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作者:齊成琨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  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第986章真正的了斷(14-02-26)      第982章你不相信我嗎(14-02-26)      第978章一起入睡(14-02-26)     

第975章原來我愛你


  “可是,可是我這沒有麻藥,會很疼的。”
  “你又不是沒有拔過,點。”他風輕雲淡的說著。
  沫雪睜大了眼睛,雙眸顫抖,玖嵐朧的話像是提醒了她一樣,又不是沒有拔過,她想起來了……在那個時候……
  玖嵐朧的媽媽,婭薇一把刀刺進他的腹中,那個時候,是她親自把刀拔出來的,那個時候,玖嵐朧就沒有過任何反應,像是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痛苦一樣,為什麼?為什麼他明明那麼的厲害,卻會受傷?明明有著翻雲覆雨的能力,卻會這麼輕易的受到傷害呢??
  或許連沫雪都不知道,一個男人,生命中應該會有兩個女人,因為身為男人,他可以義無反顧的為這兩個女人受傷,沒有一點怨言,甚至連疼的不會喊一下。
  這兩個女人,一個是母親,一個是愛人。
  她的手顫抖的放在了玖嵐朧腹部插著的尖刀上,手掌輕輕的握住了尖刀的手柄,拔出來……拔出來……
  “別害怕。”他的聲音在耳際飄過。
  沫雪閉上了眼睛,眼淚還在流,她咬著牙,鼓起了最大的勇氣用力把刀往外麵一拔,她鼓起勇氣,並不是因為有多麼的害怕這血腥,而是不願意看到玖嵐朧因為疼痛而露出的表情。
  在手的刀被徹底的拔出來時,她猛地睜開眼睛,鮮血噴到了她的身上,她立馬甩開了刀,用手緊緊的捂住了玖嵐朧那流血的傷口。
  “朧……你忍著點……沒事的,沒事的,很就好了。”想要去鼓勵他,不想要成為一直被他鼓勵的那一個。
  朧臉色蒼白,但是回應她的確實邪魅的微笑。這讓沫雪啞語,在這個時候,還能夠為玖嵐朧做一些什麼?
  混沌的腦子像是慢慢開始清醒了似的,她要做點什麼,立馬用旁邊的布捂住了他的傷口。
  她的眼雖然都是淚水,可是堅強的像個孩子似的,帶著鮮血的雙手開始翻箱倒櫃的找起了東西,很的把藥物都找了出來,還有繃帶。
  思緒清晰,手也沒有顫抖。她拿開玖嵐朧衣服,先在他的傷口上了藥,止住那一隻不斷流出來的鮮血。
  銀眸看著眼前的她,總算恢複了她原本的樣子了,這個丫頭,剛剛都慌張的不成樣子了。
  嘴角的笑容變得溫柔。
  沫雪理智的解開了玖嵐朧的衣服,把他的上衣敞開,讓他露出了自己的皮膚,上完藥後,給他纏繞上繃帶,手法十分的專業,該弄得,不該弄得,全部都緊緊有條,不說,還以為她是一個專業的醫生。
  從措手不及,到理智的做完這件事,隻是短短的瞬間,但是這瞬間,卻如同靈光在她的腦子閃過了一樣。
  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從剛剛開始,緊張是因為太過去擔心和害怕,更加因為他的痛苦,而自己感到了痛苦。
  所以慌張的時候,隻是固執的在想,如果那傷口,那刀都可以轉移到她的身上該多好啊?
  可是當刀拔出的時候,看著玖嵐朧即使疼痛也不露出讓她擔心的表情,她明白了,不管自己,多麼想替他承擔這些痛苦都是不可能的,既然做不到,那麼隻有減少他的痛苦,在最短的時間。
  “朧,你感覺怎麼樣?”
