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389章 幾回月下敲金鐙


    趙瘋子棄卒保帥,撥給李帥一萬五千人,使他堅守五老峰,誘朝廷大軍深入,隨即邢老虎做為三軍主帥,親自行誘敵之策,強勢攻打飛陵渡,楊淩被迫投入後備隊,趙瘋子至此才使拿出最後一張牌,以紅娘子奪取黃河上遊渡口,並至對岸搜羅大批船隻,自己做出奇襲太原的姿態逼楊淩回軍,然後利用騎兵機動靈活,而官軍消息相對落後的弱點重返渡口,成功地跳出了包圍圈。

    十餘萬軍隊包圍方圓三百的東華山,隻能扼守要道,楊淩原本也沒指望能夠全殲中條山群匪,隻是沒想到趙燧能用這樣巧妙的計策,保全了響馬盜的主力。由於趙燧出色的突圍計劃,他的一萬騎兵幾乎全部渡過了黃河,隨後一半水路、一半陸路急行向下,如同從天而降一般,把根本不曾預料會在這出現響馬盜的陝西沿岸大批渡船搶到了手。

    隨後千百條船浩浩蕩蕩沿河南下,至風陵渡口分兵,紅娘子率一部扯帆拐入渭河,沿相橋、任流一路西行,掠重兵屯集的潼關而過,直至渭南登岸,渭南府餘下千百貨船,堵塞了整個河道,行人牽著小孩兒隻須自船頭而行,便可輕鬆往來於渭水東西,如同一座浩大的人工浮橋,堪稱壯觀。

    趙瘋子則自率百餘大小商船,在渡口官兵目瞪口呆之中,大浪浮舟,從他們麵前大搖大擺一掠而過,至蔡家溝停泊岸邊,將一路沿河東行的邢老虎接應上船,運往南岸。

    張寅部一路追擊走錯了路,還是渡口逃出來的驛兵找到他們報訊,這才率人前往攔截。一番廝殺,邢老虎斷後的兩千兵馬又葬送了,過河的不足一千八百人。

    楊淩半途得到消息趙瘋子逃向渡口的消息,再率兵回返時,趙瘋子的人馬已經過了河,商船載人沿河而下一路襲取渡口劫船劫糧連連得手。

    楊淩聞訊勃然大怒,率兵趕回的張寅勸道:“國公勿惱,此事實怪不得守河防軍,黃河沿岸守軍,守的是河,兵卻是陸軍,黃河上能行走的隻有巡檢司的幾條小船,根本沒有水師,談何水上禦敵?”

    楊淩也是被趙瘋子虛虛實實的詐兵之計氣暈了,一聽這話才想起要怪也該怪朱元璋老爺子,他苦笑一聲,歎道:“我小看了趙燧,此人智計百出,實是一員將才”。

    苗逵心有點舒服,他倒不是想看楊淩的笑話,隻是他攻山兩月不見成效。若是楊淩一戰而畢全功,自己臉上就更不好看了,現在趙瘋子主力逃脫,自己在皇上麵前底氣也足一些。

    許泰勸慰道:“國公不必著惱,據剛剛呈報上來的戰績統計,留守中條山的響馬盜除了李華見機逃遁,領著千餘人跑到王屋山上重新落草為寇外,殺死響馬盜七千餘人,俘虜一萬兩千人。邢老虎一路人馬也隻逃出兩千,五萬響馬盜跳出包圍圓的僅有一萬八千人。此次圍剿以十五萬人包圍三百東華山,戰果已然碩碩”。

    楊淩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話雖如此,不過響馬盜人數雖然少了,但是行動卻更加機動靈活,給養也更容易解決,要剿滅他們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他想了想,又冷冷一笑道:“小伍,去統計各部詳細戰報,對參予圍剿的各路人馬有功賞、有過罰,然後重新安排部署。俘獲的響馬妥善安置,擇其首腦詢問一下,看看有沒有有價值的情報。”

    看著小伍小愛匆匆出去,楊淩又自語道:“趙瘋子,嘿嘿,這一手玩的好。既然你要去匯合劉六、楊虎,我就在江南把你們一並解決”。

    張寅目光一閃,連忙追問道:“國公……要在江南徹底解決白衣軍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頑匪?已有籌措布置了麼?”

