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動山河》全文閱讀

作者:開荒  劍動山河最新章節  劍動山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動山河最新章節新書《紈邪皇》已發布(18-11-08)      乘風禦劍新書《劍主蒼穹》(18-11-08)      關於本書等級功法靈器等級的說明帖(18-11-08)     

新書《紈邪皇》已發布


  “明明可一鼓作氣的”
  大羅之爭尚未了結,此域大能,依然是還伺於混沌海周圍。不過莊無道所在的這方虛空,卻是空無一人。隻有雲無悲在側陪伴,其餘便是洛輕雲,羲和,聶仙鈴等等,都遠離他二人數千外。
  “聖人之道就在眼前,你居然能忍住誘惑?”
  莊無道並不答話,反而斜睨著雲無悲:“你早知輕雲她,已經證得聖人?”
  洛輕雲在造化門前並未留痕,隻因她的道源印記,在造化門內。
  那當是百萬年前,洛輕雲在斬劫之後,被人道偉力推動,終於踏過了那條界限。
  可惜就在洛輕雲,在嚐試踏足彼岸之時,被天道反噬。越過彼岸的這一步並不完整,就被羲和重創,隨即又被打落凡塵。造化門內,隻餘殘痕而已。
  識天君其實料算無誤,他的玉皇元君才是這一域開天辟地以來,第一位聖人。
  “你前生吩咐我在玉皇元君敗亡之後,護持她的殘魂不滅。當時確有些感應,不過並未證實。”
  雲無悲微微一歎,知曉莊無道在最後一刻收住腳步之因。這一域世界殘破,還未完全成長就遭遇諸多劫難,被那域外天魔一族侵襲。此時這片天地,最多隻能允許一位聖人存在。
  一旦莊無道踏過去,必定會衝動洛輕雲的殘餘神念與道基。輕則一身再重塑道體,證得大道,重則在天道的應激反噬之下,徹底魂飛魄散。
  所以方才,洛輕雲是資源滅去自身法體元神,也要逼迫無法成道。
  “可你如今打算怎辦?難道就再不打算證道,這可對得起絕塵子?可對得起摩天?還有渾天大聖,你當初可是有過承諾。便是洛輕雲本身,她也是不願意的,你能製住她一時,可難道一世都要如此不成?且靈感離去,必有後手,我預感到此域之災變,就在數載之內,”
  莊無道眉頭深皺,掃望了過去,隻見那渾天妖聖正對他怒目而視。玄碧與皇重玄的神情,倒甚是平靜,無論證不證道都是莊無道自己的選擇,無需他們置喙。
  還有洛輕雲,看他的目光既有怨,也有悔,不過最多的還是責備之意。
  百萬年前斬劫,洛輕雲固然是被識天君算計,步步緊逼。可那無涯子,也同樣是把她當成了棋子,當成了自身兵解的工具。盡管這位劫果的目的,是為借皇天劍聖之手,從天道枷鎖中脫身,是為讓洛輕雲,擺脫識天君的圖謀。然而洛輕雲,怎能不怨?
  至於悔,悔的是昔日靈智蒙昧,落入識天君彀中而不能自查。終至百萬年前淒涼了局,對不住無涯子,也負了羲和元君。
  至於責備,則是嗔怪他為何還要顧惜於她?直接越過去,便可證道,為何又因自己,而放過了靈感神尊?使日後此域大劫紛起。
  然而這怨,悔與責備之中,卻更夾含著對他的眷戀,以及似水柔情。
  莊無道目光閃動,又看向了那聶仙鈴與羲和,蘇雲墜三人,神情有些歉然,可終究他還是收回了目光。
  “無論是我證道,還是那位靈感,我這自有成算!”
  道完這句,莊無道便目望虛空:“想來那位,也該到了”
  就在他的話落之刻,身前就已現出了陰陽二光,一位容貌清俊的和尚,赫然踏蓮而至。
  明明是佛尊之身,可身周諸龍盤舞,那赫然是諸域龍氣顯化。一身皇道霸氣,更勝佛門清光。
  隻須臾之間,這位就已立於莊無道的身前,臉上現出了戲謔笑意。
  “確實已至多時,不知道友你,如今可以想清楚了?”
  放下現在的一切,繼無量終始佛果位!
  莊無道麵色卻不甚好看:“落入你算中,夫複何言?”
  “這話說得,這無量終始佛,原本就該你所有。太上滅度真經,也本就是道友之物。我昔年得了此經,其實是接了你的因果。”
  那清俊和尚不由一陣搖頭:“且落到今日之局,是你疑心太重!”
  那太上滅度真經隻能算是物還原主,當年莊無道如能早一日得手太上度滅真經,形勢豈會那般的艱難?今日證道,也將更從容許多,也能有餘力,護持洛輕雲的元神。何至於求助於他,平白欠下這大因果?
  莊無道微微歎息,他終究還是要入佛門走上一遭。此時已別無選擇,隻能微微俯首:“還請終始佛助我!”
  若沒有靈感,他大可從容應對,使洛輕雲脫身。現在證道,與幾萬年或幾十萬年後證道,對他而言其實並無區別。
