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397章 大江東去


    “棒槌哥,醒醒!大棒槌!棒槌棒槌大棒槌!”大棒槌呼嚕如雷,好不容易被人搖醒了,惱火地道:“咋了?日你娘咧,打從鳳陽開始,老子就沒睡個安生覺,這一通打沒斷過,骨頭都散了,你倒精神,你折騰個哈?”

    那親兵咧著嘴小聲道:“棒槌哥,我剛才起夜,見國公爺還站在院子一動不動的,這天都快亮了呀,可嚇死我了,你和國公爺親近,要不你去勸勸吧,我不敢說話兒呀”。

    “啊?”大棒槌噌地一下跳了起來:“你個小兔崽子,你咋不早說哩?”他急急忙忙穿衣服,看看窗外已見了蒙蒙亮光,心更是焦急萬分:“國公爺叫我們去睡,還以為他也歇了呢,你說這事整的”。

    穿好衣服,大棒槌趿上鞋,一溜煙兒出了屋子。前廳大堂下,楊淩仍然筆直地站在那兒,起霧了,大霧彌漫,楊淩站在嫋嫋的霧氣,孤零零的就象一縷幽魂。

    大棒槌走到他身後,故意放重了腳步,楊淩卻恍若未聞,大棒槌悄悄轉到側麵,這一看不由嚇了一跳,急忙上前一把扶住他的肩膀,惶然道:“國公?國公爺?”

    一夜的功夫,楊淩的麵容變的異常憔悴,他隻著儒衫,頭係一角布巾,發絲蒙了一層晨霜,看起來銀亮亮的,就象是頭發都白了,那種心力交瘁、眼見不支的氣色,就是大棒槌這樣的粗人,也看的清清楚楚。

    “別搖,別搖我”,楊淩精疲力盡,好象呻吟般地擠出一句話。大棒槌馬上不敢動了,卻擔心地追了一句:“國公爺,您……您……”。

    “我不敢想她,可我滿腦子轉悠的都是她”,楊淩冷幽幽地道:“我該去看看盼兒的,可我不敢見她。憐兒這一夜怎麼樣了,她是還活著,被瘋狂的亂匪蹂躪的不**形,還是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屍,被拋棄在荒山野嶺,被野狼野狗啃噬著她的身體?”

    楊淩緩緩轉過頭來,大棒槌駭得退了一步,楊淩看起來整個人都象是死的,唯有一雙眼睛閃著異樣的火苗,看起來特別的嚇人。

    大棒槌開始哆嗦了:“國……國公爺,吉人自有天相,說……說不定已經逃出來了,你……你別想得那麼嚇人。再說……趙瘋子最講究盜亦有道,他……他的人一定守規矩的”。

    楊淩笑了,笑得特別慘淡:“官兵要是被人追殺潰敗到如此地步,都再無軍紀可言。堂堂都指揮使,可以殺人全家冒功,憐兒還會安然無事麼?”

    楊淩似哭似笑地道:“我要是見到她時,她卻已經變成了一具麵目全非的屍體,你讓我怎麼活,怎麼活?”

    他忽地一把抓住大棒槌,手勁變得奇大,扣得大棒槌都覺得兩膀生疼,他又不敢反抗。被搖得象一片樹葉兒似的,楊淩臉上帶著凶狠的表情道:“你說,兩軍交戰,一個女子有什麼用處?還會有人帶著她嗎?要麼殺了,要麼放了,他們逃跑之中還帶著一個俘虜做什麼?你說!你為什麼騙我!”

    大棒槌快嚇哭了,猛地嚎了一句:“我……我們馬上出兵,給夫人報仇,把他們屠光!”

    “出兵?”楊淩眼睛幽幽的鬼火燒得更亮了:“對!出兵!我們出兵!”

    他抬起頭,發直的眼神看著白茫茫的一片霧氣。

    “君似明月我似霧,霧隨月隱空留露。隻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魂隨君去天涯路,衣帶漸寬不覺苦。惜歎年華如朝露,何時銜泥巢君屋?三十六輪明月後,當為君作霓裳舞。”

    耳畔回響著那發自癡癡女兒心的情話,楊淩忽然合上雙目,淚水潸潸而下,他從牙縫艱難地擠出兩個殺氣騰騰的字:“出兵!”

