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作者:齊成琨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  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第986章真正的了斷(14-02-26)      第982章你不相信我嗎(14-02-26)      第978章一起入睡(14-02-26)     

第971章如果我死了


    第971章:我不相信

    沫雪努力的搖頭:“不是的,不是的,不會是宸,我要去調查真凶,我要去找出背後的主謀!”

    玖嵐朧按住了她的腦袋瓜:“沫雪,冷靜點。”

    “你要我怎麼冷靜啊?!”她吼了出來的同時,眼淚也流了出來,因為害怕才會流淚。宸,怎麼可以是宸?為什麼要是宸?

    想想和安煜宸認識,到交往,到訂婚,分手。她知道安煜宸很忙,總是有好多事情要去處理。

    但是她從沒有問過安煜宸在做什麼,隻想,有一天兩個人在一起久了,便慢慢就知道了。所以不用問太多。

    沒想到這樣交往了一年,她還是不知道按安煜宸是做什麼的。她慢慢的也習慣了他很忙的事情,甚至不再去問。

    認識兩年,交往一年,甚至訂婚,她竟然發現自己對安煜宸毫無了解???那麼……這件事真的是煜宸做的嗎?

    玖嵐朧輕輕撫摸著她的頭發:“好了,別再想了,你看你,這麼狼狽就出來了。我送你回家吧。”

    沫雪有些失魂,也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隻是呆呆的坐在這兒,腦子還在去想著這件事情。

    像是一個魔咒一樣,總是揮之不去,在腦海轉啊轉,讓人失魂落魄。

    一個讓玖嵐朧不願意去提及的事情,甚至願意支出大筆的資金,去彌補這個合作的錯誤。也不去找出真凶,明明他也是玩黑道的,而且還玩的那麼的得心應手,在意大利,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明明他可以出手的,卻不去出手,這無疑是在告訴她,是安煜宸,真的是宸……可卻難以置信。

    沫雪隻能夠抱著,那一絲,可能的希望,努力的告訴自己,可能不是宸。可即使這樣,她也不想再去追究這件事了……

    還是因為害怕……

    玖嵐朧將失魂落魄的如同布娃娃一樣的沫雪扶了起來,手輕輕的摟著她的肩膀,攙扶著她朝門口走去。

    她就像是一個提線木偶一樣,在玖嵐朧的指揮下往外麵走。

    打開門。

    露汐疑惑的望著他們:“大人,這是怎麼了?”她疑惑的問道,剛剛在外麵似乎聽到了麵爭吵,還擔心他們打起來了,可沒想到一會兒就安靜了,再出來的時候,沫雪卻是這幅樣子,難道是打輸了。

    “噓……”他淡淡的噓道。

    露汐不再說話,隻是乖乖的跟在他們的後麵。

    “露汐,暫時不用跟著我。留在公司,處理一些事情。”玖嵐朧說道。

    “是。”露汐彎下腰身,抬眸看著玖嵐朧扶著沫詢電梯那兒走去,不得不感歎一聲,哪個女人有這種待遇啊?朧大人對沫雪小姐的真心,她真的是看在眼,記在心,或許曾經的他們,因仇恨而糾葛在一起。

    是沫雪小姐讓朧大人的心再也沒有了恨意,還記得曾經這兩個人有過一段美麗的時光,那段時間,連旁人都感到了幸福。

    既然命運讓他們曾走到一起,為何老天不好人做到底,讓他們好好在一起呢?別在出事了。

    玖嵐朧開著車子,送沫雪回家,車子在路上飛速行駛著,她的眼睛雖然一直看著前麵,但十分的遊離,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似的。

    開了好一會兒,他都沒有理她,這丫頭是要沉默多久??她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吧?

