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446章 春心.殺心


    諸友聖誕快樂^_^,今晚12點開始,就是雙倍月票了,請諸位朋友化身聖誕老人,屆時光臨《回明》吧,阿窗】

    窗台上趴著一個頭戴襆頭布巾,身穿淺藍長袍的長須老頭兒,他正有些張皇失措,聽見下邊的人罵他王八蛋,再一瞧符寶,卻以為是萬鬆書院的學生了,頓時膽氣壯了起來,他把眼一瞪,罵道:“混帳東西,竟敢對先生無禮麼?”

    原來張符寶平素都穿道袍,所以換了尋常衣服也專挑素淡的中性服裝穿著。她今日穿的是一件道服,這道服並不是道袍,而是漢服的一種,有點類似道袍。張符寶不施脂粉,素麵朝天,長發一束,此時再被那水一潑,**的還真象個俊俏的小後生。

    張符寶一聽上邊的老頭兒如此無禮,戟指喝道:“你個蠻橫無理的老東西,滾下來,否則本姑娘踏平你這萬鬆書院!”

    這一句話真是威風八麵,不愧是跑過江湖的,極有光棍味道。

    老頭兒一聽嗖地一下縮了回去。正德皇帝擊掌讚道:“好樣的,朕……真是好樣的,俺支持你!”

    張符寶一聽皇帝老兒給她撐腰,不由得意洋洋把腰一掐,隨即若著臉“呸呸”連聲,說道:“這是什麼水呀,怎麼這麼臭?”

    楊淩忍著笑走到她身邊,遞過一方手帕道:“先擦擦吧,女孩子還是該有點女孩子模樣的”。

    張符寶狠狠瞪了他一眼,卻老實不客氣地搶過手帕擦起臉來。

    這時樓內蹬蹬蹬地跑出一個老頭兒來,驚疑地上下打量著她道:“你……你不是院的學生?”

    張符寶氣憤憤地道:“我是龍虎書院的學生,不是萬鬆書院的學生!”

    老頭兒一聽奇道:“龍虎書院?什麼時候開的,老夫怎麼未曾聽過?”

    張符寶鼻尖一翹道:“本書院開了兩千年啦,沒聽過那是你孤陋寡聞。想當初你家孔丘先生還向我家老先生問過禮,到如今南張北孔,我們家也不見得就低給你們儒家了”。

    老頭兒一聽這才明白,原來是龍虎山張家的人到了。道家供奉三清祖師,其中的太上老君就是老子,孔子曾向老子請教過學問,所以符寶有此一說。

    龍虎山張家家大業大,可不止是張天師兄妹二人,隻是他們是天師長支嫡係,身份最為貴重罷了,行走於天下間的龍虎宗張家的人還是很多的。

    老頭兒聽說是龍虎山的人,不禁訕笑道:“我說你個姑娘家,怎麼穿得不男不女。原來是龍虎山張家的人,失敬失敬。”

    楊淩一聽啼笑皆非,聽他口氣倒象是龍虎山張家的女人就該穿的不男不女似的,最後還來個失敬失敬,這句話明明是道歉,說出來卻很是欠揍了。

    張符寶氣往上衝,怒道:“你這人怎麼這般無禮,這是什麼水呀就往人身上潑?不道歉就罷了,還敢罵我?”

    老頭擠眉弄眼地笑道:“不知者不怪,姑娘勿怒。老夫還以為你是院中學生,學生辱罵先生那還不該責罵麼?,至於這水……也不是髒水,老朽在窗台上種了些花兒,窗外睏了桶水,為了增肥,老夫還光了幾粒豆子。”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 “嗯……”,老頭兒往她身上嗅了嗅,說道:“還真有點臭”。

    “你……你……”,張符寶快氣哭了,她雖不好修飾打扮,可畢竟是個愛潔的女孩兒家,現在被人潑了一身發酵了的豆子水。渾身臭烘烘的,怎能不羞不怒?

    楊淩一見這般情形,連忙上前道:“老先生,我們是外地地遊客,聽聞萬鬆書院風景優美,所以前來一觀,呃……老先生尊姓大名,可否尋一處地方讓她……呃,讓我妹子沐浴更衣?”

    “妹子?誰是他妹子啊?不知羞,倒愛擺譜當人家哥哥”,張符寶乜了他一眼,看他也不順眼了。

    老頭兒一見這位公子舉止雍容,氣度不凡,忙還了一揖,肅然道:“啊,老朽張多重,是書院的一位先生。這事兒說起來是老朽的不是,請諸位上樓,呃……老夫樓上有間沐浴房間,提來山泉水燒開即可使用”。

    “張多重?”楊淩瞧這老頭兒總是一副滑稽像,板著臉很嚴肅時嘴角也向上翹著,一副天生的笑臉,正覺得有點熟悉,再一聽這名字似曾相識,他略一思忖,不禁笑道:“不知老先生可識得泰安學政張多器張老先生?”