    楊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張寅忙垂下頭道:“末將多嘴”。

    楊淩淡淡地道:“你也帶過多年的兵了,不熟悉本地地形,追擊時就該從渡口帶個本地士兵引路,結果竟然走錯了路,要不是渡口逃兵找到你們報信,邢老虎的人就全部過河了。念在你得訊後能全力追擊,進攻不遺餘力,殲滅了邢老虎留守的人馬,本國公此次不予追究,速速整肅人馬返回太原,山西各地防軍不動,以防趙燧殺個回馬槍”。

    張寅不敢再言語了,連忙唯唯退下。

    楊淩隱約記得曆史上曾有過幾次重要的戰役援軍因為迷路而貽誤軍機的事,這是古代行軍常有的事。剛剛已經殺了個夏守備,現在擺明是自己的軍事判斷有誤,才導致全軍被動,不能再對張寅多加責備,是以隻是責斥幾句,然後對許泰道:“你的人馬休整一下,然後尋船過河,同時派人迅速探明響馬盜的行蹤。”

    許泰領命,急急出去了。楊淩見江彬滿臉白布,隻露出一雙牛眼,正傻愣愣地站在那兒,不覺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打趣道:“且去休息一下吧,你作戰勇猛,本國公會具折向皇上給你請功的,隻是可惜了,這一箭穿腮破了相,英俊威武的江遊擊,就露下威武了”。

    江彬見帳中沒什麼外人了,便擠眉弄眼地霍霍一笑道:“男人嘛,有個模樣看就行了,還怕長得醜?我又不是賣屁股的”。

    楊淩摸了摸鼻子,把眼一瞪道:“少說廢話,下去歇著!”

    江彬連忙應聲退下,片刻功夫,就聽外邊江彬高聲喝喊:“哎,小伍哥,你慢點走,那啥……找幾個土匪頭子幫我打聽打聽。我那小老婆是不是被他們拐帶走了,是死是活哇……”。

    楊淩聽了搖頭苦笑:“這個夯貨,倒是不怕腮幫子疼”。

    楊淩緊鑼密鼓地安排善後,部署追擊。趙瘋子、邢老虎則在焦寨口登岸,加上趙瘋子沿河而下帶出的四千人,號稱兩萬人馬,沿靈寶、洛寧、宜陽而行,大有攻取洛陽之勢,此時河南方向軍隊正在黃河沿岸集結,反被他們拋在了後邊。

    洛陽知府江橫溢大為緊張,連忙集結一切能夠調動的兵力進城,緊閉城門,然後又召集闔府士紳,慷慨陳辭,動員大家有人出人、有錢出錢,合力抵抗流匪,民壯全部登城作戰。

    江知府說的聲淚俱下,簡直如同臨終遺言,士紳們嚇得魂飛魄散,這一嚇倒真舍得出血本,他們捐獻了足夠的金錢充作軍資,又把家丁男仆全部集中起來,交給知府大人組成民壯上城備戰。

    整個洛陽城人心惶惶,不料趙瘋子卻繞城而過攻向了伊川、汝陽。於此同時,紅娘子的隊伍棄舟登岸,沿藍田、商洛、丹鳳,迅速拐入河南,攻打西峽、浙川。

    紅娘子一身男裝,唇上粘了兩撇八字胡,對外也自稱趙瘋子。兩支軍隊彼此應和,官府一時也搞不清哪支隊伍才是趙瘋子親自指揮的隊伍,眼看兩個趙瘋子有在南陽合兵之勢,這一來南陽唐王大為驚恐,連忙向都指揮使司要求派兵增援,官兵遲遲不到,趙瘋子卻沿寶豐、南召一路下來,把唐王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中條山生死存亡的一戰,奠定了趙瘋子的領導地位,包括響馬盜內部許多首領,現在都對他信服有加。邢老虎過河之後病情加重,隻能坐車而行,加上他的主力幾乎被消滅殆盡,這支隊伍實際已經掌握在趙燧手中。