    應該不會。

    “沫雪。”他隨口喊著,也是太擔心這個女人會就這麼把自己給們傻了。

    沫雪緩緩的看向了玖嵐朧:“我沒事。”

    “沒事就別露出這種要死的表情。”銀眸冷淡,但是話語有著太多對這個女人的擔心,或許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不知不覺的會開始關心她的一切了。

    沫雪疑惑的盯著玖嵐朧,他是在擔心我嗎?這還真是稀奇呢,總覺得玖嵐朧是一個把笑容掛在嘴邊的死神,他用笑容騙了太多的人,一個不會把真感情表露出來的人,可現在,總覺得在他的眼看到了無數的擔憂。何時,開始他變了??

    何時開始……我也開始變了,變得會去在意這個男人的一個表情,一個動作,一個眼神。

    仔細想了想,已經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了,大概是太久了,就得她都望了這種小細節。

    黑眸緊緊的盯著玖嵐朧,前麵的一路她的魂遊的盯著外麵,後麵的這一路,她魂遊的盯著玖嵐朧,目不轉睛的,連睫毛都不眨一下。

    玖嵐朧邊開車,邊用疑惑的眸子撇了撇她,這丫頭真沒事嗎?剛剛一直盯著外麵,現在又一直盯著他?是腦袋壞掉了嗎??真該把她那腦袋瓜子挖開看看麵到底裝著一些什麼東西,銀眸冷淡,還是應該給她一點時間,讓她好好的冷靜一下。

    沒有在繼續說話,他開著車子一路駛向了沫雪的家,在剛剛到了她家門口的時候……

    他銀眸突然眯了眯,一下踩住了車。

    “啊……”沫雪突然因為這個急車而往前衝擊了一下,腦袋的都差撞到擋風玻璃上去,玖嵐朧幹嘛呢?怎麼突然急車??

    “玖嵐……朧?”她原本想要問原因的,可突然見他的眼神不對,也就順著他的視線追忘了過去。

    就在她家門口站著四個人,那是誰啊???怎麼在她家門口等著?是來找她的嗎?也就在同時,那些人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紛紛扭過頭了看向沫雪這邊。

    為了看清楚,沫雪更加眯起了眼睛,那是四個人,他們穿著一身黑色的鬥篷,臉被繃帶纏繞著,隻留出一雙眼睛,和嘴巴以及下巴。

    黑色鬥篷衣下,隱隱的看到他們的手上都拴著無數的鐵鎖鏈。

    咦?好奇怪的打扮啊,這樣在路上走來走去不會被圍觀嗎?等等……這些人她好像不認識吧??

    為什麼站在她家的門口,走錯門了?腦海想著一個個問題的時候,隻見那些人緩步朝他們車子這兒走了過來……

    “玖嵐朧,他們是?”沫雪剛問出話的時候……

    第972章:執行者是誰?

    隻見玖嵐朧猛地踩下了油門,車子突然朝前麵的道路衝了過去,這樣飛的速度,如同火箭一樣,她趕緊抓住了車頂上的扶手,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玖嵐朧看到那些人會突然車?為什麼又突然踩下油門突然前行,像是要立馬離開這一樣……!那些人是誰??

    難道是來找玖嵐朧的嗎?不,不可能啊,那些人不可能是來找朧的,因為這可是她家門口啊!

    腦子的問號和感歎號越來越多!在車子剛剛飛速前行,隻是一個起步的時候,沫雪感覺車子旁邊閃過一道黑影,在人完全沒有反應的時候……

    突然……

    轟!!!!!!

