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五百零六章心如刀絞


    下午兩點四十分,葉鳴進入省委大院,先打了一個電話給徐立忠,低聲囑咐他:三點鍾的時候他跟鹿書記有重要事情商談,請他守在鹿書記辦公室門外,不許任何人進去打攪。另外,還要給鹿書記準備心髒急救藥品,一旦出現意外情況,要能夠馬上對鹿書記進行救治。

    徐立忠聽他說得嚴重,心吃驚不小,但因為葉鳴沒有主動跟他說什麼,他也不好追問原因,隻好連聲答應下來。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悄悄打了一個電話給經常為鹿書記看病的省人民醫院的一個專家,請他在兩個小時內隨時候命,一旦發生意外情況就要第一時間趕到省委大院來對鹿書記進行救治。

    兩點五十分,葉鳴滿臉憂色地走進鹿書記辦公室,頹然在他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坐下來,叫了一聲“爸爸”,然後便皺著眉頭心事重重地盯著辦公桌上那一麵國旗,良久都不發一語。

    鹿書記從來沒有見過葉鳴這幅喪魂失魄的模樣,既吃驚又心痛,忙問道:“小鳴,到底怎麼回事?你剛剛給我打完電話後我就在猜測是什麼事,但一直不得要領,你不要給我打啞謎啊!”

    葉鳴抬起頭看著鹿書記,眼眶漸漸紅了,正準備把小奔奔被綁架的事情告訴他,擺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忽然傳來有人要添加好友的提示音。

    於是,他把到嘴邊的話有咽回去,先拿起手機點開那條請求添加好友的信息,看了一下對方的昵稱,是“指鹿為馬”顯然,這是那些綁匪的又一個新的微信號,他們這樣頻繁更換微信號碼,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公安機關的追蹤。

    於是,他點了一下“接受”鍵,通過了對方添加好友的請求,並發了一個大大的“?”號過去。

    鹿書記一直在觀察他的舉動,見他在添加對方微信時滿臉惶急,手指都微微有點發抖,心知有異,便沒有打擾他,也沒有問什麼,隻是用擔憂的目光凝視著他,心也微微有點慌亂起來……

    三點整,葉鳴的手機忽然震動鳴叫起來,是微信視屏聊天的提示音。

    葉鳴猶豫了幾秒鍾,把牙一咬,點開了接受視屏聊天的那個鍵,麵忽然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啼哭聲,還伴隨著小奔奔的哭喊:“媽媽……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小奔奔平時很少哭,但是一旦哭起來,哭聲就特別響亮,而且很難停下來。

    鹿書記一聽到這熟悉的、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臉上驟然變色,呼地站起身來,眼珠子瞪得溜圓,用顫抖的聲音問道:“怎麼回事?小奔奔怎麼啦?他現在在哪?”

    原來,他已經從葉鳴的神態和小奔奔的哭叫聲中,隱隱約約猜出發生了什麼事,頓時如五雷轟頂,驚得從椅子上蹦了起來,顧不得對方可能聽到自己跟葉鳴的對話,連珠炮地向葉鳴發問。

    葉鳴卻不想讓對方聽到自己和父親的對話,強忍內心的悲痛,向鹿書記搖搖手,示意他先不要問,然後把鏡頭對準自己的臉,柔聲安慰小奔奔道:“奔奔,舅舅在這,你先別哭,很就能見到媽媽了!”

    小奔奔已經哭鬧了一個多小時,哭得聲嘶力竭卻仍不肯停息下來,此刻驟然見到葉鳴的臉、聽到他安慰的聲音,哭聲馬上減弱下來,可憐巴巴地對葉鳴說:“舅舅,我要媽媽!你把媽媽找來!我餓,我要媽媽喂飯給我吃……”

    鹿書記聽到小奔奔這可憐巴巴的聲音,一下子老淚縱橫,忍不住就想奪過葉鳴的手機安慰他幾句,但因為搞不清對方是什麼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所以最終還是以堅強的毅力克製住了心的衝動,用手摸著隱隱作痛的胸口,目不轉睛地盯著正在安慰小奔奔的葉鳴,身子開始不受控製地簌簌抖動起來……

    葉鳴安慰了小奔奔幾句後,對方把鏡頭從小奔奔臉上移開,露出一張帶著麵罩、目光凶悍淩厲的臉孔,殺氣騰騰地問葉鳴:“鹿知遙那個老混蛋在你身邊嗎?在的話你把手機給他,我們跟他對話。如果不在你也吱一聲,我們馬上撕票!”

    葉鳴憤怒地吼道:“王八蛋,你們答應不虐待小奔奔的,怎麼一直不給他飯吃?你們還是人嗎?”

    戴麵罩的歹徒桀桀一笑說:“小子,都這時候了你還跟我耍橫,不想要你兒子的命了嗎?我們一直在趕路,哪有時間吃飯?我們到現在都餓著肚子呢,誰還顧得上你兒子啊!另外我還要提醒你一下,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邊境口岸旁邊,隻要抬抬腿就可以到另外一個國家去了,所以你們不要試圖追蹤或者攔截我們。不要廢話了,如果鹿知遙在你身邊,就把電話給他,不要婆婆媽媽的像個女人一樣!”

    葉鳴知道他們主要就是想跟父親談判,便不再跟他嗦,把電話遞給了鹿書記。

    鹿書記早就從葉鳴與對方的通話中知道發生了什麼,接過手機把攝像頭對準自己的臉,沉聲對那個綁匪說:“我是鹿知遙,你們有什麼話就說,不要為難小孩子!”

    那綁匪陰陽怪氣地說:“鹿大書記,看來我們老大的推測是對的,葉鳴就是你的私生子,我們手這個小家夥也確實是你鹿家的野種。不過,我挺佩服你的勇氣和擔當的,為了一個你自己都不敢公開承認的小野種,竟然冒著身敗名裂的危險來跟我們視頻,這可不是一般的高官顯貴能夠做到的。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問你一句:我們手這個名叫葉奔奔的小孩子,是不是你的親孫子?”

    問完這句話後,那綁匪就把鏡頭移開,對準另外一個綁匪,這個綁匪正用一把匕首抵在小奔奔的脖子上,做出一副隨時都要刺進去的樣子。小奔奔則在拚命哭喊掙紮,因為他掙紮得太用力,他的脖子上已經被劃出了兩道血痕。

    鹿書記看到他脖子上的血痕,耳朵聽到他撕心裂肺的哭聲,不由心如刀絞,強忍內心極度的憤怒和傷痛,問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有什麼要求你們說出來,隻要不傷害到孩子,又不是太過分,我一定答應你們!”

    拿手機的綁匪再次桀桀一笑說:“首先,你要回答我剛剛向你提出的問題:葉鳴是不是你和趙涵生養的私生子?這個名叫葉奔奔的小孩子,是不是你的親孫子?你如果承認了,我們暫時就不傷害他。你如果說不是你的孫子,那我們馬上一匕首捅死他,並把他剁成碎塊丟進界河喂魚!”

    

Snap Time:2018-06-24 19:00:57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