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作者:齊成琨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  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第986章真正的了斷(14-02-26)      第982章你不相信我嗎(14-02-26)      第978章一起入睡(14-02-26)     

第978章一起入睡


    看著她去浴室的背影,玖嵐朧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哎,如果她在繼續躺在這床上的話,就算是他,也不一定能夠忍耐的住,不去觸碰她的身體。她要是一直坐在這,真不知道下一秒會做出什麼事。

    撫了撫額頭,他臉上還是無奈,又該那這個女人怎麼辦才好?

    這邊,沫雪手端著一個水盆走出來,放在一個凳子上,用毛巾輕輕沾了水溫水,擰幹後。開始擦拭他身上的血跡。

    沒有辦法,他這樣子也不能夠洗澡,可是身上那麼的血,不清理也不行啊。認真的擦著。

    玖嵐朧卻隨著她越是觸摸,而眉頭皺著越來越深,問道:“寶貝,你是故意的嗎?”他像是強忍著什麼一樣。

    沫雪疑惑的抬起腦袋:“什麼故意的?”

    “算了……”這個女人,讓他該死的想要要了她!疼啊……簡直比傷口還要痛苦,忍耐實在是把刀尖銳的刀子,而著過女人,還是一把帶齒的刀。

    沫雪也沒有說什麼了,擦幹了血跡之後,又開始忙忙外了起來,總覺得今天的氣氛變得很奇怪,但是卻一點也不排斥這樣的氣憤。

    就這樣,一耗就到了晚上的時候。沫雪疑惑的問道:“朧,你確定你不去醫院嗎?”

    “寶貝,我說過多少次了,不用了。”他還是很有耐心的回答她對他的關心。

    沫雪隻好點了點頭:“哦……好吧。可是這麼晚了……你……”他也不會家嗎?也不讓她給露汐打電話。

    知道這女人的心在想什麼,他又摟住了她:“寶貝,讓我陪在你的身邊。”

    “好吧。”這一次,她沒有再拒絕,隻是點了點頭,然後立馬上樓給他收拾了客房,等兩個人吃過晚飯後。她扶著他去了客房。

    “你睡覺。”對玖嵐朧說道。

    剛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她的手腕被他的大掌握住了,然後被他用力的一拉,也不知道這個病人哪來的這麼大的力氣。

    整個人跌倒在他的床上,就躺在他的身邊,腦袋也正好窩在他胸膛的地方:“玖嵐朧你這是幹嘛啊?”

    “讓我抱著你睡覺。”說著,她將沫雪摟緊。

    “可是……”

    “沒有可是,放心吧,我不會對你說什麼的。”他在她耳邊溫柔的說著,這樣的溫柔,讓她幾乎無法拒絕。

    在這溫暖的懷抱,想著他身上受的傷,沫雪此時更多的是想要把玖嵐朧給哄睡著,這樣他也不會疼了。

    “嗯。”點了點頭,然後答應了。

    關上了,在他緊緊的擁抱中,她能夠感覺到他的每一次呼吸,和每一次心跳,沫雪一直沒有睡著,隻是這樣讓他抱著。

    慢慢的,夜也深了,沒有關的窗戶,吹進來風,夜晚的風,涼的很,即使蓋著被子都覺得吹得有些冰。

    她動了動身子,從他的懷小心翼翼的掙脫出來,深怕會吵醒到他似的,一點點的移動,好不容易才不驚擾到他睡覺,從他的懷出來。

    走路墊著腳尖,非常小心的從床邊,到了窗口的地方,她本來也有點倦意了,這樣的站在風口上,她竟然一下被吹的精神了……

    雖然他蓋著被子,也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吹涼他的傷口,沫雪趕緊把窗戶關上。然後才轉身看向了床上躺著的玖嵐朧。接著那稀薄的月光,看著他的睡顏。

    沫雪又小心的走回了床邊,坐在床邊,她輕輕的撩開了被子,不知道他的傷口有沒有再出血,那麼深的口子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麵的東西,也沒有縫合,他這樣怎麼得了?要是感染了怎麼辦?

