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作者:齊成琨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  極品辣媽好v5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品辣媽好v5最新章節第986章真正的了斷(14-02-26)      第982章你不相信我嗎(14-02-26)      第978章一起入睡(14-02-26)     

第933章你愛不愛我


  第938章:告訴你是否愛我
  金秘書也小聲的回答道:“知道咱軒轅集團的三大禁嗎?三個最不能夠惹的女人,她就是其中之一的藍樂小姐,知道上次咱們會議有個經理隻怎麼被開除了的嗎?就是因為她的一句話,以後眼睛都給我放靈光點,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惹,不是什麼人都能惹得起的。懂了嗎?”
  新來的秘書吞了好幾口唾沫,這才僵硬的點點頭。
  藍樂推門而進。
  辦公室的沙發那兒沒幾個高層和軒轅徹正坐在那兒談事情,聽到開門的聲音,高層們都有點不耐煩的看了過去。
  “誰啊?總裁正在談事情的時候,誰這麼莽撞的進來?”高層脫口就說到,這才看清楚進來的人是藍樂,瞬間傻了,經過了上次會議的事情,軒轅集團的所有高層還有哪一個不知道了那家大小姐的名字啊。
  “啊……是,是藍樂小姐啊。原來是您大駕光臨了。”高層們立馬換上了賠笑的臉色。
  藍樂一臉茫然:“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談事情了?你們繼續吧,我先出去等你們。”說罷,藍樂轉身就要出去。
  幾個高層立馬站了起身:“不不不,我們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談,您進來都來了,就先坐吧,我們先出去。”
  高層們一哄而散,誰都不敢得罪這個小魔女,他們哪知道藍樂其實性格挺溫和的,並沒有那天那般氣勢淩人。
  “樂樂,你怎麼也來了?”軒轅徹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額頭,揉了揉太陽穴。
  總裁辦公室的門關上,這隻剩下藍樂和軒轅徹兩個人,她那雙水靈的眸光往著他:“徹哥,你不想看到我嗎?”
  軒轅徹愣了一下:“你整天沒事跑到我這兒來做什麼呢?也不去做點正事,有什麼事趕緊說吧。”
  藍樂腳步停在了原地:“你不想看見我嗎?”
  依舊是那個問題,你不想看見為我嗎?徹哥,你越來越趕我離開,是因為討厭看到我了嗎?
  “不是。”
  聽到她的回答,如同心的一塊大石頭落地了一樣,幸好他的回答不是那麼的令人痛心,真的好怕聽到那個字,那樣她會不知道怎麼麵對的。
  舒了一口氣,這才緩步朝軒轅徹走近,走到他的對麵沙發上坐下,一頭海藻般的長發顯得很漂亮和可愛。
  她像個芭比娃娃一樣,眸子閃爍欲言又止。
  “樂樂,沒有事的話,就趕緊回去吧,別成天在外麵到處亂晃。”軒轅徹說話的語氣溫柔了一些。
  藍樂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他:“徹哥,你總是這麼急著趕我走,是想要把我趕回去加拿大嗎?”
  黑眸一冷,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遲疑了許久,藍樂繼續道:“徹哥,你曾經有沒有愛過我??
  “樂樂,好了,不要再問這些無謂的問題了,你要清楚你此時的身份,你是麒麟的妻子。並不再是那個曾經的藍樂,可以為所欲為。”他平淡的說道,眼神看出任何的異樣,好似這句話便是發自內心的。
  失落在藍樂的臉上寫的很清楚:“難道,這麼久了,你還看不出我的心意嗎?徹哥,我喜歡你,就算不要尊嚴,舍棄所有,我也願意和你一起遠走高飛,你願意嗎?”
  “不要鬧了。”
  “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她逼問著,似乎要爆發自己所有的小宇宙一樣。
  “好了,乖,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你今天幾點過來的,麒麟知道嗎?”軒轅徹平淡的轉移話題。
  他做的並沒有錯,和一個已婚的女人保持應該有的距離,對她所有的舉止都止乎與禮。從不有越舉的行為。
  可同樣的,他的尊重,也是刺傷藍樂的一把利劍,讓人實在是痛心不已。
  藍樂自嘲的笑了笑:“你是不是以為我有了麒麟的孩子,所以才疏遠我的?”
