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二十六章絕路


    葉鳴看到:東塔河南岸此刻燈火通明,在鐵索橋靠近獨龍坡軍營的地方,最起碼有三十幾個全副武裝的飛龍團士兵守衛著。看來,龔鵬舉早就料到葉鳴會跑到這來,所以預先作了周密安排,加強了鐵索橋的警戒力量。

    葉鳴仔細觀察了好一陣之後,悄悄退回到蘇雪玲隱身的小土坑麵,壓低聲音說:“玲姐,鐵索橋那最起碼有一個排的兵力守衛,而且火力強大,我一個人根本無法突圍,隻能另想辦法。”

    說到這,他看看蘇雪玲手拿著的手機,又問:“手機現在有信號了嗎?可不可以打電話或者發微信?”

    蘇雪玲點點頭說:“信號是有了,但李小琴的這個手機號被限製呼出國際長途,無法與國內聯係;她手機也沒有流量,在幽龍穀和獨龍坡都是用軍營的wifi使用微信,但現在獨龍坡軍營的wifi已經關閉了,估計龔鵬舉擔心我們逃到這後,會使用微信與國內聯係,所以預先把wifi給關了。”

    葉鳴問道:“李小琴平時不經常要跟丁天盛聯係嗎?她的手機號怎麼會限製呼出國際長途?”

    “這個我倒是聽李小琴提起過,說丁天盛擔心她與國內的親朋好友打電話聯係,暴露她的行蹤,所以限製了她的電話卡呼出國際長途,如果她想打丁天盛的電話,需要找龔鵬舉借手機;另外,丁天盛還要龔鵬舉監督李小琴,規定她的手機上隻能有他一個人的微信號,決不允許用微信與國內的人聯係。所以對我們來說,李小琴這張手機卡基本是廢卡!”

    葉鳴皺著眉頭思考了一陣,對蘇雪玲說:“玲姐,據我估計,隻要天一亮,龔鵬舉就會安排士兵過來搜山,我們現在必須遠離獨龍坡營區,最好是往銀象峰上麵攀爬。雖然那可能是一條絕路,但我們現在隻有這條路可以走,如果繼續待在這,遲早會被龔鵬舉的人抓獲。”

    蘇雪玲雖然是個女強人,但畢竟是個女子,麵對這種生死抉擇,早已沒了主張,便聽話地點點頭說:“我聽你的,你決定去哪我就去哪,要死我們也死在一塊!”

    於是,葉鳴拿起手機,但不敢開啟手電筒功能,而是開啟了夜間模式,利用手機屏幕發出來的昏黃的光線,在過來的那條山道兩邊尋找通往銀象峰的小徑因為他曾聽石鑫介紹過,住在銀象峰下麵的一些山民會從一些小徑攀爬到銀象峰上麵去采藥。而獨龍坡附近就有好幾個村寨,如果這些村寨麵有采藥的山民,他們就有可能從這條山道的某處開辟一條小徑往銀象峰攀爬。

    果然,在仔細地尋找了十幾分鍾後,葉鳴在距離他們剛剛隱身的地方西邊三百多米處發現了一條上山的小徑,估計就是通往東北方向的銀象峰的。

    於是,他折回到隱身的地方,低聲對蘇雪玲說:“玲姐,我在過來的路上發現了一條上山的小徑,估計是通往銀象峰的,我們趕往峰頂攀爬。”

    蘇雪玲眼睛一亮,欣喜地問:“真的?既然這有一條小徑通往銀象峰,我們越過峰頂是不是就脫險了?”

    葉鳴歎了一口氣,搖搖頭說:“沒這麼簡單。你想想:龔鵬舉肯定知道這有一條小徑通往銀象峰,但他並不安排士兵來駐守,為什麼?隻有一個原因:這條小徑往上去可能是絕路,根本不可能翻越銀象峰,所以龔鵬舉覺得沒必要預先安排士兵來駐守。”

    蘇雪玲點點頭,忽然又問:“葉鳴,龔鵬舉明明知道從幽龍穀到這邊隻有我們剛剛走過的那條路,他為什麼不安排士兵到路上去截擊我們?”

    葉鳴想了想,答道:“我估計有兩個原因:第一,龔鵬舉已經安排了四個頂尖高手追殺我們,估計我們不可能逃得出幽龍穀的範圍,所以他覺得沒必要再安排士兵去截擊我們;第二,我師兄的戰友在跟我分別時說過:他會把手機調成無法接通狀態,讓龔鵬舉暫時無法知道他們追擊的結果,將來萬一龔鵬舉要追問,他就說自己中槍昏迷過去了,所以沒有及時向他匯報。我猜測,那位大哥到現在都沒有告訴龔鵬舉我們已經逃脫了,讓龔鵬舉發生了誤判,以為我們不可能從那四個高手手下逃脫,所以沒再安排人去路上攔截我們。”

    接下來,葉鳴再次背起蘇雪玲,開始沿著那條蜿蜒曲折的上山小徑,吃力地往東北方向的銀象峰峰頂攀爬。

    葉鳴雖然體力好,但畢竟不是鐵打的,剛剛背著蘇雪玲跑了十幾公山路,體力消耗極大,所以此刻再背著她往峰頂攀爬時,已經有點吃不消了,雖然在咬牙堅持著,但步伐越來越慢,喘息聲也越來越粗重。爬了四五百米後,他感覺到腳上好像灌了鉛一樣,幾乎抬不起步子來了。

    蘇雪玲感覺到他體力已經耗盡,忙說:“葉鳴,你把我放下來,攙扶著我往峰頂爬。這時候距離天亮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們慢一點沒關係的。”

    葉鳴知道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再堅持背著蘇雪玲,極有可能累虛脫過去,於是便把她放下來,用一隻胳膊環抱住她的腰,半攙半抱地帶著她繼續往峰頂攀爬。

    因為蘇雪玲幾乎是用一隻腳走的,所以接下來的攀爬速度很慢,足足用了近六個小時,兩個人才艱難地爬到了銀象峰西麵的懸崖下麵。此時,那條盤山小徑已經到了盡頭,再往前就是東塔河了。

    葉鳴看了看手機,時間顯示是清晨五點四十分。此時,東邊天上已經泛出了魚肚白,附近的山山嶺嶺都露出了青白色的輪廓,可以看出大致的地形地貌了:在他們前麵,就是東塔河的上遊。不知誰在河上架了一座獨木橋,通到對岸的懸崖峭壁下麵。但是,從這看過去,那條小徑在對麵高聳的峭壁下麵消失了。

    葉鳴估計:這座獨木橋是那些采藥的山民架設的,他們渡過河後,可以利用攀爬工具爬到銀象峰頂峰去采藥。

    但是,對於自己和蘇雪玲來說,這條小徑真的就是絕路:首先,他們手沒有任何攀爬工具,根本無法攀登;其次,蘇雪玲腳踝扭傷,即使有攀爬工具,她也不可能跟隨自己爬上去。

    

Snap Time:2018-07-22 14:47:23  ExecTime: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