    ,真是一點也不像一個大人呢。

    坐在床邊,她的手指一點點的撫摸他的睡顏,閉上眼睛,不說話的樣子,還是挺招人喜歡的啊,這個男人……

    沫雪的嘴角勾起了微笑,何時開始她這麼的喜歡他的睡顏了??何時開始,這麼在乎他的表情了?

    說起來這麼觸碰他,他都沒有表情,一定是睡的很熟才對,他一定很疲累吧,今天這一天,把他折騰到了吧。

    朧……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愛上的你,也不知道現在發現會不會太晚,即使我們因此錯過了很多,但我總想要來彌補一點什麼,如果有以後的話,不知道用以後的時間能不能補回我們所逝去的時間。

    如果……

    太多的如果,也不知道你對的心是怎麼想的,是否,我們還能夠重新開始?

    此時,沫雪也不知道這種想法到底是對是錯,可總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想法,這一種衝動是從未有過的,讓她打心得難以忍耐內心底的亢奮。

    對了,法之契約到底我是什麼?玖嵐朧也不肯說,那麼誰還可能知道呢?想著想著,沫雪的思緒一直在往今天的事情上扯著,越想越覺得麵不對勁。

    她立馬站了起身,然後悄悄走出了臥房拿出手機,翻弄著電話號碼,都這個點了,不知道媽媽是不是睡覺了,不對,也不知道媽媽現在在那個國家,說不定她現在所在的國家是白天呢?

    想著,她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撥打了媽媽的電話。

    ‘嘟、嘟、嘟……’手機響了幾聲,媽媽是不是在睡覺?沫雪在疑惑著要不要掛電話的時候。

    就在這時,電話突然傳來了聲音:“喂?小蝶?這個點你那是晚上吧?怎麼打電話過來了?”

    “媽,你哪是幾點?”

    “我這是早上呢,你爸現在都還在睡覺,真是越來越懶了。”慕瀟瀟在電話那頭抱怨的說著。

    “媽……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沒。現在起的時辰剛好,怎麼了,小蝶,你那邊可是半夜,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是有急事?”慕瀟瀟疑惑的問道,還一邊數著手指算時間。

    “嗯,媽媽,我確實有件小事想要問你。”沫雪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和起來,不想讓遠在它國的媽媽為自己擔心。

    “你說。”慕瀟瀟那邊的表情似乎真的沒有太在意的樣子,語氣十分淡然,不過主要沫雪也還沒有說什麼事麼。

    “那個……媽媽,你知道法之契約是什麼東西嗎?”沫雪疑惑的問道。

    當她說出那四個字的時候,慕瀟瀟那邊明顯沉默了,她的沉默,讓沫雪也抿住了唇,黑夜中,一下變得格外的緊張了。

    第979章:慕瀟瀟的忠告

    遲疑了許久後,電話那頭終於有了反應。

    “小蝶,法之契約這個名字,你怎麼聽來的?”慕瀟瀟明顯變得嚴肅了很多,在過去的三年,徹兒雖然教給了小蝶不少黑道的手段,和防身打架的技巧,也算是半個身子踏入了黑道之中了。

    可是並未全身而入的,像法之契約這種組織,隻有在黑道深入的人才會知道,當年就算她在慕容家的時候,也並不知道這個組織。直到後來成為了一個殺手,才知道,到後來,徹底和法之契約的人接觸,這才有了深入的了解。

    電話那頭,沫雪想了一會兒才道:“媽媽,不用太擔心我,隻是和玖嵐朧兩個人談起了這個東西,我好奇而已。”

    她說的半真半假,也不願意騙媽媽,隻是真的不想讓家人操心,或許家人也都猜的出來,但是她也隻能夠能做多少算多少了。

    慕瀟瀟在電話又是一陣沉默,似乎在猶豫了很久才開口道:“在黑道世界,還有一個很神秘的組織,這個組織叫做法之契約。眾所周知。在黑道的世界,沒有法製,可這個組織就是一個法製。它由世界各大黑幫的中堅力量形成。要知道黑道中,雖然爾虞我詐,但也十分注重誠信,如果主動和別人簽下契約,若是有違反契約,當事人隻要把這份契約上交,到時候違約者,會就被這個組織追捕,進行製裁,重者誅九族滅門……”

    她一口氣對沫雪說出了一大串話,沫雪隻是記在了心:“好霸道的組織!”

