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作者:江南活水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  仕途天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仕途天驕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一章第二部結局(18-04-25)      說明(18-04-25)      第五百四十一章另一個隱患(18-04-23)     

第四百九十四章進退兩難


    稍稍平複了一下自己有點慌亂的心情後,葉鳴用平靜的語氣安慰陳怡說:“你不要擔心,李智如果還沒有神經失常,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他心很清楚小奔奔不是他的兒子,卻要跟你打官司爭奪小奔奔的撫養權,這明顯是他的一種策略,估計是想要達到某種目的。你幹脆跟他再見個麵,直截了當地問他到底想幹什麼?他如果趁機提出什麼要求,你先不要答複他,告訴我之後再想辦法處理,好嗎?”

    陳怡答應下來,並說馬上到大門口去見李智,跟他去一個茶館談一談。

    這天下午,葉鳴有點心情不寧,一直在等陳怡與李智交涉的結果。

    下班的時候,陳怡終於打電話過來了,用比較焦灼的語氣說:“葉子,李智剛剛跟我挑明了,說他早就在幼兒園見過小奔奔,也知道他是你的兒子。他還說,有人向他透露了關於你和鹿叔叔真實關係的一些信息,也知道你母親大學期間跟鹿叔叔犯下過作風錯誤。因此,他懷疑你就是鹿叔叔的親兒子,而小奔奔就是鹿叔叔的孫子”

    葉鳴焦急地打斷她問:“他提了什麼要求沒有?他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麼?”

    “這王八蛋一開始說要跟我複婚,還說我不複婚他就要守在財政部和中紀委告狀,首先是告我在婚姻期內跟你同居生子,犯了重婚罪;然後再告你跟多人通奸,在婚外生育了一個兒子,也犯了重婚罪;最後,他還要告鹿叔叔,說他明知你犯有作風錯誤,卻堅持帶病提拔你,而且幾次都是破格提拔,這麵肯定有隱情,要求中紀委徹查其中的問題”

    “你是怎麼答複他的?”

    “葉子,你知道小奔奔的事情我無法否認,他春節前就跟蹤過我,還偷拍過我和小奔奔在一起的視頻。而且,小奔奔的戶口是跟我在一起的,萬一他起訴到法院,爭奪小奔奔的撫養權,這件事會鬧得更大,而且更加否認不了我跟小奔奔的母子關係。所以,我就默認了他的話,但很明確地告訴他:複婚是絕對不可能的,小奔奔不是他的兒子,也不存在爭奪撫養權的問題。”

    “那他怎麼說?提出了別的要求沒有?”

    “提了。他最後說,要他不控告我們也可以,但你必須給他幫忙解決新冷鋼鐵廠的問題。隻要新冷鋼鐵廠的問題解決了,他可以忍下這口氣。”

    葉鳴忙問:“他要我幫忙解決什麼問題?新冷鋼鐵廠怎麼啦?”

    陳怡便把李智告訴她的情況講述給了葉鳴聽。

    原來,在李智和李博堂坐牢的這幾年,新冷鋼鐵廠一直是他的妹夫在負責經營管理,但是他妹夫能力不行,加之當初新冷鋼鐵廠因為偷稅問題被補稅罰款好幾個億,銀行也不再給廠貸款,所以周轉資金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尤其是兩年前,鋼材價格持續下跌,而原材料價格又不斷上漲,導致鋼鐵行業效益持續滑坡,新冷鋼鐵廠的經營越來越困難。等到去年李智釋放回家,新冷鋼鐵廠已經累計虧損兩個多億。好在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鋼材價格又突然飆升,新冷鋼鐵廠這才勉強維持了下來,但仍然欠了一個多億的債務。

    但是,就在去年十二月份,省突然下來一個環保督查組,對k市境內的一些存在汙染的企業進行了明察暗訪,發現了很嚴重的問題,要求k市進行整改,關停數十家存在嚴重汙染的企業,而新冷鋼鐵廠就是勒令關閉的企業之一……

    葉鳴聽到這,不由送了一大口氣,問道:“陳姐,李智是不是想要我給他出麵找關係,把新冷鋼鐵廠給保下來不要關閉?”

    “對,他就是這個意思。他知道你在省關係深厚,有能力把新冷鋼鐵廠保下來,所以向我提出要求,說隻要你能夠幫助他保住新冷鋼鐵廠,他和我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從此以後再不來糾纏我,也不再告你的狀。”

    “你覺得他這話可信嗎?萬一我給他解決了問題,他又受人唆使來找我們的麻煩,豈不又落了一個把柄在他手?”

    “不會的,我太了解這個人了。他是個典型的紈浪蕩子,隻知道吃喝玩樂,沒有什麼城府和心機,也沒有一點男子漢的剛性和氣節。像他那樣的人,如果一旦窮困潦倒,不能吃喝嫖賭玩樂,那等於是要了他的性命。因此,他絕對不想讓新冷鋼鐵廠關閉,因為那是他的搖錢樹聚寶盆,一旦被關閉了,他下半輩子就要過窮困潦倒的日子,那是他最害怕的事情。因此,我分析他這次來糾纏我,目的就是要逼你出麵,幫助他保住新冷鋼鐵廠。

    “隻要保住了鋼鐵廠,他仍然可以過嫖賭逍遙的生活。而且,他也知道你的能量,如果真的豁出去跟你鬥到底,他的下場可能會很慘。你別看他表麵上咋咋呼呼的,一副牛皮哄哄的樣子,其實膽子比較小,對當官的有一種本能的敬畏心理,這也是為什麼他隻敢來糾纏我、卻不敢直接威脅你的原因。我估計,隻要你這次幫他擺平了鋼鐵廠的事情,他應該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

    葉鳴仔細思考了一下,覺得陳怡的分析很有道理,於是便叮囑陳怡道:“陳姐,你先不要答應李智,拖兩天再說,我這先找找人,看能不能跟省環保廳的領導搭上關係,並問問新冷鋼鐵廠有沒有不關閉的可能。等我有了確切消息後,你再讓他聯係我。”

    掛斷陳怡的電話後,葉鳴馬上撥打了父親的手機,將這一新情況告訴了他,並說自己決定幫李智一把,看能不能先把這個心腹大患消除。

    鹿書記有點擔憂地說:“小鳴,你考慮清楚了嗎?你如果幫助李智保住新冷鋼鐵廠,那就等於承認陳怡與你有婚外情,同時也承認了小奔奔是你的兒子。這樣一來,李智就等於捏住了你的七寸,以後他要告你的話,隨時可以拿這件事做文章,這樣做風險很大啊!”

    葉鳴無奈地說:“爸,他現在已經知道小奔奔是我兒子了,甚至還猜測到了我和您的真實關係,如果我現在拒絕他,他絕望之下,馬上就會向中紀委舉報。一旦中紀委受理了舉報,我和陳怡以及小奔奔的問題,是很容易查清楚的。到時候,肯定就會連累到您。現在我進退兩難,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Snap Time:2018-06-24 19:02:58  ExecTime: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