  “樂樂,不管你有沒有孩子,你已經不是曾經的你的,做事,要懂得自己的身份。為了你的未來和幸福,不要做莽撞的事情。”他嚴謹的說道。
  “我沒有莽撞,我就是在追求我的幸福啊,徹哥,你願意給我嗎?如果你願意,不管是天涯海角,吃粥吃飯,我都願意跟著你一起共度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聽著她那動人的話,他的眼有了一絲動容。疼惜的看著藍樂:“樂樂……”
  “徹,我最後一次問你,你愛過我嗎?你現在願意愛我嗎?”她已經沒有時間去做那麼多的事情了。也沒有心力去做事情了,或許此時對她而言,最好的辦法就是更加直白的去問。
  軒轅徹皺起了眉頭,遲遲沒有回答。
  藍樂猛地站了起身,直接朝窗口跑了過去,她一下推開窗戶,整個人騎在了窗台上,一隻腳已經搭在了外麵……
  “藍樂你幹嘛?!”軒轅徹霍的站了起身,看著窗口上坐著的她。眉頭深鎖,眼帶著焦急。
  這是至少十幾的高樓,掉下去,也就是沒了一條命,她並不是在賭氣,而是在拿生命做最後的一次賭注。
  “我要你的回答,你告訴我,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我不想你永遠的沉默或者轉移話題,這對我而言太痛苦了。徹哥,拜托你告訴我好不好?”她以死相逼,隻為了得到他一個最真誠的答案。
  “樂樂,你不要瘋了好不好?你下來,下來!!”軒轅徹緊張的說著,伸出了雙手,恨不得一把將窗戶上坐著的人兒直接扯下來似的。
  “不,你不說,我就不下來。”藍樂說道。
  “乖,不要這樣跟我開玩笑了,你會嚇到人的。”軒轅徹慢慢的去靠近藍樂,深怕她一個不小心一頭摘下去,那將是誰也彌補不了的後果。
  緊張在他的臉上,是那麼的顯而易見,伸出手:“乖,樂樂,把手伸過來,不要做這樣的傻事,有什麼話,我們坐下來慢慢說好嗎?”
  藍樂皺起了柳眉:“你愛我嗎?你愛過我嗎?為什麼我要一個答案就這麼的難呢?徹哥,如果我現在要死掉了,你對一個已經要死了的人,難道也不能夠說一句實話嗎?不管是愛或不愛,都可以,我隻想要聽你的一句實話。”
  她掙紮了大半個月,一直費勁苦心,隻為了聽到他的一句實話。
  藍樂張開雙臂,沒有再去扶住旁邊的東西,微風吹來,她那嬌小的身體看起來好像風一吹就會立馬倒下去一樣,十分的嚇人。
  第939章:你愛不愛我
  “我說,我說!你先下來好不好?你下來我要我說什麼我都說。”軒轅徹立馬說道。
  “真的嗎?”
  “當然。”
  說時遲,那時,軒轅徹一把伸手過去,拉住了她的小手,緊張的將她從窗台上扯了下來,緊緊的將藍樂擁入了懷抱:“不要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知道了嗎?不要這樣了,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怎麼辦?即使有天大的本事,掉下去後就什麼也不能夠挽回了。”
  被他緊緊的抱著,感受著他身體傳來的溫度,像是回到了以前一樣,那麼的溫暖,她抬起眸子:“你答應過,回答我的,徹,你過去有沒有愛過為我?此時會不會愛我?”她詢問著。
  看著這令她疼惜的臉蛋,軒轅徹剛要說話……
  ‘鈴鈴鈴’電話鈴響了,打破這兩人此時的安靜,軒轅徹隻好鬆開藍樂,走去辦公桌那兒拿起了電話。
  “喂。是軒轅總裁嗎?”電話傳來了男性的聲音。
  “你是……?”
  “我是藍樂的老公,麒麟啊。不好意思打擾了哈,我想問一聲,我們家樂樂是不是在你這兒啊?”麒麟問道。
  軒轅徹皺了皺眉頭:“有什麼事嗎?”