    “嗯,霸道,但是很有實力,法之契約有很多執行者,這些人各個本事過人,非普通人能夠與之匹敵的,而且他們像是沒有感情的,一個個像是冷血的殺人機器一樣,一見著人,就喊打喊抓的,擅用鐵鏈,都是一些狠人。”慕瀟瀟說得微妙微翹。

    沫雪一下子就想到了今天那些執行者的畫麵,和媽媽形容的一模一樣,殺人機器,麵無表情,主要也看不到表情!!見人就喊打喊抓的,手拿鐵鏈,下手一個個都是狠人。看來都沒有錯,就是法之契約!!

    “媽媽……那法之契約會無緣無故抓人嗎?”她很疑惑,既然是黑道的法律,隻抓那些在黑道犯了事的,怎麼抓到她的頭上來了?她又沒有簽署過什麼契約。

    “這個應該不會,那個組織在黑道上也存活了很多很多年了,它存在的歲月,可能比我們的命都還要長。所以應該不會亂抓人的。怎麼……小蝶你……”慕瀟瀟那邊的話明顯是起了疑慮。

    “沒,我就是好奇問問而已。媽,你趕緊在睡一下起床吧,很晚了,我也去睡覺了。”見情況不對勁,沫雪趕緊打住,至少已經知道法之契約到底是什麼東西,她也就不打算在追問下去。

    “嗯……也好,不過,小蝶,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你一定要和媽媽爸爸說,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會回來你的身邊的。”慕瀟瀟有些擔心的說道。

    “知道了,媽,我已經是個大人了,不管什麼事情我都能夠扛著,不管前麵是風雨,還是彩虹,這些東西,不都得自己去過嗎?媽,你和爸爸就不要在為我的事情而操心了,我也想要自己好好成長成長。”沫雪說道,公司出事的事情,想必媽媽也從信女阿姨的口中聽說了,不管是什麼事情,她都想要獨自麵對,成為一個獨當一麵的大人,而不是再躲在父母的身後,如同小花一樣慢慢不去成長。

    聽到沫雪這話,慕瀟瀟也隻好道:“我知道了,那媽媽就不管你了,但是如果撐不住了,要知道你的背後還有很多人,並不是你一個人在孤軍奮戰知道嗎?對了……關於法之契約的事情,其實媽媽以前遇見過。”

    “媽媽遇見過法之契約的人?”

    “當年媽媽也是年輕氣盛麼,和你爸爸多少也攪合出一些事來,所以這不就莫名其妙的弄出法之契約的事情了……我是簽訂了一個契約沒有施行,被法之契約的人來抓,後來我給逃了。再後來,我又給逃了,事情過去好多年後,法之契約也沒有在提起那件事,我也就當沒有發生過了。不過那一次的交戰,也讓我知道法之契約的實力,非常的強,與這種國際化的組織對抗,不好辦,小蝶啊……世事險惡啊。在這個社會上有很多險惡,你一定要千萬小心,特別是咱們黑道中人,把腦袋掛在腰上的……”慕瀟瀟一說起來,就發揮了老媽的墨跡本事。

    沫雪隻是認真的聽著,一點也不覺得煩躁,因為這是家人對她的關係,不管多少話,她都會認真的聽著。

    就算是一輩子聽這樣的嘮叨她也願意……

    “好了,我要說的也說完了,總是女兒,有什麼事的話記得聯係我和你爸。”慕瀟瀟最後的話如同在警告一樣。

    “嗯。”