    “怎麼會起了大霧?”趙瘋子眉頭緊蹙,他胡須沒心思梳理,又雜又亂,一根根筆直地挺著,就象一頭刺蝟,眼睛也紅通通的:“大霧對我軍突圍極為有利,正可混水摸魚,可是這麼大的霧,一旦走錯了路……但願到了江邊時,霧氣已經散了”。

    “二弟、三弟,通知所有人馬準備行動”。

    “受傷的人怎麼辦?”趙潘小心翼翼地問。

    趙燧猶豫了一下,狠下心一咬牙道:“能跟上的就跟著走,再不然就趁霧自行逃逸,尋條出路去吧,我們……我們顧不得那麼多了”。

    趙潘一頓腳,匆匆地離去了。

    紅娘子慢慢踱到馬憐兒身旁,馬憐兒立刻站起身來。紅娘子還是一身玄衣,頭上卻係了一條雪白的布帶,也不知是為仇冤得雪的父親帶孝,還是為她的丈夫楊虎。

    “你倒聽話,這一宿安份得很”,她揶揄地對馬憐兒道。

    馬憐兒乖巧地陪著笑:“紅姐姐義薄雲天,是綠林中的奇女子,有你一言,我豈會不信?”

    紅娘子上下打量她幾眼,輕輕一歎道:“富紳人家看不起我們,我們也看不起富紳人家。如今瞧你模樣,富紳人家也不全是庸碌無為、隻會吸榨百姓血汗的米蟲”。

    馬憐兒一笑,輕輕說道:“是否是賊,不代表著這人是好是壞;是窮是富,同樣不代表這人是善是惡。紅姐姐,如果我們相識在另一個地方,或許我們會成為很要好的姐妹”。

    紅娘子神色一動。定定地望了馬憐兒片刻,才淡淡地道:“不可能的,我們不是一路人”,她轉身欲走,想了想又轉過身來,解下腰間佩劍遞到馬憐兒手中,說道:“一匹馬、一壺箭,一張弓,還有我這柄短劍,你帶上。”

    她鄙夷地笑笑,不屑地道:“莫看我們是強盜,可我的人還講個道義,有時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候,官兵比我們強盜更貪婪、更壞!你的模樣太美,我既然放了你,就盡量護你周全,莫要路上被官兵糟蹋了”。

    “你……你的佩劍給我?”馬憐兒有點發愣,眼前這個女人一直謹守著她認可的人生準則和道義,同為女人,贈自己武器,馬憐兒能夠理解,可是把佩劍給她就有點奇怪了。她看得出這柄劍是一柄寶劍,那定是紅娘子心愛的隨身之物。

    紅娘子轉過身,幽幽地道:“這是一柄好劍,已經隨我多年了。今日一戰,必是一場血戰,如果我不能突圍出去,它或者會被某個小卒送進當鋪,或者……隨我埋於地下鏽蝕腐爛。我自取禍,寶劍無辜,望你好好待它”。

    “那……你用什麼?”

    “戰場殺敵,當然是長槍大刀,才使得爽快!”紅娘子說罷,從一旁兵器支起的三角架上噌地一聲提起一把二十多斤重的長柄大砍刀,頭也不回地道:“我們馬上就要拔營,你候我們離開再走!”說完大踏步地去了。

    馬憐兒吐了吐舌頭:“好凶悍的楊跨虎!”

    不知怎麼的,一向高傲的馬憐兒,忽然對這看起來似乎比自己更強勢百倍的大盜紅娘子起了一種憐惜之意,就象她比自己更柔弱一百倍。同為女人,她的人生和命運比起自己不知坎坷艱難多少倍,看著她是那麼強大,可是她才是真正身不由已,掙紮在強大命運安排下的升鬥小民。

    如她所說,象她這樣生來就注定生活在最底層的百姓,自哇哇落地,就是在熬命,在和命運搏鬥………

    鳳凰嶺上,劉惠站在一塊大石頭上向山下眺目而望,霧氣綽綽難辨人影。劉惠不由大喜,因為劉七、齊彥名之死而積鬱的悲痛也一掃而空:“天降大霧,正是天助我也,這是突圍的唯一機會了。”

    他興衝衝地跳下石頭,大聲吼叫起來:“快快快,都起來,大霧彌天,正是突圍的好機會,隻要殺出去,我們就還有活路!”