    戰火硝煙,在河南重新燃起。

    九月初三,楊淩率許泰、江彬所部官兵渡河到了洛陽,洛陽知府江橫溢眼巴巴地盼來了援軍,一下子有了主心骨,連忙帶領滿城士紳接迎,把楊淩請進城中。

    江橫溢興衝衝地道:“國公爺,您可算來了,河南被白衣軍鬧了一通這才剛走,響馬盜又闖了進來,百姓人心不安。趙瘋子猖狂至極,也隻有國公爺您,才令他們吃了大敗仗,您來了,百姓們就有了盼頭了”。

    楊淩淡淡一笑,沒有理會這些馬屁,隻是問道:“江知府,響馬縱橫,最忌製造大量流民為其裹挾,你雖是文官,但是政才是戰的根本,所以你的任務也是最艱巨的。替天行道不是喊出來的,所謂的義軍也不是自己能封的。”

    他看了一眼在座的官員、將領和富紳們,說道:“若論優勢,朝廷的優勢反而不是集中在軍隊戰力上,衛所雖經整頓,戰力仍然不高這是事實,朝廷獨有的犀利巨炮麵對著流動極快的悍匪,用處又不大。至於說到弓箭刀矛,官兵有,百姓也有。

    白衣匪在河北、山東為什麼一呼百應,那麼多人追隨?因為貧苦百姓多,豪紳財主壓榨得太狠了,匪亂之後又沒有及時安撫,百姓們活不下去。”

    楊淩到了這個時代,親眼目睹所發生的一切,才知道什麼起義都是後來人給的評價,如果以為冠以起義二字,就以為百姓們是絕對擁護、就跟著拋頭顱、灑熱血,完全不過是唯心之論。

    到底,百姓是為了活著,你得有明確的政治綱領,能夠讓百姓信服才行,而白衣軍響馬盜欠缺的就是這一點,得意於幾次軍事上的勝利,根本決定不了最終的成敗。老百姓隻看現實,你對他有好處,他就擁護你,對他沒好處,他就反對你,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山東剿匪剛剛告一段落,楊淩立刻在政策朝綱上發起攻勢,促請皇帝進行改革,種種安民策略起了效果,流民得到安置,百姓有了希望,白衣軍下江南後不但再沒有一呼百應迅速壯大的機會,反而處處碰壁,與其說是官兵在軍事上取得的成功,不如說是政治上產生的強大效果。

    何況正統觀念深入民心,大明還遠沒到喪失民心的地步。在這個封建時代,正統,在武裝鬥爭的時候,絕對可以產生強大的物質力量,後世認為的起義英雄。在當時大多數百姓眼中不過流賊罷了,趙燧軍還是名氣比較好的,一入河南引起的百姓恐慌,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楊淩道:“百姓們是最容易知足的人,他們要生兒育女、要穿衣吃飯。有了這些,就不肯去造反,河南地方也是比較窮困的。這幾年又連著發生天災,你們做為一方父母、做為地方士紳,要關愛百姓,積極響應朝廷新政,那麼趙燧此來,不過如流星一閃,是根本燃不起蟟原之火的”。

    “是是是,國公爺說的是,本地士紳都是愛護百姓的。焦閣老向皇上懇請,免了河南三年賦稅,這次白衣匪、響馬盜在河北,山東鬧的天翻地覆,屢次殺入河南,百姓們始終沒有跟著造反,全是因為感念朝廷恩德呀。”江知府連忙陪笑道。

    楊淩一呆,想起焦芳用知了、蠍子等所謂河南三寶向皇上進諫的事了,難怪這次白衣軍鬧的這麼凶,河南跟著造反的人幾乎沒有,想不到焦芳為家鄉父老辦了件好事,竟然還有這般效果。

    在座的官員士紳聽了江知府的話深受觸動,洛陽通判史禪天讚道:“國公爺文撫武剿,剛柔並濟,相信殲滅流賊指日可待。可笑趙瘋子狂妄至極,過洛陽而不敢攻,卻在城外白馬寺留詩自讚,明明是自山西亡命逃來,偏以英雄自詡,沾沾自喜,可笑之極。”

    楊淩一聽,好奇道:“喔?趙瘋子在白馬寺留詩自讚?他說了甚麼?”

    史通判自知失言,急忙望向江知府,江知府忙掩飾笑道:“,不過是賊奠狂妄之語罷了,國公何必理會”。

    楊淩目注江知府,笑道:“既知是無稽之語,何妨說來博大家一笑?”

