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四百零八章人質替換計劃(18-01-10)      第五百零七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18-01-10)      第五百零六章心如刀絞(18-01-10)     

第五百零二章敲打


    葉鳴知道付磊為人很精明,能力也很強,對他代理縣長職務比較放心,所以凡是涉及到政府決策的事情,即使付磊主動向他匯報,他也不會輕易表態,最多說一句“我知道了”,然後就放手讓付磊去做,很少幹預政府的具體事務。

    但是,當付磊把參加雞公嶺鉛鋅礦采礦權競買的企業名單報上來時,葉鳴多了個心眼,決定好好審看一下因為他很清楚,盡管魏傑禾、張建坤等人已經倒台,丁天盛那個利益集團損失了兩員核心大將,但因為這個鉛鋅礦牽涉的利益實在太大,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再次前來爭奪采礦權。

    葉鳴估計:他們極可能利用這次采礦權公開掛牌拍賣的機會,找一個他們的利益代理人前來競買采礦權,所以自己必須仔細審核這些報名競買的企業的背景和資料,一旦發現有企業可能與丁天盛他們那個利益集團有關,必須堅決取消其參與競買的資格,把禍患消滅在萌芽狀態……

    因此,當付磊有一天拿著報名參與采礦權競買的企業名單給他看時,他一反常態地開始逐個審看每一戶企業的基本資料,琢磨這些企業有沒有可能與丁天盛或者魏傑禾有關係。但是,審看了將近一個小時後,從資料上根本看不出什麼問題來。

    於是,他把那些資料重新放進檔案袋,但並不歸還給一直坐在辦公桌對麵等候的付磊,偏著頭仔細思考了一陣,忽然問道:“付磊同誌,這五戶報名競買采礦權的企業麵,有沒有上級領導找你打招呼的情況?如果有,是哪幾戶企業?打招呼的領導是誰?”

    他這幾句話語氣比較平和,但在問的同時卻用一種犀利的、洞察一切的目光盯住付磊,令後者不敢跟他對視,有點心虛地微微垂頭,避開他刀子一般鋒寒的目光,猶豫了片刻,小聲答道:“葉書記,您既然問到了這個問題,那我就坦白地跟您匯報一下:前天晚上,鍾縣長突然約我吃飯,說省城來了兩位朋友想跟我見個麵,商談一點事情,還讓我注意保密。我應約到了鍾縣長指定的飯店,果然有兩個省城來的人跟鍾縣長在包廂等我。

    “當時,鍾縣長跟我介紹說:那個年輕一點的人姓姚,是現任省人大副主任姚高峰的兒子,大家都稱呼他為‘姚公子’;另外一個四十多歲的就是民安本地人,鍾縣長讓我稱呼他為‘洪司令’,是一位著名的企業家。隨後,鍾縣長告訴了我姚公子他們來北山的目的,說有一家名叫‘鴻華礦業公司’的礦山企業,董事長龔鵬舉是姚高峰的遠房親戚,姚公子稱呼他為‘表叔’。這家企業實力很強,尤其擅長在複雜的地質水文條件下開采鉛鋅礦、銅礦,采掘技術非先進,而且特別重視環保問題。姚公子和洪司令這次來找我,就是想讓我幫幫忙,協助他們公司獲得雞公嶺鉛鋅礦的采礦權”

    葉鳴冷不防問道:“他們請你幫忙,承諾給你什麼好處?據我所知,這個姚公子和洪司令出手是很大方的,他們應該不會空手來跟你商談幫忙的事情吧!”

    付磊驚異地看著葉鳴,問道:“葉書記,您認識姚公子和洪司令?”

    葉鳴點點頭說:“我跟他們接觸過,反正不是什麼好貨色,你一定要警惕。”

    付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葉書記,您既然了解他們,那我也沒必要隱瞞:他們確實承諾要給我好處,還給我提供了兩種選擇:一是給我一點‘鴻華礦業公司’的股份,每年給我按股份分紅;二是直接給我五百萬現金。他們還說,為了表示公司的誠意,他們可以先給我一百萬元預付款,也可以說是保證金,條件是我必須跟縣國土局以及其他參與掛牌拍賣工作的人員打好招呼,給公司提供一些有參考價值的信息,保證鴻華礦業公司競買成功。”

    葉鳴馬上追問道:“你答應他們沒有?收沒收那一百萬預付款?”

    付磊怫然不悅道:“葉書記,您覺得我是這樣沒腦子、沒原則的人嗎?再說了,如果我收了他們的錢,或者接受他們的股份,我會跟您匯報此事嗎?”

    葉鳴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點點頭說:“這樣最好。這樣吧,你把鴻華礦業公司的資料留在這,我還要好好審看一下,並做一些調研工作。另外,如果姚公子和洪司令再找你商談,並要送錢給你,你不要推辭,先跟他們見麵,但在見麵之前要打個電話告訴我,我安排人去處理。”

    付磊猜測葉鳴想要抓人,有點猶豫地問:“葉書記,這樣做合適嗎?姚公子畢竟是省人大姚副主任的兒子,他父親原來做過常務副省長,背景比較深厚,如果用這種方式把他兒子抓起來,會不會惹事?”

    葉鳴輕蔑地一笑說:“這個姚公子仗著他父親的餘威,到處做掮客賺黑心錢,上次於和光縣長都差點被他害死了,現在他又想來行賄你,我一定要敲打敲打他一下,讓他吃點苦頭、長點記性。你放心,這次他如果送錢給你,你當場推拒,然後檢察院的人會衝進來把他和洪司令抓走。他們的罪名最多是行賄未遂,不會真正判刑坐牢的,不過就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而已。”

    付磊猛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有點狐疑地看著葉鳴,猶豫了很久才試試探探地問:“葉書記,我看姚公子和洪司令好像跟鍾縣長關係很親密,萬一他們被抓以後,攀咬說鍾縣長收受了他們的錢財,該怎麼辦?”

    葉鳴冷笑一聲說:“那還能怎麼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啊!怎麼?你不相信鍾縣長的人品和抵禦腐敗的能力?我倒是相信鍾縣長是個有原則的人,不會輕易被糖衣炮彈擊倒!”

    說到這,他語義雙關地警告付磊說:“付磊同誌,我相信你是一個講原則、守底線、有操守的好同誌,應該懂得保密原則。今天我跟你說的話,都是在非常信任你的前提下才說的,希望你不要外傳,更不要把我的想法透露給當事人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付磊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連連點頭說:“我明白,我明白!葉書記,您放心吧,我如果連這樣一點原則都沒有,那還怎麼在官場上混?我一定會保密的,也一定會配合您的行動,也一定會保密的!”

    

Snap Time:2018-01-17 14:38:42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