    一個兵丁怯怯地道:“劉大哥,我們往哪兒衝,也不知道其他兩路人馬打下南京城沒有,咱們還是往南京去麼?”

    劉惠一怔,想了想道:“如果他們打下了南京,這些圍追堵截的官兵早他娘的奔南京城去了,怎麼會穩穩當當得困在山下?我們……我們往江邊衝,沿江而行,找到昨天棄下的那些船隻,渡江西去!”

    長江對岸隱鶯莊前的河岸碼頭,野草叢中,謝種財、謝種寶兩兄弟肩並肩的趴在草坷。

    謝種寶道:“我看時辰差不多了,守船的沒幾個人,全是些地方上的民壯丁勇和幾個牽頭的縣城差役,這沿江全是船,都不用太多,前邊江不是有馬頭口和兩邊一共三個小島麼,水流經過的地方弄幾艘大船,把島連起來,這橋過十萬大軍都沒問題。”

    謝種財哼了一聲,說道:“說得容易,這邊一有動靜,和縣的官兵就得殺過來,咱們留在江這邊的一共不到一千人,給老三和藏在梧桐山的女眷孩子們留下二百,八百人又得架橋,又得對付官兵,可也夠嗆”。

    “放你的屁!你怎麼不撿好聽的說呢?”謝種寶對這個比他早出娘肚子沒一會功夫的大哥毫無敬意:“和縣才幾個兵?咱們這八百人除了從山西招來的會水會駛船的三百多人可全是老寨的精兵,再說了,等他們殺到,咱們江對麵已經過來人了,他憑什麼打?

    再說了,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趙秀才是有兩下子,選的地方不但易架浮橋,就連這莊子起的名都好。你聽說書的說過三國吧?那個綽號鳳雛的龐統就是到了落鳳坡完蛋了,這邊有學問呢。這叫隱鶯莊,隱鶯不就是藏鶯麼,鶯兒肯定沒事”。

    “你算命去得了,快滾回去招呼人馬,馬上發動。娘的,昨晚燈火訊號還看得清,如今漫天大霧,根本看不見對岸,但願他們可別迷了路。”

    謝種寶沒再吭聲,悄悄往後一退,回去招呼密林中隱藏的人馬了。謝種財趴在那兒歎了口氣,自言自語地道:“想不到這招伏棋還真用上了。唉!南京城到底沒打下來,聽說劉七一路遇了天災,自己損失無數,也不知鶯兒和楊虎的兩路人馬到底如何了”。

    此時,趙瘋子的人馬已經開始向江邊轉移了,漫天的大霧成了最好的掩護色,可是對於他們的行動也造成了一定的阻礙,趙瘋子盡力保持著正直的方向。避免東殺西擋偏離了方向,這樣一來,他就得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硬生生殺開一條血路出去了。

    好在,自湖廣、江西北進的大軍也因夜間歇營和早起大霧,還沒有趕過來,而南京附近的人馬大多已集中到了石頭城下,尤其是沒有人會想到他往死路上闖,竟然直奔長江。所以西路最是薄弱,大霧又阻礙了各路大軍相互傳遞消息、彼此配合,這一路衝殺竟異常順利。

    阪橋村外的軍營中,幾名負責警哨的士兵挾著槍,正在迷迷茫茫的大霧中輕輕晃悠著,偶爾傳出幾聲低語。現在正是淩晨時分,也是人一個將醒未醒十分困乏的時候。一個小校打了個長長的哈欠,無精打彩地道:“困死了,今日大軍合圍,解決了白衣軍,就可以好生睡個安穩覺了”。

    另一個剛要回答,忽地側耳傾聽片刻,奇道:“這是什麼聲音,不是要下雨了吧,一片悶雷”。

    那個小校矍然變色:“是馬蹄聲,誰的軍隊在調防,為什麼沒有通知我們?……不好,快快示警!”