    江知府尷尬至極,猶豫片刻才狠狠瞪了史通判一眼,吃吃說道:“趙瘋子繞城而過時,於白馬寺暫歇,曾在粉牆上題詩一首,詩中言道……言道‘幾回月下敲金鐙,多少英雄喪膽寒。縱橫**誰敢捕?平欺敵將虎擒羊!’”

    他說完了大氣都不敢喘,自來官吏最重名望,最在乎名聲,給嚴守不出的敵軍守將送套女人衣服就激得他不顧敵情領兵出戰,在現代純屬笑話,在那時很多場合卻能奏效,諸葛亮罵死王郎,怒的也不過是名罷了。

    楊淩少年得誌,貴為國公,又屢戰屢勝,現在被一介流寇如此嘲諷,他還不勃然大怒?眾人都戰戰兢兢,防備雄獅怒吼,不料楊淩聽了麵色無異,他重又念了一遍,竟欣然笑道:“趙瘋子武略出眾,文才也極不錯,作得一首好詩”。

    他目光一轉,瞧見眾人麵色有異,這才回過味兒來,“虎擒羊,虎擒楊,哈哈,他這頭猛虎還要反過來擒我楊淩不成?”

    江知府見他毫無慍色,這才放下心來,陪笑道:“國公大度,趙瘋子的瘋言瘋語,不過是自吹自擂罷了。”

    江彬嘿道:“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縱橫**誰敢捕?我家將軍本姓楊。這個趙瘋子,某家早晚扒了他的皮”。

    這邊正說著,伍漢超急急走進來,貼著楊陵耳朵低語幾句,楊淩笑笑道:“本國公剛到河南,還需了解響馬盜具體動向,才能決定行止。軍務繁忙,手上還有一些事情要做,諸位這就請回吧”。

    江知府忙起身道:“國公為國操勞,現如今兵至洛陽,洛陽官員士紳備了幾桌酒宴為國公接風洗塵,是否……”。

    “不必了。河南地方被流匪禍亂,還需地方官員、士紳通力合作,把地方穩定下來、把民心穩定下來。這樣事情做好,就是對本國公最大的歡迎。現在確有重要軍務處理,江知府的好意,本國公心領了”。

    江知府見狀,隻好領著一眾官員士紳告辭離去。楊淩把他們送出大廳,自帶著伍漢超趕回書房,問道:“焦閣老送來的急信?”

    伍漢超從袖中掏出封信道:“是,送信人還在門房,不過卑職問過了,他隻是負責送信,內中詳情一無所知”。

    楊淩點點頭,急忙拆開書信一看,眉頭漸漸皺了起來,伍漢超察言觀色。悄聲問道:“國公,京出了什麼大事麼?”

    楊淩搖搖頭,說道:“京倒沒什麼大事,焦閣老已經回了京,把最近一些朝野大事整理出來讓我知道。伯顏猛可帶兵殺回北方草原去了。不過他的形勢不是太妙,花當得了先手,現在勢力大振,已經足以和伯顏、火篩抗衡。

    火篩與瓦剌聯軍得知伯顏的地盤已失,現在也終於撕破了臉,三方在大草原上廝殺不休,暫時看來各有勝負,不過伯顏一部最弱,而且是花當和火篩雙方共同的敵人,雖然倚仗是黃金家族後裔的聲望,招回了一部分部落,總的實力仍屈居下風。

    塞外現在就是這樣。我們這在亂,他們那也在亂,暫時可以不必考慮他們的威脅。朝中新政施行也很順利,隻是焦閣老提到了江西戰局,令我很是憂慮。

    楊虎劉六殺入江西,由於各地官兵不相統屬,以致反複被白衣軍乘隙得隻不過,寧王派中官進京表態支持新政,同時建議皇上命寧王暫時節製江西各路兵馬,與江西巡撫共同剿匪……”

    伍漢超奇怪地道:“這事有何憂慮?戰時如果地方被切斷和朝廷的聯係,藩王有權自領一切軍政平叛,晉王、代王、蜀王等臨邊藩王皆有此權。寧王雖在內陸,但是對於江西地方安靖也是負有責任的,暫時節製兵馬,以便就近指揮,事屬平常呀”。

    楊淩欲言又止,雖說伍漢超是心腹,可是這種驚世駭俗又毫無依據的話怎麼同他說?他沉吟片刻道:“唔……我隻是考慮寧王從不曾指揮過做戰,怕他越俎代皰,反而亂了江西防務陣腳。沒什麼事了,你先退下吧”。

    “噯,對了,小愛最近怎麼沉默寡言的,你們不是鬧別扭了吧?”

