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四百九十九章李智的心話


  李智見汪海忽然問起他父親還恨不恨葉鳴,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猶豫了好一陣,才說:“汪叔叔,我不想瞞你:我父親現在仍對葉鳴恨之入骨。他始終認為:葉鳴勾引我原來的妻子陳怡,並在我和陳怡沒有離婚的情況下生了一個孩子,這是我們李家的奇恥大辱。十天前我去監獄探視他,他就把我痛罵了一頓,說‘殺父之仇、奪妻之恨’是不共戴天的,問我為什麼還不去找葉鳴複仇?
  “他還認為:新冷鋼鐵廠利用假資料減免所得稅,是當時的新冷縣委縣政府默許的,而且地稅局在審批減免稅的時候也知道那些資料是假的,但為了扶持新冷鋼鐵廠的發展、解決老鋼鐵廠那些下崗職工的就業問題,政府和地稅係統都認可了那些資料。後來葉鳴利用這一點給我們安一個偷稅的罪名,純粹就是想把我們送進監獄,用心十分陰毒險惡。所以他是永遠不會原諒葉鳴的!”
  汪海皺了皺眉頭,抬頭看了李智一眼,問道:“那你呢?你還恨不恨葉鳴?”
  李智有點慌亂地避開汪海銳利的目光,偏著頭思考了片刻,低聲說:“汪叔叔,實話對您講,我對葉鳴現在還有點仇恨,但並不像我父親那樣恨得刻苦銘心。而且,我的仇恨並不完全是因為他奪走了我的老婆,而是他把我們父子送進了監獄,讓我在監獄吃了不少苦頭。不過,這兩年我也想通了:有句古話叫‘民不與官鬥’,我們李家在新冷雖然有點勢力,但葉鳴卻有很深厚的官場背景,有非常強硬的後台和靠山。當初我父親選擇與他鬥,而且一定要鬥到底,這本身就是戰略性錯誤,也很不明智。尤其是現在看到您都已經原諒了葉鳴並跟他成為了忘年交後,我就更加覺得沒必要再與葉鳴死磕到底了!”
  汪海聽到李智說“我的仇恨並不完全是因為葉鳴奪走了我的老婆”這句話,心感覺很意外,忍不住問道:“你剛剛說你對葉鳴的仇恨並不完全是因為他與你老婆的曖昧關係,此話怎講?據我所知,當初你父親就是因為受不了這個奇恥大辱,才決定跟葉鳴死磕到底的,怎麼你倒對這件事如此淡然?”
  李智苦笑了一下,有點羞慚地說:“汪叔叔,您是我父親的至交好友,對我也比較了解,所以我可以跟您說內心話:憑良心說,在我和陳怡的婚姻矛盾中,我是要負主要責任的。她並不是個不守婦道的女子,相反,她非常賢惠、非常善良,對我也非常包容。我這個人最大的毛病就是花心,對女人喜新厭舊。當初追求陳怡時,覺得她是天底下最漂亮、最有氣質、最完美的女人。但是,當把她娶到家後,不到一年,我就對她產生了厭倦心理,有時候十天半個月都不回家,甚至好幾個月不想碰她的身子。但對那些剛認識的女人,哪怕她們比陳怡醜很多,我也”
  他剛說到這,早就一臉厭惡之色的汪海一聲斷喝打斷了他:“住口!我不想聽你的風流韻事,揀重點說!”
  李智尷尬地咳嗽一聲,囁囁地說:“汪叔叔,我這是在向您解釋我不怪陳怡的原因。坦率地說,在陳怡和葉鳴發生曖昧關係之前,我跟她的婚姻已經名存實亡了。拋開道德方麵的因素,單從法理方麵來講,我對陳怡實際上是一種家庭冷暴力:因為我經常不歸家,也至少有半年沒跟她同房,甚至十天半個月都不打一個電話給她。說得難聽一點,在我們婚姻的最後兩三年,陳怡實際上是在守活寡。
  “我雖然混蛋,但並不是一個沒有良心和理智的人。有時候捫心自問,覺得自己確實對不起陳怡,尤其是在外麵吃喝玩樂過後,有時候偶爾會想到獨自冷冷清清守在家的陳怡,心就會產生一種很強烈的愧疚之感。不怕您笑話:正因為內心經常有這種愧疚感和負罪感,所以當我聽到她跟葉鳴已經到了一起之後,第一反應是憤怒和恥辱,但緊接著心竟然莫名其妙地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好像自己欠陳怡的債務在那一刻突然清償了您能理解我的意思嗎?”
  汪海本來對他提起過去的風流韻事很反感,但聽到最後,感覺到他的話確實是發自內心,也確實是在向自己剖析他不怎麼恨葉鳴和陳怡的原因,板著的臉終於鬆弛開來,問道:“既然你跟陳怡是這樣一種情況,你父親怎麼還那麼恨葉鳴?按你們當時的婚姻狀態,即使葉鳴不跟陳怡發生曖昧關係,你們的結局也是離婚啊,他為什麼會這麼憤怒?”
  李智歎了一口氣說:“汪叔叔,我父親並不知道我和陳怡真實的婚姻狀態。他跟陳怡的父親是故交,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對她特別喜愛、特別欣賞,在她讀高中時就向她家提親了。後來我娶了陳怡後,他感覺到很光榮、很自豪,多次在親戚麵前說:我能夠找到陳怡這樣一個媳婦,既是我的福氣,也是整個李氏家族的福氣。在他想來,陳怡是絕對不可能出軌的,因為他對自己看人的眼光很自信,認為陳怡是個最賢惠、最可靠的女人,又是大家閨秀,肯定會謹守婦道的。也正因為如此,當得知陳怡出軌葉鳴後,他感覺到是一種奇恥大辱,並認為在親戚朋友麵前丟盡了臉麵,所以他發誓一定要報這個仇。”
  汪海對李博堂很了解,知道他是個自尊心極強、極度愛麵子的人,所以判斷李智所說的應該是真心話,不由暗歎一口氣,不想再說這個話題了,轉而問道:“小李,我再問你一個問題:這次你突然到京城去找陳怡,還威脅要去財政部和中紀委告狀,是你自己所為,而是受人指使?你要跟我說實話,這關係到你下半輩子的生死榮辱!”
  李智猶豫了一下,答道:“汪叔叔,不瞞您說:去財政部和中紀委狀告陳怡和葉鳴,是上一次我去監獄探視我父親時,他反複叮囑我的。而且,他嚴厲地告誡我不能跟葉鳴妥協,一定要利用陳怡和她兒子的問題把葉鳴告倒。”
  汪海驚異地看著李智,問道:“這麼說,請求葉鳴出麵保住新冷鋼鐵廠是你自作主張的?你父親並沒有要你這麼做?”
  

Snap Time:2018-09-20 06:29:13  ExecTime: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