    “呃?多器麼?那是家兄,這位公子是?”

    “哦,在下遊曆天下,曾往泰山一行,與張老先生相識,是以結為忘年之交”,楊淩有點想笑,張多器就是個詼諧搞笑的人物,想不到他的兄弟一般模樣,偏偏這兄弟兩人還都是搞教育的,為人師表若斯……,不過自己若是學生,倒是很喜歡有這樣一位老師。

    張多重知道哥哥和自己脾性差不多,結交朋友也不大講究出身、年齡,兩人交談幾句,楊淩說的一字不差,張多重哪有不信之理,連忙喜出望外地往屋讓他們。

    張符寶氣得要死,可她現在濕衣貼身,那姣好的女性曲線慢慢都呈露了出來,哪敢還立在這兒讓四下聞訊趕來的學生們觀看,隻得忍著氣隨著老頭兒進了樓房。

    這些人出來遊玩,隨身沒有帶換用衣服。隨著出來的又都是些隻會舞刀弄劍的大內侍衛,殺人他們在行,買女人衣服哪行?

    楊淩剛說了半句讓江彬去買女用衣衫的話,就見他鼓起一對蛤蟆眼,汗都快要下來了,楊淩隻好把目光投向湘兒,說道:“實在不行,隻好麻煩你跑上一趟,好在嶺下不遠就有各式店鋪……”。

    湘兒直了眼:“我……我隻會穿,不會買”。

    楊淩一窒,這才省到這位姑娘也是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主兒,離了保姆連個手帕都不會洗的溫室花骨朵兒,讓她買東西……,楊淩幹笑兩聲道:“那,你們暫坐片刻,我去跑上一趟。”

    楊淩買衣服倒是在行,包括女人用的貼身褻衣、小衣他實在熟悉無比。家中妻妾環肥燕瘦、高矮胖瘦各具風情。楊淩哪次出來不為心愛的女人挑些精美的衣衫?她們的尺寸全都記在心呢。

    有了比較心也就有了譜兒,方才張符寶濕衣裹體,他那雙賊眼一瞄,胸多高、腰多細、臀多翹,全都心中有數了,這外外的衣衫買得竟是大小極為合體,款式顏色也十分鮮俏。

    等他捧了一堆衣服悠哉悠哉地趕了回來,張符寶已經在浴室洗了七八遍了,她都快把那身嬌嫩的肌膚蹭掉皮了,還是覺得身上有臭味兒,仍然在那兒刷呀刷的。

    侍衛中有幾個是出身少林的高手,此時總算顯出了本事,那挑水功施展開來,兩隻水桶百十來斤提在雙手中來去如飛,幾條大漢穿棱往來,看得張老夫子嘖嘖稱奇:“龍虎山真乃藏龍臥虎也”。

    永福等人是公主身份,不便與外人在一起,好在老頭兒這房子外三間,最外間是客室,中間是書房,最邊是臥室兼隔壁出的浴房。幾位女子便在書房相候,張老夫子在客室陪伴正德。

    楊淩趕到,將衣物等交給湘兒,讓她送進浴室,然後回到外室。張老夫子已陪著正德聊了半天,他真當楊淩是那少女的哥哥,那麼自然也是龍虎山的人了,是以見他回來,連忙又賠禮一番。

    楊淩笑道:“是我們跑到書院來打擾,老先生本是無心之舉,何必一再致謙?”

    老頭兒幹笑一聲道:“老朽正在臨窗品茶,聽得公子在樓下講起一個故事,是取材於東晉時曾來此地做官的梁山伯夫婦故事麼?演繹的好呀,老朽初始尚未在意,後來聽得有趣,聽你講完了故事,老朽一時想瞧瞧是何等人物,倉促推窗,這才……,實在是抱歉”。

    楊淩這才曉得竟是自己講故事惹下的禍事,正德皇帝笑道:“老夫子也對這等情愛故事感興趣?”

    張多重哈哈笑道:“老又如何?人老,心不可老呀。“他隨口哼唱道:“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我還要向煙花路上走……”。

    一位道學先生竟然……,雖說明中葉時風氣最為開放,腐朽冬烘最少,楊淩下江南時甚至聽說過一位才子舉人過生日,舉辦過‘百妓宴’,邀來百位妖嬈妓女饗客,可謂驚世駭俗,但是這位先生畢竟是萬鬆書院聘請來的教授,談起男歡女愛竟然如此放得開,教授叫獸化得也太嚴重了吧?