    猛然一種強烈震蕩感,一個黑衣人如同從天而降一般,直接雙腳踩踩在了車頭上!!!!他紮著馬步,穩穩的站著,而且抬起了頭。

    沫雪直接被擋風鏡前的人嚇住了,站在車頭上的人,是剛剛在門口看到的黑衣鬥篷人,臉上全部纏繞著繃帶,隻露出嘴巴和眼睛,看起來很恐怖。

    玖嵐朧死死的踩了一腳急車,車子猛然停了下來,隻見他眉頭皺緊,深深的喝出一口氣。

    沫雪這這才恍惚過來,眼珠子慢慢向下,看到那黑衣人手拿著的鐵鏈……那人要幹嘛?他拿起的鐵鏈,如同要把玻璃砸碎一樣。

    說時遲,那時,她機械版帶著疑問扭頭看向身旁的朧是,肩膀被朧的大手扣住,在人毫無準備之下。

    玖嵐朧一腳踹開了車門,入鷹爪一般的手,抓著她們猛地從車子上跳了下去……

    她因為驚慌失措身體變得僵硬,被朧拉下車時,差點一頭栽到了旁邊的綠化帶去,還厚被他緊緊的扣著才不至於這麼的倒黴。

    為什麼要突然下車?那個人既然擋在車頭上,應該把車子開得更,把人撞飛啊??

    ‘當……’於此同時,劇烈的撞擊玻璃的聲音,引的她立馬扭過頭去看那輛車子,隻見那個站在車頭上的黑衣鬥篷人手拿著鐵鏈已經把車門砸睡了,而這還不是令人驚訝是,在車頂上還蹲站著兩個人,車尾上也有一個。一共四個!

    難怪朧會停車,甩開了前麵的一個,後麵四個也甩不開。

    四個黑衣人的目光都紛紛投向了沫雪這邊:“玖嵐朧……他們是誰?”

    “法之契約,執行者。”他玖嵐朧冰冷的說著。

    法之契約?執行者?那是什麼東西?在自己的腦海似乎從沒有聽說過這四個字啊?他們是從哪來?又是要做什麼事的?現在隻覺得有點稀糊塗莫名其妙的。

    隻見上麵四個人從車子上跳了下來,緩步朝這邊走了過來。

    執行者們都冰冷著臉,看不清楚他們的表情是什麼樣的,但是他們的眼睛,有著死神般恐怖的氣息。

    這樣的氣息,然人背後的寒毛都跟著豎起來了,沫雪隻知道,這些人絕對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人物,能夠讓玖嵐朧都如此的皺眉的人……

    “您好”對方十分有禮貌的對玖嵐朧,鞠了鞠躬。

    嗯?沫雪疑惑的瞥向玖嵐朧,難道真是來找玖嵐朧的?

    “請問這位小姐,是沫雪小姐嗎?”執行者的目光卻瞥向了沫雪這邊……

    她打了一個寒顫,不,不會吧,還以為是找玖嵐朧的,怎麼突然叫起她的名字了,有些尷尬的看向了執行者:“呃……我……”還未說完話的時候,她的嘴巴突然被玖嵐朧捂住了。

    睜大眸子,眼眸顫抖的望向了朧,怎麼回事?玖嵐朧竟然捂住了她的嘴巴?是不讓她說話的意思?

    “噓,寶貝,安靜些。”他淡淡的開了口。

    沫雪隻是睜著大眼睛,一臉疑惑和茫然的看著他,難道真的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嗎??

    銀眸緩緩的瞥向了前麵的四位執行者:“破壞了我的車,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呢?執行者們!”

    他的語氣加重,眼神更加露出死亡的氣息,這氣息和這幾個執行者如出一轍,但是比他們還用濃烈。

    在這些人當中,她都踹不上氣來了,沫雪知道,這是屬於真正黑暗的人身上才有的東西,哥哥曾經告訴過他,久經黑暗的人,或者靈魂墮入黑暗的人,都會散發出這種可怕的殺人氣息。

    “我們無意冒犯,隻想請旁邊的小姐跟我們走一趟。”對方禮貌的說道。

    “,想要請她走一趟?她是怎麼了,要你們請她去走一趟?”銀眸冷冷一挑。

    “我們法之契約抓人,當然有我們的理由。”

    朧冷冷一笑:“理由,是我寶貝簽署了什麼契約嗎?……可笑之極,想要從我的身邊要人,你們法之契約,是不是太過了!!”

    那一瞬間,他身上的氣焰瞬間飆升,黑色的鬥氣更是衝天。而沫雪完全不明白這些人在說什麼,法之契約?什麼東西啊?