    伍漢超幹笑道:“怎麼會?,她脾氣比我大,官也比我大,我怎麼敢惹她?”

    楊淩也笑了,他擺擺手,伍漢超悄然退下,一絲愁意這才籠上楊淩眉頭。

    他幽幽歎了口氣,坐到桌前攤開一副大明地圖,心中極為憂慮:寧王不會在這個時候造反吧?如果趁著這個亂勢起兵,朝廷不知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平息叛亂。

    寧王對新帝一向恭順至極,每逢節日慶典厚禮不斷,又交通買好京中官員,禮賢下士,據他所知的情報,就連楊廷和都收過寧王的厚禮,在沒有寧王造反的準確證據前,藩王又有臨亂節製兵馬的先例,自己勢必不能阻止寧王過問軍事。

    楊淩沉思良久,開始鋪開信箋,開始給正德皇帝起草奏折。有關江西之事他一字不談,隻說準備在江南全殲白衣軍,軍事部署已經產生效果,楊虎劉六一部漸漸被壓縮在江南,而趙燧南下,由於兵力有限,產生的變數極小,不過為防萬一,鑒於江南多是衛所兵,兵弱將庸,關鍵時刻難奏效果的現實,請求皇上對各地將領進行調防。

    楊淩沉吟一下,提筆寫道:“臣建議,由福建都指揮使司何炳文節製福建、廣東兩省軍隊,以便統一調動,防止白衣軍過江西繼續南下。四川都指揮使李森作戰經驗豐富,可與湖南都指揮使劉忠調防,加強湖南防線”。

    楊陵想了想,如此安排,該能防患於未然了。自己橫跨河南、南直隸,浙江又有白重讚,此人也是驍勇善戰,又經過抗倭之戰的錘練,足堪重用。這幾員將領把江西團團包圍起來,寧王若敢真的起兵,隻要自己攔住北上去路,就能甕中捉鱉,諒他也跑不出手掌心去。

    宋小愛房中,伍漢超悄聲地道:“小愛,你要注意一下,國公爺方才還問起你,莫要讓他看出來了。”

    宋小愛嘟著小嘴兒坐在床頭,抓起個枕頭擲了過去:“看看看。看你個頭,現在看不出,再過幾個月也看得出了。那時候人家還要不要活了?都是你,花言巧語地哄騙了人家,你說現在怎麼辦啊?”

    “我……我我……”,伍漢超漲紅著臉,急得團團亂轉。他哭喪著臉道:“我也沒想到呀,怎麼可能呢?怎麼就這麼巧……”。

    宋小愛一雙俏眼瞪得溜圓,嗔道:“你講什麼?什麼巧。什麼不可能,難道除了你我還有第二個男人?你這沒良心的,你……”。

    “噓!噓噓……,你小點聲兒呀姑奶奶,我哪有說過孩子不是我的啦?我是說我都懸崖勒馬了,怎麼就……怎麼就有了呢,……”,伍漢超幹笑,笑中又帶著點得意。

    “你勒個屁呀,光顧著自己快活,也不替人家著急”。

    宋小愛把嘴一扁,快哭了:“也不知道你哪來那麼大精力,在霸州城白天打著仗,晚上還摸人家房來,弄得人家現在這麼丟人,恨死你了”。

    伍漢超垂頭耷腦地嘟囔:“光說我,你還不是一樣快活?”

    宋小愛耳朵尖,氣虎虎地道:“小伍,你剛才說啥?”

    “沒……沒說,……,呃,………我是想,是想呀,國公夫人心地最好,我本想著求她作主,給咱們把婚事辦了,你想國公夫人作主讓咱們成親,我爹聽說了也不能再說啥了不是,可誰想到國公又到山西剿匪,你說我這時說也不合適呀,我現在說,……那成什麼體統啦?”