    掛了電話後……

    慕瀟瀟那邊,她坐在床上,手放了下去,手緊緊的拽著手機,雙眸好像閃過了別樣的情緒一樣。

    “怎麼和小蝶說起法之契約的事情來了?出什麼事了嗎?”一旁睡覺的軒轅烈突然睜開了黑眸,那成熟而又富有魅力的眼睛,在初醒的時候更加富有男性的感性。

    慕瀟瀟歎了一口氣:“哎……咱們家小蝶好像遇上麻煩了,雖然她也不肯說,但很明顯,這次的麻煩是法之契約。”

    軒轅烈眯了眯眸子,也明白事態的嚴重性:“沒事,那是咱們的女兒,我相信,她有本事熬得過去,她也該去鍛煉鍛煉了……”

    “你這個鐵石心腸!萬一咱們女兒一不小心出了什麼事怎麼辦?你就知道沒事沒事!”慕瀟瀟憤怒的看著老公,手直接抄起了一旁的枕頭往老公的身上砸過去。

    軒轅烈手的接住了枕頭:“我錯了,不是我不擔心蝶緒,是再多的擔心也沒有用啊,小蝶也有自己的思想了,她知道該去怎麼做,我們隻有在旁邊看著,這年輕人啊,或許連我們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我看這事不一般,不久才聽信女說,公司也出事了,好像和黑道有關,現在又是法之契約,如果真是有什麼難關的話,希望女兒能夠平安度過。”慕瀟瀟也隻有祈禱著,此時此刻確實做不了什麼,主要女兒也不讓他們當父母的去幫她做什麼,好吧,那麼他們就袖手旁觀一次,讓女兒自己去闖蕩她的世界。

    想著當初她慕瀟瀟不也是這麼闖蕩風雨過來的嗎?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好的原因,即使遇到了很多大風大浪也都安然無恙的度過去了,如果真是幸運的話,她隻希望能夠把自己的幸運分給女兒一些。

    第980章:回來說愛你

    中國,掛了電話後,沫雪回了房間,玖嵐朧睡的很安穩,一點也沒有被她弄出的這些動靜給驚醒。

    走到了床邊,沫雪剛想要躺下的時候,不對,這家夥不會死掉了吧?

    下意識的,沫雪趕緊探了探玖嵐朧的鼻息,哦……還好,活得好好的,沒有死掉,又摸了摸額頭,沒有發燒。看起來身體不錯……

    像他這樣每天身處於黑暗中的人,是不是很難安穩的睡上一覺呢,看著他,沫雪半臥在床上就睡著了,雙腳也沒有上床,隻是半身在床上躺著而已。

    ‘滋滋滋……’手機在荷包震動著,昨天掛電話的時候,她故意把手機調成了震動,就害怕萬一有誰打電話過來把就玖嵐朧給吵醒了。

    沫雪朦朧中從口袋掏出了手機,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咦?這個電話似乎是公司的,她一下坐了下床。

    哦……

    因為昨天睡覺的姿勢不對,她現在還有點腰酸背痛的,趕緊坐了起身,沫雪揉了揉自己的腰身。

    嘖嘖,手機還在震動著,她也估計不得自己那酸疼的腰,趕緊拿著電話就走出了臥房,在小聲的關上臥房門時,才敢接通電話。

    “喂…?”

    “總裁,是我。”電話傳來了秘書的聲音。

    “嗯,你說。”

    “總裁,關於和禦龍集團合作的事情,您不是說今天早上開會議嗎?我就想說這件事,還繼續開會嗎?開會的我現在通知大家一會兒九點到會議室等您。信女副總,也著急著想要問您這事的情況。”

    要知道,昨天沫雪聽了這件事,就直奔玖嵐朧的公司了,啥都沒有去顧忌,也匆匆的跟秘書都說了一句,明天開會細談。結果昨天出了那件事兒,她哪還有時間去想公司的事情,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法之契約和玖嵐朧的傷上。