    而且,這些執行者說來抓人,還是抓她,她到底怎麼了?最近也沒有做什麼事啊?

    執行者又開口了:“還行您不要幹擾我們抓人,否者,將視您為敵人……”

    “是嗎?……”朧嘴角的笑容勾大。

    執行者道:“如果你不把沫雪小姐交給我們的話,我們就要動手了,先生又何必自找麻煩呢?”

    “自找麻煩的是誰?”玖嵐朧笑了笑。

    這時,隻見幾個執行者的身上慢慢滑下鐵鏈……兩個人,猛地朝他們這兒衝了過來。沫雪看著他們。

    “寶貝,乖,好好的站在這兒。”玖嵐朧拍了拍她的腦袋,就在那一瞬間,他一隻手抓住了一個人的鐵鏈,猛地一拉,朝另一邊甩去,於此同時,他的腳一腳踩住了其中一個人的鏈子。

    在地上一茲,按住了那個人的腦袋……

    沫雪站在原地,看著眼前打鬥的畫麵,玖嵐朧的動作很迅猛,這樣的場麵,是那天信女和師千骨大哥兩個人都沒有達到的可怕,所有的暗黑氣息都在周圍圍繞的。能夠感覺到,分分鍾都能夠奪人性命似的。

    而且,玖嵐朧叫她乖乖站著不要動,就是讓她別出手,因為這些人都是帶著殺氣而來的嗎?

    就在玖嵐朧對付那兩個人的時候,突然另外兩個人朝沫雪這邊衝了過來。

    “該死的,碰她你就死定了!!”玖嵐朧一腳將身前的人踹飛後,然後一隻手猛地擰斷了另一個人的脖子。

    也就在此時,朝沫雪突然衝過來的兩個人的其中一人,手的鐵鏈飛射而出,直接纏繞在了沫雪的手臂上。

    像是要把她拉過去似的。

    就在沫雪雙腳失足,要被這些人拉了過去的時候,鐵鏈的中間被一隻大手握住,是玖嵐朧……

    銀灰色的眸子,變得陰冷,他狠利的看向了那個甩出鐵鏈的男人:“說,是誰讓你們來抓人啊。”

    第973章:朧,小心

    “法之契約抓人,自然有法之契約的理由。還請放手。您可已經傷害我們兩個同僚了,繼續下去,對您沒有任何的幫助。”法之契約的人說道。

    “哼,那我殺了你們,也當然有我的理由。”玖嵐朧說著。

    隻見執行者的手突然彈出一把尖刀。

    “朧,小心!!”沫雪大喊道。

    玖嵐朧一把抓住了那個人刺過來的尖刀,捏著他的手,直接往他的脖子上刺了進去!鮮紅色的血液瞬間飛濺出來……

    畫麵恐怖而又血腥,即使血是血是鮮紅色的,可是周圍都是黑色的。像是都被感染上了黑色的氣息似的。

    沫雪卻深深的鬆了一口氣,還好他沒有事,這些人看起來都好像很厲害,動作利落而又幹練。

    咦?剛剛朝她衝過來的是兩個人,死了一個,還有一個人呢?沫雪那黑色的眼眸速在周圍尋找著。

    就在此時,她感覺到了脖子後麵有一種陰冷的氣息,好像有什麼人就站在後麵放著冷氣似的,

    那一瞬間,她倒吸了一口涼氣,黑眸輕輕的往後斜了斜,眼角的餘光看到了後麵有一抹黑白相間的顏色,那個人什麼時候跑到她的後麵去了,這回……完蛋了!!

    隻見站在沫雪身後的執行者右手也多了一把不斷不長的尖刀,那尖刀直接朝沫雪的後麵要刺進去……

    已經來不及閃躲了……她右手反應性的想去攻擊後麵的人,卻剛剛抬手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右手還被鐵鏈給綁著!!