  “我一大早起來的時候,就發現她不在身邊了,這丫頭,總是四處跑就沒有一個消停的。前幾天還和我說叫我準備飛機回加拿大。說是在中國呆膩了,玩夠了。該回新家了。誰知到今天就不知道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我這一問嶽母,才知道她可能來了你這兒,那就麻煩徹總把我這聽話的老婆送回來一下可以嗎?”麒麟那邊說道。
  隻見軒轅徹的臉越來越暗,冷冷的掛了電話。
  藍樂疑惑的歪了一下頭:“徹哥?怎麼了?是軒轅集團出什麼事了嗎?”看軒轅徹突然一臉愁雲,她疑惑的問道。
  軒轅徹看向了藍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吐出,好似有著很多事情一樣:“沒什麼事。”
  “哦……”
  藍樂點了點頭,這才走向軒轅徹:“我剛剛的問題……”
  “不愛。”他冰冷的說道。
  藍樂一瞬間愣住了,她想過可能會是這樣的答案,但是聽到的時候,還是這麼的令人心痛。
  “你說的是,真的嗎?”藍樂心痛的問道。
  軒轅徹一把扯住藍樂的手臂,抓著她就往外麵走,如同扯布娃娃一樣,拖著走……
  藍樂也沒有反抗,就這樣被扯著走,腦海空蕩蕩的也不知道該去想什麼,總覺得有些迷茫。
  他的話還回蕩在腦海,這不是迷茫,而是一種痛心,這個答案即使她早有心理準備,了還是那麼的殘忍。
  “金秘書,把藍小姐送回去。”軒轅徹揪著藍樂走出了辦公室,把她放在了金秘書的眼前。
  “呃?呃……哦……”金秘書愣了好久,看了看徹總又看了看藍樂才點了點頭,對藍樂道:“藍樂小姐,請吧。”
  藍樂悲痛的看向軒轅徹:“徹哥,我真的好羨慕你。”
  說完這句話,藍樂閉上了眼睛,在轉身的那一瞬間,眼淚滑落,不用別人去拉扯,她主動的朝電梯那兒走去。
  金秘書隻有趕忙跟在後麵。
  軒轅徹隻有站在辦公室門口望著她的背影疑惑,羨慕?為什麼?她到底羨慕什麼呢?這個瘋丫頭。
  進了電梯,金秘書連忙遞了紙巾給藍樂:“藍樂小姐,擦擦吧。”
  眼淚不停的往下流,她搖了搖頭,任由淚水打濕臉龐,徹哥,我真的好羨慕你,你想知道原因嗎?
  因為……
  你可以選擇,愛,或者不愛我。而我隻能夠選擇,愛或者更愛你。
  所以,我隻能夠羨慕你。
  帶著傷痛,她離開了軒轅集團,被金秘書安排的車子送回了家。
  “回來了?都哭成一個淚人了啊,真是可憐呢。”麒麟在旁唏噓地道,直接把桌子上的一堆餐巾朝她的身上丟了過去。
  藍樂眼睛紅紅的,她吸了吸鼻子,目光渙散的看向麒麟:“麒麟,我們回去加拿大吧。”
  “嗯?你確定?距離承諾的時間,還有幾天,不等耗完這幾天再走嗎?這一走可再也沒有後悔的機會了。”麒麟提醒道。
  藍樂搖了搖頭,不等了,在這一天,她便會心痛一天,答案已經知道了,在做什麼掙紮也不過是帶來更多的傷痛罷了。
  “不用了,你定一個時間,我們走吧……”她已經沒有再留在這的必要了,……真不知道這大半個月,以後將成為懷念,還是一種痛心,此時剩下的隻有是無奈罷了。
  “真的確定要走?”
  “嗯。”
  “不後悔?”
