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四百零八章人質替換計劃(18-01-10)      第五百零七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18-01-10)      第五百零六章心如刀絞(18-01-10)     

第五百零一章仰天嚎哭


    汪海費盡口舌勸誡了一番後,見李博堂仍然無動於衷,又說:“老李,我再跟你說一個現實點的問題吧:明年你就六十歲了,但你現在的刑期還有三年。如果你不能辦理保外就醫手續,你的六十大壽就隻能在監獄過。說實話,你要想辦理保外就醫,以我現在的這個尷尬的身份,還不一定辦得到,隻有葉鳴有這個關係。

    “你如果能夠跟他和解,最多在一個月內他就可以給你辦好這個手續。事實上,這次他也一起跟我們到k市來了,並找了市公安局長梁堂華,請他出麵找市司法局長和監獄長打招呼,為你辦理保外就醫手續。在我看來,葉鳴跟你們父子和解的心意是很誠懇的,希望也能夠與他相向而行,共同化解你們之間的仇怨。你覺得呢?”

    李博堂好像被汪海這番話打動了,微閉著眼睛思考了片刻,臉色漸漸平靜下來,歎口氣對汪海說:“老汪,既然你都原諒姓葉的小子了,我也就忍忍氣算了吧!請你轉告他:隻要他把新冷鋼鐵廠保住了,並在一個月內為我辦理好保外就醫手續,我可以不計較過去的恩怨,跟他和平相處。如果這兩件事有一件他沒有辦到,那對不起,我們李家就會跟他和他身後的保護傘死磕到底。他現在身上一屁股屎,隨便那一坨屎都可以讓他身敗名裂,我就不信他的保護傘能夠隻手遮天,能夠把他身上的汙點全部洗刷掉。”

    汪海見他態度鬆動,不由長噓一口氣,點點頭說:“行,我相信你是個言而有信的人,等下我就向葉鳴轉達你的意思。”

    李博堂又默然片刻,對汪海說:“老汪,我還有點家事要跟李智談談,麻煩你先走一步,在外麵等李智,我單獨跟他聊幾句。”

    汪海以為他要跟李智核實一些情況,便應了一聲“好”,站起身走出了會見室。

    李博堂目送汪海的身影消失後,對李智招招手說:“你過來一下,我問你幾句話。”

    李智有點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起身走過去,剛剛站到他坐的椅子邊上,李博堂忽然呼地站起身來,臉上的神色異常猙獰,一把揪住他的脖子,抬手“啪啪啪”就是幾個大耳光,邊打邊咬牙切齒地罵道:“你個無廉無恥無自尊的慫貨,你還有臉來見我?上次我是怎麼叮囑你的?葉鳴是我們李氏家族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即使做鬼也不會繞過他。沒想到,你竟然厚著臉皮去求他幫忙保住鋼鐵廠,還求他來給我辦理保外就醫手續,你把我們李家的醜都丟盡了!”

    說到這,他又再次抬手猛抽李智耳光,直到監視的民警過來把他抱住並戴上手銬才住手。

    臨走前,他又惡狠狠地對捂著腫脹的臉痛得呲牙咧嘴的李智說:“你自己回去墊高枕頭好好想一想,你現在的所作所為還算是個人嗎?還有一點廉恥和誌氣嗎?姓葉的小子出力保住鋼鐵廠、給我辦理保外就醫手續,那是他應該做的,是他欠我們的。你如果因此對他感恩戴德,你就是沒有底線、沒有剛性的烏龜王八蛋!我再跟你強調一次:我永遠不會原諒姓葉的小子和他身後的保護傘,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會跟他們鬥爭到底,決不妥協!”

    李智生怕那兩個負責監視的幹警把父親這番話告訴別人後又傳到葉鳴耳朵,不由又急又怕,趕緊跑過去對那兩個架住李博堂的民警說:“兩位領導,我父親精神狀況出了點問題,有一點被迫害幻想症,還有點暴力傾向,我們正在給他辦理保外就醫手續。如果他有什麼出格或者違犯監獄規定的地方,請領導們多擔待!”

    那兩個管教幹警早就知道李博堂脾氣暴戾乖張,平時總是陰沉著一張臉,偶爾還目露凶光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所以都相信了李智的話,沒有在意他剛剛說的那番話,橫拖豎拽地把他往會見室門口拖。

    李博堂聽李智說他精神狀況出了點問題,還有被迫害幻想症和暴力傾向,氣得口吐白沫,一邊使勁掙紮,一邊揚天嚎哭:“老天啊,我前世到底做了什麼孽哦,怎麼生出了這麼一個不知廉恥、忤逆不孝的孽子”

    李智走出監獄會見室,汪海正在外麵等他,見他臉頰腫脹,驚異地問:“怎麼回事?是誰打了你?”

    李智苦笑一聲說:“我父親怪我沒有事先請示他就去找葉鳴幫忙,覺得我冒犯了他的權威,所以打了我幾個耳光。不過,臨走前他說了:他說過的話一定算數,隻要葉鳴給我們辦好了這兩件事,他和我們父子的恩怨一筆勾銷,從此兩清。”

    汪海有點狐疑地看了他幾眼,沒有再說什麼,兩個人驅車趕回了城……

    第二天,葉鳴又跟李智趕到新冷縣,找到縣委書記譚益鍵,邀請他和幾位銀行行長一起吃了一頓飯,由譚益鍵說服那幾位行長每家銀行貸幾千萬給新冷鋼鐵廠,做為該廠的環保改造資金。隨後,李智聘請專業人士撰寫了一份環保改造方案,並把資金來源詳細列上,送到了環保督察組,獲得了通過。

    半個月後,李博堂的保外就醫手續獲得批準,李智將他從監獄接回來,先到居住地公安機關報到,然後住進新冷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

    此時,北山縣政府開始對雞公嶺鉛鋅礦的采礦權以“招拍掛”的方式出讓,並由縣國土局出台了掛牌出讓方案,對外發布了公告。截止到2月28日,共有五家采礦企業申請競買采礦權。

    此時,鍾蔭仍然在醫院“養病”,縣政府的工作暫時由常務副縣長徐泰來代理主持。而徐泰來自從魏傑禾垮台後,知道所謂的“縣長幫”大勢已去,再也無法與葉鳴抗衡,所以便見風使舵,開始步步緊跟葉鳴,一有機會就去巴結討好他。

    比如這次雞公嶺鉛鋅礦采礦權掛牌出讓,本來是縣政府和國土局的事,但他知道這個問題很敏感,葉鳴也很關注,所以凡涉及到這次掛牌出讓的問題,哪怕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他也一定要先向葉鳴匯報才敢作出決定。

    

Snap Time:2018-01-17 14:40:10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