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四百零八章人質替換計劃(18-01-10)      第五百零七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18-01-10)      第五百零六章心如刀絞(18-01-10)     

第五百章退一步海闊天空


    李智點點頭說:“我父親現在心隻有仇恨,根本不想跟葉鳴和解,甚至對鋼鐵廠的事情都不感興趣了。上次我去探視他時,跟他說了鋼鐵廠麵臨的困境,問他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但他根本不和我談這個問題,隻是反複訴說葉鳴給李家帶來的恥辱,並反複叮囑我一定要報仇雪恨,他的狀態讓我非常擔憂。”

    汪海驚異地看著李智,愣了好半晌才說:“這麼說來,你父親現在已經陷入了一種偏執的複仇情緒中,有點不可自拔了,對不對?這樣很危險啊!”

    隨後,他偏著頭思索片刻,問道:“小李,你入如實回答我:在你出獄後,省和民安市有沒有官員找過你談葉鳴的事情?他們是不是想利用你和葉鳴過去的矛盾攻擊他?”

    李智點點頭說:“民安市確實有人找過我,具體是誰我就不說了。不過,當時我剛剛出獄,忙於新冷鋼鐵廠的事情,並沒有答應跟他們一起與葉鳴鬥爭。但是,我父親這段時間卻異常亢奮,每次我去監獄探視他,他就雙眼發亮地告訴我說報仇雪恨的機會來了,要我與那些跟葉鳴有矛盾的官員好好配合,一起把葉鳴搞垮搞臭。我猜測,那些人去監獄找過我父親,並向他提出了聯合起來對付葉鳴的建議,所以他才會如此興奮激動。”

    汪海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目光盯住李智,又問:“關於聯合對付葉鳴的問題,你跟省的某些領導見過麵嗎?如果見過麵,他們是誰?”

    李智搖搖頭說:“沒有。我隻跟民安市的兩三個人見麵談過這個問題,而且那三個人級別並不高,此外就再沒有和其他人見麵謀劃過。”

    汪海沉吟了片刻,很嚴肅地對李智說:“小李,你父親現在可能落入了別人的圈套之中,被人當棋子利用了。這樣吧,明天我跟你去一趟k市監獄,探望一下你父親,順便做做他的工作,讓他不要被別人利用了。還有,你父親不是想保外就醫嗎?這個事情你隻要找小葉,就是小事一樁。他跟k市公安局長梁堂華關係很鐵,以梁堂華的身份,隻要跟k市司法局局長和監獄長打個招呼,你父親保外就醫的事情馬上就可以辦好。”

    李智正在發愁沒有門路給父親辦理保外就醫,聽到汪海的話,眼睛一亮,忙說:“太好了,等下葉書記回來,請您跟他打個招呼,請他一起去k市找一找梁堂華局長,爭取盡給我父親辦好保外就醫手續。如果他能夠幫到這個忙,我父親內心肯定會很感激,雖然不一定能夠徹底消除他的仇恨,但肯定不會再像以前那麼極端了。”

    正在這時,葉鳴從外麵走進包廂,汪海把他拉到一邊,說了明天一起去k市探視李博堂並幫忙給他辦理取保候審之事。

    葉鳴有點為難地說:“汪叔叔,李博堂對我仇恨很深,我如果去探視他,隻怕不大妥當吧!要不,明天我陪你們去k市找梁局長,您和李智去監獄探視李博堂。如果他願意化解仇恨,以後不再去找陳怡的麻煩,這個取保候審的問題應該是比較容易辦的,畢竟他的罪行並不嚴重,而且身體確有毛病,隻要梁局長打個招呼就行了。但如果他一直揪住過去的仇怨不放,估計梁局長也不會幫他畢竟,當初梁局長也差點被他害死了對不對?”

    汪海點點頭說:“你放心吧,我這次去探視他,主要就是要做他的思想工作,讓他從監獄出來後,放下曆史包袱,安心過好晚年生活。他對我的話還是比較信服的,應該會聽我的。”

    第二天上午,汪海和葉鳴、李智趕到了k市,中午請梁堂華和鄒文明一起吃了飯,說起了為李博堂辦理取保候審之事。梁堂華見李智好像對葉鳴已經沒什麼芥蒂了,便很痛地答應下來,說晚上把司法局長和k市監獄長約出來一起吃飯,商量給李博堂辦理取保候審的事情。

    吃過中飯後,鄒文明請葉鳴和梁堂華一起去一個茶館喝茶,汪海和李智則直奔k市監獄。

    由於梁堂華事先給監獄長打了招呼,所以監獄方麵很熱情地接待了汪海和李智,並把李博堂帶到了會見室。

    當看到汪海與李智一起走進會見室後,李博堂臉上露出驚詫的神色,直到汪海喊了一聲“老李“,他才回過神來,青白的臉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對汪海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李智與汪海並排坐在李博堂對麵,斟酌了一下詞句,小心翼翼地說:“爸,我想向您匯報一件事:十幾天前我來探望您的時候,說過環保督查組準備建議縣關閉新冷鋼鐵廠的事情,現在這個事情有解決的希望了。昨天汪叔叔和葉鳴出麵,邀請環保廳的劉廳長吃了一頓飯,他答應暫時不關閉新冷鋼鐵廠,但前提是我們必須投入1.5個億進行環保改造”

    “你說什麼?昨天是誰出麵找的劉廳長?”李博堂一聲斷喝打斷了李智的話,把他嚇了一大跳。

    汪海見他怒目圓睜、臉色紫漲,知道他是被“葉鳴”兩個字激怒了,忙勸解說:“老李,昨天是我和葉鳴一起出麵找了環保廳廳長劉清秋。實話跟你說,劉清秋答應保住新冷鋼鐵廠,主要還是葉鳴的麵子。我知道你對葉鳴仇恨很深,今天就是想來勸勸你的。”

    李博堂“哼”了一聲,冷冷地說:“汪主任,你什麼時候跟葉鳴化敵為友了?當初跟葉鳴他們那個陣營鬥爭,你可是我們的核心和主帥啊,怎麼幾年不見,你這個主帥就被對方給收服了?是不是葉鳴後麵的大靠山給你加官進爵了?”

    李智見他這番話說得很尖刻、很刺耳,生怕汪海生氣,忙說:“爸,您理智一點好不好?汪主任今天好心好意來看您,還勞心費力準備給你辦理取保候審手續,您怎麼這樣說話呢?這不是枉費了汪叔叔一番好心嗎?”

    李博堂聽到“取保候審”這幾個字,臉色稍稍緩和了一點,坐在凳子上呼呼喘氣。

    汪海並沒有生氣,歎了一口氣說:“老李,我並不是被人收服的,而是被對方的人品和氣度折服的。不瞞你說,我現在跟葉鳴是忘年交,經常在一起喝茶下棋。你生氣也好、憤怒也好,罵我是叛徒小人也好,我都不在意。我隻是想勸勸你: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你如果真正了解了葉鳴這個人,相信你也會跟我一樣化解仇恨甚至化敵為友的。”

    

Snap Time:2018-01-17 14:42:41  ExecTime: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