  “我都已經和你簽訂了那樣的合約了,我還有後悔的理由嗎?放心吧,我既然開口說了,就不會反悔的,走吧。走吧。”藍樂說著眼淚已經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看著她那般的她傷心,麒麟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別哭了。”此時他完全看得出這個女人有多麼的傷心,離開那個男人對她而言,難道真的有這麼痛苦嗎?痛苦到一直淚流不止。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好。”
  藍樂狼狽的朝樓上走去,腦海還回蕩著軒轅徹說那句話的時候,心的疼痛,好難受啊……
  回了臥房,她從抽屜拿出了一把剪刀,走到鏡子麵前,望著鏡子的自己。徹哥,你還記得嗎?曾經你和我說,我的她的頭發很漂亮。
  所以我一直留長發,舍不得減去它們,為的是,在你的麵前一直保持最好的樣子。可如今看著這頭發都是痛。
  你不愛我,我一直在自作多情……
  你不愛我,也不允許我愛你,真的好殘忍啊。
  她撩起了自己那海藻般的長發,麵如死灰,眼也沒有神采,一剪刀下去,沒有任何的留情,將長發間斷。
  都說萬千煩惱絲,我剪掉了這麼多,是不是可以減少一點煩惱呢?是不是可以減少我對你的愛呢?是不是可以減斷我這一份情呢?
  不知道……
  當長發被她哢嚓哢嚓一刀刀毫不留情的時候,她的眼如同走馬燈一樣跳躍著當初和你一起的畫麵。
  過去美好的回憶,此時也竟都是一些傷感罷了……
  丟下了剪刀,她縮卷到床上,一個人在被窩大哭了起來。
  軒轅集團。
  今天軒轅徹在公司一直走神,有時候屬下和他說話他也似乎沒有聽到似的,腦袋按著額頭,似乎一直在想事情。
  而且還破天荒的提早離開了公司。
  第940章:離開這個傷心地
  他一個人回了家,推開房門,家冷冷清清的,不禁的想起早上她在的畫麵,其實多麼想要挽留住當時的美好,卻要將其推開……
  當他疲倦的脫掉外套丟到了一邊,準備上樓去休息的時候,眼眸突然定格在餐桌上用保溫玻璃蓋蓋住的幾道菜。
  他步走了過去,在桌子上貼著一張便利貼。
  ‘徹哥,如果餓了的話,可以嚐嚐哦。’便利貼旁邊還畫著一個笑臉,似乎能夠看到她在旁邊綻開笑容似的。
  軒轅徹不禁的一笑,放下便利貼打開保溫蓋子,他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菜,有些涼了,不過還可以。
  不明分由的,他竟然一口口的將桌子上所有的菜都吃完了,黑眸帶著幾絲煩躁的情緒。
  樂樂……
  樂樂……
  心一遍遍的喊著這個名字,放下了筷子,他用手撐住了額頭,顯而易見的煩躁,也帶著幾絲淒冷。
  時間滴答滴答的走,一天的時間,竟然就在默默中過去了。
  藍樂眼睛腫著下了樓,麒麟看到她的一瞬間都呆住了:“喂,你到底幹了什麼?”
  “我?”藍樂昨晚一晚上沒有睡好,睡眼朦朧的說道。
  麒麟一巴掌拍在額頭上:“你的頭發呢?”她那漂亮的一頭長發已然消失,此時藍樂的頭發是不到肩膀的蓬蓬頭,顯得十分的可愛。
  藍樂反應性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沒有以往那般的長發,突然變成短發也讓人有些不習慣呢。
  嘶啞的道:“沒什麼,隻是剪了一個頭發,換了一個發型而已。”
  麒麟皺起了眉頭,冷語問道:“哼,你該不會是為了軒轅徹那個男人才剪的頭發吧?嗯?”
  她臉色一僵,腦袋猛的喪氣一般的垂了下來。
  麒麟眉尾抽搐:“喂,不要搞得一副被我說中的樣子可以嗎?”
  藍樂不出聲,隻是默默的走了下來,如同一副剛剛從垃圾堆走出的公主一樣,坐在沙發上,懶懶的歎了一口氣。
  “對了,我已經訂好了今天下午回加拿大的機票,這幾天剛好遇到私人飛機的保養周期,所以定的是客機。”
  “嗯。”她也不在意的點了點頭:“待會和爸媽道別後,我要去一趟醫院。”
  “嗯?醫院?是去看那個軒轅家的小妹妹嗎?”