    至於合約的事情,必須處理,而且她也需要給公司的人做一個交代,不管這件事公司承擔不承擔下來,她都要先說清楚。

    “嗯,好,九點準時開會,我會到。你通知大家吧。”沫雪說完變掛了電話,隻有待會找一個醫生先來家照顧朧了。

    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七點,去公司的話,時間還綽綽有餘,先給他做一個早餐吧。

    她也不知道怎麼突然有種賢妻良母的感覺,總想著給他準備著一點什麼,邊做早餐,沫雪一邊搖頭,不對不對,怎麼能夠覺得自己是賢妻良母呢?她都還沒有結婚,賢妻個啥啊。

    那為什麼自己要給他做早餐?因為他是救命恩人?還是因為我愛他?越想越覺得有點怪怪的。

    還是細心的給玖嵐朧做好了早餐,將早餐擺放在餐桌上,希望他醒過來後能夠看到。

    沫雪的嘴角勾起了幸福的微笑,拍了拍手,好了,她也得去公司開會了,處理了合約的事情後,在回來看他。

    拿起了東西,沫雪穿上鞋打開門,正要去車庫取車的時候……

    從她的正前方出現兩個人影,那是黑色的身影,他們的臉上都纏繞著繃帶,隻露出了眼睛和嘴巴,看起來極其的可怕,還有那身上垂釣下來的鐵鏈。

    “你,你們……”

    “您好,沫雪小姐。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對方冰冷無情的說道。

    “呃啊……”嘴角輕哼轉出一絲聲音,在她毫無準備的時候,她眼前一黑,腦袋昏沉了過去。大腦無法思考和轉動。

    時鍾一點點的轉動,別墅。

    陽光已經從初晨的柔和變得刺眼,大床上,玖嵐朧還在睡覺,他的大手在枕邊摸了摸,似乎是要去摟緊身旁的人似的。

    可是手一摸,卻撲了個空,他猛地睜開了眼睛。

    看著身邊空蕩蕩的地方,玖嵐朧一下坐了起身,腹部傷口的地方傳來了疼痛,眉宇間露出一絲難受後,他手摸了摸傷口的地方。

    “沫雪!”他從床上緩緩下來。

    朝屋外走去,打開臥房的門,走下樓時,還在不停的呼喊著:“沫雪?沫雪……”站在扶梯間。

    那雙銀眸向下掃了一眼,空蕩蕩的客廳也沒有見到那個小家夥的身影,該死的,那個女人一大清早的去哪了?

    眼尖的落在了餐桌用的早餐上,在桌上放著一張紙條。

    ‘玖嵐朧,記得吃早餐!還有,我去公司上班了,你好好休息。沫雪字。’看著紙條上寫的字,他的嘴角不禁流露出一抹笑意。

    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大清早就去了公司,這個女人還真是出乎意料的用工,微笑著,他要放下紙條時,腦海猛地意識到了不對勁。

    ‘啪!’他的大手猛地拍在了桌子上:“該死的,在這種時候,那個女人怎麼能夠自己出門呢!?”

    找出手機,玖嵐朧立馬給那個女人撥打電話。

    ‘嘟嘟嘟嘟嘟……’電話一直想著,卻沒有人接電話。

    ‘嘟嘟嘟嘟嘟嘟……’再一次撥打還是沒有人接,沫雪接電話啊,你倒是接電話啊!!!玖嵐朧一連撥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沒有得到回應。

    他一拳打在桌子上,就在這時,玖嵐朧的電話鈴聲響起,來點顯示竟然是沫雪的,他趕緊接下了電話。

    “喂,沫雪,你現在在哪?”玖嵐朧語的問出。

    而電話那頭是沉默……

    “沫雪?”玖嵐朧疑惑的又開口喚了一聲。

    電話那頭依舊的是沉默。

    銀眸一眯,他像是已經意識到什麼一樣:“,你是誰?沫雪在你的手上?”