  玖嵐朧道:“嗯,感覺不錯,還想再來一次。”
  “你以為是喝飲料中獎嗎?”沫雪有些苦笑不得,可是在這一刻,她的心湧起了一種莫名的心動。
  這樣的玖嵐朧,看的讓她幾乎無法離開眼睛,心有太多的疑問。
  這一刻,心控製了大腦,大腦控製了肢體行動,所以她猛地撲到了他的身上,雙手抱住了他的身體。
  隻是想緊緊的抱住他,感受他身體上傳來的溫熱,感受他還在身邊的感覺,原來,這樣就有一種滿足感了。
  隻要他在身邊,隻要能夠感受到他的體溫,心就有一種滿足了,為什麼?為什麼自己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去感受過呢??為什麼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呢?這一種滿足感,源自於,心最初的……愛……
  朧……
  原來我愛你,原來我竟然還愛著你。
  在你受傷的那一刻,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的擔心,這麼的害怕,這麼的緊張,現在想起來,都是因為愛。
  因為愛,所以才會害怕,這麼簡單的道理,卻一直不明白。一直不知道,原來那一份愛,藏在心底,就沒有表現出來過,可當被發現的時候,這一份愛,已經堆積了太久太久,所以爆發的也太過猛烈。
  愛情,如同泉湧一樣爆發時,她才明白,這一份愛,再也覆水難收。
  到底這份愛,在心影藏了多久呢?她或許自己都不知道,難道有三年了嗎?還是不知道……
  三年前,她對自己說,再見了,青澀的愛情,再見吧,那逝去的青春與愛戀,可轉眸一想,愛,從未離開過,隻是一直留在心底的某一個角落,被東西所蓋住,不被任何人察覺。所以她才可以那樣安逸的去過別的生活,不在去想起這份愛,把它慢慢的遺忘,現在隻是找回了遺忘的最初,可此時,這一份愛情,已經不在是曾經的青澀了,它已經變得越來越濃,越來越烈,越來越讓人放心不下。
  “寶貝,你現在這種舉動,是要勾引我犯罪嗎?我可不知道,你繼續抱下去,還能不能夠忍住……”玖嵐朧嘶啞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了,
  一下把沫雪從思緒中拉了出來,此時她的臉蛋已經緋紅,黑眸看著玖嵐朧,找回這一份愛,太過的突然,突然到她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你……隻會想那一些事情嗎?”她無奈的看著他。
  他痞子般的一笑:“寶貝,麵對你這麼徹底的引誘,又脫衣服,又擁抱的,你讓我怎麼繼續忍耐呢?”
  她看著他那被脫了衣服的上身,健壯的身體,不知道多少女人看了都會狂噴鼻血,她咽了咽唾沫,如果她也噴鼻血的話,未免也太丟臉了,而且明明已經看過無數次了……
  趕緊扭過頭:“誰在勾引你?對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有剛剛那樣的疼痛嗎?”沫雪問道,希望此時的他能夠好受一點。
  玖嵐朧就要坐起身子來。
  第976章:痛並幸福著
  沫雪趕緊用拳頭擋住了他此時的動作:“好了,你別動了,你躺好好不好?剛剛才止住一點的血,如果你動的話,血又流出來怎麼辦?”
  “那你再止唄。”玖嵐朧理所當然的說著。
  並不是他將疼痛盡收眼底如同垃圾,他的身體,是肉長的,不管曾經經曆過多少風霜,此時的疼痛依舊來的是那麼的劇烈。可是他卻不以為然,完全是因為有她在,所以他才不以為然。
  “你……好了好了,躺好,就算我求你好不好?”沫雪放軟了語氣,她可以放下一切,此時放不開的卻是他。
  這樣的懇求,他哪還有的拒絕?隻好躺在沙發上:“寶貝,你怎麼還在哭?不是已經止住血了嗎?我也沒有說疼啊,你哭個什麼?”
  “我怎麼知道。”她憋屈的說著,哪知道自己哪來了這麼多的眼淚,就是想要哭,眼淚就是要不停的往外流。
  他眼更多的是無奈:“看來,我隻會讓你哭呢。”
  沫雪一愣,咬住了下唇,她用紙巾輕輕擦了擦玖嵐朧額頭上的汗水,她知道,並不是熱的,這些汗水是因為疼痛才會流出來的,朧對不起……我讓你受傷了……
  “朧……你這樣,真的值得嗎?”