    “”的銅鑼聲響了起來,戰鼓也轟隆隆地擂起來,慌慌張張的士兵抓著刀槍盾牌亂哄哄地跑出營帳,還沒有一個齊整的隊形,一片利箭尖嘯,無數枝箭矢破空而來,劈開遮天蔽日的迷霧,暴風驟雨般地橫飆而至。

    倉促未及準備地士兵在箭雨的攢擊之下,戮草一般倒下一片,軍營中頓時亂作一團,將官們拔出腰刀大聲吆喝,整肅隊伍,製止守軍陷入混亂的勢頭。可是緊跟著又是一片箭雨襲至,混亂已無法抑製,馬蹄轟鳴,趙瘋子的兩千先鋒騎兵已經惡狠狠地闖進軍陣,喊殺聲炸雷般在迷霧中響起,到處都是瘋狂劈殺的身影。

    兩千多人的鐵騎,象一柄鋒利的尖刀,把人數並不比他們多、而且完全沒有組成在效攻擊陣形的明軍大營硬生生截成兩半,然後凶狠地向後營殺去,留下一地狼藉的死屍,鮮血滿地。

    大軍如狂風一般卷過,這一座軍營被他們的閃電突襲迅速瓦解得毫無戰力了。

    趙瘋子提著一口大刀率領中軍衝過來了,在此之前,他們闖過的軍營戰鬥都異常激烈,可是越往江邊走越好打,有的軍營幾乎一闖就破,毫不費力,看來這些軍營由於身在後陣,前方有幾道官兵防線,所以十分疏忽。

    如果是這樣,要攻城江邊應該是非常容易的,不過逃散的官兵勢必會將消息散播開來,後邊的追兵也會越來越多,渡江需要時間,真正的血戰,也必將在江邊發生。

    四麵楚歌,背水一戰!肩上有弓,手中有刀,威風凜凜的趙瘋子,此際看起來,就象是窮途末路、虎威不倒的楚霸王。

    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謝種財、謝種寶成功地搭起了浮橋,借助江中一大兩小並肩而立的三個小島,渡江人馬還可以在小島上得到緩衝。所以渡江速度異常順利。苗逵也算通曉軍事,在北疆又屢次戰功,可惜這一次大意失荊州,由於未能親赴江東克敵建功,對封江製敵的戰略毫不在意,以致不能在江東盡殲頑匪。

    此際,大霧茫茫還未退去,趙瘋子已渡過兩千人馬,和縣的官兵聞警出動,半道上正中了謝種財的伏兵埋伏,被殺得大敗,趙瘋子兩千人馬人過江,這碼頭陣地就算穩定下來,官府再想調兵來打,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

    可是這時各路追兵也到了,長江邊上號角長吹,戰鼓震天,箭矢密集如雨,縱橫交錯,宛如一片流星,煞是華麗壯觀。呼嘯的風聲中,夾雜著震耳欲聾的喊、嘶吼、慘叫以及驚恐的嚎哭……慘烈的戰鬥在這迷茫的震緩緩拉開了帷幕。

    江邊沙地鬆軟。戰馬難行,白衣軍都下馬做戰,他們圍成一個半圓形。死死護住臨時的渡江碼頭,那座浮橋是他們生的唯一希望,他們決不容人奪去。

    而追來的官兵,尤其是喊著,揮舞著各路不同歸屬旗幟的官兵不斷加入,迷茫大霧中也看不到有多少人馬,無形中給白衣軍增加了極大的心理威懾,卻鼓舞了官兵的士氣。

    雙方人馬互相衝殺,四下的官兵就象不斷拍擊著岩邊巨石的波濤巨浪,湧上來,再退下去,再湧上來,留下一地鮮血。趙潘、趙鎬和趙瘋子各自率軍堵住一個方向,猶如一磐巨石,任憑巨浪拍打,決不後退一步。雙方隻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殺!”一刀揮出,又是兩顆人頭落地,趙瘋子也有些脫力,猛地一個踉蹌,向前栽了兩步,一個官兵見機揮起鋼刀,向他的頭頂狠狠地劈了下來。

    “大哥小心!”

    “鏗”地一聲刺耳轟鳴,一枝鐵棍蕩開了單刀,趙潘闖了過來一把扶住趙燧,帶著哭音道:“大哥,我那一路人馬快完了,我和老三擋著,你帶人馬撤出去,趙燧喘息著退了幾步,扭頭看看絡繹不絕渡江的人馬,見又差不多過去了兩千人,唇邊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不!誰都能走,我不能走!揮軍江東奪南京,是我的主意,是我害得劉六、楊虎全軍覆沒,把咱們的人馬帶入絕地,但有一個兄弟還未過江,我趙燧就絕不能走!”