    完了…………

    就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候,是玖嵐朧抓著那拴著她手臂的鐵鏈,猛地往他的身邊一拉,也就在同時,她被身體猛地被玖嵐朧拉到了身後。

    “玖嵐朧,不要管我!!”她嘶啞的喊出來,那一刻他似乎猜到了回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的躲在他的身後,即使很安全,但是讓她感到更多的是害怕。害怕他這樣保護她的舉動,會受到傷害,這樣他就被動了啊!!

    她不要這樣被他保護,從他的身後猛地移動,腦袋鑽了出來,可看到的是,他腹部上插著一把撿到,血液從他的身體流了出來。

    玖嵐朧沒有任何的表情的看著那個執行者,臉上的是越發的冰冷,他起手一把扣住沫雪的肩膀,抓著她的身體猛地在空中一轉,他一個回旋踢,直接踹了過去!!

    執行者被那重重的一腳踹飛,然後站起身,他立馬跳到了身旁的一棵樹上,執行者黑衣一閃,朝其它的地方跑了去。

    沫雪哪還有心情去注意什麼執行者,她的眼眸看著玖嵐朧的腹部,在那被刺著的尖刀下麵,血液不斷的流出,因為有刀堵著,雖然不是那麼猛烈,卻血已經滴了一地。

    “朧……”嘶啞的喊著,她的臉色變得蒼白,為什麼要保護我?為什麼那一刻為了保護我,你寧願自己受傷?明明知道一定會受傷的啊:“你這個笨蛋!!”心的咒罵竟然忍不住罵了出來。

    “寶貝,我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情罵我嗎?你這嘴,可真毒啊。”他卻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還是那麼的邪魅,一點也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傷口,這樣不疼嗎?不,這樣一定疼死了吧。

    沫雪的眼睛瞬間布滿了血絲和淚水。

    這一地已經躺著兩個執行者,看來死了,還有兩個跑了,沫雪緊張的攙扶住玖嵐朧:“你怎麼樣?我帶你去醫院……醫院。我手機,手機……”沫雪說著開始在自己的身上到處找手機。

    “還去什麼醫院?也死不了,你家不就在前麵嗎?過去。”他淡淡的說著,雖然唇有些泛白,但是語氣還是和以前一樣。

    沫雪顫抖的看著他,想著他那不停流血的身體,哪還顧忌的撩別的?趕緊攙扶著她朝自己家走去。

    每走一步,地上都滴著他的鮮血。一路走過來,她的眼淚在不停的往下流,他的傷口也在不停的滴血。

    “疼嗎?你走的動嗎?”沫雪哭著問道,幾乎有種衝動想要把他背起來,可是他腹部上插著刀,怎麼背?

    “皮外傷而已。”他平淡的說著,語氣顯得比剛剛蒼白無力了一些。、

    “你騙人,一直流血還說是皮外傷,你為什麼要救我,他們是來抓我的就不會殺了我啊。”可是那些人說了,會殺了那些擋他們抓人的人,玖嵐朧這樣不是自己來找死嗎?

    “……”他卻一抹邪魅的笑容:“我不救你,我救誰呢?”

    他的話讓人的心泛起了一陣酸楚,你不救我,但是你可以保住你自己不受傷啊?玖嵐朧,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為什麼要救我?這樣真的值得嗎?這替我出手,替我受傷,我真的值得嗎?

    攙扶著玖嵐朧到了家門口。、

    沫雪一邊哭一邊吸著鼻子,慌張的從身上掏出了一把鑰匙,已經哭得昏天暗地了,她甚至都辨別不出那把鑰匙是那把鑰匙了,手指在那不停的抓著鑰匙數啊數,莫名變得十分的緊張。

    ‘啪嗒’一聲,手的要是從自己的手心滑落下去,直接甩在了地上,她已經緊張到,不禁手指顫抖,連身體都在顫抖,或許,這緊張中,更多更多的是害怕和擔心。

    “不好意思。”沫雪說著,要彎下腰去撿鑰匙。

    可是玖嵐朧卻比她先彎下腰身,他的大手撿起了地上的鑰匙,十分淡定的站直了身板,然後清楚的從那一堆的鑰匙麵,清楚的上找出了其中的一把鑰匙,**鑰匙孔,一扭打開了房門。