  “談什麼值得不值得?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不是嗎?”他簡單的說著。
  “理所應當?”顯然她有些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疑惑的看著玖嵐朧,眨巴著眼睛全泛著問號。
  “保護你,是我應經的責任啊,如果你受了傷的話,你要我怎麼辦?你讓我拿什麼來彌補你受到的傷害?”玖嵐朧說著,心疼的看著她。他幾乎不敢去想象,如果受傷的是沫雪的話,他該怎麼辦?或許會比她更加的措手不及吧。
  或許比她更加的緊張,甚至不敢去想那個畫麵,因為隻是想到,就令他心顫抖,所以無論如何,誰來受傷,他都不要看到她受傷。
  心髒像是瞬間停止跳動一樣,沫雪呆呆的看著玖嵐朧:“玖嵐朧……”從沒有想過,會得到這個答案。
  當這一刻,她才發現,對你愛,何止是覆水難收,而且更加猛烈。朧……我該怎麼辦?我又該拿你怎麼辦?
  他的微笑,太過於溫暖人心了。
  “怎麼?看呆了?”他淡淡的問道。
  她一下慌神:“對了,今天那些人是什麼人?我聽見你說法之契約?那些人是幹嘛的?為什麼會衝著我來,我到底做了什麼了?可是我根本不認識他們啊。”
  一直緊張的忘了問這個重要的話題,當問出來後,隻見玖嵐朧的眼眸瞬間暗了下去,從剛剛的溫柔,瞬間彌漫上了一層陰暗的色彩。
  “沫雪,你有和人簽下過關於黑道上的契約嗎?”玖嵐朧淡淡的問道。
  沫雪搖了搖頭:“沒有啊,我怎麼會莫名其妙的簽署什麼契約啊,除了咱們公司的合同外。我都沒有簽過別的東西。那些人,我也不認識啊。從來就沒有聽說過。”
  朧的眼眸閃過一抹淩厲,對上沫雪的眼睛,然後瞬間又變得冷沉,他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一樣。
  “玖嵐朧,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是幹嘛的?他們個個的伸手都好像很厲害似的。”沫雪問道,看玖嵐朧如此嚴肅的表情,她便知道其中厲害。
  雖然四個就被玖嵐朧殺死了兩個,但是那種利落的伸手,也映照著那些執行者的不凡身份。
  “寶貝,不要再想這件事了。你隻要乖乖的,呆在我身邊就可以了。”他微笑的說道,可是也掃不去眼的那一層陰霾。
  “可是那些人……”
  “沒關係,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沒有任何人能夠把你從我的身邊帶走,也不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玖嵐朧淡淡的說著,語氣即使平淡,可是那麵充滿著堅定,是絕對不會讓她受傷的承諾,一個男人給予一個女人的承諾。
  沫雪隻是皺起了眉頭:“那些人……”
  “寶貝,我餓了。”他迅速的轉移了話題,似乎不願意她在來觸碰這黑暗的世界似的。
  “你餓了?那你想要吃什麼?”沫雪趕緊問道。
  “你做的東西,什麼都好。”一瞬間,畫麵變得溫馨,玖嵐朧平淡的說著,眼帶著太多太多的溫暖。
  “我去看一下冰箱還有什麼,你先看一下電視吧,在這兒等等。”沫雪說著,帶血的手,拿起旁邊的遙控器,打開電視,把遙控器放在了一旁,然後去了廚房。
  關上了廚房的門,她本來要直接去開冰箱的,可在開門的一瞬間,她注意到自己那帶血的雙手。
  趕緊到水龍頭那兒衝洗自己手上的血汙,看著純色的水落到自己手上全部被染成了紅色,她一下在想,如果這血,是她流的呢?
