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四百九十五章如見鬼魅


    掛斷父親的電話後,葉鳴皺著眉頭坐在辦公椅上,仰頭思考了好一陣,腦海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人:汪海!

    他很清楚:汪海原來是李博堂在省的後台和靠山,當初李博堂跟自己鬥,依仗的就是汪海、周濟清和謝宏達這三個人。雖然他們在鬥爭中慘敗,但汪海現在還在省人大副主任的位置上,李智應該對他仍然比較敬畏。如果讓汪海出麵壓製李智,不許他加入到丁天盛他們那個集團中去,或許會比較管用。

    想至此,葉鳴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直起身子抓過紅色保密電話的話筒,撥打了汪海的手機號碼。

    電話接通後,葉鳴先跟汪海寒暄了幾句,然後問道:“汪主任,李博堂的兒子李智最近來找過您沒有?”

    “去年春節前他打過一次電話給我,但我聽出他的聲音後就把電話掛了。春節過後,他又來我家拜年,也被我拒之門外了。我對這個花花公子很反感,原來就跟他父親說過:李智根本就不像是你生養出來的你勤儉持家,他驕奢淫逸;你刻板嚴肅,他嘻哈浪蕩;你能力出眾,他一無所長;你性格強毅,他懦弱無剛。當時我還斷言:他們李家一定會敗在這個花花公子手。”

    葉鳴想了想,決定還是把實情告訴他:“汪主任,我懷疑李智現在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操縱了,想利用他過去與我的私人恩怨,把我搞垮搞臭。不過,他現在自己也麵臨很大的困境,主要是新冷鋼鐵廠被環保督查組勒令關停,這樣一來,等於就把他們家族的飯碗都給砸了。為了保住新冷鋼鐵廠,他托人傳話給我,讓我想辦法保住他的廠子,並說如果我做到了這一點,他跟我過去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我仔細考慮了一下,雖然我跟李博堂李智父子有很深的仇怨,但是憑良心說,李博堂這個人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人,隻不過性格太偏激、睚眥必報,做事容易走極端而已。他所犯的罪行,也是偷稅罪,與其他的刑事犯罪分子有所區別。所以我的想法是:如果新冷鋼鐵廠通過整改,可以達到環保要求,還是想保一保它。”

    汪海沉默了好一陣,輕歎一口氣說:“小葉,你能夠那樣評價李博堂,我感到很欣慰。坦白地說,當初我之所以要護著李博堂,除了有自己的私心私利外,確實是認可李博堂的人品、佩服他的能力。我知道你找我的目的,是想要我做做李智的工作,讓他不要再陷入別的陰謀集團,被人當棋子使用。我雖然不想再見到這個浪蕩子,但你既然打了這個電話,我就試試看吧!”

    說到這,他停頓了片刻,又說:“小葉,你不是想找環保廳的人嗎?說來比較巧,現在環保廳的廳長劉清秋,十年前是省委辦一位副處長,那時候我是副秘書長,他就是我分管處室的幹部。後來他提處長、環保廳副廳長,都是我提名推薦的,所以他對我還算比較尊重。要不你明天到省城來一下,約上李智一起跟劉清秋吃個飯,當麵問一問新冷鋼鐵廠的問題吧!”

    葉鳴很高興地向汪海道謝,並跟他約好明天下午四點見麵。

    隨後,他打了一個電話給陳怡,讓她再打個電話給李智,讓他明天下午四點之前趕回天江省城,然後電話聯係自己……

    第二天下午三點半,葉鳴趕到省城,在省人大附近一個他經常與汪海喝茶聊天的茶館訂了一個包廂,然後撥打了汪海的電話,請他來茶館商談一下。

    當他坐進包廂等汪海時,手機突然響了,一接聽,是李智打過來的:“葉……葉書記,請問你現在哪?”

    顯然,李智一開始很不情願稱呼葉鳴現在的官銜,但後來考慮到現在是有求於葉鳴,所以最後還是喊出了“葉書記”三個字。

    “我在省人大附近一家名叫‘茗泉茶樓’的茶館,你在哪個位置?”葉鳴的語氣淡淡的。

    “我喊了一台滴滴車從機場趕過來,剛剛下了機場高速。茶館名字是哪兩個字?我讓司機開導航趕過來。”

    葉鳴告訴了他“茗泉”兩個字和包廂號,不等他再說什麼,便把電話掛斷了。

    在等汪海和李智的時候,葉鳴又仔細思考了一下,決定打郭廣偉和常穎的電話,如果他們有空,就約他們一起吃晚飯。

    葉鳴很清楚:李智雖然在新冷縣比較囂張,但實際上並沒有見過什麼世麵,尤其在官場上沒有任何見識。雖然他認識汪海,但估計那時候汪海也不會搭理他。正如陳怡所言,他對當官的非常敬畏。今天如果自己把省政法委書記、省委組織部長、環保廳廳長叫到一起吃飯,估計會對他產生震懾效果,令他以後在受到丁天盛等人唆使時會心存顧忌、三思而行。

    同時,如果能夠把郭廣偉和常穎請來,環保廳廳長劉清秋可能也會買麵子一些,加上汪海的因素,保住新冷鋼鐵廠的幾率就更大……

    於是,他便再次撥打了汪海的手機,用一種商量的語氣問:“汪主任,前兩天郭廣偉書記、常穎部長都給我打了電話,說如果我來省城一定要在一起吃個飯。要不今晚我把他們兩位也請過來怎麼樣?當然,如果您覺得不方便就算了。”

    葉鳴之所以要打這個電話,是擔心自己如果自作主張把郭廣偉和常穎請過來,會讓汪海心不痛,以為自己是請郭廣偉和常穎過來幫忙說服劉清秋的,所以便預先打個電話請示他,以免他誤會。

    汪海忙說:“好啊,正好我跟廣偉同誌、常穎同誌也很久沒聚了,今晚一起吃個飯、聊聊天最好。”

    於是,葉鳴便分別撥打了郭廣偉和常穎的電話,請他們晚上一起聚聚,兩個人都很痛地答應下來。

    大概四點一刻左右,汪海先來到包廂,很親熱地跟葉鳴閑聊了幾句,然後吩咐服務員泡茶過來,一杯茶還沒喝完,李智就在一個服務員的引導下,站到了包廂門口。

    當看到跟葉鳴並排坐在沙發上、正在熱火朝天地聊天的汪海時,李智一下子愣住了,臉上露出了如見鬼魅般的驚詫表情……

    

Snap Time:2018-06-24 19:03:10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