    沫雪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她家房門到底是那把鑰匙能夠打開的,隻是被眼前的畫麵所震懾到。

    推開了房門後。

    玖嵐朧才看向她:“你在緊張什麼?乖,來吧。”他溫柔的說著,明明這個時候應該她來溫柔,她來照顧他的,可是一切像是扭轉了一樣,此時受傷的人更像是她在被玖嵐朧不停的照顧著。

    不僅如此,而且她還變得和客人一樣。有些愧疚的抿起了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不爭氣了,竟然會緊張到拿東西都拿不好,還要他來照顧她。簡直是太沒有用了。

    關上門,她扶著他走了進去,讓玖嵐朧坐在沙發上後,她慌張的去找出了醫藥箱子,放在桌子上,慌張的開始找起了藥。

    是自己不爭氣,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的不爭氣,她拿著藥的手也在不停的顫抖啊顫抖,甚至好幾次,都擔心的差點把藥瓶子拿掉,讓它滾到地上去。

    “沫雪,過來。”他淡淡的說道。

    第974章:如果我死了

    沫雪手還握著一個藥瓶子,蹲在沙發前的地上,轉過身子,腦袋也看向了他,可就在轉頭的那一瞬間,映入眼前的是他的那張臉。

    沒有任何的先兆和反應,他從半躺的姿勢,一下坐起了身子來,冰冷的唇猛然湊到了她的唇上。

    那冰冷的觸碰感。

    “唔……”沫雪的唇一下被他的蒼白的冰唇堵上了。

    那樣親密的接觸,她睫毛在不停的顫抖著,因為他唇瓣的撫摸。好涼好軟的唇啊,鮮明的觸感傳到了沫雪的骨子。

    她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是屬於玖嵐朧的吻,他的氣息是那麼的濃烈。

    玖嵐朧輕輕的吻著她,舌頭舔了舔她的唇瓣,然後撬開了她的唇瓣直接鑽入了她的口腔中……

    唔…嘴全部被他占據了,腦海像是被一股電流全部衝擊了進去一樣,好奇怪的感覺。

    他的味道席卷而來。

    玖嵐朧從輕吻,到狠狠肆掠的吻,不僅僅是他的味道,還有血腥的味道。

    在這個沉醉而令人**,還帶著血腥味道的吻下,許久許久,他啃咬夠了她的芳香才一點點的鬆開了她的唇瓣。

    雙唇被吻得紅潤,玖嵐朧微微一笑:“這麼緊張幹嘛?我可以認為你是在擔心我嗎??”

    他的話像是鬧鍾一樣在她的耳朵一直嗡嗡的響著,剛剛因為吻而暫停了一下的眼淚這一會兒又忍住不住刷刷刷的往下滴落了。

    她此時哪還顧忌的撩剛剛是不是被這個男人給強吻啊,大顆大顆的眼淚就往地上掉:“你幹嘛啊?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何人開玩笑,你知不知道你……”她的眼眸看向那血腥味傳來的地方,心立馬一陣酸楚,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受傷了?那尖刀刺進去了那麼多……

    鼻頭早已經不知道酸成什麼樣了,沫雪已經手足無措,或許說,此時除了流淚,她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做什麼?

    看著玖嵐朧笑的時候,她隻是一心的想要讓他身上的痛苦轉移到自己的身上,寧願看到玖嵐朧汗疼,罵人,或者咒罵她也沒有關係。她不想要看著他忍著痛苦,忍著那被尖刀刺穿的疼痛,然後對他微笑,說我沒事。

    此時,玖嵐朧卻抬起了大手,他的手掌緩緩落到沫雪的臉頰上,手指一點點撫摸到她臉頰上的眼淚:“我還沒死,你這麼早就替我哭喪嗎??”

    他的一句話,立馬讓她屏住了呼吸:“都這個時候,你還這麼說,你是巴不得早點去死嗎?”

