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一十六章兄弟情深


  巫小鋒用擔憂的目光看著葉鳴,問道:“師弟,除了交換人質外,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把小奔奔救出來嗎?昨天下午你在考察石總的伐木場時,我聽到了你跟他的對話。按照石總的介紹,從伐木場可以翻越銀象峰直達龔鵬舉的鉛鋅礦礦部,他的老巢應該就在鉛鋅礦附近。
  “如果我分析得沒錯,你昨天反複向石總打探從銀象峰到達龔鵬舉礦部的路徑,應該是有深意的。我猜測,當時你有一個想法,準備帶人從伐木場翻越銀象峰,出其不意地偷襲龔鵬舉的老巢,把小奔奔救出來。這樣的話,你就沒必要被扣押在龔鵬舉這邊了,對不對?”
  葉鳴點點頭說:“沒錯,當時我確實生出了這個念頭,想和你以及歐大哥、蘇大哥翻越銀象峰,潛行到龔鵬舉的駐地附近,然後在夜晚突襲他的老巢,把小奔奔救出來。但昨晚我經過反複權衡,覺得這樣做風險太大,而且成功地幾率很低。
  “首先,按照石總的說法,銀象峰陡峭險峻,很難攀登,以前隻有采藥的山民利用工具翻越過這座山峰。我們對那的地形完全不熟悉,倉促之間也找不到帶路的山民,又沒有任何攀登工具,估計想翻越銀象峰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次,即使我們翻越了銀象峰,我們對龔鵬舉老巢的情況也一無所知,更不知道小奔奔關押在哪。而且,現在龔鵬舉已經知道我們到達這邊了,肯定會加強防範,以我們四個人之力,即使有機會偷襲他們,估計勝算也不大,而且會把小奔奔置於極危險的境地之中。”
  劉子豪也說:“葉書記的分析是正確的。龔鵬舉的老巢我去過,那戒備森嚴,而且他手下的人個個功夫高強、槍法出眾,如果就是你們四個人去救孩子,即使你們每人有三頭六臂都不行,所以這個偷襲救人的辦法根本行不通。”
  巫小鋒默然良久,抬起頭看著葉鳴,用很堅決的語氣說:“師弟,我這條命是你救的,我兒子的命也是你救的。現在你麵臨生死關頭,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等你把小奔奔交換出來後,我會與兩位戰友以及阿福等人,協助劉大哥的兄弟一起把小奔奔安全送到邊境線上。但是,我不會返回國內,會以最的速度趕回美蘭鎮,請劉大哥給我找一位曾經翻越過銀象峰的采藥山民做向導,我一個人殺進龔鵬舉的老巢去救你。實在救不出的話,我們兩兄弟也要同生同死!”
  歐高初和蘇立雄忙說:“鋒哥,我們也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怎麼把我們忘記了?你如果要救葉書記,沒有幫手怎麼行?我們三兄弟聯手,哪怕是龍潭虎穴也可以闖一闖,即使不能救出葉書記,至少也可以重創龔鵬舉的殺手集團。我們跟你一樣,把孩子安全送到邊境線後,馬上就返回來,與你一起翻越銀象峰去救葉書記!”
  葉鳴沒想到素昧平生的歐高初和蘇立雄竟然也要跟隨巫小鋒去搭救自己,心一熱,眼眶漸漸潮潤了,用哽咽的聲音說:“三位大哥,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但千萬不要去闖龔鵬舉的老巢,那樣做太危險了,很可能人救不出,又白白搭上三位的生命。那樣的話,我就百死莫贖了!”
  巫小鋒把手一擺,以不容置疑的語氣說:“師弟,這個事情你不要再阻攔了。我除了老婆兒子,唯一的親人就是你。現在你遇到了這麼大的凶險,時刻都有性命之憂,你讓我不管你的事情回到國內去,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我會內疚一輩子的。至於我這兩位戰友兼兄弟,他們都是義薄雲天的好漢子,跟我也是過命的交情,絕對不會坐視我一個人去冒險的。我們三人一定會去救你,至於怎麼救,到時候視情況再定。”
  福猛子忙說:“鋒哥,你們如果要去救葉書記,一定帶上我和毛栗子、矮冬瓜。我們雖然功夫不高,但多一個人多一份力,而且我們三個人都曾經跟隨超哥習練過槍法,玩槍的基本技能是有的。隻要有槍在手,我們給你們打打掩護應該是可以的,絕不會給你們拖後腿!”
  巫小鋒斷然搖頭說:“不行,你們三個人的主要任務是把小奔奔安全地送回天江省去。另外,不是我小瞧你們,以你們的武功和槍法,對付街上的小流氓小混混綽綽有餘,但如果跟那些特種兵、雇傭兵打起來,論身手你們可能跟他們過不了三招,論槍法你們跟他們也不在一個檔次。如果帶上你們,不僅會白白送掉你們的性命,還會給我們拖後腿。我這話說得比較直率,希望你們不要見怪!”
  福猛子知道他說的是實情,隻好不甘心地點點頭,含淚對葉鳴說:“鳴哥,您跟超哥一樣,對我們兄弟恩重如山,但我們一直沒有機會報答您。本來這次我們三個人想跟隨鋒哥去救您,但我們能力有限,心有餘而力不足,隻能向您說聲抱歉。您放心,我們在西南邊境還有一些老弟兄,原來都是跟隨超哥幹事的。等小奔奔救出來後,我會聯係那些老弟兄,請他們在邊境口岸接應我們,一定會安全地把小奔奔送到京城,並親手交到陳怡姐手。”
  說到這,他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再次用哽咽的聲音說:“鳴哥,等下您就要去交換人質了,我和毛栗子、矮冬瓜不能跟隨您去,隻能在這跟您道別。您這一去吉凶難料,我有一個請求:你能跟我們三兄弟抱一下嗎?在我們眼,您不是縣委書記,永遠都是我們的鳴哥!”
  說到這,他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的傷痛情緒,忽然捂住著臉痛哭起來。毛栗子和矮冬瓜也受他感染,跟著他一起失聲痛哭!
  葉鳴心也很酸楚,但他不想再加重現場的傷感情緒,便故作輕鬆地開玩笑道:“三位兄弟,你們這一哭,讓我想起了荊軻那兩句著名的詩句:‘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不過,我不是去做刺客的,而是去做人質的。荊軻刺秦的結局是一去不複返,但我這一去,隻要龔鵬舉他們集團的要求得到了滿足,將來是可以毫發無損地回來的,所以你們大可不必這麼傷感!”
  說著,他就走過去,分別與福猛子、毛栗子、矮冬瓜擁抱了一下,並用手輕拍他們的肩膀以示安慰和感激。
  

Snap Time:2018-11-20 23:48:55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