  朧……
  那些人到底是誰?法之契約,還有簽署什麼契約?她完全不知道這些人啊,而玖嵐朧卻好像很了解似的。想要從他的口中得到一些答案,但是他卻似乎不太願意告訴她似的。
  算了,以後再問吧,那些人死了三,走了一個,應該是回去通風報信了吧,就算再有一波人來,也不會是這幾天吧,應該也會消停一段時間,慢慢的去查也會搞清楚的。
  現在他的傷口要緊,其它的,都不重要。洗幹淨了手,沫雪開始把冰箱能夠吃的東西拿出來。
  雖然不多,但也弄一些小菜了。
  廚房,她弄得的,不一會兒,廚房的門打開,玖嵐朧身體輕輕的依靠在一旁門框上:“寶貝,搞出這麼大的動靜,需要我來幫你嗎?”
  沫雪撇過來,第一眼先看向他傷口的地方:“你,你幹嘛過來啊?你趕緊去休息休息……你怎麼還走路啊。”
  沫雪趕緊關掉火,緊張的走了過去,輕輕的推著他的胸口,恨不得直接把沙發拉過來讓他躺下。
  折騰了好一會兒,沫雪才端著做好的菜走了出來,先把沙發前的藥物全部清理掉:“家的東西不多,你隻有暫時湊合著吃了。”
  “焦了的東西都吃過,何況這些呢?”他說道。
  第977章:曾經的我們
  沫雪腦海立馬想到曾經,當初那一次飯菜做焦了的經曆:“你還說,那一次要不是你……”
  說不下去了,要不他在她做飯的時候,對她做那種事情,她哪會吧菜做焦啊?皺起了眉頭……
  玖嵐朧似乎得逞了一樣:“寶貝,你想到了什麼?”
  腦袋充血,全部集中到了臉頰上:“玖嵐朧,你故意的!”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
  他瞬間睜大眼睛:“呃……你不知道我麵也受傷了嗎?這麼用力,是要殺了我?咳咳咳咳!”他用力的咳嗽著。
  沫雪一下驚慌失措了:“啊?你,你麵受傷了?哪?哪疼?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玖嵐朧你沒事吧?”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沒有預兆的流了下來,今天哭了這麼多,原以為眼淚早已經流幹了,可此時才發現,原來眼淚竟然是一種無窮無盡的東西,經不起一點的刺激,一下就流了出來了……
  “怎麼又哭了?”他的表情一下變得嚴肅。
  “我不知道……”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沒事,騙你的。吃飯吧。”他無奈的說道,她的眼淚流了太多,也會令人心疼的。這個女人到底知道嗎??
  沫雪趕緊拿起了碗,加了菜,見他坐了起身,就立馬往他的唇邊喂了過去,想要照顧他的心情從未像此時這麼濃烈過。或許……這便是愛?
  原來愛,不僅僅會讓人暈頭轉向,還能夠讓人失去自我,完全變成另一個人。朧……連我都不知道,原來我還有這樣的一麵,是你讓我發現了這一切。
  他的肚子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不管她喂多少,他就吃多少,一點也不嫌膩味,似乎更加享受此時的一切。
  玖嵐朧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額頭輕輕的碰在了沫雪的額頭上,兩個人的鼻尖都碰到了一起。
  此時連呼吸都能夠感覺到,那是彼此的氣息。
  “朧,你幹嘛?”她說話時,感覺熱氣都被他全部吞沒一樣,如此的靠近,讓人心跳不已。所以她反應性的想要把腦袋移開。
  “別動……”他立馬說道。
  沫雪愣了一下:“呃?”
  他道“寶貝,一直這樣好嗎?”
  “啊?一直這樣?你不累嗎?”她眨了眨眼睛,一直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的臉蛋嗎?拜托,是要把這臉蛋,全部映入腦海,永遠不忘記嗎?
  等等……,其實有些可笑,她又何時忘記過他的臉蛋呢?他的人,不是一直都在心底嗎?