    “沫雪,如果我死了,你會哭嗎?”玖嵐朧微笑的問道。

    沫雪的表情瞬間僵硬,她不知道玖嵐朧為什麼會問出這樣的話,可此情此景,像是腦海曾經有過一樣,她呆滯的看著玖嵐朧,突然哇哇哇的哭的更加厲害了:“你是笨蛋嗎?你沒有看到我現在已經哭了嗎?你要是死掉的話,是想我陪著你,一起去死嗎??”那她一定是哭死的,把身體所有的水分都消耗幹淨。

    她已經好久沒有這樣這樣的大哭過了,因為傷心,因為害怕,即使之前也哭過,可此時這種心痛到不行,就算是流淚也無法發泄的感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發生過了。

    或許……沫雪不知道。

    在許久許久以前,或許是在20多年前,一個同樣金發銀瞳的人,戲謔的問過她一句‘小蝶,如果我死了,你會哭嗎?’玖嵐銀也是微笑的問著,他想不到,一個幾歲小兒,會因此哭的一塌糊塗。

    此時的場景,一下飛速過去了20多年了,再一次重演,在這個房間,換了一個人,幾乎不怎麼變的麵孔。

    玖嵐朧也問出了同樣的問題,似乎是注定這輩子沫雪和玖嵐家就必定有這樣的牽連一般,他們的命運早已經牽連在一起,即使他們都從未在意過這樣的一個緣分。

    看著她大哭的樣子,玖嵐朧撫摸了一下的她的頭發:“好了,別哭了,沫雪,答應我一件事的好嗎?”

    “嗯?”

    “不要離開我。再也不要離開我。”他嘶啞而又認真的說著。

    沫雪眼全是水汪汪的液體,她不知道為什麼此時他都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還要說出這麼無關緊要的事情,可是還來得及思考嗎?腦子迅速得到了答案,她趕緊點頭:“我答應你,隻要你不離開我,我絕對不離開你。”

    玖嵐朧笑了:“真是一個好孩子。我們擊掌。”

    看著他抬起的手掌,沫雪是那個焦心啊:“我們先治療好不好?你的傷……一直在流血,我拜托你先治療好不好,留點力氣不要說話好不好?”

    “先擊掌,這是我們的誓言,答應了我,你就永遠不要反悔,以後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會將你永遠永遠的禁錮。”他說著,手還是舉著。

    那些話,不斷的在讓她的心顫抖,如同多了一頭小鹿一樣,在她心不停的撞擊著,可此時除了點頭她還是不停的點頭,抬起手……

    ‘啪!’和他的大掌撞擊到了一起。

    那一瞬間,當她要收回手上的時候,玖嵐朧握住了她的手掌,十指緊扣,似乎暗示著這一輩子都不會再鬆開她的手掌似的,再也,再也不要放手。

    “朧……”沫雪皺著眉頭,緊張的看著他,

    他卻是不緊不慢的一笑,在緊緊握住好一會兒後,才鬆開了她的手掌。

    沫雪立馬說道:“你躺下,先治療。“

    他緩緩的躺在沙發上:“寶貝,你知道怎麼治療嗎?”

    她皺起眉頭:“你不要再開玩笑了好不好?好了,你留點力氣,明明自己都這樣了,不知道你哪來的那麼多力氣,平時也不見你這麼多話。”

    “拔了它!”他卻冷淡說道。

    那幾乎沒有給沫雪一點反應的機會。

    “什麼?”她還打算緊急止血一下,然後打電話讓醫生過來,這又沒有麻藥,就這樣把刀拔出來,這樣的她痛苦像是把刀再一次**去腹中一樣,這樣的事情,她……怎麼可以,已經不想讓他再一次痛苦了。

    不忍心。

    看著她緊緊皺起的眉頭。玖嵐朧道:“你不是要幫我治療嗎?幫我拔出來,。”

    

Snap Time:2018-08-22 03:55:45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