    “大哥!”趙潘急的跺腳。

    這時,紅娘子身影連閃,從碼頭方向飛快地奔了過來,說道:“秀才,渡江速度還是太慢了,要不然棄了戰馬,隻渡人吧。”

    “不行!”趙燧火了,厲聲道:“馬就是咱們活的希望,沒有馬,怎麼殺回去?就算過了江,也會被困死,圍死,不過是晚死幾天罷了。過一人,牽一馬,就算我們在這江邊死掉一半,那麼至少還有一半能夠活命”。

    紅娘子一咬牙,重重地一點頭,對滿頭大汗的趙瘋子道:“好!那我來守,你是主將,不容有失,帶人先過河”。

    “滾開!”趙瘋子勢若瘋虎,瞪著血紅的眼睛把紅娘子甩得一趔趄:“我趙瘋子堂堂男子漢,豈有自己先行逃命,讓一個女人替我擋刀的道理?我叫你帶人過河,在對麵主持大局,你又跑回來幹什麼?”

    紅娘子也大怒:“混帳秀才,我紅娘子不會帶兵,你想兄弟們活命,那你就趕快過江,把這交給我,守渡口,我這個女人,不比你這男人差!”

    趙瘋子慘笑道:“帶兵?帶的什麼兵?到此關頭要是還想著反,我趙燧就是真的瘋了。你是山大王,在山比我會求生存,把活下來的兄弟帶進山去,給他們找一條活路吧”。

    “呀!”趙瘋子發出一聲炸雷般的爆喝,一個猛衝,替擋在前邊的幾個親兵解了圍,手中的大刀發出淒厲的風聲,掄開三柄長槍,把一個士兵的手指削斷了幾隻,在一陣慘叫聲中刀光流光,闖進這個缺口,近身一轉,鮮血四濺,烈焰般的刀光瞬間掠過三名來不及退開的長槍手的脖頸,三顆人頭高高飛起。

    趙瘋子又退了回來,這片刻功夫,他的大腿又被冷不防刺進來的一杆竹槍刺的鮮血直流。紅娘子柳眉一剔,右足一挑,從地上挑起一枝長槍,就要殺入敵陣,被趙瘋子一把拉住。

    他回頭看看趙潘負責防守的正麵,那已經被官兵滲透,雙方膠著廝殺著開始一寸寸向內壓迫,後方由於又渡過去一批人馬,已經空出一片地方,而擴張成半圓掩護內層人員撤退的響馬由於圈子繞的太大,已經快支撐不住四麵不斷湧進的官兵攻擊了。

    趙瘋子向正麵一指,說道:“你們去,指揮正麵防守的人馬逐步後退,不可自亂陣腳,我們收縮一下防守圈子,內層人馬加緊渡河!”

    紅娘子答應一聲,和趙潘匆匆趕過去了。

    霧氣漸漸消散中,第一縷陽光馬上就要出現了,目光已經可以看清百餘步外。這時,遠遠一陣喊聲起,左翼趙鎬堅守的陣地忽然壓力一輕,似乎官兵的後陣有些鬆動,趙鎬一怔,眺目一望,卻恰巧看到一杆“劉”字大旗在空中搖晃,那式樣圖案分明是白衣軍的旗幟。

    趙鎬不由大喜過望,猛地叫了起來:“是劉七的人馬,劉七的人馬殺過來了,兄弟們,殺呀”。精疲力盡的響馬盜們一聽精神大振,紛紛大吼起來,鼓起餘勇,又把官兵殺進了下去。

    劉惠都混到這個份兒上了,倒不是還不舍得丟大旗,而是領兵打仗,總得有個指揮號令,他們的通訊工具不象官兵那麼齊備,各種號旗、樂器、燈具等等一應俱全,可是混戰起來放眼所及全是亂兵,沒有一杆旗幟自己的人馬非得打散了不可,所以這旗必須得矗著。

    他趁著大霧,悄悄選了一個方向,慢慢摸到山角下,突然襲擊出去,衝出包圍沿江而下,可是圍山的官兵雖看不清他們行動方向不能及時把兵力調動到他的主攻方向,可是全軍一直嚴密戒備,休息的士兵全部衣甲整齊,枕戈待旦,決不敢有絲毫怠乎,所以一聞警訊,反擊極為及時。