    “好!你要體統是不是?那我不要孩子了,我去開副藥把他打掉,你個沒良心的,苗公公是做太監行、作監軍不行,你伍漢超是作偷香賊行,做男子漢不行……”。

    宋小愛一麵說一麵抓起梳妝台上的東西,亂七八糟的丟了過來,伍漢超頓時施展功夫,手舞足蹈,連接帶攔,最後一隻腳翹著,腳麵上擔著一個花瓶兒,嘴咬著一枝眉筆,左手粉盒,右手銅鏡,褲襠夾著個牛角梳,肋下一支金步搖晃呀晃的,哭笑不得的定格在那兒,訕訕地道:“小愛,別再丟了,我可接不過來了”。

    宋小愛哼了一聲,白了他一眼道:“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孩子打不得,你又不是偷人養漢……不是不是,我是說我家就我一根獨苗,要是老爹知道我把他的孫子打掉了,他能打死我”。

    “那你趕快修書一封給你爹,趁著現在還遮得住,早點娶我過門兒呀”。

    “可我怎麼說呀,這正打仗呢,說你有了?我爹是讀書人,最重門風的,他還不是一樣要打死我?”

    宋小愛柳眉倒豎,嬌叱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往本姑娘床上爬的時候那本事呢?真是氣死我了,我去找國公爺去……”。

    “可別,可別,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張得開口?”一邊說著,隻見伍漢超變戲法兒似的,方才的可憐相全不見了,手上腳上的東西紛紛被揚到空中,然後振起袍襟一把摟住,動作不但神乎其神,而且極其美妙。

    宋小愛美眸一亮,喜道:“這是什麼功夫?你可沒教過我,好呀你,跟我還藏私,快快的,人家要學”。

    伍漢超哭笑不得地道:“姑奶奶,你還真不知道愁呀你,還學?都火上房了”。

    “喔!”宋小愛這才省起自己正扮可憐向他逼婚,連忙又換上一副苦瓜臉,幽幽地道:“我不說那你去說嘛,既然不能讓你爹知道,那就得國公才擋得住。男人之間好說話的,國公自己還不是在南京有個一直見不得光的女兒?你一說他一定同情你的,咱們辦個軍前婚禮,那多風光”。

    宋小愛換上一臉溫柔的笑意,輕輕走過來摟住他的胳膊,胳膊肘兒拐著自己豐盈柔軟的胸膛蹭呀蹭的,溫聲細語、柔聲膩氣兒地道:“小伍,你就去嘛。正式成了親,就不用偷偷摸摸的啦,人家天天陪著你,鴛鴦並枕,並蒂花開,舉案齊眉,白頭攜老……”。

    伍漢超身子也酥了,骨頭也麻了,耳朵根子直癢癢。他雙手兜著一袍子東西,眉開眼笑地道:“好好好,你………你容我想想,我再想想,找個好機會的……”。

    宋小愛把臉一變,照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恨恨地道:“你個沒良心的!”

    楊淩在房中思忖半晌,把奏章又仔細看了一遍,推敲良久,目光定在山西通往南京城的要道慶安府上,他的手指點了點地圖,眼珠一轉,提筆在紙上又填上了一個人的名字:臣議請,提調成都同知伍文定任南直隸慶安府知府……

    紅娘子攻南陽不克,引軍繞城而過,直撲泌陽,泌陽縣令抱著大印逃之夭夭,紅娘子兵不血刃取了泌陽,等候趙燧趕到,想不到趙燧來時,全軍縞素,不由令她大吃一驚。

    原來渡口一戰,邢老虎抱病親自領軍領戰,病勢加重,一路上又不能得到有效療治,兵至方城時溘然歸天了。趙瘋子全軍帶孝,將他葬在山中一處隱秘所在,這才率軍來到。

    紅娘子和邢老虎是老相識,彼此交情雖然一般,聞聽消息也不禁黯然,兩人說罷,紅娘子嬌聲喝道:“來人,排擺香案,我要祭奠邢大元帥!”

    “是是”廳口有人慌亂閃出來應了一聲,趙瘋子瞧那人一身員外袍,大約有三十上下,皮白肉嫩,顯是個不幹活兒的,不禁皺了皺眉道:“這人是誰?”