  “沫雪……”
  “嗯。”
  “蝶緒……”
  “呃?你怎麼突然叫我這個名字?”沫雪有些驚了,腦袋一下離開了他的額頭。
  “需要理由嗎?”他還是那麼理所應當的笑容。
  那雙堅定的銀眸像是在告訴沫雪,不需要理由,不管她是沫雪,還是軒轅蝶緒,她都是他的,他都不允許她離開自己的身邊一樣。
  這一天,過的很慢,也很,在這兩個人的世界,是那樣的溫暖,這一種感覺,是從心底發出的。
  沫雪開始收拾起了屋子的血液,說實話,每次看到這些血,她的心都會跟著痛一次,真的好奇怪,明明這些血也不是從她的身上流出來的,她到底疼一個什麼勁啊?
  收拾完了地上的血跡,要收拾玖嵐朧身上的血了。
  她把玖嵐朧扶著到了扶梯那兒。
  “你能夠走樓梯嗎?要不要我背你?”沫雪一臉認真的問道,似乎隻要玖嵐朧開口說一句,不能,她就要紮下馬步把這一個人抗上去一樣。
  他額角抽了抽:“寶貝,你當我是有多虛弱?”說著,玖嵐朧一把甩開被他扶著的手,然後側過身子,微微彎下腰,直接將她橫抱了起來。
  沫雪驚訝的張大眼睛:“玖嵐朧,你,你幹嘛啊?放我下來,點點……”
  “安靜點。”那帶著命令的語氣,他有落魄到要這個女人把她背上去嗎?該死的,玖嵐朧二話不說的,將她抱著就上了扶梯。
  沫雪隻是緊張的喊著,可根本就不敢扭動身體,隻怕自己給他增加負擔,可心也知道,此時自己就是他最大的負擔。
  “都上了樓,你怎麼還不放我下來……”沫雪急了,這都上樓了,他還抱著她幹嘛?
  隻見玖嵐朧一路直接往臥室的地方走,簡直比她還熟悉似的,開門直接進了房間,然後把沫雪如同丟小雞仔似的,把她拋到了床上。
  “哎呦……”她的身體陷入了軟軟的床榻。
  剛剛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俯下了,雙手撐在她雙肩的旁邊,幾乎把她固定在一個窄窄的地方。
  她睜著眼睛,盯著那雙銀灰色的眸子:“朧……你……”
  “寶貝,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呢?”他邪邪的笑了笑,如果眼睛能夠強人的話,他已經用眼睛把她強了n次……
  沫雪機械版的扭頭:“你的腦袋,果然隻有這些東西,哎……”這一次,她竟然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心就是想不通,為什麼這個男人的腦袋,心全是****的事情呢?
  **動物嗎?
  哎……
  看著她繼續歎氣,玖嵐朧眉尾抽了抽:“寶貝,你在歎什麼氣?”
  “對你的失望……”她說道。
  “哦?是嗎?難道是在對我的不滿足,寶貝?在床上,是不是沒有滿足了你?”他寫寫的說道。
  她一口老血堵在喉嚨,為什麼他總是能夠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些話?她聽得耳朵都懷孕了。
  “你隻知道,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是這樣……”諾諾的說著,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朧那銀灰色的眸子慢慢的變得柔和,他沒有在壓在她的身上,而是一個翻身坐在了旁邊,這個女人,讓人看到便欲罷不能,此時這副樣子,又讓他怎麼下的了手。哎……他何時變得這麼狼狽了?
  想要一個女人都變得如此的困難,可那種不忍心還是來的那麼的猛烈,隻化作了一句的無奈。
  沫雪也坐了起身:“你……”
  “點?”
  “點幹嘛?”
  “寶貝,我們上來做什麼的?”玖嵐朧反問道。
  “哦,你等等,在這兒坐著,這回千萬不要再亂動了,你又不是鐵打的身體,總動來動去的不好。”沫雪警告了一句,這才匆匆的走去浴室打溫水。
  

Snap Time:2018-10-24 08:51:08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