  然而此刻,不止是雲無悲感應到了災劫,他這邊也同樣察覺了滅世浩劫的到來。
  劫起的源頭,就在於他當日放過的大乘佛龍檀。那也是靈感神尊,布置下的後手之一。而這浩劫之大,甚至超出了他之前的預想。
  所以今日,他欠下的因果,絕非隻是因洛輕雲,更因這一域世界。
  這是他的‘源’起之地,是他立足諸域的基礎,所以不容有失。要想不落到那些域外天魔的下場,就必得保全住這一域世界不可。
  且還有那離塵數千萬弟子,聶仙鈴,羲和,洛輕雲,蘇雲墜,秦鋒等等這些親朋至交,他一個都不想失去。
  “助你無妨,可為何如喪考妣?”
  那年輕和尚笑了笑,抬手一揮,就有一朵蓮花在他手中綻放。同時他的目光,也從洛輕雲幾人身上掠過:“小乘佛門專修心性,不禁婚嫁****。你這些道侶情人,當不會嫌棄於你。”
  莊無道隻當未聞,他可不覺得一個玄門道人拜入佛門之後,就可直接取得聖人道果。
  大乘佛門或者可以辦到,然而這不適於更講究“我空法有”,求精純唯一,以自我完善與解脫為宗旨的小乘佛門。
  最後終究還是要在諸般事了之後,再輪回轉世一遭,從頭修起,一一去印證佛門諸法。
  自己既然要繼這無量終始佛位,那就絕不能應付了事。
  哪怕是佛門不禁婚嫁****,在轉世厲劫中的這幾十萬年內,自己都難與聶仙鈴及羲和諸女聚首。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超脫’,隻有超脫於彼岸之外,他才能有不滅之能,聖人之力。有資格暢遊輪回諸世,而不憂沉淪,不憂覆滅。
  且需待千萬年後,離塵宗後繼有人之時,畢竟若論因果。他欠絕塵子與離塵,更勝過小乘佛。
  此時莊無道更關注的,還是對麵無量終始佛手的那朵蓮花。他可以清晰感應到,麵輕雲的神念烙印。
  這真是無上妙法,將洛輕雲印入造化門內的那點殘魂念頭,暫時抽取在這蓮花之內,使之避開自己證道後時的偉力衝擊。
  再無猶豫,莊無道渾身黑甲覆蓋,一身氣元意念再次凝聚,再一次直指道源。
  有了之前的經曆,他這次再撥開那扇造化之門之時,顯得異常輕鬆。
  也就在這一步踏出去的那,莊無道便能感覺到自身生命本質的升華,超脫早一切之上,再不受這方天地之製。
  這便是以力證道,追溯本源,掙開所有生命束縛!
  這就是混元聖人統治乾坤寰宇,曆萬劫而不磨,沾因果而不染。與天常在,與道同存。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通晰萬事萬物,大千世界,眼中觀過去、現在、未來,掌中演時空、生滅、輪回。意念一動,自有天道變化,無極無量,無生無滅,歸寂虛空,可聚可散,不生不滅,萬劫不磨,超脫時空,因果不沾其身,遊於物外,不以時空輪回為本,永永存。
  甚至他此刻若願意,舍得這一身法身,舍得著一身道果,也可如那‘盤古’一般再開洪荒,在無量虛空中再造一域世界!
  收回了那散發的意念,莊無道又覺體內的氣元如洪流般,從各處玄竅之中潮湧而出。
  也在這一刻,他所有的神通,所有的功體,所有的法域,都全數融匯貫通。
  原來如此這就是萬流歸宗,最後的最後,隻剩源一!
  莊無道一聲失笑,而後隻一個拂袖,頓時使這一域世界,都逐漸法則崩離,虛空碎滅。
  對麵的年輕和尚頓時眉頭一挑,而後笑問:“這就是你最後的道?神通何名?”
  “此神通,名為無法無天!”
  莊無道目望著這一方正在崩潰瓦解,支離破碎,卻也在以同樣速度,不斷重組構造中的世界。
  再定地水火風,此時所有這一域的天道法則,都在隨他的心意再造。
  無法無天,意味著超越於所有法則,所有天道之上,也是他所有神通的聚合。
  靈感確有後手布置,可隻需更易重構了這方天道法則,補全了那些缺陷,就自可使其一切圖謀,都付諸流水。
  隻可惜
  莊無道輕聲一歎,有些懊惱。當年他如肯接下那太上滅度真經,今日他當獨力就可完成,又何需求助於這位無量終始佛?
  再造天地,這份因果,實在是欠得大了。
  PS:今日起本書結束了,五百萬字曆經三年,感謝書友們不離不棄的支持,開荒頓首拜謝!
  另新書二月中旬發書,希望大家能繼續捧場。
  :..///6/6708/
  

Snap Time:2018-12-19 01:03:47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