    ‘嘟、嘟、嘟、嘟、嘟、嘟。’對方將電話掛斷了。

    玖嵐朧捏緊了手機,眼閃過淩厲,法之契約?眉頭皺起,他立馬又打了一個電話:“立馬去調查法之契約!不論用什麼手段,都要找到一個叫沫雪的女人!!!”

    無論用什麼手段,他都會找回你的,沫雪,你一定要等待。

    房間一片寂靜,玖嵐朧心疼的掃了一眼桌上的早餐,銀灰色的眸子閃過了無數的情緒。

    他的心,曾被一個女人所勾動,或許三年前,這一份感情還沒有這麼濃烈,當她的身邊,是別的人時,才知道,這一份愛,早已經覆水難收。

    當看到她和別的男人站在一起時,才明白,原來,竟然是那麼的在乎你,那麼的不能夠失去你。

    沫雪,不會在讓你離開了。所以,無論用什麼辦法都會讓你回來!!!

    他單手握成了拳頭。

    第981章:為什麼會是你

    一輛黑色的公務車飛馳在路上,沫雪渾渾噩噩的坐在車上,窗戶貼著黑摸,她完全看不清楚外麵的風景,更加不會自己現在身處在哪。

    已經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車了,她到底要被帶去哪?

    “你們要帶我去哪?放開我……”她已經喊道唇齒幹燥,喉嚨幹涉的疼痛。全身都被綁著鐵鏈,看起來狼狽死了,雙手也被鐵鏈禁錮,她就想做什麼事,都無法做到。

    一同坐在車上的執行者們,根本沒有開口說過話,沫雪無力的靠在窗口上,她該怎麼辦?有什麼辦法能夠通知家人,通知朧?

    很,車子停了下來。

    她心咯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車子停下來的時候,她竟然會有些害怕,記得媽媽說過法之契約的人不是什麼好惹的,而她現在是被帶去了哪?這些人,到底是要怎麼樣?她到底又犯了什麼罪?偏偏會被這樣?

    車門打開,強烈的光亮映射進來,她反應性的扭了扭頭,眯起了眼睛。

    “下來!”執行者拉了拉鐵鏈,粗暴的將她從車上脫了下來。

    沫雪差點摔跤,隻能夠順著他們的拉扯,朝前麵踉蹌的走著,如同犯人一樣,被拖著下了車。

    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偌大的宅院,這是哪?在宅院的周圍,守著好幾個執行者,看不清楚樣貌,隻覺得他們的眼睛都露著死光,讓人不寒而栗。

    沫雪被扯著一路進了宅院,推開門,客廳很大,這沒有居家的溫馨,而是帶著嚴謹的威嚴。

    把她帶進客廳後,執行者就放下了拴著她的鐵鏈,扭頭朝門外走去。

    “喂……?你們幹嘛?為什麼把我扔在這?”沫雪趕緊追了出去,執行者的腳步很,一閃就出了客廳,而且她身上還拖著笨重的鐵鏈,走幾步都會累的喘氣,她追上去時,客廳的門已經啪的一下被關上。

    用力的去按門鎖,可是根本就打不開門。

    “喂,放我出去,這是哪?你們放我出去!”

    ‘啪啪啪啪!’小手握成拳頭,不斷的去捶門,此時此刻,太心隻有害怕和無助。想起外麵守著的黑衣執行者,那種散發的死氣,讓她心都會跟著顫抖。

    這樣的氣氛,讓人無法冷靜下來,讓人會莫名的去害怕。神經跟著緊張緊張,她幾乎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的有多。

    血液也在不安的躁動著,頭皮發麻,怎麼辦?誰來告訴她,到底該怎麼辦啊。

    ‘踏踏踏踏’這時,沫雪聽到了腳步聲。是皮鞋發出的聲音,就從背後傳來,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腳步聲越來越近,她幾乎能夠感覺到背後的人在慢慢的走近她。

    或許是因為太過害怕,被這的氣氛所嚇到,她竟然有些不敢回頭去看什麼人,總覺得,會是什麼怪物。

    腳步聲停止,沫雪能夠感覺到那個人就站在她的身後,安靜的房間,讓她能夠聽到背後那人的呼吸聲。

    十分的沉穩,氣息也很濃烈。

    ‘啪’一隻手從她的背後伸了過來,穿過她的耳際,直接按在了門上。

    背後的人幾乎依靠下來身體,他身體的溫度在近距離下通過皮膚傳到了她的身上,完全能夠感受到身後的人的高大。

    是個男人??