    老夫子哈哈笑道:“這是關漢卿在《一枝花.不服老》中自誇老當益壯金槍不倒的曲子,老朽甚是喜歡呢。老朽閑來無事也好寫個昆曲雜劇,今日有幸聽到這個動人的故事,所以有心將它寫成戲曲使戲班表演”。

    楊淩無心去考究梁祝的故事是否因此才傳播開來,他現在對張老夫子的話有些好奇,因為他記得上學時,老師講《竇娥冤》一課時,引用關漢卿自喻的一句話,“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當當一粒銅豌豆”。

    並引申開來,說他如何德藝雙馨、如何錚錚鐵骨,就象一粒銅豌豆一樣,不向腐朽的惡勢力屈服,怎麼到了這張老夫子口中成了老不修了?

    眼看符寶姑娘還是千呼萬喚不出來。楊淩就當閑磨牙,信口向張老夫子求教。

    張老夫子聽罷楊淩的話笑的前仰後合,說道:“公子到底年輕,想是不明白銅豌豆在元朝俚語中是什麼意思哪?哈哈,所謂豌豆,乃是指浪跡勾欄、飽經風月的老嫖客是也。

    己齋叟(關漢卿)乃元曲大家,同時又是一個攀花折柳、狎妓飲酒的風月行家。他寫的散曲取材於不同朝代,比如那《竇娥冤》就取材於漢代‘東海孝婦’的故事,說他懷才不遇、憤世嫉俗、牢騷滿腹是真,說他不畏強暴有意揭露元朝暴政?不至於吧,話說回來,己齋叟成名後還是結識了不少大元權勢人物的”。

    正德見楊淩被人糗了,也很沒義氣地幸災樂禍起來。

    楊淩摸著鼻子不語了:“我怎麼忘了師長們就喜歡把曆史上的正麵人物無限拔高,按照現代的道德標準不斷的往上拔,拔成超完美榜樣,最後超凡成聖全都不象人了?

    就象愛迪生說過的‘天才就是1%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這句話,想當初某家聽了老師說出來那也是虎軀一振哇!後來才知道人家愛大人後邊還有一句‘但那1%的靈感才是最重要的,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娘的,截去了半句,整個意思全走形了”。

    楊淩幹笑兩聲,知恥於是勇的靦起臉,故意打岔道:“張公是萬鬆書院的先生,既喜歡創作曲藝,平素也常往勾欄中去麼?”

    “啊!老夫險些忘了,你這一提勾欄我倒想了起來”,張多重眼睛一亮,說道:“你是家兄的摯友,不算是外人,老夫正想問你,你可識得本地官場人物?”

    楊淩微笑道:“張公可是有事相托?”

    “正是,你這一提勾欄,我倒想起件事來。如果你識的此地官府中人,還請不吝……”,援手二字還沒出口,忽聽內室中傳來永福公主的驚歎:“呀!符寶妹妹,原來你打扮起來這樣漂亮呀?”

    “,寶兒,瞧你這眼睛水靈靈的、皮膚白透紅。哎呀,真讓人想咬上一口!”這是唐一仙的聲音。

    “嘖嘖嘖嘖……”,雞吸米似的聲音,應該是湘兒和永淳,這倆丫頭薄唇小嘴兒,“啄”起來應該比較快。

    張符寶很少穿太女性化的衣服,尤其年齡漸長後,一直穿著中性衣衫,楊淩挑的都是年輕少女的嬌麗服裝,這麼一打扮符寶覺得別別扭扭的,被她們一誇更加的不好意思起來。

    張符寶被湘兒和永淳推著從書房走了出來,楊淩眼前一亮,眼前的女孩兒高高瘦瘦,瓜子臉蛋兒,兩隻水靈靈的大眼睛,尖尖的下巴,秀發簡單束於腦後,帶出幾分清雅。

    她身著淺紅色織金紗通肩柿蒂形翔鳳短衫,飾以纏枝鋸蓮平紋花,肩、袖織金為雲肩,白絹護領、白絹袖緣,襯得一張雪白的瓜子臉蛋兒、一雙纖美修長的素手如玉可人。

    由於身材頎長而瘦,那腰驚人的細,細細地腰兒上束著石榴花的水紋裙,略一走動,裙褶律動,湘水裙拖八幅秋,步步淩波無限羞。

    符寶身材頎長偏瘦,那脖頸也優雅如天鵝,楊淩順手為她買了一串顆粒晶瑩玉潤的小粒珍珠項鏈,兩個綴著明珠的長鏈兒夾扣耳環,本來符寶不願戴首飾,被湘兒硬逼著給她佩戴了起來,這一走動,頸上晶瑩耀目,耳下雙珠搖曳,姍姍而來又有幾分羞色,真是可人得很了。