    劉惠且戰且走,沿江逃命,殺到這時已是強弩之末,所餘不過八百壯士,他們突然殺到,對朝廷官兵根本沒有什麼實力影響,隻是突然殺到,在心理上對不明所以的官兵造成了一陣混亂。

    他也看到包圍圈內的趙家軍旗幟了,想著亡命衝殺過來與他們匯合,可是這八百多人往人堆一扔,就如汪洋中的一條小船,隨著萬頃波濤飄來飄去,隨時都會傾覆,哪有餘力殺進重圍,偏偏這時鳳凰嶺下一路追蹤來的官兵也殺到了。官兵、響馬五花三層的挾雜在一起,長長的江岸上鋪滿了雙方人馬的屍體。

    楊淩的大軍兵分五路,相隔兩有餘,鋪天蓋地,真如泰山壓卵一般自南京城出發,一路向南,旗幡招展,鼓號齊鳴,殺氣喧天。

    楊淩的中軍卻噤若寒蟬,鴉雀無聲。隻見楊淩換上了一身大將軍的甲胄,金盔銀甲,馬橫長刀,腰間還配著一柄火槍,一馬當先衝在最前。

    他左右的親兵侍衛隊足足三千人,愣沒一個敢跑他前邊去的,他們不是不想護侍在國公前邊,可是國公嫌他們礙事,前邊一有人他就著急,他也不說話,就是非得催馬衝到最前邊不可,親兵們不放心,再衝到他前邊,楊淩馬上提韁再次向前。兩下跟賽跑似的,把後隊扔的太遠,親兵們見此情形不敢再衝,隻得乖乖跟在馬後。

    三千僅僅穿戴著輕便胸甲的輕騎,兩翼分張成雁翎陣形,護衛在楊淩兩翼隨他推進,甲胄鮮明,鞍韉整齊,十分威武雄壯。

    全副戎裝的騎士們,在一麵麵迎風獵獵的旗幟下,腰佩短刀、斜掛戰弓,左手持繪著上古猛獸的牛皮騎盾,右手一杆血紅長纓的漆槍豎指天空,精鋼打造的三棱槍刃上,血槽宛然在目,閃著猙獰的幽光。

    這些隻是圍繞在楊淩周圍百步之內的騎手,再向遠看,全部籠在已經開始變淡的霧氣之中。隻能影影綽綽看到他們齊整的軍容和衝宵的殺氣,卻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馬。

    “國公爺瘋了,他要親自上戰場!”這是三千親衛一致的看法,所以每一個人心情都非常沉重,沉重無比。有誰見過這位國公爺舞槍弄棒呀,他玩得了這玩意兒嘛,要是萬一有個閃失,這不是給我們添累嗎?所以每一個兵還沒打仗呢,就很害怕。

    劉大棒槌緊緊盯著神經有點不正常的大帥,他已經和幾個最親近的侍衛商量好了,有什麼後果他兜著,一旦敵蹤出現,馬上由他把大帥敲暈了,然後三軍盡出,等國公爺醒了想要出氣,讓他拿根長槍去戳屍體好了,那樣比較安全。

    靜寂的中軍隻有齊整的腳步聲,“箜箜”地如同有節奏的鼓點,踏在每一個戰士的心上。前方是一座石橋,一半顯現在視線內,一半還隱在虛無縹緲的霧氣當中,就在這時,一串清脆的馬踏聲起,馬踏飛快,蹄鐵踏著橋麵青石路麵清晰可聞。

    “轟”地一聲,舉盾、舉槍、摘弓,左右精騎各就各位,劉大棒槌把棒子一舉,合計著要使幾分力。霧隱中顯出一匹黑馬,馬上一個白影,親兵們一看是白衣人更形緊張,“吱呀呀”一陣響,弓如滿月,手弩前指。

    楊淩卻身子一震,猛地使足了力氣厲吼一聲:“住手!”