    沫雪的心開始打鼓,隻感覺身後的男人一點點俯下身子,他的唇,湊到了她的耳邊:“雪……許久不見了,別來無恙。”

    男人低沉而又沙啞的聲音瞟入了耳朵,那聲音富有磁性,而且,十分的熟悉!腦子嗡嗡作響。

    沫雪吞了一口唾沫,這個聲音,熟悉到讓她心頭一顫,雙眉緊緊的皺起,眸子一點點的撇過。

    她會忍不住顫抖,睫毛也一直在顫動著,不會的,不會的,一定聽錯了,當她扭過頭的那一瞬間。

    “唔……”一雙冰冷的唇猛地壓在了她的唇上。

    眼睛睜大,瞳孔微顫,映入眼簾的人,這個強行吻了她的人,是,是安煜宸?!怎麼會是宸?

    冰冷的唇,強勢的親吻著她的唇瓣,舌頭**著……

    腦子如同敲醒了警鍾,在呆滯幾秒後,她猛然的反應過來,伸手一把推開安煜宸,彎下了腰身,捂住自己的嘴巴。

    安煜宸站直的身板,勾起了笑容:“雪,怎麼了?”

    為什麼他那麼的淡定和冷靜,沫雪大口的喘著氣,用手擦著自己的嘴巴,她多麼希望是看錯了。

    抬起頭,再度看向安煜宸,他這麼真實的站在她的麵前,沫雪隻覺得心髒都要停止跳動了似的:“煜宸,你、你怎麼在這兒?”

    一種,莫名的不安湧上心頭,她默默的祈求,安煜宸會說,這隻是一場遊戲,隻是在和她開玩笑而已。

    安煜宸聳了聳肩膀,嘴角勾著紳士而又溫柔的笑容。

    那一種溫柔,讓人有些看不清楚,到底現在是什麼樣的情勢:“宸……你,你為什麼在這兒?”

    她再一次追問道。

    安煜宸微笑得道:“雪,我不在這兒,應該在哪呢?你這麼聰明,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說一些什麼了吧。”

    說著,安煜宸的手伸了過來,直接摟在了沫雪的肩膀上。

    不可思議的望著他:“是你把我抓過來這的?”腦子一片混亂和混沌,此時此刻,她都不知道如何分清楚眼前的事物了。到底什麼是真的?到底什麼又是假的?

    “這些鐵鏈,勒的你很疼吧?來,我來替你解開。”他還是和以前一樣溫柔,似乎沒有什麼變化。

    沫雪沒有說話,隻是沉默的看著他的一舉一動,身上的鐵鏈被他一點點解開。

    嘩啦啦啦的全部掉落到地上,看著一地的鐵鏈:“煜宸。”

    “嗯?”

    “你和法之契約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抓我過來。”雖然茫然,雖然疑惑,可在看到安煜宸後,她內心底的害怕,已經慢慢的在減少。

    冷靜……她要冷靜,才能夠慢慢搞清楚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黑色的眸子,帶著尖銳,她對著他的眼睛,勢要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視線是那麼的堅韌。

    安煜宸隻是微笑著摟著她的肩膀,領著她朝沙發那邊走去:“你先別激動,好不容易又見麵了,是不是該好好坐下來敘一下舊呢?”

    被他帶到了沙發那坐了下來,黑眸掃了一眼桌子上,擺放了很多小吃,竟都是她喜歡吃的東西。

    

Snap Time:2018-08-22 03:55:29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