    紅娘子道:“這麼一幢豪華大宅,自然是富貴人家,這人還是個官兒呢,是個侍讀,你猜猜是朝中哪位大人物的公子?”

    趙瘋子疑道:“公子?唔……門前掛著的是焦府的牌子,焦……他是焦芳之子?”

    紅娘子道:“正是,這就是焦府,否則這草店小地方,哪找這麼大的宅子去?”

    焦芳有五子,長子、三子、四子都早亡了,如今隻有兩個兒子,次子焦瑞是山東武定州的判官,這個焦黃是最小的兒子,剛剛三十歲,兩年前考中二甲頭名,入了翰林院,今年剛剛簡拔為侍讀。

    焦芳巡視各省安排流民時,他也告假隨出來侍候父親,焦芳回京時他先回了家鄉,本想過些日子再回京,不料紅娘子兵來神速,那個沒義氣的泌陽縣令平素稱兄道弟巴結得緊,這時也不知會他一聲就先溜了,紅娘子又專挑大戶人家下手,結果被紅娘子抓個正著。

    趙瘋子冷哼一聲,上下打量焦黃幾眼,把焦黃嚇得臉色蒼白。

    趙瘋子嘿嘿冷笑道:“焦芳在京,倒無甚大的劣跡,此人不過是個翰林院的侍讀,殺之不義,用來脅迫官兵又不夠份量,臨時做個下人倒是合適,下去吧”。

    焦黃如蒙大赦,滿麵通紅地退了下去。

    紅娘子眉尖一蹙,說道:“秀才,咱們突出重圍,全賴你的計謀,如今到了河南,可是後邊楊………楊淩追的甚緊,咱們要往何處去,是去江西和劉六會兵麼?”

    趙燧搖頭道:“不,楊淩徐徐調動兵馬,漸漸向江南壓迫,就是要把我們壓到不利於大隊騎兵作戰的區域,把我們困死、餓死,或者尋找戰機聚而殲之,江西不能去,那是死地”。

    他看了紅娘子一眼,又道:“你沒有發覺麼,我們在河北,山東這些貧民較多的地區戰無不勝,招兵買馬奇速無比,人打垮了旬日之間就能再聚大軍,隻要有口吃的,那些活不下去的人願意當兵玩命的多的是,可是到了南邊就不行了。

    這的百姓相對富裕,縱然對朝廷有些不滿,可是遠未到支持他們眼中的流賊地步。大明百餘年,根基已固,正統之念深入民心,這正統就是兵、就是錢,在往南就不能用北方的打法了。

    如果我所料不錯,劉六楊虎他們一路南下直到江西,兵員減少難以補充,實力更形削弱了,我們必須找一個地方,先穩定下來,喘勻了氣兒才能再圖發展。”

    紅娘子一心要往南直隸去找周德安報仇,可是這時又無法張口,她耐住性子道:“這些事你秀才比我懂,我隻問你,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趙燧道:“我在中條山時,就揣度他們南下必遇艱難,可惜相隔太遠無法阻止,此次突圍之前,我已派出一些人手趕赴江西聯絡劉六楊虎,我們先在這一帶活動,等候他們派來的人,然後共同商議一條出路。

    現在,我們先回師攻打南陽,趁楊淩剛到河南還來不及調兵遣將,不惜代價,一定要攻取南陽城,活捉唐王朱彌鍗,等我們選定適合發展的地方,就把他立他為傀儡皇帝,同是朱家子孫,有這麼一個人在,我們受到的反抗將會削弱不少,出師就名正言順了”。

    “朱家子孫?”紅娘子眼珠轉了轉,忽然綻開笑臉道:“隻要是朱家子孫便可以麼?那倒不必強行攻打南陽了,我掠南陽而過時,順手抄了一個人來,這人偏偏就是一個鳳子龍孫”。

    趙瘋子先是一呆,繼而狂喜站起,問道:“快講,是什麼人?”

    紅娘子嫣然一笑,說道:“此人麼……是一個和尚!”

    :4號了,估計大家的保底月票用的也差不多了,如果還有票滴捏,就請點一下“推薦月票”吧,精疲力盡了,我去躺一下,然後碼明天的,提前道晚安^_^

Snap Time:2018-08-19 13:14:56  ExecTime:0.577