  “那是我的朋友!”似乎聽到軒轅兩個字她就有些神經敏感的吼道。
  麒麟笑了笑:“好。”
  和江小冰,藍庭彥,藍諾道別後,在臨行前,藍樂專門預算出了一些時間去醫院看沫雪。
  “樂樂……你,你的頭發!”第一眼看到藍樂,沫雪也驚呆了,這怎回事呢?代表藍樂的那一頭海藻般的長發,竟然被剪成了不到肩膀的蓬蓬頭中短發,雖然也很可愛沒錯啦,可是藍樂不是很喜歡那一頭長發嗎?以前總是小心護著,怎麼卻突然沒了。
  藍樂笑了笑:“沒什麼,隻是剪了而已。沫雪,你的身體怎麼樣了?能夠下床走路了嗎?”
  “嗯,已經好多了,現在能夠下床走路了,雖然走不了很遠,但是醫生說很就能夠健步如飛了。”自從上次在玖嵐朧家那大膽的跨出步子後,後來她就更加有膽子去走路了,雖然也因此摔了不少跤,總是把她摔的鼻青臉腫的,不過倒也沒什麼大事。
  “那就好。”
  “咦……樂樂,你的眼睛怎麼紅紅的?而且還這麼腫,你是哭了嗎?”她盯著藍樂那腫的跟金魚一樣的眼睛。
  藍樂趕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沒事,還好吧。”
  “你騙誰不好,來騙我?就你這樣哄鬼都不信,說吧,又發生什麼事了,讓你這麼傷心,是不是我哥又欺負你了?”沫雪一副打抱不平的說道。
  誰都不會明白藍樂的心,誰也不會去在乎藍樂的心,除了沫雪以外,她和沫雪就好像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相差半歲,兩姐妹直接也沒有什麼代溝,藍樂總是會在沫雪的麵前敞開心懷。被戳中軟肋的感覺,一下就撲到沫雪身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嗚嗚哇哇哇……”她大哭著,即使眼睛已經哭到疼痛卻還是忍不住像個孩子一樣趴在沫雪的身上。
  雖然是妹妹,現在卻充當姐姐的角色,撫摸著藍樂的小腦袋:“樂樂,別哭了,我知道你有很多心酸,我相信總有一天哥哥會明白的。”
  “不,沫雪,他不愛我,他親口告訴我了,他不愛我。我已經失去資格了,我今天是來和你道別的。我要和麒麟一起回加拿大了。”藍樂無奈的說道,眼也帶著痛心。
  “什麼,你要回加拿大了?哥哥一定是說的氣話,你不要往心去。”沫雪也一時手足無措,麵對藍樂的情況,她都不知道是勸她說哥哥愛她,還是勸她回去加拿大好好生活,重新開始自己的日子。
  一時間也變得兩麵為難。
  藍樂歎了一口氣:“沫雪,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我會回來中國這麼久,其實是和麒麟簽署了一份契約,因為契約是保密製度,所以我也不能夠把契約的內容告訴你們。可是現在契約也都達成了,我要回去加拿大了,也就不怕違約告訴你……其實……”
  霹靂巴拉……啪啪啦啦啦,她將這深藏的秘密像是吐苦水的一樣說了出來,不為別的,就為了找一個人談談心。
  她有太多的話憋在心都憋出病來了,今天也要走了,不說也來不及了。說了也不會影響什麼隻有都告訴沫雪。
  聽完後,沫雪都呆了:“原來這些日子以來,你一直怪怪的是為了讓哥哥證明他愛你?”
  “……很可笑吧,我覺得我像是一個小醜一樣,也沒有得到答案,隻是一個人在那兒演著無聊得到戲碼,終於到他忍無可忍的時候,拒絕了我,所以我也就死心了,決定回去加拿大好好過自己的新生活,不再去想軒轅徹那個家夥了。”她說著硬是勾起了甜甜的笑容。
  這笑容看起來是甜的,可慢慢的卻別的有些苦澀和自諷,慢慢的,一行清淚滑過她的臉龐,明明是笑著,卻流淚了。
  

Snap Time:2018-10-21 10:18:57  ExecTime: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