    張老夫子瞠目結舌,不敢相信這樣氣質的婉約佳人,就是剛剛那個一臉狼狽相,掐著腰兒氣呼呼的象隻母老虎的那位姑娘。

    符寶的氣質與幾位公主不同,但是若說美麗勝過她們那也不見得,但是她是從不打扮的人,沐浴之後突然身著豔麗的衣裙,稍作打扮,不免產生驚豔之感。

    符寶很不自在,令她不自在的不隻是太女性化的衣衫和別人驚豔的目光,還有香粉。金陵拘霞坊的上等香粉,要不是她總覺得身上還有臭味兒,那是絕對不會用的。香粉撲在肌膚上舒爽溜滑,散發出一股淡淡清幽的芳草香氣。

    符寶嗅到自己身上的香味兒就更加的不自在起來,好象被人聞到就會受人笑話似的。可是這套衣服、簡潔的首飾和香粉的味道,顯然和她十分的相配,一位皇妃、三位公主皆是讚不絕口。

    從小到大不曾被人當成女孩子誇獎過的符寶又羞又窘,又有種莫名的滿足和喜悅,幾乎已被她完全淡漠了的女孩兒家天性,在心慢慢蘇醒了。

    “,隨手撿選的,嗯……看來還合身兒”,楊淩站起身來自得地一笑。張符寶情不自禁地報以嫣然一笑,笑容剛剛綻開,她就立刻收斂了:以前從來都沒有這麼笑過,這麼笑真的感覺好奇怪,尤其是笑給他看。

    符寶沒有在眾人的目光中堅持下去的勇氣了,忙有些忸怩地說道:“我……好象還不太妥當,我再回去整理一下”。

    符寶說完,忙一溜煙兒地逃回了內室,惹得永福等人竊笑不已。

    匆匆奔進內室掩上了房門,張符寶靠在門上呼呼地喘氣,手按在心口兒上,心口怦怦地跳著。

    “我這樣穿衣打扮,真的很漂亮麼?”明明羞的很,這個念頭還是不自禁地浮上心頭。

    貼身的小衣是精棉的,柔軟、貼身、吸汗,外裳是真絲的,柔滑、透氣,高貴。

    “那個家夥還真會挑衣裳呢,不但正配我,連尺寸都恰到好處”,張符寶情不自禁地想到:“貼身的小衣、小褲……都是他親手挑選的,他……他都摸過了的?”

    一想到這兒,張符寶就覺得身上象是有一隻大手正輕輕地滑過,胸口呀、大腿呀,連屁股蛋子上都浮起了一顆顆小粒粒……

    春心萌動的符寶兒走到浴桶邊,向水麵探頭審視自己的容顏。一朵桃花躍然水麵,仔細地端詳……端詳……,那彎彎的柳眉、那朦朧的眼波、那挺直的鼻子……。

    明眸皓齒,眉籠輕煙,淡淡如畫。一向懶梳妝細打扮,甚至連鏡子都不怎麼照的寶兒心慌慌地發現,自己那眉眼氣色,分明就是紅鸞星動的麵相,小符寶呆住了。

    水中的美人兒在水波蕩漾中搖曳著,容顏微微的波動,猶如另一個她,正在水中笑吟吟地看著……她!

    張多重正對楊淩和正德說出他要請求幫忙的事情。原來張多重平時有空閑就喜歡寫些折子戲拿去勾欄讓戲子們演唱,有些曲目經過完善拿出去演給大眾看甚受歡迎,所以他現在已成了一家戲班子特聘的編劇。

    當時江南領風氣之先,一些戲班子已經有了女戲子,當然,最初這些人大多是戲子的妻子,耳濡目染見識得多了,有時應應急、救個場兒,漸漸的也就正式登台了。

    張多重受聘地那家勾欄叫“天生秀”,內有個女戲子叫小春宴,生得花容月貌,妖嬈不凡。她本是戲班子一個綽號“假不顛”的名醜角的老婆。

    這人身雖不高、容貌雖醜,卻是一身本身,尤其演些瘋瘋傻傻、插科打諢的人物最是出色,是戲班子的台柱子,男人隻要有本事,哪怕你是個三寸丁呢,要娶個漂亮媳婦兒有何難處?

