過,現在我們已經無路可走了,隻能跑幾步算幾步,至少不能坐在這束手待斃。你先在這坐坐,我去探探路。”
  待蘇雪玲點頭“嗯”了一聲後,葉鳴便沿著東塔河河岸往緩坡上爬去。攀爬了大概一千米後,前麵忽然出現了一道三十多米高的峭壁。這道峭壁與銀象峰的峭壁連在一起,完全阻擋了前行的道路。
  葉鳴沮喪地盯著那道峭壁看了好幾分鍾,知道麵前再也無路可走,隻好歎一口氣,折轉身往回走。
  在要到達獨木橋位置時,葉鳴看到左邊懸崖下麵有一塊高聳的巨石,便想爬上這塊石頭去看看龔鵬舉的人是不是追上來了。於是,他撥開攔路的茅草和荊棘,走到那塊巨石下麵,利用石頭上的一些棱角攀爬到石頭頂部,然後站直身子,居高臨下地往他和蘇雪玲上來的那條小徑上看。
  正如他預料的那樣:在距離銀象峰峰頂大約八百米垂直距離的小徑上,有十幾個人影在往上攀爬。這些人全都手持步槍或者*,肯定就是龔鵬舉派遣來追擊自己和蘇雪玲的。從他們目前的行進速度估測,最多再過一個小時,他們就會到達峰頂……
  當看到那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追擊人員後,葉鳴的心不住地往下沉,感覺到這一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銀象峰無法攀登,左邊和右邊都是絕路,即使能夠往西北方向攀爬一千多米,最終也會被另一座懸崖困住,難逃被追殺的命運!
  不過,盡管內心憂急,葉鳴卻並沒有張皇失措,而是站在石頭頂部,開始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可以暫時隱匿藏身的地方。
  當他把目光投向巨石西北側的時候,眼睛忽然瞪大了:就在巨石左邊大約二十米的一塊平緩的草地上,出現了一個直徑五米左右的圓形洞口,就像在那塊草地上開了一個天坑。
  葉鳴趕緊從巨石上跳下來,三步並作兩步跑到那個天坑似的洞口邊,探頭往下一看,隻見這個洞子是垂直向下的,在洞口往下大概三米的地方,忽然變得開闊起來。借著從洞口照射進去的亮光,可以看到下麵是一個大溶洞。而這個圓形洞口,其實就是溶洞頂部塌方或者其他原因造成的一個“天窗”。從“天窗”下去到達溶洞底部,高度大概有二十餘米。
  令葉鳴格外驚喜的是:在溶洞底部中央,流淌著一條暗河。這條暗河是西北東南走向,在“天窗”下麵正好有一個彎道,折向銀象峰的腹部。由此,葉鳴判斷:這條暗河發源於自己現在所在位置的西北方向,即東塔河的上遊。
  葉鳴曾經有過從溶洞逃生的經驗,一看到溶洞的暗河,心馬上就生出了巨大的希望:自己和蘇雪玲雖然不可能從這個“天窗”下到溶洞,但隻要在東塔河上遊找到溶洞這條暗河的源頭,說不定就可以從源頭處潛入到溶洞。
  從暗河的走向看,這個溶洞很可能會由西向東穿越銀象峰,並且很可能在另一邊有出口。隻要找到了那邊那個出口,就可以逃出孫誌城和龔鵬舉的勢力範圍,自己和蘇雪玲就得救了……
  想至此,他心內的沮喪和絕望之情頃刻間一掃而空,把身子趴在洞口,利用自己超強的目力,仔細觀察了一下那條暗河流過來的方向,然後抬起頭往西北方向觀望,心在默算暗河到底是在哪與東塔河相連。
  在目測和估算了幾分鍾後,葉鳴從洞口爬起來,興衝衝地沿著東塔河河岸重新往緩坡上攀登。
  當回到剛剛他看到的那道懸崖峭壁前麵之後,他仔細觀察了一下東塔河,發現在懸崖下麵有一道瀑布,瀑布下麵是一個圓形的水潭。在水潭東側的石壁底部,有一個深入到山體麵的斜洞,水潭的水順著那個斜洞往石壁麵流淌。
  當看到那個嵌入到石壁麵的斜洞後,葉鳴激動得臉上泛出了紅暈:如果估計得沒錯,這個水潭東側嵌入石壁的斜洞,應該就是剛剛自己看到的那條暗河的源頭。也就是誰,那個溶洞與這個水潭是相通的,隻要從那個斜洞鑽過去,就會到達那個穿過了銀象峰的溶洞!
  為了驗證自己的這個判斷,葉鳴立即踩踏著河岸邊的茅草下到水潭,發現這個水潭除了瀑布垂落的地方水比較深之外,其他地方都是淺水區,大概隻有半米深的水,不要泅水就可以到達那個斜洞那。
  於是,他脫下鞋襪,卷起褲管,淌水來到那個斜洞口,低下頭往麵一看,隻見從水潭分流過去的一股水流緩緩地往石壁麵流動,雖然水流很大,但並不急,而且這個斜洞的高度也剛好可以容得下一個成年人往麵走。
  在仔細察看了斜洞的走向後,葉鳴更加斷定:這就是溶洞那條暗河的源頭,從這個斜洞絕對可以進入到溶洞麵。
  於是,他走出水潭回到河岸上,穿好鞋襪後便急匆匆地獨木橋那邊趕去。
  

Snap Time:2018-10-19 15:41:53  ExecTime:0.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