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二十章嚴防死守


  李小琴聽蘇雪玲說葉鳴是一位好領導,若有所思地盯視了她兩眼,皺著眉頭說:“蘇老師,我在來這之前,曾多次聽我家老丁說:葉鳴是一個奸巧狡詐、詭計多端的家夥,還是省委書記鹿知遙的私生子,利用他老子的權勢結識了一大幫省的高官,在這些人的幫助下,幾年時間就由一個地稅局副科級幹部躥升到縣委書記職位。
  “老丁告訴我:葉鳴在北山當書記不到半年,就大肆打壓同僚、排除異己,手段陰毒狠辣,無所不用其極,先後把原來的縣委書記、縣人大主任、副縣長、縣紀委書記、縣公安局長等官員送進了看守所,在你過來之前,又把民安市委書記魏傑禾也扳倒了。
  “後來龔總又告訴我:葉鳴清除的那一大幫官員,都是老丁原來在民安任職時的老部下,而他最終的目的就是想要把老丁也扳倒。老丁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不得不采取反製措施,綁架了葉鳴的私生子小奔奔,也就是省委書記鹿知遙的親孫子”
  她剛說到這,就被異常震驚的蘇雪玲打斷了:“你說什麼?葉鳴是鹿書記的私生子?怎麼可能?”
  李小琴笑了笑說:“這是老丁親口告訴我的,並說他又足夠的證據證明葉鳴就是鹿書記的私生子。這次綁架小奔奔過來後,龔總的手下還曾經跟鹿知遙用微信視頻聊天,鹿知遙在視頻親口承認了小奔奔是他的孫子、葉鳴是他的兒子,絕對錯不了。”
  說到這,她歎了一口氣,眉頭又皺了起來,憂心忡忡地說:“蘇老師,你既然來到了這,肯定就是自己人,有些話我也不瞞著你:老丁現在處境非常危險,他的對手是天江省的省委書記,而且他也有很多把柄在人家手,稍有疏忽就可能坐牢判刑,甚至還可能會被殺頭。萬一他出了什麼事,我和小曦可怎麼辦呢?”
  小曦就是李小琴與丁天盛的兒子,大名丁晨曦。李小琴曾多次跟蘇雪玲說:丁天盛對小曦愛如珍寶,說這是他們老丁家唯一的男丁,是老天爺送給他的最珍貴禮品,他下半輩子最主要的任務和最美好的憧憬,就是把小曦培養成有用之才……
  蘇雪玲在片刻的震驚之後,已經完全冷靜下來,見李小琴已經陷入了一種憂思的狀態之中,趁機探問道:“丁天盛既然已經意識到了他危險的處境,那他有什麼應對措施沒有?”
  李小琴毫無防備地答道:“前天老丁用一個新號碼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說他現在受到了跟蹤監控,估計是鹿知遙安排人幹的。不過,他也告訴我:這些監控對他是沒有什麼用的,因為他畢竟還是常務副省長,鹿知遙手下的人是不敢公開監控和限製他的自由的,隻能采取監控電話、偷偷跟蹤等方式秘密進行。
  “而且,隻要老丁出了天江省範圍,鹿知遙的手下就不可能再對他進行監控,畢竟他們采取監控措施也是見不得光的,甚至是非法的,不可能跟蹤他到外省去。老丁讓我不要擔心,說他現在正在觀察形勢,一旦察覺鹿知遙準備對她動手,或者中央準備查處他,他就會想方設法逃出來跟我們母子會合。”
  蘇雪玲不動聲色地點點頭,起身說:“小李,我去找找龔鵬舉,問問他能否允許我探視一下葉書記,畢竟他曾經是我的上級領導,我離職前他對我也比較關照,現在既然他被抓到這了,我去探視他一下是人之常情,龔鵬舉應該不會阻攔的。”
  隨後,她匆匆走出房間,沿著上山公路爬到獨龍坡頂上,在營區門口正好遇到龔鵬舉,便攔住他說:“龔總,剛剛我聽李小琴說你們把葉鳴關押到了營區,他是我原來的老領導,對我比較關心,能否讓我去探視他一下?我不管你們跟他有什麼仇怨,隻是想盡盡我的心意,希望你允許我進去。”
  龔鵬舉笑了笑說:“蘇老師,你這個要求我沒辦法滿足你。實不相瞞,剛剛我還跟丁副省長通了電話,他特意叮囑我:絕不允許你跟葉鳴接近,以免出現節外生枝的問題。你知道丁副省長是我的大老板,他的命令我必須嚴格執行,請你理解一下。”
  蘇雪玲沒想到丁天盛已經下了命令給龔鵬舉,不許自己去探視葉鳴,知道多說無益,便不再跟龔鵬舉嗦,轉身就往山坡下走去……
  此時,葉鳴已經被關押進獨龍坡營區的一間臨時改裝的囚室麵。這間囚室位於營區最中心位置的一棟平房麵,麵積約有二十平方米,另外還有單獨的衛生間和洗漱間。囚室的窗戶已經被厚實的鋼板封死了一大半,隻留下一道透風的小縫。
  在囚室的中央,用水泥修築了一個半米高的長方形台子,上麵有席子和被褥,是葉鳴睡覺的“床”。為了防止葉鳴逃跑,囚室外麵有武裝人員二十四小時監守,另外還有兩個武裝人員在囚室持槍看押,並在葉鳴吃飯和方便的時候負責給他解開腳鐐手銬,同時對他進行貼身監視……
  當看到如此嚴密的看守措施後,葉鳴心不由歎了一口氣,同時暗暗後悔當時不該允許巫小鋒他們過來偷襲救他:在這樣的嚴防死守下,別說巫小鋒他們不可能接近這間囚室,就是他們能夠僥幸殺到囚室外麵,麵的這兩個貼身看押的武裝人員也可以隨時取自己的性命,想把自己活著救出去的幾率幾乎為零!
  在這間暗無天日的囚室關押了兩天後的晚上十點左右,葉鳴忽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巨大的喧囂騷動之聲,還有尖利的口哨聲和士兵們匆匆從外麵走道奔跑出去的腳步聲,好像是在緊急集合。
  葉鳴聽到這喧囂聲,心不由一驚: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難道是巫小鋒真的帶領歐高初和蘇立雄殺進營區來了?
  就在這時,囚室的鐵門“當”一聲被打開了,一個武裝人員衝進來,對貼身看押葉鳴的兩個人說:“你們把人質押出去,這馬上要打仗了,老板下令所有人員全部轉移到幽龍穀去,這由飛龍團的正規軍駐防,抵禦政府軍和諾瓦邦自治軍的進攻。”
  葉鳴一聽那傳令士兵的話,才知道國政府軍和諾瓦邦自治軍準備對孫誌城販毒集團開展清剿行動了。
  因為獨龍坡的兩百武裝人員都是殺手和刺客,平時負責暗殺、綁架等活動,戰時則負責保護販毒集團的首腦及其家屬,而打仗的任務則由“飛龍團”這支正規軍來擔負,所以獨龍坡所有的人都要撤退到幽龍穀去,那就是孫誌城販毒集團的“大後方”……
  

Snap Time:2018-11-20 23:23:02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