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二十二章如法炮製(18-02-10)      第五百二十一章鋌而走險(18-02-10)      第五百二十章嚴防死守(18-02-04)     

第五百一十九章丁天盛的美夢


    這個被李小琴稱為“蘇老師”的女子,正是原北山縣招商局副局長蘇雪玲。

    自從與丁天盛達成妥協後,蘇雪玲就從北山縣乃至天江省徹底消失,先到了成都的好友家,在那住了一段時間。不過,為了防止她重返天江聯係葉鳴告狀,丁天盛一直安排人在對她進行跟蹤監視。

    當天江省駐京辦主任馬景鬆和民安市委書記魏傑禾先後落馬後,丁天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和壓力。他心很清楚:馬景鬆和魏傑禾現在還指望自己這個常務副省長保他們,所以暫時不會揭發他的問題。但是,如果蘇雪玲違反承諾,向省委和中央檢舉揭發自己的問題,那就是致命的,自己馬上會被查處,最終的結局就是死刑……

    於是,在魏傑禾落馬的第三天,他馬上安排人找到蘇雪玲,脅迫她從邊境口岸偷渡出國,並把她看押在龔鵬舉的兵營。

    因為這座兵營戒備森嚴,在所有的進出路口都有崗亭和士兵站崗守衛,所以龔鵬舉並不擔心蘇雪玲逃跑,也沒有安排專門的人盯守她。平時她可以看看書、聽聽音樂,也可以在獨龍坡附近走動散心,但嚴禁她使用手機和電腦。

    丁天盛曾經很有感慨地告訴龔鵬舉:他這輩子最喜歡、最難忘的女人就是蘇雪玲,除她以外所有跟他發生過關係的女人,包括李小琴在內,他都是抱著玩一玩、消遣消遣的心態跟她們在一起的,唯有蘇雪玲他是動了真情的,而且這份感情曆久彌烈,即使過去了十幾年仍不能釋懷。而他下半輩子最想娶的女人,也是蘇雪玲。

    因此,他反複叮囑龔鵬舉:一定要看護好蘇雪玲,並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盡可能為她提供舒適的生活條件。將來他功成身退後,會趕到獨龍坡來與蘇雪玲、李小琴和兒子會合,爭取說服蘇雪玲和李小琴共事一夫,然後一家四口移民到歐洲或者澳洲去過寓公生活。而這,是他最理想的終身歸屬……

    正因為知道蘇雪玲在丁天盛心分量很重,所以龔鵬舉除了限製她的人身和通訊自由以外,在其他方麵都盡量滿足她的要求:在獨龍坡下麵的洋樓為她單獨提供一個兩室一廳的套間,她要看什麼書、要聽什麼音樂,都盡量安排手下給她買來;一日三餐給她安排的菜肴也是最好最新鮮的。有時候她在獨龍坡附近散步,也不安排人跟蹤監視,以免破壞她的心情。

    在蘇雪玲到來之前,李小琴已經帶著兒子在另一棟小洋樓住了兩三個月了。她是一個性格張揚、愛慕虛榮的女子,年紀又小,並沒有多少心機和城府。她在天江師範學院藝術係讀書時,也修過花鼓戲課程,並看過很多蘇雪玲主演的著名花鼓戲劇,對她一直非常崇拜。

    因此,當得知蘇雪玲也來到了獨龍坡後,她很高興地第一時間去拜訪了她,並且毫無心機地把自己與丁天盛的關係告訴了蘇雪玲。

    蘇雪玲得知她是丁天盛現在的情婦、而且還為丁天盛生了一個兒子後,對她的態度立即冷淡下來。但李小琴並不知道丁天盛與蘇雪玲的關係,所以對蘇雪玲的冷淡並不在意,以為她是在擺老師和前輩的架子,反倒對她更敬重了。

    蘇雪玲跟李小琴相處了幾天後,感覺她除了有點輕浮和虛榮外,本性還算善良,而且知道她也是十八歲的時候就被丁天盛糟蹋,並很為他生了一個兒子,對她不由生出了幾分同情之心,於是對她的態度稍稍好了一點。偶爾無聊的時候,也逗逗她兒子玩一玩解解悶。

    就在前不久,李小琴忽然又帶了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到她的房間,並告訴蘇雪玲:這個小男孩是北山縣委書記葉鳴的私生子,現在被龔鵬舉他們綁架過來了,至於為什麼綁他,她也不清楚!

    蘇雪玲馬上去她房間看了一下小奔奔,當看清楚小奔奔的麵容後,她的眼眶立即紅了:從這小孩子俊秀的五官中,依稀可以看到自己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魂牽夢縈的那個人的影子。隻是,她萬萬沒想到,他的兒子竟然被龔鵬舉綁架過來了,估計這樁綁架案的幕後主使就是丁天盛那個老賊!

    從這天開始,她就有意對李小琴熱情了很多,幾乎每天都到她家去玩,並自告奮勇給她承擔照顧小奔奔的任務……

    今天上午十一點,李小琴忽然把自己的兒子帶過來,請蘇雪玲幫忙照看一下,說她有事情要出去一下,還要帶著小奔奔去。蘇雪玲心驚疑不定,但又不好追問,隻好帶著李小琴的兒子在家心神不定地等消息……

    現在,當聽李小琴說葉鳴已經把小奔奔替換出去、他已經被關押到了獨龍坡上的兵營時,她的心不由狂跳起來,臉頰一下子變得通紅,呼吸也一下子粗重急促起來。

    不過,她並沒有失態,而是鎮靜地調整了一下呼吸,故意用不大在意的語氣問:“你真的看到葉書記了?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連縣委書記都不當了?”

    李小琴忙說:“蘇老師,現在可以告訴你了:剛剛我就是帶著小奔奔跟龔總他們去了人質交換現場,親眼看到葉書記帶來的三個人把小奔奔接走,然後龔總的人給葉書記上了腳鐐手銬,帶到兵營看管起來了。說實話,我長到二十多歲,又在天江師範學院藝術係就讀,見過的帥哥不少,但像葉書記這樣帥得特別有型、特別有氣質、特別有魅力的男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說到這,她無意中瞟了蘇雪玲一眼,忽然發現她此刻臉頰潮紅、雙目炯炯,與以往那種平靜如水的神色迥然有異,心不由大為詫異,仔細一想恍然明白過來,臉上露出一絲詭秘的笑容,忽然用開玩笑的語氣低聲問:“蘇老師,聽說你來這之前,曾經在你北山縣的招商局擔任副局長,正好是葉書記的部下。冒昧地問一句:你對葉書記的印象怎麼樣?是不是也覺得他特別帥、特別有魅力?”

    蘇雪玲以為被她看穿了心事,不由悚然一驚,下意識地否認道:“小李,你想到哪去了?我們這樣年紀的女人,哪還會去在意男人長得帥不帥?不過,葉書記確實是一位好領導,到北山上任幾個月,就做出了巨大的成績,為北山縣的經濟騰飛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隻是,這時候他被抓到這來,縣委書記肯定是當不成了,真是太可惜了!”

    

Snap Time:2018-02-24 21:39:03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