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四百零八章人質替換計劃(18-01-10)      第五百零七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18-01-10)      第五百零六章心如刀絞(18-01-10)     

第五百零七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鹿書記很清楚:自己一旦承認葉鳴和小奔奔是自己的兒子和孫子,就等於留下了一個大把柄在那幫匪徒手,他們肯定會保存下這一次的微信聊天視頻,並作為日後威脅自己的致命殺器,所以這樣做的風險是極大的,稍有不慎就可能終結自己和兒子的政治生命。

    但是,當看到綁匪手那把寒光閃閃的匕首、聽到小奔奔那無助的啼哭聲後,鹿書記瞬間就做出了選擇,很平靜地對那個威脅他的綁匪說:“你們把匕首從孩子脖子上拿開,你們剛剛問的問題,我全部承認。”

    那綁匪冷笑一聲說:“老東西,別跟我們耍滑頭,把話說明白點:你承認什麼?你這麼一句含含糊糊的話,不等於白說嗎?”

    鹿書記沉默了片刻,說:“好,我滿足你們的要求:葉鳴是我的兒子,葉奔奔是我的孫子,這下你們滿意了嗎?”

    那綁匪“哼”了一聲,說:“我們還有幾個要求,你必須按我們的要求做,否則的話,我們還是會殺了你的孫子。”

    “你說吧!”

    “第一,北山縣檢察院必須馬上釋放姚公子和洪司令,並幫助鴻華礦業公司獲得雞公嶺鉛鋅礦的采礦權;第二,在三個月之內,葉鳴必須調離北山縣,而且不能在民安市境內任職;第三,你要向中央推薦丁副省長接任省委副書記職務,並盡全力幫助他獲得晉升。如果這三個要求你做到了,我們馬上釋放你的孫子,今後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但如果有一個要求沒有達到,我們不僅會撕票,還會把現在這段聊天視頻公之於眾,讓天下人看看你這個模範省委書記的真實嘴臉。”

    鹿書記沉默了片刻,說:“你們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一下,等下你再打過來,我給你們答複。”

    “好,那我先把視頻掐斷,你跟你的寶貝兒子好好商議一下,十五分鍾以後我再打過來,希望你們做出正確的選擇。”

    視頻聊天結束後,葉鳴焦急地對鹿書記說:“爸,您這樣做風險太大了,代價也太大了。這幫匪徒是丁天盛雇傭的,剛剛您親口承認我是您的兒子、小奔奔是您的孫子,這個視頻如果傳到丁天盛手,他隨時可以拿它威脅您,也隨時可以向中央舉報您。我和您的關係雖然是曆史原因造成的,此前您並不知道有我這個兒子,但您在得知了我是您的兒子後,沒有及時向中央匯報,而且多次破格提拔我,至少違反了黨員領導幹部重大事項報告製度和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相關規定,肯定會受到嚴厲處分的。”

    鹿知遙歎息一聲,用沉重的語氣說:“小鳴,你覺得在剛剛那種情況下,我除了答應他們的要求,還有別的選擇嗎?如果他們真的傷害了小奔奔,我這輩子活著還有什麼滋味?我做這個省委書記或者爬到更高職位又有什麼意義?你也不要太擔心,中央一號首長、二號首長對我和你母親的那段關係清清楚楚,隻不過他們不知道我和你母親有了你這個兒子。

    “萬一中央真的要處分我,隻要小奔奔平安無事,我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遺憾,大不了提前退休回家。那樣也好,我就幹脆把小奔奔和小菁菁都帶到身邊,親自教育培養他們,說不定還是好事呢!隻不過這樣一來,你的政治生命肯定就要終結了,那才是我最大的遺憾和不甘心。”

    葉鳴眼眶一紅,用愧疚的語氣說:“爸,對不起,這幾年我連累您太多了,現在又把您逼到了絕境,看來我真的不適合在官場上混。如果您因為這次事件終結了政治生命,我會內疚一輩子的。要不,我先主動辭職吧,我不想再拖累您了!”

    鹿書記伸出冰涼的手掌,在葉鳴的臉上摸了摸,搖搖頭說:“你現在辭職也於事無補,還是想辦法來應對當前的危機吧!剛剛那些綁匪提出了三個要求,你都聽到了,你是怎麼看的?”

    葉鳴猶豫了一下,說:“爸,他們的第一個要求是釋放姚公子和洪司令,這個沒問題,隻要我跟檢察院打個招呼就可以了,而且我當初抓他們的本意也不過是想敲打敲打姚公子,並不是一定要治他的罪;把雞公嶺鉛鋅礦的采礦權出讓給鴻華礦業公司,這個也可以商量;第二個要求,他們讓您向中央推薦丁天盛擔任省委副書記,還要幫助他獲得這個職位,這個要求也堅決不能答應,否則的話,將來姓丁的一旦東窗事發,您肯定會受連累;至於第三個要求,隻要他們保證小奔奔的安全,並把他送還給我們,我可以馬上離開北山、離開民安,甚至可以主動辭職。”

    說到這,他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把牙一咬說:“爸,我還有一個想法:我想跟綁匪提一個要求,由我到他們的巢穴去充當人質,把小奔奔換出來”

    “什麼?你去當人質?”鹿書記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連連搖頭說:“不行,這絕對不行!太危險了!你現在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丁天盛等人對你恨之入骨,上次就專門安排了殺手過來謀殺你,你如果主動送上門,我估計他們立馬會把你除掉,小奔奔也救不回來。”

    葉鳴深思熟慮地說:“爸,我跟您的看法不同。首先,他們這次綁架小奔奔的目的,一是想獲得雞公嶺鉛鋅礦的采礦權,並不是為了要除掉我,即使上一次他們謀殺我,也是因為我妨礙了他們的利益。隻要他們感覺到雞公嶺鉛鋅礦可能會落入他們手中,他們就暫時不會殺我;

    “其次,丁天盛知道您的能量,也肯定知道我和您之間的真實關係,一旦他們殺掉了我,您絕對不會放過他,他的下場也隻能是死路一條,所以他輕易不會也不敢冒這個險。隻要沒有到你死我活的最後關頭,他們應該不會傷害我。”

    鹿書記沉吟了半晌,又問:“你現在是縣委書記,身份特殊,而那些綁匪極有可能在國外,你怎麼去當人質?難道真的辭職去救小奔奔嗎?”

    

Snap Time:2018-01-17 14:36:29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