    這一聲吼,雖沒張飛那一吼有勁兒,可是把他身邊的人嚇的夠嗆,旁邊一個士兵手一哆嗦,趕忙的把手弩向上一抬,一枝勁矢嗖地投向薄霧中去了。劉大棒槌正準備掄棒子,聽他下令,條件反射似地一收胳膊,差點兒把自己閃下馬去。

    楊淩定定地望著前方,兩眼淚光瑩瑩,那個身影,不是那個害死人的小妖精還能是哪個?

    馬過橋半,馬上的白衣人也陡地發現了黑壓壓靜立不動的一片大軍,駭得她猛地一勒韁繩,健馬長嘶,人立而起,然後碗大的馬蹄向前一踏,“鏗”地一聲立在那兒不動了。

    “前方的官兵莫要射箭,我是南京遊擊將軍馬昂的妹子,不是白衣匪”,馬憐兒也驚出一身冷汗,這要是被人萬箭攢射,那死的可太冤了。她喊完了話一動也不敢動,靜靜地立在那兒。

    楊淩瞪得老大的眼睛滿滿彎起來,他笑了,笑中有淚,一直蒼白的臉頰此刻激動的紅如朝霞,他猛地一摧戰馬向橋上衝去。

    霧中一馬,馬上白衣,俏然卓立,衣帶飄飄,風姿如畫,宛如冰梅雪蓮般清靈飄逸。

    劉大棒槌舉著棒子,睜著一雙綠豆眼,愣愣地看著國公爺獨自縱馬過去,片刻之後,一縷縷從河麵飄起的薄霧環繞下,橋上兩個人影兒一下子擁抱到一起。

    劉大棒槌咧開大嘴地傻笑起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在軍陣中蔓延開去,此起彼伏,佳人翩然衣如雪,哄得三軍盡開顏,他們的大包袱可算是卸下來了。

    灘頭沙場已經被雙方人馬殺的不成樣子,遍地死屍,泥土翻卷,犁得溝壑縱橫,麵積滿了血水。趙潘已經戰死了,劉惠的殘軍眼看突圍無望,改而騷擾破壞,為趙瘋子爭取時間,他們雖然很快全部被斬為肉泥,可是也為響馬軍又爭取了些時間,渡過河的人馬更多了。

    現在還有一千多兵馬沒有過去,他們被響馬軍已被壓縮到一個小小的不規則的環形地帶,猶在苦苦掙紮。

    趙瘋子提著卷了刃的大刀,尋到一頭大汗的紅娘子,沙啞著嗓子道:“快走,馬上過江,帶領人馬立即離開,否則江對岸的官兵也會圍攏來了”。

    紅娘子以槍支地,喘息著道:“那你呢?”

    “你盡管走,我會最後離開,砍斷浮橋。快走。不要在這礙手礙腳,你楊跨虎再本事,你也變不成男人,我趙瘋子沒有走在女人前頭的道理,走,快走。大軍唯有你我再彈壓得住,否則必定潰散。被官兵分而殲之!走!”最後一聲已是竭盡全力的大吼了。

    紅娘子被他使勁一輪,已經乏力的身子也不禁被甩開了去,她頓頓腳,匆匆道:“所餘人馬不多了,盡管過江,斬橋突圍”,說完急急向浮橋趕去。

    楊淩的大軍到了,站在江邊一半地外的一處丘陵沙坡上,楊淩駐馬察看了片刻,輕輕地一揮馬鞭,漫不經心地說道:“把我們的大弓手調過來,以勁弩封鎖江麵浮橋,阻止響馬渡江。全軍突擊,將他們盡殲於江岸之上。”

    隨著楊淩的命令,原本用在南京城頭守城,威力無儔的大弩被抬上了沙丘,四人負責一支大弩,一共三十架每射三枝的勁弩對準了江麵。

    趙鎬滿身浴血,又奮勇地連殺七名官兵,眼前不由一陣陣發黑,他已經脫力了,結果被官兵趁機削去一條手臂,疼得他一聲慘叫,踉蹌後退幾步,身邊的人急忙迎上去阻住敵人。程老實飛奔過來,一把扶住他,趙瘋子搶過來道:“程二叔,快扶我兄弟過江,快走!”

    程老實架起趙鎬直奔浮橋,趙鎬掙紮著道:“不,放我下來,我要和大哥同生共同”。程老實不由分說,把他架上橋船去,趙鎬回頭,忽見趙瘋子肩頭又中了一箭,不由嗔目大吼:“大哥!”