    那時戲班子唱戲,不是事先安排好曲目,而是隨著客人現點現唱,有一次癡不顛在後台和幾位朋友喝了頓小酒,正高興的功夫,前邊讓他上台演一出武戲。癡不顛喝得有點高了,便向班主推辭,可當時點唱的卻是地方上的權勢人物,再加上一幫流氓地痞起哄,班主也是無奈。

    癡不顛受逼不過,隻得上台唱戲,結果在演一出四張椅子搭起來的高架上翻身後躍時,頭腦一暈,後脊梁搶在雙腳之前落地了,這一下就摔吐了血,搶回去一查脊梁也摔折了,成了廢人。

    那小春宴若是尋常人家女子,守著這樣丈夫也隻能以淚洗麵,關門渡日了。可她畢竟是需要經常排練、登台的。來來往往接觸男人的機會多著呢,她又是年輕貌美極惹人憐的女子,怎會沒人惦記著?

    過了一年光景,她就成了戲班子一個專唱小生的戲子朱成碧的相好,兩人台上眉來眼去、台下雙宿雙飛,就隻瞞著癱在床上的假癡不顛,不要說戲班子,就連許多常來看戲的人都知道了,有時看到二人同台演出,就在台下開些葷腔玩笑,二人也不在意。

    假癡不顛在後台豈會真的聽不到一點風聲,可他現在這副模樣,全靠小春宴養著他,連地都下不了。整天隻能半臥在榻上,還能如何?隻能有淚往肚子流了。

    正德聽到這兒已經猜出幾分,他把眉一挑,怒道:“莫非這對奸夫淫夫嫌那傻不傻的什麼顛礙眼,居然設計害死了他?”

    張多重歎道:“過了兩個月,這假癡不顛的確是暴斃身亡了,他活著雖是個廢物,人人嫌他礙眼。可是死了總是一條命啊,人又死得蹊蹺,班主哪敢瞞著,這就報了官了。要說嫌疑,還有人比小春宴和朱成碧更可疑的麼?這兩個人就給收了監了”。

    正德哼了一聲道:“這樣狗男女還不該殺麼?先生要托我們何事?莫非官府難道收了賄賂,循禮枉法放縱了他們?你放心,我還真認得幾個官兒,一定告訴他們細細查辦!”

    張多重一呆,苦笑道:“公子誤會了,說起來,這朱成碧、小春宴還有那假癡不顛,老朽都是熟識的,窮人家苦日子,本來過著就不易,假癡沒摔死,小春宴又改不得嫁,每日還要侍候他,要我說,也算盡了情份了。

    她的心地並不壞的,那朱成碧更不用提了,看到隻耗子都怕,讓他殺隻雞都哆嗦的主兒,他哪敢殺人,兩個人有私情不假,可他們壓根不會想著害了癱子結成夫妻。這不,關了三個月了,還是定不了罪。

    他們那事……唉,就是官府也管不清、管不了,他們是讓打行的人給坑了,是他們自己命不好啊,現在也隻能認了。打行的人,那就是一塊讓人束手無策的滾刀肉,沾上了就得認倒黴。

    可是打行的人從他們身上撈不到油水了,現在又來勒索‘天生秀’戲班子了。百十號人指著這戲班子生活呢,班主也不是沒告過官,沒用,惹不起啊。現在眼看著戲班子就要黃了,如果兩位公子識的官府中人,能請位大人出來說和,讓‘天生秀’的班主擺酒設宴,請那打行班頭吃頓酒、送份禮,放過了他們吧”。

    “什麼什麼……什麼打行?”正德莫名其妙地問?

    楊淩卻已隱隱有些明白了:百姓出血,官員說和,請黑老大吃酒?怎麼這麼象某些反腐片的鏡頭。隨著杭州城日漸繁華,漸漸形成國際性的商業大都市,隱藏在光明之下的陰暗居然也滋生的這麼快?

    張多重知道他們是外地人,又是兄長的朋友,倒沒什麼顧忌,便將他所了解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這些有血有淚的事,古也有,今也有,越是繁華興盛的地方越有。

    楊淩默默地聽著,也覺的這些社會毒瘤清理起來十分棘手,就是放他在杭州治理,怕是也要千斤重錘打蚊子,有力無處使吧。

    楊淩聽著張多重說出的一件件奇聞,正撫膝低歎著,從來不曾聽說過眼看著小民受罪,居然連王法也束手無策的正德皇帝已怒發衝冠了,他啪地一拍桌子,杯盤啷一通亂響。

    楊淩和張多重愕然望去,隻見正德滿麵通紅,雙目含威,殺氣騰騰地道:“刑不能製罪,法不能勝奸,什麼世道?亂世用重典,殺!”

    杭州打黑,即將開始了……

Snap Time:2018-05-27 16:09:07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