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四百零八章人質替換計劃(18-01-10)      第五百零七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18-01-10)      第五百零六章心如刀絞(18-01-10)     

第五百零四章致命一擊


    葉鳴知道父親說得有道理,但仍有點不服氣,沉默了一陣後說:“爸,現在魏傑禾已經垮台了,丁天盛也已經是驚弓之鳥,生怕被魏傑禾攀咬出來,肯定不敢再蹦鬧騰了,我們還怕他什麼?至於那個姚公子和洪司令,我早就準備收拾他們了,隻不過考慮到姚高峰的因素,一直隱忍著沒有懲辦他們。但現在,他們自己主動往槍口上撞,我再不把他們抓起來更待何時?這樣的人如果不給他們一次教訓,遲早會給天江省的政治生態帶來災難性影響。”

    鹿書記見他仍不開悟,沉重地歎息一聲,說:“小鳴,你真是太年輕了、太不懂事了。我早就告誡過你:你年輕氣盛,又手握大權,一定不能高估自己的能力,做什麼事情都要牢記‘戒急用忍’這四個字,你怎麼一點都聽不進去?你應該很清楚:再過幾個月就要召開黨代會了,現在天江省政壇最需要的就是風平浪靜,不能再起任何波瀾。

    “但是,你在明知我想維持穩定的情況下,卻自作主張設計抓捕了姚高峰的兒子、扳倒了政敵鍾蔭,這會造成什麼後果?你這麼咄咄逼人,我們的對手肯定會產生誤判,以為這都是我在背後指使策劃的,是我開始向他們發動全麵進攻的信號。這樣一來,他們為了避免覆滅的命運,肯定會瘋狂反撲。我們雖然已經做了很多防備工作,也對他們的反擊手段有所了解和掌握,但有句話叫‘百密一疏’,你能確保我們完全掌握了他們所有的反擊手段嗎?至少我是沒有這個自信的。

    “而且,你這次的行動,最不應該的是設計抓捕姚高峰的兒子。我本來一直跟姚高峰相安無事,但是你這次突然抓捕他的兒子,丁天盛一定會告訴他說這是我在背後唆使你這樣做的。姚高峰對這個兒子極為寵溺,肯定會對你和我恨之入骨。他是現在的中央三號首長的老部下,跟三號首長關係一直很不錯。現在他恨上了我,除了會跟丁天盛一起想辦法報複我們外,肯定也會到三號首長那去進讒言,這對我是非常不利的。”

    說到這,鹿書記停頓了片刻,又說:“有一個情況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丁天盛前段時間並沒有閑著,一直在找中央決策層的首長,想要上一個台階,接任將要調離天江省的省委副書記宋一凡同誌的職位。據說,中央的歐書記、七號首長以及三號首長,已經答應為他說話。但是,我已經在一號、二號首長那明確表了態,說丁天盛不適合再上台階,最多安排他到人大或者政協任一個副主席。雖然我並沒有具體說丁天盛存在哪些問題,但一號二號首長都比較信任我,說他們會酌情考慮的。

    “我分析,丁天盛之所以仍要不遺餘力地爭取省委副書記那個位置,並不是他對官位多麼留戀,而是想多在實權位置上待幾年,為他聚斂錢財提供方便、尋求保護。他現在最垂涎的,應該還是雞公嶺鉛鋅礦那塊肥肉,所以他才與姚高峰勾結起來,想利用鴻華礦業公司去爭取雞公嶺鉛鋅礦的采礦權。但是,你卻以雷霆手段毀滅了他的最大希望,同時還展現出一種咄咄逼人的進攻姿態,他肯定會聯合姚高峰對我們展開反攻。這樣的情況,是我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你明白了嗎?”

    至此,葉鳴才完全明白父親擔心的原由,心不由微微有點後悔,低聲問道:“爸,那這事該怎麼辦?還有補救的措施嗎?”

    “沒有什麼補救的措施了,靜以待變吧!”

    一個星期以後,變故果然來了。

    這天早晨上班後,葉鳴剛進入辦公室,手機卻突然響了,是姐姐鹿念紫打過來的。

    電話一接通,鹿念紫就泣不成聲地告訴他:小奔奔被人綁架了,現在下落不明!

    葉鳴被這個消息震懵了,呆愣了好一陣才用顫抖的聲音問:“姐,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先別哭,告訴我詳細經過。”

    鹿念紫便抽泣著把小奔奔被綁架的經過講給了他聽。

    原來,昨天下午下班後,陳怡獨自駕車去小奔奔就讀的幼兒園接他。在幼兒園門口接到小奔奔後,先用安全帶把他綁到副駕駛位置上,然後返回到駕駛座,還沒來得及關門,一個男子突然從另一邊拉開副駕駛室的門,將一把匕首抵在小奔奔脖子上,威脅陳怡不許叫喊。

    與此同時,另一個男人出現在駕駛室外麵,隔著車窗玻璃吩咐陳怡下車,坐到後座上去。

    陳怡見兒子被人用鋒利的匕首抵住了脖子,驚恐之下不敢違抗他們的話,便拉開駕駛室門走出去,按照那兩個綁匪的指令坐進了汽車後座。隨後,第三個綁匪也鑽進汽車後排,用一塊布捂住陳怡的嘴巴和鼻子,片刻功夫陳怡就昏迷了過去……

    陳怡醒來時,已經是今天早晨的七點半左右,睜開眼一看,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丟在京郊一片荒地。於是,她開始拚命叫喊,十幾分鍾後被兩個跑步晨練的市民發現,並給她解開離開繩索。隨後,她馬上用手機撥打了鹿念紫的電話……

    葉鳴強忍心中極度的驚慌和憤怒,問道:“姐,陳怡現在情況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危險?”

    “她沒事,現在已經在被丟棄的地方附近一家醫院做檢查,具體結果還沒出來。”

    “爸爸知道此事了嗎?”

    鹿念紫又哭了起來:“我還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他。你是知道的,小奔奔就是他的心頭肉,如果得知他被綁架了,萬一他急怒攻心,引發了心髒病,那該怎麼辦?我覺得還是等綁匪打來了電話,確定了小奔奔暫時安全後,再把這個消息告訴他為好。”

    葉鳴知道父親對小奔奔愛如珍寶,隻要一回到京城,不管怎麼忙都要回家去抱一抱他、逗一逗他,而且經常在晚上用手機跟小奔奔視頻,用他自己的話說,每次自己遇到頭痛的事情心情煩亂的時候,隻要跟小奔奔在一起玩幾個小時,或者跟他視頻幾分鍾,聽他奶聲奶氣地叫幾聲爺爺,所有的煩悶情緒就會一掃而空。

    現在,他這個寶貝孫子被歹徒綁走了,生死不明,一旦他得知了這個消息,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這致命的一擊……

    

Snap Time:2018-01-17 14:42:17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