    他一把推開程老實,轉身就往岸上推,隻聽嗡地一聲響,一枝大弩射出的長箭穿體而過,一團血霧中深深地釘在船板上。程老實大吼:“趙鎬!”

    他急忙搶過來要背起他,隻聽“嗡嗡”幾聲響,能刺進城牆的勁矢接連飛至,正在過江的無論人馬,但中了這勁矢無不透體而過,一時血流飄櫓。

    程老實見勢不妙,急忙一躍入江,他不識水性,就跳進水中,抓著一個個船體慢慢向小島上移動,趙鎬被射的腸穿肚爛,根本是活不得了。

    趙瘋子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大弓勁弩的阻攔,截斷了最後一批人的生路,他還不知道三弟也已死了,船橋上人厚馬屍橫豎顛倒,鮮紅一片,已經不可辯識了。

    狂刀一掄,趙瘋子帶著肩頭的利箭返身向橋邊大吼:“斷橋!斷橋!莫讓官兵追去!”

    “呃!”後心中了一箭,趙瘋子險些跌倒,他踉蹌到橋頭,對麵小島上紅娘子見他逃不出來,正欲殺回來,他見了不由慘然一笑,忽地揮刀剁去,幾刀下去,係在岸邊深深木樁上的繩索被他砍斷,船隻順手一衝,飄向還係著繩索的小島一側。

    十幾隻用來封鎖江岸的勁矢射空中,“噗噗噗”地射進水中,激起一片浪花。

    “不要殺他!那個人是匪首趙瘋子,此人一定要活捉!”楊淩在沙丘上瞧見趙燧身影急忙下令,本來準備瞄準他的勁弩又稍稍前移,隻是由於水流,斷了的船被衝開,全部衝向小島一側貼著島岸,剩下的響馬盜想走也走不成了。

    “請好生照顧我的妻女!”趙瘋子也不知道隔著這麼遠,旁邊又殺聲震天,那邊的紅娘子能不能聽見,仍然拱手嘶喊一聲,然後提著刀,挪著艱難的步子一步步向回走。紅娘子眼中含淚,咬著牙轉身奔去。

    楊淩生力軍的加入,使負隅頑抗的響馬盜如雪獅子遇火,他們本來就已精疲力盡,和官兵們你一刀我一槍,全都無力的幾乎一推就倒,哪還是這群虎狼的對手。趙瘋子遍體鱗傷,前心後背後各中了一箭,大腿上的傷口豁的老大,也不知他是以怎樣的意誌,還堅持著沒有咽下最後一口氣。

    他搖搖欲墜地拄刀立在江邊,後陣不斷有人高喊:“國公將令,活捉趙瘋子!國公將領,活捉趙瘋子!”這呼喊聲起,已經沒有人再向他射箭了。

    趙瘋子遊目四顧,沙灘上隻剩下他一個活著的人了,一雙雙貪婪的眼睛緊緊盯著他,仿佛他就是官帽,就是堆成山的銀子。趙瘋子不由愴然大笑,他沒有看到遠處沙丘上的楊淩,麵前是千軍萬馬,遠遠近近到處是人,他又哪尋得過來。

    趙瘋子搖晃了一下,忽然單膝摔跪在地上,正欲圍攏過來的官兵不由霍地一退。

    趙瘋子咬著牙,扶著刀柄又慢慢站起身,冷冷地看了眼那些官兵,然後一轉身,以刀拄地,行一步,長刀向前一頓,一步步挪到江邊,一步步挪進水,岸上無數的官兵全都不語了,所有的廝殺聲全然不見,所有的人都默默地注視著他。

    水流越來越深,越來越急,他想以刀拄立,走得更深,可是湍急的河水以他的體力再難支撐,忽然一個漩渦卷來,原本隻露出肩膀的趙瘋子向前一栽,消失在激流中不見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曾經叱吒風雲的趙瘋子,在滾滾江濤中消失的渺無蹤影。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浪淘盡,多少英雄人物。

    :11月11日1點11分,好吉利呀好吉利,月關拜票,紅包拿來^_^為了趕在這時發出,碼得火燒眉毛,我現在去做飯了,媳婦兒今天上班,俺家寶貝兒還等著我下麵條呢,閃

Snap Time:2018-08-21 14:03:47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